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为什么大BOSS集权很容易就作死

问:为什么大BOSS集权很容易就作死?

答:由于企业组织是根据投入资本额来分配权力,因此具有绝对控股意义的大BOSS就很容易随心所欲地集权。但是,一般来说,在一个企业或者其他组织中,大BOSS不受制衡和约束地集权,通常就很容易作死。

之所以会如此,大凡与下面几个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

首先是企业组织的特异性。在现时代,企业不同于社会,在大多数社会都进入分权制衡的民主制度的情况下,企业却是严格按照资本意志而并不遵循民主伦理。如果一个企业组织是由大BOSS独资,或具有绝对控股权,那么这个大BOSS就很容易形成集权。这与国家组织不同,一个国家组织的领导人要形成集权,即便是在非民主体制的架构下,也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党同伐异、反复清洗、依靠对舆论的严密控制以及国家暴力机器的加持才可能达成。而一个独资或绝对控股的大BOSS要集权,可谓轻而易举,一言不合就可以达成。

其实,无论是企业组织,还是国家组织;也无论集权的途径是资本意志,还是宫廷斗争,一旦大BOSS形成集权,那么就会在组织和个人两个方面产生变异或者扭曲。

从大BOSS个人的层面上,不受约束和制衡的集权,势必造成某种程度上的权力垄断。人类个体置身在垄断权力,或者垄断权力感下,都很容易产生认知扭曲。权力感带来的认知扭曲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高估自己的判断,特别对于某些智小而谋大的大BOSS来说,尽管众所周知他的能力不足,但他自己却意识不到,他会倾向于认为自己足够能力去解决所有那些棘手的问题。另一方面,则会低估其他人,包括管理干部、竞争对手、合作商、员工,等等。不仅低估他们的判断、意见,也会低估他们的能力。

事实上,在现代企业组织中,由于其所处的社会环境十分复杂多维,任何个体要试图靠一己之力就能做出理性和优化的判断,根本不可能。一个企业组织的财务、人力资源、资金、市场、产品、客户、供应链、物流、品控、价格、营销、技术、信息、定位、战略、等等,这么多维的方面都嵌入在一个动态变化的社会之中,每一个维度都越来越仰赖于高度专业分工团队的精耕细作。一个聪明的集权者还好,他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因此保持谦逊,将部分权力授予专业团队,这样他就不那么集权,而是分权了。问题就在于热衷于集权的往往是不那么聪明的大BOSS,他对于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缺乏足够的认识,所以才会信心满满地集权,以为自己能够高明到足以搞掂每一项工作,鞠躬尽瘁。

不仅如此,由于现代社会的及其错综复杂多维,企业组织中任何一个业务或职能部门都引起专业和专门的工作而对相关业务或职能领域掌握更充分的信息以及具备更专业的能力。而在一个具有官僚组织特点的企业内部,上级与下级之间却往往由于信息不对称,越高阶的官僚越不清楚基层的实际情况,到大BOSS,基本上对于下面本身就缺乏足够的信息来了解。如果大BOSS过于集权,那么他不仅本来就处于针对具体问题情境的信息不对称的相对弱势的一方,再加上权力感带来的低估他人的社会认知扭曲,那么他基本上对于具体的问题情境基本上就处于“盲人”的程度,关键是他还很难自知。

特别地,如果这个大BOSS为了维护自己的垄断权力还不断强化权力控制,任用自己信得过和放心的管理干部。那么,在企业组织的层面上就会产生文化的变异和扭曲。

组织层面上的变异和扭曲首先就是由集团而产生一种过滤效应。因为大BOSS咄咄逼人的权力感令那些有真才实学的管理干部可以轻松选择“用脚投票”,另寻更好的职业发展场所;而留下来的不仅更多庸才,而且庸才中趋炎附势的权威性人格的干部更容易脱颖而出,成为大BOSS青睐的受重用干部。这样在组织上就形成了庸而坏的干部成为管理骨干。同时,另一些即使未必那么坏的平庸干部,在集权的组织里面也会适应并发展出投大BOSS之所好的生存策略来。

这样,大BOSS在垄断的权力感下,很容高估自己的能力,而低估手下人的能力,形成社会认知的变异和扭曲;同时这种认知的变异和扭曲也会反映在组织层面上。组织文化很容易变得唯上而不务实,干部队伍也充斥着更多人格不健康者,特别是权威型人格者,或者谄媚者。大BOSS的人格问题与组织文化互相影响、牵制,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或者一个怪圈。假以时日,即使大BOSS试图想有所调整,组织的文化、干部队伍也会牵制而使其难以摆脱窠臼。

问题的关键是,当一个企业组织的大BOSS陷入到集权的迷思而难以摆脱时,别的企业组织却在正常地、理性地发展着。不仅如此,无论是竞争对手,合作方、供应方、客户,都会利用这家企业组织大BOSS的集权中所表现的愚蠢、颟顸而谋利。例如,合作方巧言令色,使大BOSS无偿或者没有风险防范的情况下“大撒币”;客户用子虚乌有的未来前景来谋取低价或无保险的延付优惠;供应方则通过巧妙的合同条款使大BOSS支付高于市场价数倍的价格购买资源;竞争对手通过慎密的律师团队将本来有争议的某些权利标的通过诉讼来取消大BOSS所在企业对其主张的合法性。

因此,对于一个企业组织来说,一个具有集权可能性的大BOSS因为其蠢,更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而集权;而集权又会令其更加地愚蠢。不仅内部干部很容易利用信息不对称来隐瞒大BOSS而谋取私利;外部从供应方、合作方、客户、竞争对手都能充分利用其蠢而谋利。相对地,聪明的大BOSS都会放权给总经理团对,让专业的人从事专业的工作,保持谦逊。

从这个意义上,大BOSS集权很容易作死就不难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6日06:34 | #1

    又说真话

  2. 匿名
    2016年8月6日13:48 | #2

    巴菲特、盖茨、孙正义和李嘉诚的组织表示有不同意见,虽然现在除了李嘉诚李大爷之外,前三个也是越看越傻。

  3.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6日06:37 | #3

    红卫兵就是作死的节奏

  4. 匿名
    2016年8月7日10:09 | #4

    这说的不就是头条包么?

  5.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7日05:29 | #5

    这一条在中国暂时不成立

  6. 匿名
    2016年10月21日10:00 | #6

    @Mobile Guest
    这一条在中国暂时不成立

    弱智!

    这一条在中国成立了几千年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