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部分面粉厂因农民惜售商人囤粮停产

民以食为天,粮价乃百价之基。

2010年下半年开始的粮价上涨引发中国经济的连锁反应,又因去秋以来的北方大旱加剧粮价上涨预期,最近国际粮价屡创新高。

稳定物价坐上了今年中国经济的“头把交椅”。春节期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专程奔赴粮食主产区作出最新指示,国务院常务会议则迅速出台保护粮食生产的“国十条”。

那么百价之基的中国粮价情况究竟如何?小麦、水稻、玉米、大豆等四大主粮的各个环节呈现出什么样的价格和产量的变化,农民、粮商、加工商等市场主体在粮价普涨的背景下呈现什么样的众生相?

《每日经济新闻》派出多路记者分赴河北、山西、江苏、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甘肃等干旱地区,纵深调查中国粮食市场的最鲜活的新闻,并于今起推出“我们的粮食”系列报道,尽力给读者送上有关中国粮价最客观、最准确的报道。

去年下半年以来,华北、黄淮区域持续的罕见旱灾,使得被称为“百价之基”的粮价渐涨。

2月13日,山东省嘉祥县,细碎轻柔的雨雪姗姗来迟,干裂140多日的田地终获滋润,但短暂的、少量的落雪,“依旧缓解不了旱情。”

距离该县城10多里开外的万张乡江庄,10多家粮食收购点一溜排开,这是年后收粮的时日,可是往日喧腾的售粮场景,如今不复。

一辆时风牌三轮车,孤零零地停在一扇锁着的铁门前面,山长雨裹着大衣在车内抽烟,他在等待收购点的老板,车上是他从各村收回来的半车小麦。

做了五年粮食收购的他,其生意从未如这般冷清,“现在的收购价比年前涨了不少,但还是收不上来粮,农民手里即便有粮,也压着不卖。”山长雨说。

山东的小麦种植面积位居全国第二,此次遭遇的特旱,让3476万亩冬小麦受灾,受此减产预期的影响,个别面、粮加工企业原料吃紧,开工能力不足。

农业部小麦专家指导组成员李雁鸣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再过10多天还未出现有效降水,将会影响今年粮食产量,粮价必然会提升,提升多少现在无法得知。”

有收购商囤粮

在等待了20分钟后,收购点的负责人王贵琴到来,打开铁门掀开黑色的布帘,储存的小麦和玉米高高地码在库内。

根据嘉祥农业局农技站站长高先勇的说法,类似王贵琴这样的粮食收购点,在该县大约有100多家。记者了解到,仅王的这一个收购点,囤积的小麦有100多吨,她说,囤积小麦数量最多的收购点,估计有500吨左右。

这和往年情况迥异,按照王贵琴的说法,以往这个时候,小麦早就基本售完,可今年春节前行情不好,小麦价位下滑了一段时间,所以大多数收购商压了一些货。

无独有偶,记者在菏泽市单县莱河镇等地,同样发现粮食收购商囤积着大量的小麦和玉米,当地一位崔姓老板告诉记者,今年干旱致使价位还会上升,所以并不着急卖。

如今,这些地区的小麦收购价格,由2010年上半年的每斤0.95元,上涨到如今的1.07元。

王贵琴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在等待合适的售出时机,现在主要是干旱的原因,另外,一些饲料厂和面粉厂严重缺粮,不得已高价收购,越是涨价,农民越不愿意卖。

部分面粉加工厂“断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多位小麦收购商,他们统统表示收粮之难,单县龙王庙粮管所所长秦旭伟(音)表示,现在库内没有多少粮食,收不上来。

记者来到该粮管所,空荡荡的院内有12个小麦储藏库,其中的9个库大门紧闭,里面空着,秦表示现在只能等今年6月新麦下来时再收。

与此毗邻的单县龙腾精粉厂院内,也是一派萧索。该厂销售经理刘启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往年这个时候早已开工,但是今年苦于没有粮食,设备一直停着。

这个每天需要消化100多吨麦子的面粉加工厂,已经存活了六年,在刘的印象中,“收购价格从未提得这么高,可还是无济于事。”

院内拐角处,停着一辆农用三轮车,车主张先生也是一个小麦收购商。张苦笑着指向车说,现在每次下村收粮,只能收到半车,也就四千多斤。张从农民手中收购的价位为1.05元,跟这些面粉厂之间仅有2分的利差,“赚不了钱,这样的干旱天气如果造成粮食减产,我这行当就太难做了。”

记者其后赶到距离单县有20里的富利达面粉有限公司,偌大的院内,看不到任何作业的场景,该公司总经理张致斌表示,“已经开工了几天,但过两天又要停了。”这个每天需要消化200多吨麦子的面粉厂,生产规模在当地处在中上水平,可是200年不遇的大旱,让原料成了问题。

张致斌说,今年老百姓不愿卖粮,他们考虑更多的是要留足口粮,另外家有更多余粮的人家,在等待粮价的进一步提升。

种粮户惜售

在旷日持久的大旱面前,收购商、加工厂、种粮户有着不同的心理。

王贵琴打算将自己囤积的100多吨麦子,在今年四月份出售,“一般来说,这个月是涨价的顶峰,到了五月中下旬直到新麦下来,价格自然会跌。”她说。

而作为加工厂负责人的刘启田们,寄希望通过高些的收购价格,从王贵琴们手中尽早拿来加工原料,但是旱情的加重和攀升的粮价,让这些收购商观望情绪浓厚。

当地种粮户既为价格的上扬欣喜,但又被旱灾加重或将导致粮食减产而担忧不已。

单县龙王庙镇村民曹月娥说,自家的麦子够吃三年,原本打算将余粮卖了,现在价位这么好,因此再等等。

而有些种粮户从长计议,认为灾年多些储备粮食理所应当,十里铺村五组村民刘新来杵着铁锹杆,看着大面积枯死的麦田,认为今年每亩地打个600斤,就撑到头了。

这与丰年相比,将会减少近一半。菏泽市农业局首席专家闫传胜指出,菏泽累计平均降水量比往年偏少9成以上,已属特大干旱等级,旱情日趋严重。

单县粮食局办公室负责人王贵表示,由于现在正全力以赴进行浇灌,是否减产不好判断。

但是持续的旱灾不断触动着市场的神经,在单县城内经营粮油生意的一位张姓负责人说,现在的面粉价格涨得厉害,年前一袋50斤的面粉,价格为55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了65元至70元之间。

富利达面粉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致斌说,我们的原料收购价提了上去,生产出来的面粉肯定要涨,至于涨多少目前还在酝酿中。

李雁鸣认为,国内的粮价上涨,一方面存在人为炒作的影响,另一方面主要是受到实际产量的影响,如果一直干旱下去,尤其是灌溉条件较差的地区,其产量不好保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