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现形记第三十回真人版:谷俊山在外面坐着,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云雨

【博闻社】本社获悉,刘亚洲上将上个月在国防大学发表讲话,而讲话全文从军队内部网站外传(全文见后)。刘亚洲讲话称:“习主席高瞻远瞩,讲血性,提出了解放军要有血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们的心坎上”。

这次讲话最劲爆的是披露了徐才厚不为人知的内幕。他称徐才厚是最没骨头的人,开始非常谨慎怕事。但后来逐渐发生变化。他称徐才厚是:“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投降”。

他称:“他(谷俊山)给徐才厚献了女歌星、献了女演员、献了女服务员,这还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巫山云雨的时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

刘亚洲在讲话最后提到中美关系,他说:“中国现在已经是老二了,美国历来是有打老二的传统。从1871年美国GDP世界第一之后,它总是要打老二的。它盯上了中国,就像当年它盯上苏联一样。”

刘亚洲的岳父李先念曾是中国国家主席。

以下是刘亚洲讲话全文:

我早就讲过这两句话:思想看不见,摸不着,但是思想是最性感的器官,只有思想才能造成伤口,也只有在伤口处才能长出思想;有思想的人,在这个时代,或者说在任何时代,都注定是少数。

我们缺乏鲜活的思想。撒切尔夫人曾说:你不要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只能出口玩具、计算机和电视机,不能出口思想。这句话很重啊!

做学问,不要光想当官。古人讲过一句话:要当官就要封侯,要当到封疆大吏。至于什么县长、州长不过是一场空忙。

我们的教员、研究人员有没有以下几种状况:在强权面前说软话,在领导面前说谀话,在群众面前说大话,在朋友面前说空话,在妻子面前说假话,在死神面前最后说真话。

习主席高瞻远瞩,讲血性,提出了解放军要有血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们的心坎上。我们解放军,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我们国防大学,我们国防大学的教员,最缺少的就是血性。

我是特别不能看纪念或悼念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我在军委扩大会上讲:日本人在南京杀了三十万中国人,老老实实地被它杀掉。我说,三十万头猪它日本人在南京能不能杀掉?我看不能。怎么了?我们的民族怎么了?去年昆明火车站的惨案,几个维族暴徒在那里肆虐,后来我到云南看了那段录像。那么多人,作鸟兽散。一个小店主把(卷闸)门拉下来,里面藏了二百多个男人,后来还介绍他的英勇事迹。昆明事件后,网上介绍最多的是什么?逃生技巧。跑啊!逃啊!

年轻人,你们都要有骨气,要有骨头,骨头对做学问的人来讲特别重要。人人都有骨头,这个指的是身体。骨头未必人人都有,这个指的是灵魂。如果灵魂没有骨头,只剩下肉体的骨头,那就是贱骨头,那就是畜生的骨头。身体可以跪着,灵魂不可以跪着,尤其是知识分子的灵魂,绝对不能跪着。

中国人自古以来,春秋时好一些,从汉代以后,膝软如棉,脸厚如铁。凡是膝盖软如棉的人必定脸皮厚如铁。什么都可以不要,脸皮能不厚吗?什么东西成堆?凡是没有力量的东西成堆,绵羊成堆,老虎狮子从来都是独居的。我希望你们成为学术界的老虎和狮子,不要成为绵羊。

军队中谁是最没有骨头的人?是徐才厚。他没有性格,这可能也是最大的性格。他上哈军工的时候很怯弱,只会唱歌拉二胡,入不了党。现在看来怯弱也是一种智慧。徐才厚创造了一个记录,五十年以来没有提过一个反对意见,解放军当中也只有他这样的人能升到这样的高位。他曾经到一个海滨城市去看一个首长,他的首长。他的首长对他说:我退役前,是某某某部门任职最长的部门长,但是我最没有思想。接着说了一句:这就对了。然后徐才厚说:我几十年来没讲过一句真话啊!我说“人之将退,其言也善”啊!他是在人生最后时刻才吐露了真言。

