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

共青团改革意在改变组织路线

共青团中央近几年走衰,从李源潮调任闲职与他开创的哈佛省部级官员专修班停办,再到青年政治学院取消大专,加上共青团出身的令计划陷狱,这座香火一度旺盛的庙宇终于大降格。但我认为,就本质而言,与其说是习近平要打击所谓“团派”,还不如说他要改变胡锦涛时期的组织路线。

习近平缘何要降低共青团这座庙宇规格?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包括工作力量减上补下、干部选用改革、团建工作改革、加强支持保障等四条措施,所有措施均指向一个目标:结束共青团长期以来为各级中共党委及政府输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后只作为中共“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梁”这一“群众组织”而存在。

早在今年4月25日,中纪委网站公布了共青团中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今年2月,中央第二巡视组指出团中央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这次通报谈的是团中央针对这些问题的整改情况。最引人注目的是通报中再次提到要完善团干部常态化下沉基层、向基层服务对象报到、每名专职团干部经常性联系不同领域的团员青年等直接联系青年机制。

熟悉中国政治运作的人都知道,团中央作为中共培养和输送接班人的基地的使命行将结束,只等习近平最后发配。

党中央要打击团中央,去年就有迹可寻。2015年8月10日,《北京日报》发布《正厅级团干“降格”使用释放什么信号?》,文中直言共青团干部“爬得快,根不深”,缺少基层历练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文中点出了被认为是“团派”干将、中央接班人备选人物胡春华,以及周强、陆昊等多位党政大员的“名讳”,并举出浙江团省委书记周艳被“降格”任用的例子,指其折射出中共高层用人的新方向,而“团组织和团干部的面貌发生前所未有的深刻转变”。这条消息很快被删除,但结合十八大之后,团中央进入衰势这一事实,其释放的信息引起多方解读,这就是李源潮被审查的消息频频出现的大背景。

但我认为,结合习近平利用反腐等各种方式整顿各省直辖市级领导班子这一事实,《北京日报》谈的应该就是习近平对共青团出身的干部的整体看法。习近平否定的其实是共青团干部出身的李源潮主政中组部后的组织路线,亦即前任总书记胡锦涛的组织路线。

李源潮任职中组部的组织路线

李源潮出身复旦大学,曾任复旦大学校团委副书记,这是他晋身仕途的出发点。后来的晋升路线,说明李源潮本是作为十八大政治局常委培养的。李任中组部长之后,在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但2012年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李源潮虽然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却未能晋升为常委,外界已经知道这是李源潮仕途受挫的信号。不久以后,李源潮不再兼任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接替其位。

在李源潮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期间,中共中央组织部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改革干部提名制和实行竞争择优,从2008年就开始运行“青年千人计划”,作为中组部主导的人才库计划,针对科技和技术领域的人才库培养。

这里必须提一下中共人才培养上的“对外开放”。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开始,中共在政治人才的培养上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开放姿态,他们仔细挑选审核一些省部级(含少数将会提拔的厅局级)中青年官员,将这些选拔出来的“政权明日之星”送到国外顶尖大学,在经过特别设计的项目里学习。第一批人被送往哈佛大学,李源潮本人就是其中之一。在李源潮主政中组部期间,中共当局将这个项目扩张到斯坦福、牛津、剑桥,东京大学等国外顶尖大学,至十八大之后这个项目中止时,总共已派遣4000多名官员参加培训。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这个省部级官员培训项目最负盛名,以至许多美籍华人将其称为“第二中央党校”。

哈佛大学这一经验来自于大英帝国。大英帝国曾拥有世界上最广阔的殖民地,为了加强这些殖民地统治者对宗主国的向心力,这些殖民地国家的王公贵族、达官显要都纷纷将子弟送至英国学习,从哈罗公学的中学时代开始,直到剑桥、牛津,与英国王室勋贵的子弟都有同学之谊,其效果就是英国与非洲、中东等国的外交网络有如同学会。哈佛大学从剑桥、牛津学到了这一宝贵经验并加以应用。我曾就习明泽、薄瓜瓜之事与哈佛人讨论过,当我问及习、薄二位的成绩是否符合哈佛标准时,答曰:“符合。因为哈佛大学选择学生有标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培养leader(领导者),这就要考虑学生将来可能产生的影响力”。当时听了后不得不服,试想,哪位平民子弟有这种与生俱来的影响力?

