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播学研:中国队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新闻传播学研”微信公号发布此文章后已被封禁)

CptkhiMUkAAlubc

作者 | 谢君怡
编辑 | 变色猫

作者按:孙杨这次被羞辱确是无中生有,因为他被指控服用的药物已经合法化。但是,中国游泳队,乃至很多昙花一现的中国队员,都有服用兴奋剂的记录。当我们反击中国兴奋剂指控时,请不要忘记这些早已震惊世界的黑历史。对中国的指控,既有无理取闹的一面,也并非空穴来风。了解历史,反思历史,方能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让我们回应质疑时,少一点民粹主义,多一点理性精神。

孙杨被澳大利亚选手嘲笑使用违禁药品,并被多次羞辱,称不愿和孙杨有交集。之前孙杨奔赴澳大利亚训练时也被澳方拒绝,因为他们认为孙杨使用违禁药品会污染他们的泳池。中国泳协对此向澳方泳协表示强烈抗议,但是澳方表示完全尊重运动员的表达权利。很多网友因此痛骂澳大利亚,认为他们有意寻衅滋事,赢了比赛输了人格,不出所料地也上升到了民族自尊心,国家荣誉的境界。诚然,孙杨使用的药物几经波折,最后被判定为正常药物,针对孙杨的这个指控没有官方依据,但是不要忘了,中国体育历史上使用兴奋剂确实不在少数,在国际上已经造成了恶劣影响。

据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透露,从1979年初国家体委就派人到法国学习兴奋剂的使用方法,79年下半年,国家队开始从上至下系统推广兴奋剂。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选手李玲蔚爆出使用兴奋剂的丑闻,国家体委为了掩盖真相就以“误服感冒药”为借口搪塞过去,并且将责任推到随队医生黄美玉身上,导致后者差点自杀。以汉城亚运会为起点,中国体育开始了“兴”沉大海的“征途”,中国的游泳项目也“不辱使命”,酿成了震惊世界的“广岛亚运会兴奋剂事件”。

时任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在其回忆录中写道:当时(90年代初)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药魔重创马家军

兴奋剂用药历史上最著名的莫过于“马家军”事件。

马家军,是 “马家军”是指马俊仁在辽宁省田径队女子中长跑组训练的一批女子中长跑运动员,包括王军霞、曲云霞、马丽艳、刘东、张林丽等人。1993年,斯图加特世界田径锦标赛,王军霞、曲云霞、刘东分别获得10000米、3000 米和 1500 米冠军,马家军开始由于在国际比赛上屡得奖牌而被媒体关注,同年10月西班牙世界马拉松赛,马家军夺下团体冠军,一举包揽了女子前4名。国际体坛大惊:“世界中长跑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马俊仁时代。” 他们的成功成为一座后来者难以攀越的高峰。然后从94年兵变开始,马家军一蹶不振,再难续写昨日辉煌。及至2000年兴奋剂疑云后,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队伍基本完全从大众的视野中消失。数十年时间,这个传奇的名字再无人问津。此后,教头马俊仁退休饲养藏獒,不惜一掷千金;而他的一些弟子则只能在繁华旧梦外,继续穷困潦倒的生活。

Screen-Shot-2016-08-12-at-下午5.10.34

近期曝光的1998年出版《马家军调查》之删节部分:《药魔重创马家军》披露了队员们被强迫服用兴奋剂的往事。作者赵瑜先后采访了王军霞、张林丽、刘东、王媛等老队员和队医张琦女士。

据队员反映,当时为了出成绩,在教练马骏仁的威逼利诱下持续注射兴奋剂。这些兴奋剂给运动员身体造成毁灭性危害,据队员反应,那东西负作用可不小,但是,如果吃不着用的少,还得不公平呢。到了九一年以后吧,马导手上的药越来越多,那阵子查的也不紧,就大量地用。这种药对女孩子危害比其他人更大,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马导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不吃,但马导打针还是躲不过去。出不了成绩,马导又打又骂的,还不如瞎用呢。兴奋剂提回来一提兜一提兜的,后来情况发展到痛苦阶段,队友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又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笑话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兴奋剂就像一块大石头,整天压在心头,憋的人喘不过气来,觉得没人理解我们这些苦孩子。马导变态上火,我们也快变态了神经了,大伙儿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有时候又想,吃就吃!猛吃猛跑,哪天突然死在跑道上算了!

