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战胜野蛮的文明不是文明

无法战胜野蛮的文明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欧洲恐怖袭击从查理周刊进入开端,那时真的搞了个大新闻,全世界知名政客都去参加了游行,声势浩大支持穆斯林和查理周刊。再到巴黎连环恐袭,死伤惨重。继而是圣伯纳迪诺的枪击,震惊了特朗普,发出禁止穆斯林移民的号召。此后恐怖主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进入高潮。布鲁塞尔、尼斯、奥兰多、巴伐利亚、诺曼底遍地开花,恐怖主义似乎已在欧洲停不下来,并愈演愈烈颇有吞噬欧洲之势。

西方面对恐怖袭击的软弱无力

但我们看看西方政客的反应,无一例外,不仅令人失望,更让人深感可怕,令人根本看不到西方文明的未来。西方政客已在政治正确的条条框框下丧失了最最基本的判断力。

面对欧洲遍地开花的恐怖袭击,第一圣母默克尔继续吹嘘“我们就是办得到”,准备接收更多难民来回应恐袭。奥朗德不疼不痒的继续宣称“法国还是法国”,反恐政策上毫无作为。伪铁娘子特蕾莎梅以“恐怖分子无法代表伊斯兰教”自欺欺人,甚至扬言“沙里亚法让英国穆斯林受益”。世人根本看不到敢说真话的政客,这些欧洲政客仿佛全部处于吸毒后的麻醉状态,而欧洲人也似乎跟着这些政客自我陶醉。

再来看看美国应对恐怖袭击的愚蠢。班加西恐怖袭击炸死了美国大使及相关人员,如此重大恶性的恐怖袭击案件,奥巴马希拉里不去谴责穆斯林袭击者居然反而去谴责一部视频“穆斯林的无知”冒犯了穆斯林,希拉里甚至当着对着死者家属说一定把这个视频的制作人逮捕起诉判刑,似乎视频制作人是恐怖袭击的头号真凶,而不是恐怖分子。奥巴马还支持在911恐怖袭击的遗址上建清真寺。希拉里在竞选期间的美国本土恐怖袭击回应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强烈谴责枪支,绝口不提伊斯兰恐怖分子。桑德斯谈及巴黎恐袭的缘由上,宣称恐怖袭击的根源是全球气候变化。

看看西方这些当权的、拥有高支持度的政客当面对真正的危险–伊斯兰恐怖袭击–的时候,却没有正常的反应,完全框在教条的政治正确条款之下。这些丧失基本判断力的政客,今天却接管着西方各国最高领导地位。这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西方政党经常轮替,却没有能应对真正危险的领导人。这些政客只需打着“everybody is great”的观点,再政治正确的忽悠一下,就能轻松接管西方各国。

这样政治正确得脑残的政客长期占领西方政坛统治地位,西方文明该如何延续?

西方对外战争丧失基本的理性

上一节我们清晰的看到西方对于穆斯林发动的恐怖袭击,小心翼翼的避开对穆斯林的批判,回避对伊斯兰的评价,甚至避免对恐怖分子的批判,去批评枪支、电影、卡车、全球变暖。很容易想象,这样的政客对外的战争动机目的会有多么的愚蠢,结果会有多么的灾难性。

90年代以来,西方发动了多起战争,但当我们回过头细细数来,几乎没有正确的战争,几乎每一场都是在对埋葬西方世俗文明添一把土,都是在为伊斯兰主义添砖加瓦。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西方各国绝大多数帮着穆斯林打击塞尔维亚人,还沾沾自喜作为民主人权正义战争的典范。911恐怖袭击后,以小布什为领导的西方力量,对绝大多数恐怖袭击者主要来自沙特阿拉伯的事实置若罔闻,反而决定把伊拉克世俗政府萨达姆推翻。战后“民主”的伊拉克选出了伊斯兰主义政党达瓦党当政,什叶逊尼派矛盾激化,瓦哈比派的伊斯兰国趁虚而入一举占领逊尼派大片土地,哈里发巴格达迪一定非常感谢小布什在推翻世俗萨达姆政府上的不遗余力。埃及政局动荡,奥巴马政府毫无原则地选择抛弃代表世俗力量的穆巴拉克,转而支持伊斯兰民主圣战主义的穆兄会。利比亚战争,以萨科齐奥巴马为领导的北约军事力量,选择推翻了较为世俗的卡扎菲,支持了乌七八糟的反对派。请看看现在的利比亚是什么样子?伊斯兰原教旨势力上台,伊斯兰国势力割据一方,较世俗的原军方力量与伊斯兰主义力量势不两立,这就是西方所向往大力推崇的“民主自由”吗?在中东几乎所有的世俗独裁政府倒台后,唇亡齿寒的世俗阿萨德政权也不稳了。惊人一致的,西方选择支持了所谓“温和反对派”,大量武器流入了所谓“温和反对派”。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伊斯兰国、努斯拉阵线迅速崛起,占领叙利亚大片土地,西方支持的所谓的温和反对派军人纷纷加入伊斯兰国的圣战力量。叙利亚陷入了一场持久可怕的内战,一边是阿拉维派支持的世俗阿萨德政权,一边是逊尼派支持的伊斯兰国、努斯拉阵线,还有一点点库尔德势力。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这些曾经的世俗国家全部不可逆的走向伊斯兰化,伊斯兰国的邪恶势力深深笼罩着这些曾经的世俗国度。这就是西方一贯支持的自由民主人权原则吗?分明是在鼓励伊斯兰恐怖势力上台,鼓励恐怖暴行任意发展,鼓励极端邪教徒肆意屠杀。同时导致了严重的难民潮。