团中央下属的青年政治学院,更是从90年代开始,就成为青年干部进阶的专修学校,有段时期其重要性仅次于中央党校。

李源潮这一组织路线在习近平上台后遭到否定。除了停止官员送往国外培训的相关项目之外,中组部于2014年下发《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对班子年龄结构配备作了改变:要坚持老中青相结合的梯次配备,不再简单以年龄划线,不搞领导班子成员任职年龄层层递减和“一刀切”。在胡锦涛时期,为了让干部年轻化,有过了35岁不提副处、42岁不提厅局级的内部标准,中央政治局亦有七上八下之说。官场当时流传一首顺口溜:“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能力当参照、关系最重要”。为了适应这一组织路线,不少官员想方设法将出生日期修改延后,让自己变得更年轻;同时不惜花钱去读各大学开设的博士班,为自己加上学位之冕。待2014年中组部下发这份“领导班子建设文件”时,敏感之人就嗅出了政治风向:这份文件对胡锦涛时期的干部年轻化思想进行了弱化,针对新“人才计划”培养的重视程度,很难与30多年胡耀邦时期在中组部设青年干部局,建设“第三梯队”时的状态同日而语。

习近平为什么要改变组织路线?

习近平做出这种改变,主要是格于时势。一是方便中央高层留谁不留谁的需要。中共政治局常委现在有七位,除习近平与李克强出生于1950年代,其余均为1940年代生人,王歧山1948年出生,正好在七上八上的门槛之上。如按照以往“七上八下的惯例”,则下届在7常委中有5人需要更换。但如果按照“领导班子建设文件”标准,坚持老中青相结合。则不仅十九大可以自由配搭,延续到二十大也可照行无误。江胡两朝的理论遗产分别是“三个代表”与“科学发展观”,本朝皇上已经雪藏。但如今用领导班子老中青相结合,则是直接否定邓小平当年定下的干部队伍建设准则: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胡耀邦任总书记期间,以邓小平准则为标准,确定了青年干部培养方向,胡锦涛时期的组织路线,也是承袭了邓小平的方针。

二是治理乱世需要能吏、干吏。胡锦涛时期的前期,缺乏基层经验的共青团中央的官员经常成为封疆大吏,镇守一方。因为胡时期,无论政治还是经济,均是守成,这些团中央出身的高官也不显其能力之短。但到了后期,腐败成风,内部政治斗争纷起,社会矛盾尖锐,经济形势告急,这时的省地一级领导人,仅仅守成是远远不够的,要有治乱之才。习近平为了保证红色政权的稳固,对能力平庸的共青团系官员必然产生不满,这是他改换前朝组织路线的主要原因。

官员多有共青团干出身,但无“团派”

近几年中国政治的分析框架主要是权力斗争,斗争的双方不再是1980年代以来的保守派与改革派,而是江曾一系、团派、包括已经入狱的周薄等派。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

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以下是我的理由,供读者参考。

从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到共青团中央

中共改革以来的政治变迁,只有一事曾经成功,即结束老人政治。江泽民、曾庆红退而不休,在胡锦涛时期继续干政,利用的是其多年养成的政治势力,其余常委基本上只能利用余荫保家族富贵,无法干政。这一点,是邓小平、陈云等人在改革初期基于时势做出的制度安排。

经历过中国改革初期的人,都会记得“第三梯队”这个名词。也许是预感到团中央地位危殆,2014年9月,《中国新闻周刊》发布了《“第三梯队”名单建立前后:起用一代新人》,后面那句话来自于李锐老先生一篇当年的文章《起用一代新人》,后来这文章发表于《读书》杂志上。当时我在复旦大学经济系就读,同学们看了都很激动,认为终于可以结束老人政治、半文盲当家的落后政治状态。