老队员吕亿回忆:马导在给我们打针时还说,这种药, 是给前线打仗的战士用的,枪子把肚子打个洞, 都不知道疼,还要往前冲锋啊!这玩意儿打上不知道累,你们比赛跑到终点, 可要给我站住,可不能跑起来没完呐!他说的真吓人。是马导亲自打针吗?赵瑜问。姑娘们说:他谁也不会相信,几年来都是他亲自打,使用那种一次性的针管。他总跟我们夸,说这种药是好东西,太好使了, 他指的是EPO,他说谁要不听话, 跟我耍小心眼子,那吃亏的可是你们,我这里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

马骏仁助手回忆:老马用药一惯比别人重视,剂量也偏大。他正式到省里带队以后,首先争取一个项目,就是争当科研先导运动队,这样在用药待遇上可以优厚一些,他是很重视这方面的。

事情总有一天会暴露。

1994年,马家军到云南进入高原训练,准备10月份出征广岛。这时候,日日夜夜在用药。一个月以后,即9月21日,马骏仁率部下山,乘火车从昆明赴北京。国际田联第三次飞行药检马家军,此时此刻接受检查,一查一个准儿。而万分危急中又有万分幸运,巧的是药检官于9月22日飞向了沈阳,南辕北辙,扑了个空。马家军的位置正在疾风北行的漫漫铁道线上。当药检官最终在北京查到马家军时,时间已是9月28日,即老马得知消息4天以后了。这4天中,马骏仁抓紧机会采取了相应的补救措施。对于此次药检,事发前后未见任何报道。这是最为惊险的一次。2000年, 马俊仁重整旧部,向悉尼奥运会冲击。但是,出征之前,国内实行禁药自检,马家军有多名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导致全军从青海多巴训练基地撤退,教头马俊仁受到通报批评,舆论哗然。此后,马俊仁又有弟子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队伍也就实在带不下去了,这也是最终马家军散伙的原因之一。

简单说,自2000年以后,国际体坛普遍应用了针对EPO药物的检验方法,改验尿为验血,马家军曾经的“灵丹妙药”只能宣告失效,无法保持原有水平。有读者会问:为什么我们国家自己查药查得这么紧?道理也简单,在世界体坛升国旗奏国歌,乃一国之荣誉,乃政治之需要,也是百姓同胞的高兴事,金牌之意义美妙而又特殊。但是,一旦金牌变做丑闻,事情反而非常糟糕,如果金牌得而复失就更不划算,还不如不得。不仅失去了金牌的正面意义,而且产生了负面影响。

被嫌弃的中国游泳队

中国体育所有的运动队里,游泳队是名声最差、劣迹最多的,根本没有公信力和话语权可言,所以2012年伦敦奥运会叶诗文才会饱受诘难。仅仅90年代,中国就有将近50名游泳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1994年广岛亚运会7名中国游泳选手注射合成类固醇,外媒称作“体育史上最龌龊的造假”,1998年世锦赛中国选手袁媛非法携带13瓶生长激素,被澳大利亚警察抓获。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五朵金花震惊世界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以“五朵金花”(庄泳、钱红、林莉、杨文意、王晓红)为代表的中国游泳队 横空出世,在奥运会赛场上斩获四金五银,举世震惊。图为参加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中国游泳女队。

五朵金花的出彩也惹来不少非议中国游泳女队的惊人成绩,令国人振奋,却在国际上引来不小的异议,她们高大粗壮的身材,男人似的肌肉,甚至是隐约可见的喉结,都让人难免产生“联想”。

1994年广岛亚运会,早就因为汉城亚运会上中国游泳队的表现而产生怀疑的日本人,在与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的通力合作下突击检查了亚运村的中国代表团驻地。尽管早已掌握了大量证据,但是现场满地被随意丢弃的针管和药瓶还是引起了人们的强烈震惊,由此剥夺了多达十一名选手的金牌12块金牌,其中游泳项目就占了整整7块。欧美国家借此宣称“这是近代运动史上最大的药物丑闻”。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惨遭羞辱 。1994年的丑闻,让中国游泳从峰顶跌落谷底。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在中国代表团入场时,美国解说脱口而出:“看,一支靠兴奋剂出成绩的队伍向我们走来了。”虽然中国代表团进行了小规模的抗议,但由于前科历历在目,也只能不了了之。

紧接着在1998年澳大利亚珀斯游泳世锦赛上,中国选手原媛和教练进入澳方海关时被查出携带生长激素(HGH);当被海关拦截后,原媛当即夺路而逃,记者则在背后一路追赶。消息曝光后在国际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外媒均对中国游泳队的表现嗤之以鼻。1990年之后,超过四十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被查出使用兴奋剂,这个数量是同时期其他国家和地区游泳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人数的三倍左右;在这方面,中国游泳队已经成了兴奋剂的代名词。

Screen-Shot-2016-08-12-at-下午5.12.05

1998年在澳大利亚珀斯举行游泳世锦赛,中国运动员原媛负责携带全队使用的13瓶生长激素在悉尼机场入关时被发现,澳大利亚方面将其驱逐出境,该员受到停赛4年的严惩。同队的4名中国运动员为遮盖已服药物,使用了利尿剂氨苯蝶啶,但利尿剂同为兴奋剂,在赛前的药检中被检出呈阳性。此后国家游泳队总教练周明被罚终身禁赛。