大家都知道,徐才厚刚到北京的时候还是很谨慎的。大热天吹个电扇,同学要送他一台空调。他说:那怎么敢有,主任都没有空调。让周子玉副主任最惊讶的是,徐才厚的女儿徐思宁没有见过芒果。他是变了。

徐才厚到济南军区当政委,谷俊山是济南军区生产部部长。谷俊山要见他,他不见。他住在招待所里,谷俊山提着东西来见他,被拒之门外。第二天早晨,太阳从东边升起了,徐才厚打开门一看,谷俊山居然还提着东西在门口站着。行啊!这下他被感动了。后来我讲,徐才厚是在谷俊山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投降啊!

徐才厚是被自己打倒的。我认为,人类历史上凡是被自己打倒的,一般都会败得很彻底,几乎是粉身碎骨,这就是徐才厚。他作为一个高级干部,没有骨头,没有灵魂,丧失了共产党员的原则。

我们在追问自己。我今天在这里批评别人,我自己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做的怎么样?面对郭伯雄、徐才厚的淫威,你们这批高级将领做什么了?说什么了?万马齐喑啊!都说是两面人,谁不是两面人,不要追究别人,我自己是不是两面人,我看我们都是同谋。

徐才厚在弥留之际,讲了两句话。这是从办案人员口中传出来的,非常准确。一句:郭伯雄的问题比我严重得多;第二句:大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某某某,I do not mention his name.(他指的是刘源)一个是刘亚洲。但是我在军委扩大会上曾经讲了这样一句话,你够不着军委领导也就罢了,正军以上领导,副军以上领导,大区以上领导,凡是够得着的,逢时过节,去看郭伯雄、徐才厚和其他军委同志谁空过手?我没空过手,我不会送钱,送的其它东西也不值钱,但我没有空过手。

所以说,习主席提出军人要有血性,我不认为他仅仅是对作战部队提的,也是对我们国防大学提的,对我们知识分子提的。

这十年,咱们都在军队中,军队成了什么呀?军队成了一个大卖场,我们面对的不是战场,我们面对的是市场,甚至不是市场,我们面对的是个卖场,什么东西都有价,什么东西都可以标价。在他们的把持下,军队成了一滩烂泥,这滩烂泥不是敌人陷进去拔不出来,而是我们自己陷进去拔不出来,你拔出来了吗?你出来了吗?我们国防大学的教员,研究人员有多少人在想这些问题?国防大学过去和军队其它单位一样,是个制造空话的地方。我们靠什么打仗,我们靠什么落实中央的部署,保家卫国。中国军队在过去就是靠口号,中国军队的口号世界第一,谁也比不上。

谷俊山本身就是个坏人。谷俊山具有中国农民一切恶劣的特点,他是中国坏农民的最低线,中国农民坏的品格和性格都凝聚在他的身上。谷俊山最后一次找徐才厚帮忙,徐才厚说:你把我在全军的威信都搞没了。谷俊山恶狠狠地说:你还有什么威信!摔门而去。太深刻了,这不是别人,这就是谷俊山,坏人的嘴脸呼之欲出。

谷俊山的文化水平极低,但脑子很好,他的脑子是电脑。为什么这么说?仅凭他的记忆,他就供出了一千多个人。什么人送的,每一笔有多少钱,什么时候送的,在什么地方送的,这不是电脑是什么?他还有别人所不具备的本事,他有什么本事呢?他能到领导家里去一下,就能知道这个领导家缺什么。同时,这个人有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的能力。比方说,他给徐才厚献了女歌星、献了女演员、献了女服务员,这还不算,他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献给了徐才厚。更令我感到“敬佩”的是,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面巫山云雨的时候,谷俊山就在外屋坐着。这是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啊!我曾开玩笑说:王进喜是什么铁人呀,谷俊山才是铁人呢!我曾经讲过:目前在中国,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都在共产党内。那么,我们能不能说: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都在军队。我看八九不离十。