现在的青年人大多不知道文革结束之后,中国的起点有多低。毛泽东教育革命的口号“知识越多越反动”,曾养成以文盲、大老粗为荣的反智政治文化。1976年毛去世之后,江青等“四人帮”入狱,平反的老干部复归岗位,突显了两个问题:干部队伍年龄老化,知识结构陈旧:国家机关、党群、企事业各级领导干部81万人,其中大专文化程度只占6%,72%以上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

1980年8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邓小平提出干部要“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提拔使用要“制度化”。后来与邓小平意见总是相左的陈云,在这个问题上倒是与邓小平高度一致。1981年5月,陈云在杭州写了《提拔培养中青年干部是当务之急》一文,分送邓小平、胡耀邦和中组部部长宋任穷,提出要“成千上万地提拔培养中青年干部”。接着就在中共中央组织部里成立了青年干部局,陈云亲点以开明改革著称的李锐任青年干部局局长,负责选拔青年干部。1982年,“干部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被当作干部使用标准,写入了十二大通过的中共新党章。1983年下半年,中共中央决定,用最快的速度建立省部级后备干部名单,胡耀邦形象地称之为“第三梯队名单”。多年后,“第三梯队”名单开花结果。第十七、十八届政治局常委,除两位之外,皆在名单之中,习近平、薄熙来这对政坛冤家当时都是青干局拔擢培养的“第三梯队”人才。

胡耀邦受迫害下台之后,“青干局”从中组部的内设机构中消失。但中共从80年代确立下来的干部培养计划,改由共青团系统接手。中共高层普遍认为,培养干部是个漫长的历炼过程,从大学生时代开始培养,没有人认为不妥。

以上说明,共青团中央团校(后更名为“青年政治学院”),并非胡锦涛的私家园地,其实履行的是封建王朝的“太学”功能。中国自周代开始,就选拔统治集团认为合用的青年人才,置于官学培养,汉代这种官学有了正式名称,即太学。

政治帮派有什么特点?

有历史知识与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仅仅出身一个学校很难构成帮派,因为帮派需要几个要素:一是思想理念相同,比如明中晚期的东林党、晚清的前清流、后清流。二是共同的利益,比如中共这个利益集团,对民而言,他们是个利益共同体。但在内部而言,利益分配(官位的高低,职位的肥瘦)必然存在多寡,因此就有帮派之分。不说中共成立以来内部帮派的分分合合及数次路线斗争,就以文革时期为例,就有毛系的“四人帮”,还有受打击的老干部形成的松散政治联合;三是以同乡、同一保护伞形成的利益关系。比如封建王朝的科举考试,及第者可以结成两种重要关系,一种是与主考官结成门生座主关系,另一种是同榜之人结成同年,今后官场上互相照应。四是有共同尊奉的帮派领袖人物。

帮派政治是中国政治的特点(外国当然也有,但进化为政党政治了),历朝历代都会发生朋党之争。北宋中期,朋党之风甚炽,朝臣互相攻讦,名臣欧阳修为此专门写过一篇《朋党论》(庆历四年,1044年),上呈宋仁宗,力辨朋党之诬。其中要点是君子与小人都有朋党,区别在于君子的朋党以道义为纽带,以忠信自励,珍惜名节,并以此提高自身修养,这种志趣一致的聚合能相互补益。用这些来为国家做事,观点相同、意气相投就能共同前进,始终如一;小人的朋党以利益做为纽带,有利则聚,无利则散。利散时,兄弟、亲戚不能相保,反而互相残害(如检举揭发),以求自保。因此,做君主的应该斥退小人的假朋党,进用君子的真朋党,那么天下就可以安定了。

欧阳修的《朋党论》以后成为君主、臣子们的必读名篇,君子之党与小人之党成为朝廷辨识忠奸的标准。以此标准判别,中共政坛上的帮派都是以利益作为联结纽带,几乎都可纳入小人之党,尤其是近20年更是如此。

