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族勇士:风起合肥——投资依赖型城市的标杆

  1、投资依赖

  合肥是老蛮我这一路撸过来的第十九个城市,也是老蛮我第一次用4000字的篇幅深度阐述的二线城市。这个城市在国内的口碑非常一般:严重的投资依赖和飙升的房价,是这个城市留给普罗大众的最主要的印象。然而本文将会通过严密的数据链条,颠覆大家对合肥的印象。与深圳篇中将深圳和广州的数据进行深度比对类似,本文同样为合肥选定了两个相同类型的比对城市:重庆和西安,这也是中国三个最为知名的投资驱动型城市。

  来看看这三个城市的固投数据。合肥陷入投资依赖之中,始于2007年,当年度固定资产投资额1310亿,GDP为1334亿,比值98%。此后合肥长期维持着这种百分百左右的固投比值。2010年合肥固定资产投资规模3066亿,对比当年度2702亿的GDP,比值高达114%;2015年合肥固投规模6153亿,对比5660亿的GDP,比值109%。要说推动合肥经济增长的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持续时间长达9年的海量固定资产投资,想来不会有任何争议。

  与合肥的情况类似的是西安。2007年西安固定资产投资额1435亿,对比当年度1737亿的GDP,比值为83%;到2010年,3250亿的固投额对比3240亿的GDP,比值就达到了100%,此后这种百分百的比值长期维持,2014年5903亿的固投额对比5474亿的GDP,比值达到了108%。当然了,2015年西安固定资产投资额连年高速增长的势头突然被打断,出现了很明显的下降,从2014年的5903亿剧烈下降到了5165亿,对比2015年5810亿的GDP,比值下降到了89%,但这仍然是一个很高的比值。至于西安的固定资产投资被打断的原因,这事儿太敏感,这里就不细述了。

  至于重庆,固投比值没有像合肥西安这么夸张的长期维持在百分百的超高位上,它是一个逐渐上升的过程。07年重庆固定资产投资额3161亿,GDP为4111亿,固投对GDP的比值为77%。2010年固定资产投资额6939亿,GDP为7894亿,比值上升到了88%。到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额15480亿,对比15719亿的GDP,比值上升到98%。

  我们现在的所有问题都将会集中到这一点上:为何同为投资驱动型城市,合肥重庆和西安的经济发展结果却千差万别?固定资产投资本身,有没有优劣之分?对于这个问题,此前在中国经济界从未有过正式的研究,而老蛮我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当然会给出一个让大家满意的答案。

  2、工业立市

  首先要明确的是:合肥是一座典型的工业城市。2015年合肥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增加值为3098亿,较第三产业(金融服务业)增加值2299亿,比值为135%。第二产业规模较第三产业规模高出了足足35%。要知道作为省会城市,一般都会集中全省的人力财力物力,把第三产业的泡泡吹起来,这对全国所有的二线省会城市来说,都不算什么难事。举几个合肥周边的例子来说明一下。浙江杭州,作为互联网圣地,2015年第二产业规模较第三产业少了足足33%;江苏的千年古都南京,2015年第二产业规模较第三产业少了30%;湖北武汉,国内唯一实现了传统重工业升级换代的城市,第二产业规模也较第三产业少10%;而大河南的工业重镇郑州,第二产业规模也只是比第三产业微弱高出2.4%。这周边四个省会,第二产业都没有合肥那样显著的优势地位。这么一比较,用“工业立市”来总结合肥的产业经济特征,应该是恰如其分。

  至于本文中拿来作为重点对比的那两个投资依赖型城市,重庆的第二产业增加值7071亿,对比第三产业的7497亿,比值为94%,两者非常接近,第二产业规模只比第三产业少了6%。而西安的数据就将迎来一个大惊吓。2015年西安第二产业增加值2165亿,对比第三产业3424亿的增加值,比值仅仅只有63%,第二产业规模较第三产业规模少了足足37%。对比来看,第二产业对第三产业的规模,合肥为135%,重庆为94%,而西安只有63%。合肥是这三个投资依赖型城市中最为典型的工业城市,重庆的发展较为均衡,而西安则是明显的跛脚虎,工业完全没有取得支柱型的地位。

