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据市场暴雷:工商银行​中招30亿

票据行业又出大麻烦!

一度被认为是票据行业安全城池的电子票据,近期也爆出了巨额风险事件,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

中招的是工商银行!

据记者从多位从事票据业务的人士处获悉,风险管理相对较好的工商银行也发生了票据风险事件,并且出事的就是电票业务。

知情人士表示,有不法分子利用虚假材料和公章,在工商银行廊坊分行开设了河南一家城商行“焦作中旅银行”的同业账户,以工行电票系统代理接入的方式开出了13亿电票。这些电票开出时,采用了多家企业作为出票人,开票行为工商银行,承兑行为焦作中旅银行。

最后这些电票辗转到恒丰银行贴现。近期,恒丰银行发现问题后已经报案。

焦作中旅银行有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从未开展过电票签发业务,也没有和工行合作过,是有人利用假的印鉴和假的公章,冒用我们的名义做的事。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具体的情况我们已经积极的跟监管部门汇报了。”

恒丰银行相关人士则表示:“我们也是受害者。而且电票系统很规范,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工行作为国有大行背书开出票据的真实性。这事也是我们自己主动排查时发现的问题。发现问题后,我们已在第一时间向上海警方报案,并且向监管部门逐级汇报了情况。”

工行总行方面暂未做出回应。

赚钱难,票据大案频发!

进入2016年,已经曝出的票据事件涉案资金高达103.9亿元。

其中,包括农行北京分行的39.15亿元票据案件,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7.86亿元风险资金等;龙江银行还发生冒名办理贴现6亿元,以及宁波银行自查发现有员工违规办理票据业务32亿元等。

除基层银行员工造假外,其中一些案件都与隐身于票据市场的中介不无干系。

对于上述案件,其中最关键的是同业户的开立,通过此账户,再利用代理接入系统对同业户的无门槛接纳,使得整个风险发生。

一般来说,电票是没有假票这个说法,但开出电票的帐户都是假的,就没有去考虑真假票的必要了。

电票诞生于2009年11月份,但一直发展缓慢。

电票此前推行缓慢的主要原因是,不易像纸票那样找到“消规模”(消减信贷规模)等等规避监管约束的套利空间,和“打同业户”的银行内控漏洞。

但自去年开始,电票才出现加快发展迹象。

“央行一直在试图推动电票占比,不是现在才扩大,从推行电票到建设电票系统(提高电票占比)始终是我们大方向。”央行人士曾表示,纸票今年以来风险问题频发,电票可以有效解决效率和票据风险问题。

今年3月末,市场上传出一份疑似央行支付结算司关于电票发展方向的征求意见稿,其中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财务公司“有序开展票据业务,有效提高电票业务占比”。

述讨论稿列出了央行对电票的具体比例要求:2017年1月1日起,单张出票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全部通过电票办理;2018年1月1日起,单张金额在100万以上的商业汇票全部通过电票办理;2018年年底,各金融机构办理的电票承兑业务在本机构办理的全部商业汇票承兑业务中金额占比达80%以上。

针对上述讨论稿内容,央行人士表示,“还在讨论之中”。分歧在于,使用行政手段是否适合,消灭纸票是否恰当等。“推进力度强,固然效果好,但是有可能不恰当,会产生些副作用,要和取得效果去权衡,来看值不值得。”该人士称。

不可否认,票据大案频发与市场不好做也有关系。

据《第一财经日报》采访过的一个票据贩子张总透露,“2008~2010年的时候最赚钱。我一个朋友,2010年从银行套出来8亿元,三个月就赚了1.5亿元。因为那时市场参与者少,发现这个赚钱方法的人还比较少,再加上地域之间票据的利差相差很大,那时一买一卖之间赚取300~500BP的利差很正常,当时甚至有些小地产商都转行做起了票据。”

如今,张总的一些“老票友”,有些早已赚够了身家,纷纷转行。用张总自己的话说,因为现在小票顶多能赚20~30BP的利差,大票更惨,利差只有一两个BP。现在做一笔1亿元的交易,利润也可能只有几千元,基本没什么赚头。