“团派”是有名无实的虚拟政治派系

如前所述,共青团系统与中央团校,一度成为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基地,是当时的制度安排。团中央对团干部的关照提拔,往往在他们从团中央转任地方职务之后就结束了,这些要员一般也不再与团中央保持利益纽带关系。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三人是共青团系统不同时期培养的团干翘楚,但从公开资料来看,他们三人之间并无横向联系,他们曾经的共主胡锦涛也不是个喜欢拉派结派恋权之人,与他们的关系可说是公谊大于私交。比如十八大交班之时,胡锦涛既未力保李源潮进常委,也未在令计划儿子出事之后予以保护。这几位表面上看来与他最有渊源的团干,似乎也很少找过他求援,互相之间也不施以援助,一点也看不出同枝相连的迹像。

习近平近年接连打掉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等各大势力,只有薄熙来被抓之后,传有太子党成员王军(中共元老王震之子)等几十人联名上书力保。令计划出事之后,朝廷按惯例查其利益网络,结果与其有瓜葛之人不在团中央,而在中办一系,最后由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发出在中办“肃清令计划余毒”的号召。李克强的国务院班底中,干员几乎就是温家宝时期的主力,没见他将团中央出身的官员提拔为身边亲信。周强、胡春华、陆昊等“团派干将”2015年8月10日被《北京日报》点名修理,说他们“爬得快,根不深”,缺少基层历练,这些人既不能利用自己担任方面大员的媒体反驳,也不能利用《中国青年报》这一“团派舆论阵地”为自己辩护。

综上所述,任职于共青团中央的官员之间既无共同的利益纽带,也无一个愿意维系帮派利益的领袖,更无互为奥援的愿望,将其称之为政治帮派,实在有点勉强。

中共建政60多年以来,如何培养接班人始终是个问题。邓小平时期为结束老人政治实行的是指定与隔代指定制度,在十八大权力交接时这章程已经不灵。干部年轻化衍生出来的年龄限制,现被习近平改为“老中青结合”。前朝组织路线已废,一废必有一兴,且看习近平如何续写这篇文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8月8日12:40 | #1

    何清涟真不错,思路清晰。---deng9

  2. 耳光侠
    2016年8月8日17:46 | #2

    何女士难得一见能看的文章。

  3. 专抽耳光侠
    2016年8月8日21:54 | #3

    耳光侠 :
    何女士难得一见能看的文章。

    她的文章篇篇都能看,精品不少。你不配看她的文章,一是读不懂,二是价值观不同,三是你带任务在身,以黑为目标。
    否则,不值得读的文章,你还篇篇都读,不仅要读,还要留言,不为挣五角为了喷粪?

  4. 2016年8月9日00:10 | #4

    专抽耳光侠 :

    耳光侠 :
    何女士难得一见能看的文章。

    她的文章篇篇都能看,精品不少。你不配看她的文章,一是读不懂,二是价值观不同,三是你带任务在身,以黑为目标。
    否则,不值得读的文章,你还篇篇都读,不仅要读,还要留言,不为挣五角为了喷粪?

    何女士现身啦

  5. 匿名
    2016年8月9日00:22 | #5

    我用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检测软件查出电脑里有xtreme rat,远程控制工具,请不要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

  6. 匿名
    2016年8月9日08:58 | #6

    @匿名
    我用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检测软件查出电脑里有xtreme rat,远程控制工具,请不要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

    你可以学学温云超改用Linux系统,虽然在理解自由、人权、民主价值三角方面没跟上,但信息技术方面他算是走在普通人及大多数异议者看都看不到的前方了。

  7. 匿名
    2016年8月13日04:01 | #7

    我一中国朋友认为中国维持的很稳定就是中共很成功,中国目前一定程度上很民主,西方的民主其实和中国目前所谓的“一党专政”没有什么区别。请问我该怎么反驳他?

  8. 匿名
    2016年8月13日05:43 | #8

    匿名 :
    @匿名
    我用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检测软件查出电脑里有xtreme rat,远程控制工具,请不要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
    你可以学学温云超改用Linux系统,虽然在理解自由、人权、民主价值三角方面没跟上,但信息技术方面他算是走在普通人及大多数异议者看都看不到的前方了。

    Linux系统用的人少而已哈哈哈哈,所谓自由、人权、民主价值就是被思想控制,替贱人李克强共青团杀死包子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