  这种产业经济结构上的差异,一定会在在宏观经济发展数据上表现出来。考虑到2011年三分巢湖对合肥经济规模的影响,我们只对比从2011年到2015年的GDP数据。合肥的GDP规模从3636亿增长到5660亿,增长幅度为56%;重庆的GDP规模从10011亿增长到15719亿,增长幅度为57%,与合肥基本相同。而西安的GDP规模则是从3864亿增长到5810亿,增幅只有50%。单纯看2015年的话,差别更大。2015年合肥GDP为5660亿,相对2014年的5157亿,名义增幅为9.7%;重庆2015年的GDP名义增幅为10.2%,而西安只有可怜的6.1%。

  

  如附表所示,我们给出了从07年至2015年合肥重庆和西安固定资产投资的两个最主要的投向,制造业和房地产开发的投资数据。从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合肥将32%的固定资产投资投向了制造业,显著超过房地产开发业的24%,这恰恰就是合肥在这三个城市中取得最快的经济增速的原因;重庆则在制造业和房地产业上进行了均衡投资,两者均为25%;而经济发展速度最慢的西安,则只将15%的资金投向了制造业,却将30%的资金投向了房地产业。这种数据对比的结果让人一目了然。重视实业,将资金引入制造业,才是发展经济的正道。地产开发,金融贸易,路桥机场,这些第三产业领域的投资,都建立在制造业的根基之上。根基不牢,第三产业的泡沫迟早都会破灭。建再多的房子,也不过是鬼城;修再多的银行,也只能破产;建再大的机场,也没有乘客。

  以工业立市的合肥,无疑没有辜负海量的投资。它科学的将三成的资源都引入了制造业。这种连续九年的实业沉淀,一定会结出绚丽的硕果。
3、实业硕果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知道了,合肥的特点就是工业立市,这是它区别于其他投资依赖型城市的核心特征。国内此前根本就没人从这个角度去研究过投资型城市的差异。然而,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经济数据狂,如果我只论证到现在这样的程度,依然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要知道的是:即使是制造业,也有过剩产业和朝阳产业的区分。重庆对制造业也算是重视,投资规模也挺大,但是它主要是把资金投入了钢铁水泥铝材这类过剩产业里,以钢材为例,2007年重庆的钢材产量436万吨,到2015年已经狂涨到了1411万吨,9年时间,产量剧增了近一千万吨,增幅高达2.24倍。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被中央财政遗弃了的东北三省为了钢材这类过剩产能焦头烂额,下岗工人以百万计,而获得了政策青睐的重庆还在坚定的扩大钢材生产规模。即便是重庆将25%的固定资产投资额投入了制造业,比西安要高出了10个百分点,但其中的大部分也就是沉淀在了过剩产能之上。重庆这种投资带来的过剩产能增长,注定只是昙花一现,毫无后劲可言。那么,合肥的制造业的情况又怎么样?它能经受得起时间的考验吗?

  合肥制造业排名前三的产业依次为:装备制造、家用电器、平板显示及电子信息。我们来看看这三个产业所对应的具体代表性产品。装备制造业方面,2015年的数据还没公布,不过可以看看2014年,工业自动调节仪表与控制系统的产量为42459套,这玩意在2007年前的产量基本为零,此后从无到有,逐步承接了上海装备制造业的转移浪潮,2011年的产量为18501套。从2011年到2014年,产量增幅高达129%,并因此成为合肥制造业排名第一的产业。

  再看家用电器业方面,这个倒是合肥的传统产业,2007年合肥家用洗衣机产量551万台,家用电冰箱产量670万台,彩色电视机产量257万台。到2015年,家用洗衣机产量提升到1585万台,增幅187%;家用电冰箱产量2550万台,增幅281%;彩色电视机产量697万台,增幅171%。家用电器目前在国内确实也呈现消费疲弱之势,但无论如何,也比重庆在钢材水泥上堆砌投资,要好得多。