据央广网上海8月5日消息:近日,农行上海松江支行就成功堵截了一起2亿元的票据诈骗案件。

2016年7月27日,农行上海松江泗泾支行客户经理接待了辖内客户某公司。公司负责人告诉他,最近正在做一笔铜矿贸易,合同金额2亿元,对方以商业承兑汇票支付货款。他特地前来银行咨询如何办理贴现,并将随身携带的全套资料交给客户经理查验。

2亿元的合同金额,用商业承兑汇票支付,这一做法引起了客户经理的警觉。经过一番仔细的查看,客户经理发现了证明材料中的诸多破绽。商业承兑汇票由出票人签发,银行以外的付款人承兑,但客户提供的证明材料显示,某金融机构“自愿”为此批商业承兑汇票提供保证担保,对票据可能出现的问题承担责任,并提供了总额为2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综合授信。

这一所谓的“银行背书”恰恰暴露出了问题所在,客户经理意识到这批商业承兑汇票很可能是假的。而客户提供的证明材料,格式混乱、字迹模糊,更加重了他的怀疑。为了保护好客户巨额资金的安全,农行上海松江泗泾支行客户经理通过系统查询到该担保银行的联系方式,电讯得知,所谓的担保银行从未对该批“电票”做出保证担保,更没有给予企业2亿元的综合授信。通过农行系统以及工商网站的进一步查询,客户提供的“电票”票号均不存在,且铜矿的买家即对手公司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8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中国银监会办公厅于7月下发《关于全面开展银行业“两个加强、两个遏制”回头看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全面开展金融机构自查与监管检查。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应于10月31日前完成全面自查工作,11月15日前完成问责和整改工作;监管检查则于今年11月底前完成。

上述《通知》显示,银监会要求重点排查违规经营和违法犯罪高发的存款、信贷、票据、同业、理财和代销等业务领域。涉及金融机构除银行外,还包括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货币经纪公司等。对于票据业务,《通知》提出,要“重点检查开票、承兑、贴现等环节中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授信调查和统一授信管理是否到位;是否无背书开展票据买卖……”

今年,票据风险集中爆发

年初1月22日,农业银行公告称,北京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重大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为39.15亿元。

随后,1月28日,中信银行公告,兰州分行发生票据业务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9.69亿元。

4月8日,天津银行又公告,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7.86亿元。

7月7日,宁波银行公告在开展票据业务检查过程中,发现深圳分行原员工违规办理票据业务,3笔业务金额合计32亿元。

电票系统代理介入有漏洞

业内人士指出,电子票据风险事件从爆发到报案经过了长时间间隔,为何能够长时间不被承兑行发现?这说明电票系统代理介入也有漏洞。

票据网介绍称,所谓电票代理接入,即村镇、三农接入大行电票系统。出票人是大行,但是承兑人却是村镇、三农。有时候会出现一张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开出比村镇银行自身净资产十倍以上的票。

电票与纸票不同,根据央行《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规定,银行机构(含信用社、财务公司)接入电子商业汇票系统(ECDS)的途径有两种:一是银行机构直接接入ECDS,二是银行机构通过接入机构代理。

根据银监会2015年报告,目前有395家机构直连了ECDS系统,这相对全国4000家存款机构是非常少的。可见这些年很多行是通过代理接入方式连接ECDS系统。

在本案中,便是通过伪造的相关资料及印鉴,在国有大行廊坊分行开办电票代理承兑业务,开立该行承兑的虚假电银。由于代理模式中需要接入行承担的责任少,所以如果出现问题,有代理行帮助解决和承担。

但事实运行中,有了同业户,电票代理接入审核就是虚化的。多家银行为竞争接入业务,各分行在材料审核等方面必然会有走样的情况发生。业内人士指出,如承兑行在其代理接入系统中能较好地预警下属行通过代理接入系统的出票问题,以及对出票的审核程序进行控制,将会很好地限制问题电票的发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12日11:11 | #1

    我看也可能是里应外合,监守自盗,自家人挖墙脚。

  2. 匿名
    2016年8月12日14:11 | #2

    这都是墙外敌对势力干的,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哈哈

  3. 匿名
    2016年8月12日16:36 | #3

    不會內外合作,盜取資金發財,這中內外合作發財在國企和外交部對外援助項目上可有不少案例。

  4. mego
    2016年8月12日23:29 | #4

    在全球联网的世界里竟然无法查询一张十几个亿的票据的真假,国内银行有多烂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