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一个外媒记者亲历的“709”第一案“公开庭审”

中国大陆去年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律师助理、维权人士的“709”事件,第一场法庭审判,从今年8月2日开始,一连四天,一天一人,8月5日结束。

轮流走上“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被告席的是:维权人士翟岩民,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基督教长老胡石根,有期徒刑7年半;北京锋锐律所主任律师周世锋,有期徒刑7年;基督教信徒勾洪国,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8月2日首场庭审刚结束,中国当局便高调宣传这宗备受关注的政治案庭审,是“阳光照进法庭”、“不怕敏感、无惧压力”和“依法治国”的明证。其中特别提到,“709”核心人物之一、周世锋的同事律师王宇,在开庭前已获准保释,并接受媒体“专访”(香港东方日报网站),文字和视频在8月1日下午发布,其中王宇承认被利用炒作维权案件以抹黑国家;二是案件“公开庭审”,官方报导称有48人旁听,负责审判的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官方微博播报信息,当局更专门设置了媒体接待中心,大屏幕滚动播放庭审实录。

作为亲历媒体接待中心的某外媒记者,我想记下这次“公开”庭审中自己所经历的。

8月2日,翟岩民案开庭,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外早早拉起了警戒线,写有“公安”二字的警车也在一旁待命。法院周围一公里以内,实施交通管制处,穿着制服的交警们频繁示意途经车辆绕道离开。

上午9点前后,外国媒体相继来到法院外,但摄影师们刚架好相机,警察就立即上前制止:“你们不能在这拍摄。”很快,穿着便衣的出入境管理处人员就过来了。他们逐一查验了外媒的记者证,拍照上报,并用对讲机跟上司沟通。

“你们不能在这拍摄。”一名出入境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对外媒记者们说。

有外媒问为什么。他说:“你们会造成交通阻塞。”

记者辩解:“我们没有阻塞交通,我们没有站在马路中间,我们在行人可以站的地方。”

工作人员接着说:“你们站这里就会引发老百姓围观,围观就会阻塞交通,快走快走。”

记者们没有办法,我们一起走到了二中院对面的马路。但还没开始拍,又有警察过来了,再次要求查证件。记者们告诉警察,刚才你马路对面的同事已经查过了。但警察不管,说不知道对面的同事是谁,反正他没查过,他还要看一下。

这名警察重申:“你们不能在这里拍,你们应该去你们该去的地方,新桃园酒店,去那采访,那里有发布会,还有庭审直播。”

留在法院对面什么也无法拍摄,记者们决定去位于新桃园酒店的媒体中心看一看。巧合的是,去年天津港“8.12”大爆炸之后,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也在这里举行。

在去新桃园酒店的班车出发前,外媒记者们被安排到一个房间登记,包括媒体名字、记者名字、职位、护照号、手机号,中方雇员要填中国大陆身份证号。登记人员也再次查看了外媒们的证件原件。这个过程中,一名手持DV的男士全程在拍摄。

班车终于开出了。路上经过天津二中院附近的交通管制处,隔着车窗,可以看见好几名警察围着一个抱着婴儿的女士。有记者认出,这名女士是原姗姗,她的丈夫是“709”案中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律师谢燕益,她怀里抱着的是刚出生才四个月的女儿。在原姗姗的旁边,有几名警察也在围着正在拍摄的其他外媒。

原本与原姗姗一起,历经整整一年的等待与维权,要来旁听丈夫庭审的妻子们,都被不同方式控制了自由,没有能到达现场。

大约10点10分,记者们终于到达新桃园酒店,天津市外事办公室的人员早在等候,登记处放了很多天津的城市宣传手册。不过到了这里,电脑上和手机上的付费版“翻墙”软件都无法正常运作了,转用手机热点网络也无法启动,但有记者安装的以色列产免费VPN却跑得顺畅。

进酒店大厅前,有个记者说想去周边看看环境,被工作人员制止,称必须先进去登记。那位记者说,待会儿就进去登记,现在得去那边看一下。他在门口走动的过程里,有一名戴眼镜的男士一直在几米外看着。

酒店的27楼本是行政酒廊,这天改设为媒体接待中心。一出电梯,就是安检口,有两三个工作人员在此驻守,要进入的人和所有随身行李,都必须各经过安检机器和手持检测仪的两道检查。

过了安检,进入媒体接待中心,这里最多时有四家外媒的文字和摄影记者,但所谓现场直播,只有在墙壁投影上滚动的word文档,文档顶部写着“翟岩民庭审笔录(现场版)改2”。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庭审的“文字直播”。

在墙壁上的文字中,可以看到作为被告的翟岩民语言非常干练,逻辑也很严密,简直出口成章。摘抄一段如下:

“我加入了胡石根的地下教会,结识了胡石根并深受胡石根‘推墙’思想理论的影响。胡石根以地下教会为平台,在讲经之余的小组讨论、中午吃饭时间都在向我们灌输他的‘推墙’思想理论。胡石根经常以‘受洗’仪式等为幌子,拉拢很多访民、生活最底层的人进入教会,实现他所谓的壮大‘公民力量’。胡石根‘推墙’思想理论的第三点是炒作敏感事件,鼓动百姓上街,引起官民冲突,制造流血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介入。”

接待中心一个“直播”的大房间,大房间还连着两个小房间,小房间里有两名着便衣的男士一直在坐着玩手机。庭审结束之后,一名出外采访了原姗姗,又回到接待中心写稿件的外媒记者,被便衣男士拍下很多照片,男士还解释:“拍了也是我们内部用的,你忙你的好了。”

直到当天下午5点,天津二中院外那名警察所说的新闻发布会都没有举行,驻扎酒店的外办人员也称对发布会一事不知情,具体让外媒记者们自己问法院去。这时,又有外媒记者发现,如果只用酒店的无线网络,邮件接收就会出现异常:一段时间没有邮件,又会一下子收到许多封从不同时间发出的邮件。

这场“公开”的庭审,以及并没有发生的“发布会”结束了,我们决定离开。

接着三天,一直到8月5日,“709”案中的第一批“公诉”名单——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锋、勾洪国,全部审结。而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批捕的,至少仍有20人身陷囹圄,尚未接受庭审。他们,又会遇到什么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自由民
    2016年8月8日09:38 | #1

    非常虚伪和心虚的所谓“审判”,美国政府应该尽快通过《媒体对等法案》,如果共匪不执行,把什么性滑舌,人日统统赶走。

  2. ,
    2016年8月8日10:55 | #2

    习式法治,原来如此.

  3. 匿名
    2016年8月8日11:44 | #3

    三十年前的陈水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