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了,小论苏联解体

武汉的小路

讨论苏联解体原因的文章和专著,大致分为三类。一是苏联经济崩溃论的,二是苏联特权集团腐化变质论的,三是和平演变和戈尔巴乔夫搞乱思想论的。

三者之中,怪和平演变和戈尔巴乔夫的肯定是最浅薄的。当时无论思想怎么乱,大多数苏联公民还是支持保留苏联的。但谁也不能否认苏联解体前夕整个社会的思想和舆论确实影响很大,确实赋予了叶利钦们行动和掌权的合法性。

苏联经济崩溃论者大多数是隔靴搔痒。如他们所言,苏联经济有长期以来的各种结构问题,有解体前夕的一片混乱茫然。其中的量化分析有很多很多,但他们无法解释为什么落后、饥荒的二三十年代苏联没有垮,吃肉开车、大学普及率高于美国的苏联却解体了。须知经济飘摇的苏联1990年包括下水和猪膘油的肉类,人均消耗75公斤,而中国最近几年的肉类年人均消费量才50公斤左右。

苏联特权集团腐化变质论的,尤其是美国学者大卫科恩的分析相当有说服力。苏联在灭亡之前很久,已经在特权阶层的腐败生活和真实观念里灭亡了。他们需要灭亡苏联以合法化自己的特权所得。但是大卫科恩还有别的许多分析,把政治和经济割裂,似乎特权及其衍生的生活方式和经济无关,捞取的利益不是一种经济存在,捞取的模式不是一种经济模式。

在这里,想结合几个方面来谈谈我眼中的苏联的灭亡。

苏联的经济除了老生常谈的体制僵化、结构畸形、消费短缺等问题外,还有一个基本的结构因素,那就是依附性。这种依附于西方的弱点,苏联从开始到灭亡从未克服。苏联建国之初的1920年代大饥荒,靠美国的援助粮食才熬过来。1930年代的工业化,也是靠美国的技术输出,美国工程师在苏联直接帮助建设了许多大项目。四十年代卫国战争,苏联的胜利很大程度是由于美国援助了从罐头到机床,从火车头到飞机燃料。冷战时期,苏联的收入相当依赖向西方出口石油,苏联的生活水平也继续依赖于从美国进口饲料粮等。在五六十年代苏联也非常依赖吸收西方转移的技术,进口自己无法生产的大型输油管、乃至全套化学工业生产技术等物资。总之,苏联的主义宣布与资本主义为敌,苏联的经济却要依赖资本主义。甚至苏联的武器,比如冷战初年新锐的米格15战斗机也要依赖英国提供的发动机技术。到了八十年代,苏联制造核潜艇也依赖日本出口的机床。

这个弱点随着苏联军力的强大而加剧。扩充常规军备威胁欧洲,核武库能真正让美国恐惧,那人家为什么要卖给你好东西呢?这样到了1970年代,苏联的军事矛头威武倒了顶点,苏联的经济却由于西方的技术封锁而难以赶超。本来存在的科研体制问题在这个时候就会凸现出来。一直以来的高积累工业化道路,本质上是基于物质生产率的可持续改进。物质生产率的可持续改进要求的是高效率的科研或者引入技术,这两样只要有一点不行了,那高积累的优异长处就会成为自我窒息的没有前途。由于苏联落后于西方又敌对于西方,对物质生产率的改进要求甚至高于西方。对于苏联而言不是考59分就是不及格,而是哪怕考100分都是不及格。

这就是为什么勃列日涅夫后期苏联哪怕只是发展慢了就人心思变。之后,改革绝不止是戈尔巴乔夫一个想的,整个苏联高层都觉得必须改,必须改出一个苏联工业化社会的新常态。

改革者面对苏联社会当时已经发展到一个很高的水平。这种高水平就意味着当年动员和驯服文盲农民工人的老官僚办法已经过时,无力应对一个大学普及率高于美国的社会。这些大学毕业生向往“人道”、“民主”是顺理成章的,这样就构成了对大卫科恩出色描述的特权集团的威胁。特权集团的新办法是打着民主搞寡头。你们说我们统治的苏联不好,我们就抖落出更多黑幕,诱导出你们更大的愤怒。你们以为自己在打倒特权,实则被蒙上民主皮的特权者所利用。再加上八十年代的经济、民族等问题,苏联存在的合法性也就打了折扣。最后特权者利用高度集中的体制特权和刻意抓住的一部分民心单方面宣布苏联灭亡,红旗就此落下。

可以说,苏联不是因为这里不好哪里不好而灭亡,而是因为自身的发展进步而矛盾。城市化受教育新一代和老体制有矛盾,发展和依附性有矛盾,矛盾无法解决,新常态走不出来就灭亡,这是一个现代俄国版本的托克维尔悖论。

写到这里,一般中国论及苏联解体的官样文章就会开始写苏联对于中国的经验教训。我不屑于重复他们那些鬼话,我只想对大家说装好人做坏事的中国也有,大家当心就是了。中国资本牺牲掉人民头顶的蓝天、新鲜干净的空气,生产了世界一半的钢。中国的父母希望一代比一代强,却眼看着多数毕业生成了陋室里的蚁族、地下室的鼠族。中国的权力精英既要保特权,又想捞市场之余纷纷把孩子送到西方,却安排大多数孩子背弟子规。等等等等,最后都会有政治后果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4日23:01 | #1

    天道有輪迴

  2. 英明习主席神武解放军
    2016年8月5日00:14 | #2

    匿名 :
    天道有輪迴

    主席必为皇!