地方反腐抓了这么多干部,军队反腐也抓了很多干部。我让人统计了一下,从去年到今天,军队已经有三十多个人自杀,地方也有自杀的,但是少。他们腐败是不对的,但是自杀也是血性的一种表现,你们想想是不是这样?可能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军队还有一点希望。

中央讲,我们今天,也空前地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但我认为,我们今天,空前地接近危机、危险。为什么?中国现在已经是老二了,美国历来是有打老二的传统。从1871年美国GDP世界第一之后,它总是要打老二的。它盯上了中国,就像当年它盯上苏联一样。

冒得官自从当了羊统领的差使,回家谈天,开口闭口总是不离“统领”两个字。统领的好处虽然是着实表扬,就是统领的不好之处,甚么包婊子,相与女人,也都当作家常话说了出来。谁知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早被那个二婚头记在肚里,待时而动。
  齐巧这一天冒得官在统领前碰了钉子回家,心上没好气,开口就是骂人,一天到夜坐卧不定,茶饭无心,一个人走出走进,不是长吁,就是短叹,好像满肚皮心事似的。二婚头问他亦不响,一时摸不着头脑,后来问跟去的人,才晓得他同朱得贵的前后一本帐。二婚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进得房中,先借别事开端,拿他软语温存了一番,然后慢慢的讲到:“今日之事,虽说是上头制台的意思,然而统领实在亦是想拿我们的岔儿。这桩事情权柄还在统领手里,总得想个法儿修全修全才好。”冒得官道:“我的意思何尝不是如此。但是我们初到差,那里来的钱去交结他呢?”二婚头鼻子里嗤的一笑,道:“你们只晓得巴结上司非钱不行!”冒得官忙接嘴道:“除了钱,你还有甚么法子?”二婚头道:“法子是有,只怕你未见得能够做得到,于你的事无济,我反多添一层冤家,我想想不上算,还是不说罢。”冒得官道:“我此时是一点点主意都没有了。你有主意,你说出来,我们大家商量。倘若事情弄好了,也是大家好。”二婚头道:“你别忙,等我讲给你听。你不是说的统领专在女人身上用工夫吗?”冒得官道:“不错,他在女人身上用工夫。你总不能够去陪他,好替我当面求情?”二婚头把嘴一披道:“我不是那种混帐女人!一个女人,好嫁几个男人的!”冒得官道:“你是再要清节没有,生平只嫁我一个!现在这些闲话都不要讲,我们谈正经要紧。”二婚头把脸一板道:“倒亦不是这样讲。只要于你老爷事情有益,就苦着我的身体去干也不打紧。我听见你常提起,后营里周老爷不是先把他太太孝敬了统领才得的差使吗?只要于你老爷事情有益,这亦算不了甚么大事。人家好做,我亦办得到。只可惜我是四十岁的人了,统领见了不欢喜,不如年轻的好。”
  冒得官道:“这个人那里去找呢?”二婚头道:“人是现成的,只要你拚得;光你拚得也没用,还要一个人拚得,最好亦要他本人愿意。”冒得官道:“你越说我越糊涂了。到底你说的是谁?”二婚头又故作沉吟道:“究竟权柄还在你手里。你是一家之主,说出来的话,要行就行,谁能驳回你去。”冒得官道:“你老实说罢,可急死我了!”二婚头又踌躇一回,道:“其实事情是大家之事,又不是我一人之事。我说了出来也为的是众人,并不是老爷得了好处我一个人享福。”冒得官接着又顶住他问:“所说的到底是那一个?”二婚头至此方说道:“这件事不要来问我,你去同你令爱小姐商量。”
  冒得官听了,顿口无言。二婚头道:“男大须婚,女大须嫁。人家养了姑娘,早晚总得出阁的,出阁就成了人家的人,总不能拿他当儿子看待,留在家里一辈子。既然终须出阁,做大亦是做,做小亦是做。与其配了个中等人家做大,我看不如送给一个阔人做小。他自己丰衣足食,乐得受用,就是家里的人,也好跟着沾点光。为人在世,须图实在,为这虚名上也不知误了多少人,我的眼睛里着实见过不少了。”