继维基解密解密DNC电子邮件后,阿桑奇宣布将公布希拉里不惜支持伊斯兰国势力用以反对阿萨德的证据,我们拭目以待吧。这些西方政客在大是大非面前,居然是这等的毫无原则,不惜支持伊斯兰国等恐怖分子,不惜支持伊斯兰沙里亚主义的武装力量来扳倒世俗独裁政权。

这一系列愚蠢的战争折腾下来,结果显而易见,中东已经没有世俗势力了。全是伊斯兰主义势力,全是沙里亚教权势力,伊斯兰神权在西方打着“人权和自由”旗号下的盲目支持下彻底接管了中东地区。

迎接西方的,当然就是来自伊斯兰恐怖主义大规模袭击,毕竟这股力量,是他们自己打着民主人权旗号扶持的。真是可笑又可悲!

西方人选不出一个清醒的政客

最令我困惑的地方,就是为什么这些脑袋不清醒的政客,全面接管了西方各国。毕竟,这样愚蠢的政客可是西方大多数人一人一票选出的。虽然这些教条的政治正确的西方政客固然愚蠢,但这毕竟是西方人自己选出的。

可见,这样的愚蠢不能全赖在政客身上,还有选出这些政客的西方人民。

非常明显的,90年代以后,西方人民迅速白左化。福利主义成为这些选民的诉求主流,偏激的配额平权政策占据政治正确主流。法国人似乎对劳工法的改革反对超过对伊斯兰恐怖势力的反对。我没见到法国工人因为政府反恐不力大规模罢工来给政府施压。

台湾,刚刚民主化20年,选民迅速白左化,台独、反服贸、反课纲、用爱发电、支持难民、逢中必反成为主流思想。也成就了蔡英文这样“典范长昭”的可耻政客。茶叶蛋、买不起电脑爱用手机、慰安妇自愿、洪素珠这样的脑残言论频频出现。绿营全面执政后火速通过了极其宽松的难民法案初审,该法案将使世界各地难民尤其是罗兴亚人轻松入籍台湾。

这样的选民,在应对穆斯林的入侵时,根本毫无斗志、智慧、警惕。相反,他们都像圣母婊一样,对穆斯林那是热烈的欢迎,以此来捍卫他们心中的教条–信仰自由与种族平等。在穆斯林一次次发动恐怖袭击,他们就不断用爱发电,一次次相信“伊斯兰是和平的信仰”这样的谎言。“恐怖分子休想得到我们的仇恨”,被强奸后反向难民道歉,抨击伊斯兰教会把穆斯林推向恐怖主义。在恐怖主义已成为威胁西方的头号敌人之时,批判伊斯兰教依然是西方政治言论的禁区,而打压中俄依然是西方政客的主流。绝大多数西方选民和政客依然认定中俄对西方的威胁远超伊斯兰恐怖主义。西方选民的懒人化、白左化、教条化、伊斯兰化,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样的西方文明还能延续多久。绝大多数选民依然对伊斯兰化的严重性视而不见,即使伊斯兰扬言消灭卡菲勒,即使穆斯林持续发动针对卡菲勒的圣战,即使伊斯兰国家对卡菲勒存在严重的歧视与迫害。

西方政客和选民非常不喜欢中俄侵犯所谓的人权,然而他们却对实行严格沙利亚法的沙特等伊斯兰国家闭口不言。你们有眼看不见,有耳听不见吗﹖西方国家对沙特这样的野蛮国度关系密切,却好意思对世俗国度中俄指手画脚。显然,在西方人眼中,任何国家选民选出个恶魔也是有民主自由人权,而专政永远是洪水猛兽。而穆斯林发动恐怖袭击时高喊的“真主至大”,在西方人看来,这却等于“与伊斯兰教没有任何关系”。

90年代以后,西方人逐渐变成了等待屠宰的羔羊,毫无斗志,毫无警惕,毫无原则的政治正确。被穆斯林宰杀后依然为穆斯林说好话,而中俄不论做啥都令他们非常不满,特蕾莎梅甚至准备动用核武应对俄国。怪不得,伊斯兰恐怖分子越来越猖獗,因为他们怎么袭击西方人民,他们依然把仇恨指向中俄。

西方人民面对伊斯兰恐怖主义如此麻木不仁,让人不禁反思,西方文明还能存在多久?