  3. 匿名
    2016年8月5日01:34 | #3

    不错

  4. 匿名
    2016年8月5日06:20 | #4

    暴力,謊言,流氓,滅人性存襠性,愚民弱民,這是專制家夫下的一大特色。任何意識形態,政治的最高境界和出發點是社會正義,而天朝則是家天下和傳家繼續特權。

  5. 匿名
    2016年8月5日06:23 | #5

    暴力,謊言,流氓,滅人性存襠性,愚民弱民,這是專制家夫下的一大特色。任何意識形態,政治的最高境界和出發點是社會正義,而天朝則是家天下和傳家繼續特。而天朝則是三個代表,吃我們的飯,砸我們的鍋,和吃飽了,撑著沒事干⋯⋯等重要思想。

  6. 匿名
    2016年8月5日09:10 | #6

    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在为苏联唱哀歌?苏联这样的人类毒瘤国家,死一万次就不足惜。

  7. 匿名
    2016年8月5日09:22 | #7

    你们都想多了,一个政权的倒掉,只能依赖于一个在野党的突然加速强大起来。这个在野党甚至可以是存在于执政党当中,只要其野心足够大。屁民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任人鱼肉的命。经济衰退、政权腐败等等都是表像,推翻一个政权需要100%的武力和200%的决心,不掌握社会权力,哪来的资源,没有资源哪来的武力?贱民都背负着社会的绝大部分压力,上要养老,下要育儿,能有个栖身这所、操个逼就已经满足了,还会有什么心思呢?所有史料、所有教材都是骗人的鬼话。权力的事跟你们无关,当然,国家兴亡其实也与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干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顶天了,少发白日梦。

  8. 秋雨
    2016年8月5日09:28 | #8

    一个共产流氓政权解体是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如果非要找出主要原因,那是因为它的邪恶制度,苏联解体的经济和政治因素里,戈尔巴乔夫起到了关键作用,他的全面改革,开放党禁报禁为苏联敲响了丧钟。

    苏联虽然解体,但整个国家并未陷入大动乱,如同癌症患者切除肿瘤依然存活,而中共流氓政权的癌细胞(腐败特权,社会糜烂,环境污染)已经遍布帝国全身,它的死亡才是跳崖型的。

  9. 匿名
    2016年8月5日09:57 | #9

    秋雨 :
    一个共产流氓政权解体是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如果非要找出主要原因,那是因为它的邪恶制度,苏联解体的经济和政治因素里,戈尔巴乔夫起到了关键作用,他的全面改革,开放党禁报禁为苏联敲响了丧钟。
    苏联虽然解体,但整个国家并未陷入大动乱,如同癌症患者切除肿瘤依然存活,而中共流氓政权的癌细胞(腐败特权,社会糜烂,环境污染)已经遍布帝国全身,它的死亡才是跳崖型的。

    照你的想法,苏联解体后应该成为人类的希望,自由的灯塔,为何却一转身又是一个强大的独裁政权?你是被洗脑的一族,就象现在的美国人,面临危险而不自知。
    政权的更迭只有很偶然的机会得到改良,为了增加这个机率,可以提高更迭次数。

  10. 自由民
    2016年8月5日10:11 | #10

    匿名 :

    秋雨 :
    一个共产流氓政权解体是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如果非要找出主要原因,那是因为它的邪恶制度,苏联解体的经济和政治因素里,戈尔巴乔夫起到了关键作用,他的全面改革,开放党禁报禁为苏联敲响了丧钟。
    苏联虽然解体,但整个国家并未陷入大动乱,如同癌症患者切除肿瘤依然存活,而中共流氓政权的癌细胞(腐败特权,社会糜烂,环境污染)已经遍布帝国全身,它的死亡才是跳崖型的。

    照你的想法,苏联解体后应该成为人类的希望,自由的灯塔,为何却一转身又是一个强大的独裁政权?你是被洗脑的一族,就象现在的美国人,面临危险而不自知。
    政权的更迭只有很偶然的机会得到改良,为了增加这个机率,可以提高更迭次数。

    俄罗斯现在根本还算不上一个独裁政权,只能算是一个比较坏的民主政体。再则你指责别人被洗脑,很显然是为共匪不能再洗所有人脑的而喷射的哀嚎。美国人面临的危险你也说不出来,谅你也看不懂福山关于评价现在民主制度的书。

  11. 飞鸽
    2016年8月5日18:43 | #11

    一个世界第二变形和广东省一样的GDP,吹个屁啊!?民主为俄罗斯带来了什么?

  12. 琼崖书生
    2016年8月16日15:30 | #12

    可以说苏联确实曾引进美国和德国的科技和人才(正如美国也吸收了大量原苏联和德国的科技和人才一样),但这并非关键,前苏联的液氦制冷装置、粒子加速器、地效飞行器、核反应堆(红汞技术)和三进制计算机曾领先于世界,拜科努尔航天中心也创下了多项世界纪录,数理水平可以说处于顶尖水平,只有生物遗传学处于较明显的弱势,所以西方世界对苏联的技术封锁并非关键,只能说自由媒体洗脑的方式比过时刻板的苏共宣传方式先进而已。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