  冒得官听了摇头道:“我如今总算是三品的职分,官也不算小了,我们这种人家也不算低微了,怎么好拿女儿送给人家做小老婆呢?这句话非但太太不答应,小姐不愿意,就是我也不以为然!”二婚头见他不允,又鼻子里嗤的一笑,道:“我早晓得我这话是白说的,果不出我之所料。大家落拓大家穷,并不是我一人之事。从今以后,你们好歹都与我不相干涉,你们不必来问我,我也不来管你们的闲事!”说完,便自赌气先去睡觉去了。
  冒得官也不言语,独自盘算了一夜,始终想不出一条修全的法子。慢慢的回想到二婚头的话,毕竟不错,除此之外,并没有第二条计策。于是又从床上把二婚头唤醒,称赞他的主意不错,同他商量怎样办法。此时二婚头惟恐不能报仇,一见冒得官从他之计,便亦欣然乐从,把嘴附在冒得官的耳朵上,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传授了一个极好的办法。冒得官连连点头称“是”。
  到了第二天绝早,也不及洗脸吃点心,急急奔到大太太住的公馆里敲门。手下人开了门,便一直跑到太太屋里,也不及说别的话,掀开太太的帐子,问太太“鸦片烟盒子在那里”。太太还当他起早到统领公馆里请安回来,没有过瘾,如今要鸦片烟过瘾,便说:“在抽屉里。”小姐就住在太太床背后。太太又忙唤女儿起来:“快替你爸爸打烟。”说时迟,那时快,小姐还没有下床,他这里已经从抽屉里找到烟盒子,顺后揭开盖,拿烟抹了一嘴唇,把烟盒往地下一丢,趁势咕咚一声,困在地板上,喊道:“我那里要吃烟!我是要寻死!我死了好等你们享福!”说完这句,便四脚朝天,一声不言语了。太太、小姐一听这话,都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起来看时,果然老爷吞了烟躺在地下了。
  连日老爷被朱得贵讹诈以及统领当面申饬的事情,他母女亦早有风闻,都道他假官之事发作,无脸见人,所以自尽。但天下断无看着丈夫、父亲自尽不去救他的道理。于是太太、小姐慌了手脚,连哭带喊,把合公馆的人都闹了起来,一面到善堂里差人去讨药,一面拿粪给他吃,说:“大烟吃下去的工夫还少,一吐就好了。”冒得官抵死不肯吃粪。太太、小姐亲自动手,要撬开他的嘴拿粪灌下去。
  冒得官急了,拿手摆了两摆,挥退了家里的众人,一骨碌坐起,就坐在地板上。太太、小姐也只得陪着他坐在地板上。他未曾开言,先叹一口气,停一停,说道:“我是要死的人了!但是此时鸦片烟毒还没有发出来,趁我有口气,交代你们几句话,等你们也好晓得我为甚么要寻死。”太太、小姐一迭连声的催他道:“你快说呀!”冒得官拿手指指小姐道:“我为的是你呀!”太太问:“怎么为了他呢?”冒得官道:“说说我的气就上来了!我想我们现在也不是甚么低微人家,可恨这位统领一定看上了他,要他!”太太道:“统领不是有太太、姨太太吗?怎么还要娶甚么太太?”冒得官道:“呸!他要他做小!你想,我的脸搁在那里去?所以想想只得寻死!这也怪我们小姐自己不好。我们前门紧对他的后门,我们这位小姐专爱站门子,他一夜到天亮,出进两次,不晓得那天被他看见了。齐巧前天姓朱的那杂种同我倒蛋,统领便借此为由,要出我的花样,撤差使、参官都不算,一定还要查办。太太,你是知道,我这官瞒不了你的。倘或查实在了,我的性命都没有!所以我想来想去,没有路走,只得走到这条路上去,一死为净!你们要一定救回我来,现在除掉把女儿孝敬统领做小,没有第二条路!你说我肯不肯!”太太、小姐听了,相对无言。
  冒得官此时反有了精神,顶住太太、小姐问道:“你们还是要我自尽?还是等统领禀过制台,拿我参官拿问?论不定杀头、充军,还要看我的运气去碰!总而言之,同你们是不会再在一块儿了!”说罢,拿袖子装着擦眼泪,却不时偷瞧看女儿。太太听了这话,当时也不好说别的,一心挂念老爷要寻死,未知救得活救不活。要老爷不死,除非把女儿送给人家做小,又是心上舍不得。因此心上七上八下,也禁不住扑簌簌掉下泪来。至于小姐呢,平时爱站门子是有的,统领走出走进,也着实见过几面,又粗又蠢的一个大汉,实在心上有点不愿意,现在为了此事害的爸爸要寻死。想来想去,总怪自己命苦,所以会有这些磨难。一面想,一面哭,除哭之外,亦无别话可说。