西方非清真人口持续不断衰退

现实是,西方人民已经没有可以等待的时间了。欧洲正在迅速伊斯兰化,穆斯林数量呈指数爆炸增长,而西方非穆斯林数量却在负增长。同时以默克尔为首的欧盟还在继续无上限接收更多穆斯林难民,加速欧洲的绿化。

在这个以选票至上主义的西方政治制度,随着穆斯林人口的增加,政客只会越来越亲穆斯林,同时穆斯林对选举结果影响也将愈加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同时,西方人民对伊斯兰化似乎并不担忧,尽管越来越多的新生儿是穆斯林,他们似乎依然对此不太在意。所以反伊斯兰化的政治势力在西方各国式微。

穆斯林的高生育率与西方非穆斯林的超低生育率,将在未来短短几十年逆转非穆与穆斯林人口比例,使欧洲诸国成为彻底的穆斯林国家。其中法国将率先全面伊斯兰化。

伊斯兰犹如肿瘤,只有早期切除了才能治愈,其他办法只是缓解症状罢了。一旦晚期了,就无力回天了。

据最新的调查显示,法国25%的青少年是信仰伊斯兰教,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因为1912年法国穆斯林不超过5000人。穆斯林人口这样迅速的爆炸,法兰西世俗文明还能否延续下去?不知道法国选民要政治正确到什么时候,政治正确救不了法国,只会眼睁睁地葬送法兰西文明。

无法征服野蛮的文明不是文明,不断被野蛮同化的文明不是文明,对野蛮舔跪绥靖的文明不是文明,因为这种所谓文明无法延续,最终将变成残垣断壁、历史遗迹。

如果西方还自诩自己是文明的话,那么就应站出来证明这种文明有能力去征服伊斯兰野蛮势力。

波斯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这些被伊斯兰彻底灭绝的文明不是文明,而是历史。当我们感叹波斯文明、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的毁灭悲剧之时,也要多思考如何避免历史的重演,而不是一味的绥靖,一味的政治正确,任由清真化肆意发展,继续用爱发电。现实是伊斯兰的野蛮肿瘤正在加速扩张,历史的悲剧正在重演,西方文明正加速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但愿这个孕育出尖端发达现代科学的西方文明, 不被野蛮、愚蠢、疯狂、极端的伊斯兰教取而代之。愿西方人民能尽早抛弃政治正确的伪善,勇敢面对邪教极端主义的挑战,正视伊斯兰的邪恶本质。这个世界完全可以彻底与恐怖主义绝缘,仅仅只需把伊斯兰教这个精神毒瘤切除,把伊斯兰扔进历史的垃圾桶。

无法战胜野蛮的文明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6日01:57 | #1

    感觉像是个经常看环球时报的自由派写的

  2.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6日02:12 | #2

    写这文章的,典型的脑袋长在屁股上。穆斯林现在乱成一锅粥,是欧美和亚洲最希望看到的

  3. 美丽的水箭龟
    2016年8月6日10:39 | #3

    说得很对,这个世界有太多“政治正确”,不仅仅是政治上,文化、教育等都是如此。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好与坏之分,伊斯兰教就是邪教,应该立法将其禁止。

  4.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6日03:16 | #4

    写得好,完全同意,以前一直想不通文化大革命时期居然没有人敢说一句真话,几亿人就被一个白痴玩得团团转。现在终于看明白了,西方世界里也有这样的白痴时代。看来一切和制度没有关系,一切源于人性的卑劣

  5. 猪油馅大包子
    2016年8月6日04:01 | #5

    皇帝不急,太监急!自作自受不好吗?

  6. 火凤凰
    2016年8月6日14:31 | #6

    那么宋朝无法战胜元朝,是因为宋朝是野蛮的一方?

  7.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6日06:34 | #7

    写文章的脑残吧

  8. 匿名
    2016年8月6日15:13 | #8

    @Mobile Guest
    绿癌必须铲除,否则人类将陷入无边的黑暗。

  9. 绿教是邪教
    2016年8月6日08:57 | #9

    写的好

  10.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8月6日10:33 | #10

    美帝在兲朝處於人權最糟糕的文革期間主動改善中美關係,說明人權從來就不是美帝外交的基石。所謂美帝推行人權外交,是共匪為了掩蓋其自身骯髒的護身符。目前穆斯林再瘋狂,一年死亡人數也不過幾百人。而共匪對美帝進攻,一顆導彈就是這個上網數字。共匪最近愚蠢地把長城火箭發射到美國本土,這是任何國家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不把兲朝列為頭號敵人,美帝還能選誰。

  11.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6日13:23 | #11

    事实已经证明,正在证明,必将继续证明,无论在世界何处何國,政治正确都会害死人。

  12. 自由民
    2016年8月7日00:44 | #12

    “但我们看看西方政客的反应,无一例外,不仅令人失望,更让人深感可怕,令人根本看不到西方文明的未来。西方政客已在政治正确的条条框框下丧失了最最基本的判断力。”————————-墙内残体字分析面向的码字看到这里基本就可以终止了。而且你绝不会后悔。

  13. fuck政治正确!
    2016年8月27日17:50 | #13

    白左不仅自掘坟墓,还要强拉别人陪葬!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