  最后看看平板显示及电子信息业。2015年合肥的液晶显示屏产量高达2.3亿片,与自动化控制系统类似,这玩意甚至在2012年之前,合肥都还没有生产能力,同样是从无到有,到2013年的产量就达到了1.1亿片。2013年到2015年的3年时间里,产量增幅高达109%。

  当然了,为了避免重庆粉跟我较劲,我把合肥的钢铁产量的数据也列出来。2007年合肥钢铁产量159万吨,2015年的产量为282万吨,按比例来算增加了77%,也确实算是有所增长,只不过从绝对值来算,少得可怜,要知道重庆的钢铁产量增长,那都是千万吨级的。合肥的这点子产能,连重庆的零头都比不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现在回头来看,合肥固然是一个典型的投资依赖型城市,但是它没有浪费资金。它尽其所能,将资金引导到了实业之中,这为它带来了产业经济的迅猛发展以及人口的大量增长。在附表中我们给出了2011年至2015年三个城市的人口增长数据。在比例上,合肥的人口增长幅度无疑是最高的。如果把时间拉长到2007年至今,合肥的常住人口增幅更高,从491万人增长到779万,即便扣除2011年因三分巢湖而增加的182万人口,增幅依然高达21.6%;同期重庆的常住人口则是从2816增长到3017万,增幅仅为7.1%;至于西安,则只不过是从830万常住人口增长到870万,增幅只有可怜的4.8%。

  我们必须明白,对于依靠投资驱动经济发展这件事本身,很难给予道德上的评价。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后取得的所有成绩,其实说到底,就是一种投资驱动的结果。吸引外资,工农业剪刀差,以及穷西部的财力支援东部的基础建设,凡此种种,都是投资手段,都是集中资金办实业。经济发展一定需要资金推动,将投资驱动污名化,这事其实很没意思。这些年来国内外的经济学界对我大中国政府大量印钱投资口诛笔伐,骂得好像投资这事从根子上就错了。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你要像西安似的,钱都花到了面子工程和房地产上,对实业不闻不问,这种投资肯定是错的。但这是投资方向上的问题,不能因为出了西安这种奇葩,就否认合肥在经济上取得的显著成效,甚至把改革开放以来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原因都给否认掉。

  投资!向实业投资!这才是这个国家此前能维持长达30年的高速发展的根本原因之所在。忘掉了这一点,迷信房地产和互联网才能救中国,这一定意味着灾难。而灾难,已经近在眼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6日22:56 | #1

    投资驱动确实是手段,本身不存在道德问题,只存在效率问题。
    至于这句,”工农业剪刀差,以及穷西部的财力支援东部的基础建设,凡此种种,都是投资手段,都是集中资金办实业“,里面的道德问题,主要在强制剥夺好不好?不是说投资驱动这个手段本身存在道德问题。这好比你认为一种生意能挣大钱,但你也不能抢别人钱来做吧?作者也就能分析分析数据了,谈是非问题还显得混乱

  2. 匿名
    2016年8月6日23:19 | #2

    作为合肥人,正担心那天合肥也搞什么apic,g20,当地人就不要过好日子

  3. 考普
    2016年8月6日23:23 | #3

    亚马逊云服务正式入华:接受监管 所有数据留在中国
    都留中国,亚马逊的镜像还有戏吗?

  4. 自由民
    2016年8月7日00:39 | #4

    数据全是来自土匪的统计局吧?这里边的水分有多高你知道不?美帝怎么统计共匪国精确经济数据的?自己多去了解了解,作者列的这些数据其实根本就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毫无研究和评判价值。

  5. dgam158
    2016年8月7日00:40 | #5

    合肥房价涨的很厉害、

  6.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7日00:36 | #6

    混淆概念,蒙骗无知青年。

  7. 匿名
    2016年8月7日09:39 | #7

    今朝有酒今朝醉,你要愁来你就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