浅析政治正确的形成

ACE

本文承接上一篇《闲谈政治正确

如果你关注最近的美国大选,你会经常发现如下的隔空开火:床破:”观海的XXXX政策是政治正确”,观海回应:”我的XXXX政策才不是政治正确”。所有的人都知道美国政坛泛滥着政治正确,但每个人都试图避而远之。我前面写了一篇文字《浅析政治正确》,发现意犹未尽,今天聊聊政治正确的形成,对我们说不定也是颇有裨益。

政治正确蔚然成风表征着一个组织的思维开始僵化,如果外界环境恰好进入快速变化时期则体现为组织开始步入衰败通道。

民主体制下更加容易滑入政治正确的深渊。一个组织存在于一定的环境中会有很多的内外挑战,如果竞争激烈则需要非常高效快速的反应。民主体制就好似一个重度重度神经分裂的人,是难以有效应对外部竞争的挑战的,关键是无法做出快速反应,因为民主体制下的互相制衡机制就好似重度神经分裂一样,任何一个重大决策都需要在多个”不同的”思维之间去寻求共识与妥协——何其难!看看欧盟立法院,台湾立法院这些典型的民主体制内的典型场景吧,台上台下,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你说左,我说东,甚至还有丢催泪弹,直接上手拳打脚踢的。从根子上讲,这都是政治正确病入膏肓的表现,立法会里的小丑们,以及滋滋有味看电视的老百姓们都觉得”这就是民主啊!所以是对的”——这是政治正确所以是对的,其实每个人都觉得这很搞笑,肯定某些地方有不对,但顶着政治正确的帽子又说不出来。政客们互相都把这当作演戏,政客们立法院里斗得欢,也可能摄像头一下班就手拉手去喝啤酒去了。我真想替他们问一下:世界变化这么快,你的国家因此更强大了吗?比你们更强大的国家天天在励精图治,你们他喵的台上胡搞台下欢乐,会不会心中忐忑?

独裁或者民主的强人政治环境下不会有政治正确。栗子就不多举了,即便是鸡毛一样的国家菲律宾,在马科斯军政府独裁的时候,有菲律宾老人当我面回忆:”那时候我们的国家是亚洲第一强国,经济发达,人民勤奋,老百姓都觉得奋斗有出路。自从民主了,蒸蒸日下,啥也没有了,连希望都没有了”,这个老人可不是菲律宾屌丝,而是非常富有的精英。罗斯福是民主制度下的强人政治,骂他是共产党的大有人在,当年资本主义三大共产主义分子,罗斯福、希特勒、墨索里尼,他们在发展经济让国家摆脱经济危机方面如出一辙,结果斐然。千万不要以为德国人傻,如果搞经济不行,德国人不可能跟着希特勒一路走到黑,苏联最后攻打柏林国会大厦也是死了不少人的。政治正确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对于强人来说是丝毫没有意义的东西,强人们崇尚的是与时俱进,相时而动,上善若水——这几个词都是政治正确的反义词。

当一个组织开始失去强人的有效治理,几乎必然逐渐沦入政治正确的深渊。组织缺乏一个强大的大脑,各种思维互相之间不能排出先后主次,那么,大家就纷纷高举政治正确的大旗,这下就安全了,但组织此时在面对外面竞争方面就开始失去竞争力。政治正确的好处在于易于把握操作,只要你背熟了那些政治正确的规则律条,千万不要越雷池一步,严格按照”跟着上家打牌”的原则走则出错的概率最小。组织内部政治正确盛行让内部博弈各方都不能拿对方怎么样,你搞不定我,我搞不定你,倒是一片祥和气氛,唯独此时组织对外表现为重度精神分裂。比如美国过去三十年对中国,不时言语上猛烈攻击,但实际行动上动作很少,你对一个神经分裂的人还指望什么呢?所以反思中国过去三十年相对美国的快速发展,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好歹中国在TG的领导下是一个 思维一致政策连续的组织,比重度精神分裂的美国发展快是非常正常的事儿。

怎么摆脱政治正确?当组织失去强人政治的时候必然逐渐沦入政治正确,反之亦然。这句话容易讲却非常难于做到,要知道我这里讨论的是组织甚至是国家治理,有资格上台面的各个都是超级精英,谁不想当众人信服的强人呢?以东哥为栗:首先是得有超乎寻常的天赋与智商,我称之为”硬件得好”;其次是得在人生中遇到良师益友,阅读好书,形成正确的工作方法,人生追求与世界观,我称之为”软件得好”;最后,得有好的对手,这里稍微展开一点,如果没有常凯申,东哥也不会成功。纵览东哥前半生,常凯申一直兢兢业业做一件事,那就是:”谁不听东哥的话,凯申第一个不答应,凯申马上就干掉谁”。纵览历史,一路之上不服东哥的人多了,大部分几乎是立即就被凯申兄斩于刀下,根本没有胡搅蛮缠的机会,于是乎很快东哥就脱颖而出,1943年王稼祥第一次提出毛泽东思想,1945年七大就进党章了,这种效率可谓空前绝后,没有凯申兄的大力协助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伟大的人得有伟大的对手。当今时代强人难出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缺少凯申兄这样的对手,一个项目丢掉了根本说不清楚当初谁分析的对,板子都不知道该打谁的屁股,在七嘴八舌的喧嚣中强人无法出列。一个组织拥有好的干部选拔方法论很重要,有的东西是要坚持的,方法论不应该僵化,应该是鲜活的,应该与时俱进,保持先进性,最近我阅读《化为基本法》关于干部选拔任用章节就颇有触动。为什么国民党的军队山头林立,执行力低下,互相协同难?为什么共产党的军队是整体一座大山,执行力强,协作能力强?我认为一个组织是可以注射政治正确疫苗的,通过正确的方法论的普及,是可以有效的防御政治正确。

我希望中国的崛起与复兴得更伟大,希望期间有一个伟大的对手,所以希望床破胜选。我知道很多美国和中国的传统精英们希望希拉里胜选,中国短期压力可能会大些但胜出的会更早些,到时候过早失去有力的对手,中国可能更早开启衰落之旅。美国从上到下都被政治正确毒害很深,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床破执有大义。我们呢?却是骑驴找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就飞黄腾达了,自己明明开着跑车,却心里想要画一匹欧美日人人都有一批的马。习大大我看挺不错,已经在大会上提”中国需要寻找自己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正当其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火凤凰
    2016年8月4日15:57 | #1

    哈哈哈哈哈哈,软文这样写纯属是没走心

  2.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4日11:49 | #2

    这给土共洗地的文,写的太水了吧,就这智商,还跪舔习包子?

  3.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5日00:33 | #3

    哈哈哈

  4.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5日00:40 | #4

    呵呵,没看到泡沫吗?有些东西是隐性的,看看创新能力?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