  冒得官看了气闷,发急说道:“我的命根子在你们手里!怎么说:还是要我活,要我死?”小姐一头哭,一头说道:“总是我这个祸害不好,害得爸爸要寻死!与其爸爸死,还不如等我寻个自尽罢!”说完了话,在地下拾起烟盒子就想去舐。却被太太一把抢过,说道:“一个还没有救活,怎禁得再加上你一个呢!”冒得官道:“罢罢罢!你们索性随我死,也不用来救我了!我自己养的女儿都不能救我一命,我还活在世界上做什么人呢!”小姐也说道:“罢罢罢!你们既不容我死,一定要我做人家的小老婆,只要你老人家的脸搁得下,不要说是送给统领做姨太太,就是拿我给叫化子,我敢说得一个不字吗。现在我再不答应,这明明是我逼死你老人家,这个罪名我却担不起!横竖苦着我的身子去干!但愿从今以后,你老人家升官发财就是了!”
  冒得官一见女儿应允,心上暗暗欢喜,便做出假欲呕吐之状,吊了几个干恶心,吐出了些白痰。太太、小姐忙着替他揉胸捶背,一面问他怎么样。只见他连连点头道:“好了,好了,如今一齐吐了出来,大约不妨事的了。”又忙爬下替女儿磕了一个头,说:“我这条老命全亏是你救的!将来我老两口子有了好处,决计不忘记你的!”小姐赶忙跪下,搀老子起来,满肚皮的委曲,只是说不出来,半天才挣得一句道:“这是女儿命里所招,也怨不得爸爸!”冒得官起来之后,在床上歇了一会,又吃了一点东西,便吩咐太太:“快把女儿收拾收拾,论不定一说妥就要过去的。”说完这两句,独自一个扬长出门而去。
  走出大门,肚里寻思道:“现在这一头已经说好了,那一头还得寻人做媒。先前走的那条路,是姨太太手下的人,倘若被他晓得了,那时反好为仇,是不妥当的。后营周总爷,在统领跟前虽然也说得动话:但是他的太太也在里头,他靠着他太太得的差使,怎么还肯再把我的女儿弄进去呢。若是当面去求统领,又怕当面臊他,事情做不成,反讨一场没趣。”左右思量,都不妥当。后来忽然想到统领有个小戈什,每逢统领出来住夜,总是他拿着烟枪,跟来跟去;而且统领也很相信他的话。现在不如去走他的门路。主意已定,便去找到了他,送了几两银子,说明:“家里女孩子长的还下得去,今年刚正十七岁,常常站在大门口,料想统领是一定见过的。听说统领还要娶姨太太,我情愿把这个丫头孝敬了他。但是这个媒人我不好自己去做,所以要借重你老哥代言一声。但是也不便说出是我的女孩子,怕的是他老人家晓得了不肯来的缘故。我们知己之谈:现在我兄弟的功名在他手里。倘若他老人家不肯,我的事就要弄僵!如今且把他瞒住,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他老人家也赖不到那里去了,我的事也好说了。只要我的差使不动,我们相会的日子长着哩。”小戈什得了他的银子,自然是满口应允。但说得一句道:“你倒会爬高,索性做起他的小丈人来了!我们倒要称你一声好听的呢!”冒得官把脸一红道:“为了吃饭,也叫做没法!老哥,你就去替我说。我此刻先回到家里安排安排,预备他老人家今夜好光降。”小戈什道:“慢着!说不说由我,来不来由他,你且候我的信再办事不迟。”冒得官道:“有你吹嘘,还怕事情不成功!”说着自去了。
  这里小戈什果然暗底下替他回了统领,说:“我们后门对过新搬来的一个人家,就是母女两个,听说都不怎么正经。女儿今年十七岁,长的真是头挑人才。昨儿会见他的娘,他娘说女儿大了,有甚么对劲的媒人替他做做,就是给人家做小也愿意,亦不要甚么身价。统领如果中意,包管一说就成,而且不消另外赁公馆,等到晚上请过就去是了。”一派话说得天花乱坠。羊统领本是个好色之徒,在后门时常出出进进,也见过这女孩子几面,虽然不及小戈什说的好,然而总要算得出色的了。如今听了他的话,不禁动了垂涎之思,坐在那里半天不言语。小戈什是摸着脾气的,晓得是已经有了意思了,便说:“淋恩此刻就去招呼他娘,统领晚上过去就是了。”说着,也就出来去找冒得官通知了。冒得官听了非常之喜,便说:“家里都已交代好了,只等晚上请他老人家赏光就是了。我在这里不便,我得到别处去躲过一夜,等明儿一早再回来。”小戈什道:“明儿一早回来做丈人,可是不是?”冒得官道又把脸一红,搭讪着自去。这里小戈什也就回转禀统领,以便晚上成其好事以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8月11日09:52 | #1

    如何成为老板(上司)亲信!

    任何一个人想纵横职场,快速的得到提拔和升迁,唯一的职场捷径就是成为老板(上司)的亲信。

    我们如何成为老板(上司)的亲信呢?

    1、多向领导汇报工作。

    要在领导面前有透明度,多汇报工作,才能让领导多了解自己。很多人看到领导都有恐惧感,觉得能不找他们就不找他们,这个态度绝对是错误的。任何领导都不会用自己不熟悉的人。如何让领导熟悉自己,只有通过多汇报工作,把自己的情况都汇报过去,不要怕这是领导,这恰恰是让领导有权威感,有控制力的行为。当然汇报工作要控制时间,讲重点,请求指示。多汇报工作这是成为领导心腹或是亲信的基本素质。

    2、对领导指示无折扣执行。

    领导有任何的指示,都要积极地执行,有条件迅速执行,没条件创造条件执行。不谈条件,不打折扣,不减质量。用自己的行动去证明领导的正确,归纳自己的典型,和成功经验。任何老板欣赏的下属都必须具备这个素质。深刻领悟指示,坚决执行指示,领导对这样的手下,才能放手使用,才能放心使用。

    3、时刻维护领导尊严。

    无论领导对错,你都应该站在领导这一边,领导面前你没有资格判断是非,你要表现出自己的态度,一个时时刻刻都要维护领导威信,尊严,位置的态度。领导喜欢的保持同步,领导不喜欢的想办法打击。你维护了领导,领导才会维护你。才能把你当成心腹,予以提拔。

    所以,我们通过行为,态度,能力角度去把自己交给领导,这样才能真的成为亲信,才能很快的让领导使用得顺心顺手,才能快速的在职场升迁提拔。

  2.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0:01 | #2

    这不是一种理智的表现吗?一切为了生存的中国人错在哪里了呢?

  3.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0:33 | #3

    一看就是编的,智商鉴定

  4.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0:40 | #4

    刘亚洲上将对下三路很感兴趣啊
    滔滔不觉,眉飞色舞的样子是跃然纸上
    顺便再肉麻的吹捧一下包子
    这嘴脸也不见得比谷俊山好多少
    技巧方法不同而已

  5. ,
    2016年8月11日11:27 | #5

    主子都可以做,奴才不行!

  6.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1日04:57 | #6

    可能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军队还有一点希望。——哈哈!这一点希望是多少?1%还是2%?

  7.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3:42 | #7

    靠,你们这些淫民啊,陈云的孙女陈晓丹与薄瓜瓜行云雨时你们干嘛呢?不也坐着等瞧热闹么?
    陈云的孙女陈晓丹与薄瓜瓜行云雨时你们干嘛呢?不也坐着等瞧热闹么?
    毛泽东与他儿媳邵华行云雨时,与他长儿媳刘松林(一说刘是毛的私生女)行云雨时,(这在任何国家都算乱伦!),你们当时在干嘛呢?不也是在坐着等瞧热闹么?

    呵呵,只能是呵呵啦

  8.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4:18 | #8

    SB五毛!

  9.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5:57 | #9

    刘亚洲的档次太低了。

  10.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7:21 | #10

    匿名 :
    靠,你们这些淫民啊,陈云的孙女陈晓丹与薄瓜瓜行云雨时你们干嘛呢?不也坐着等瞧热闹么?
    陈云的孙女陈晓丹与薄瓜瓜行云雨时你们干嘛呢?不也坐着等瞧热闹么?
    毛泽东与他儿媳邵华行云雨时,与他长儿媳刘松林(一说刘是毛的私生女)行云雨时,(这在任何国家都算乱伦!),你们当时在干嘛呢?不也是在坐着等瞧热闹么?
    呵呵,只能是呵呵啦

    操,你们不知这是共产党传统礼节吗?
    妻女共用,菊花互捅,最最纯正的共产党人。

  11.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9:03 | #11

    共产共妻你以为是白叫的?谷俊山根本就不是刘亚洲这个傻逼说的那么不堪,人家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刘亚洲就他妈一个口炮筒,习虫虫点个头敢不敢把自己老婆小女全孝敬了?

  12. 匿名
    2016年8月11日19:09 | #12

    目前在中国,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都在共产党内。可惜了这

    匿名 :
    靠,你们这些淫民啊,陈云的孙女陈晓丹与薄瓜瓜行云雨时你们干嘛呢?不也坐着等瞧热闹么?
    陈云的孙女陈晓丹与薄瓜瓜行云雨时你们干嘛呢?不也坐着等瞧热闹么?
    毛泽东与他儿媳邵华行云雨时,与他长儿媳刘松林(一说刘是毛的私生女)行云雨时,(这在任何国家都算乱伦!),你们当时在干嘛呢?不也是在坐着等瞧热闹么?
    呵呵,只能是呵呵啦

    “谷俊山具有中国农民一切恶劣的特点,他是中国坏农民的最低线,中国农民坏的品格和性格都凝聚在他的身上”与毛比,谷还算个好滴,不是中国坏农民的最低线哪有井冈山

  13. 猪油馅大包子
    2016年8月11日12:39 | #13

    “习主席高瞻远瞩,讲血性,提出了解放军要有血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而且是提到了我们的心坎上”。刘亚洲,马屁拍得当当响啊!

  14. 匿名
    2016年8月11日21:54 | #14

    假若一个国家体系能将一个胆小谨慎的俗常之人培养成一个不仅是硕鼠巨贪还是军队顶级人物,这样的国家体系怎么还可以有存在的必要!

  15. 耳光侠
    2016年8月11日23:28 | #15

    日本美国赶紧和中共打一仗,看看共军水分有多大。

  16. 匿名
    2016年8月12日12:53 | #16

    墙倒众人推 破鼓万人捶 树倒猢狲散 洗牌重新来

  17. 匿名
    2016年8月12日15:56 | #17

    獻了那麼多才弄個將軍,紅色太子們包括毛將軍一分不花輕鬆就弄個將軍,哪一個更幽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