之后,一批游泳运动员被反兴奋剂国际组织相继查出非法服药。著名游泳运动员罗雪娟指着泳池愤怒地说:“这池水是脏的!”滥用兴奋剂的事件还蔓延到铁人三项、竞走、短跑、自行车、柔道、举重、赛艇等多个项目。在某届全运会的自行车比赛的预选赛上,某省教练员叮嘱他的女运动员千万不要骑进前三名,因为进入前三名就要被药检。比赛时该运动员因服了药欲罢不能,奋勇骑进了前三,快到终点时,教练员向她拼命喊话,运动员如梦方醒,不知所措,停下车掉头向来时方向回推,对这突如其来的中外体育史上罕见的场面,在场人员无不感到惊异。

2000年以后,中国游泳队依然问题不断: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泳坛名将欧阳鲲鹏就倒在了兴奋剂上;或许这是因为这一次的奥运会是在家门口举办的,为了体现比赛的严肃性欧阳鲲鹏被终身禁赛,其教练也被永久性取消了教练员资格。2011年曾经大红大紫的宁泽涛也卷入兴奋剂丑闻,遭到了国际泳联的禁赛处罚;而对于宁泽涛陷入兴奋剂丑闻一事,他自己的辩解是“吃了超市里买的火腿肠和午餐肉”——在民族主义已经愈发高涨的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再对这支劣迹斑斑的游泳队抱太多质疑,兴奋剂事件也不妨碍宁泽涛依然成为小粉红们的众多“老公”之一。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仰泳王欧阳鲲鹏因瘦肉精超标被终身禁赛。而2012年伦敦奥运之前,曾经在世锦赛帮助中国女子接力队破世界纪录的李哲思,被证实服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EPO。200米蝶泳冠军刘子歌在夺冠后也曾说过:“我的冠军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言下之意,在中国游泳圈,的确存在着不干不净乌漆抹黑的兴奋剂潜规则。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叶诗文被质疑服用兴奋剂,其中一个原因是为过去的丑闻买单外媒之所以对叶诗文的质疑不断,基本基于两个理由:

一、她的成绩实在太过惊人,16岁的年龄在奥运会上接连打破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尤其400混最后50米冲刺比男子金牌选手罗切特用时还短;

二、中国游泳有不堪的兴奋剂历史,在举国体制金牌至上的观念下,运动员只是夺牌的工具,国家让他们服药,内幕无从查询。

Screen-Shot-2016-08-12-at-下午5.13.38

孙杨在2014年被爆出服用兴奋剂事件时,官方公布的理由是孙杨因为心脏问题而服药,结果这个理由引起了国外媒体的广泛质疑,因为孙杨从来没有就有心脏问题而进行备案。突如其来的“心脏问题”这个理由,或许是因为孙杨服用的“曲美他嗪”没办法推到“不小心误服”的火腿肠身上。中国反兴奋剂检测机构的遮遮掩掩和巧妙的时间安排,让孙杨虽然被禁赛一年,但并不妨碍他如期走上里约热内卢的奥运舞台,不顾其他国家游泳运动员们的白眼去赢取那块承载了“大国崛起”的民族自尊心的金牌。

关于孙杨这次用药风波,虽然药物本身现在被判定为正常药物,但是当时中国队的一些做法确实无法令人信服。欧美媒体很容易找到中国泳协的破绽——既然孙杨一直在吃万爽力治疗心肌缺血,为何心脏有病这么重要的信息,对外从未披露,等东窗事发才申明?孙杨尿检阳性为什么半年之后才公诸于众,是否及时、详细的上报给了国际泳联?孙杨队医巴震玩忽职守遭禁赛,又怎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仁川亚运会赛场?中国是不是在进行“保护式处罚”,休赛期秘密禁赛三个月,等国际泳联过问此事,可以搪塞说,“不劳您动手,已经处罚过了”澳大利亚对中国游泳存在偏见,他们早就给丹尼斯施压,希望他放弃训练中国选手,但丹尼斯的俱乐部是私人性质,澳大利亚泳协没有权利封杀孙杨等人入境训练。但兴奋剂事件曝光,中国游泳授人以柄、落人口实,“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丹尼斯在西方舆论压力下,不得不断绝与中国游泳队的合作。

2016年3月,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从去年10月到今年初,中国游泳队出现5例兴奋剂阳性案,但游泳队未进行通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已经介入调查。对此,中国反兴奋剂机构相关人士并未否认,表示他们确实知道此事,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而后,中国泳协连夜公布兴奋剂检查情况,并指责外媒报道失实。国际泳联随后也重申,完全支持WADA的规章制度,并将支持WADA同全球兴奋剂作斗争。

当地时间4月21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声明,宣布暂停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家反兴奋剂中心实验室的注册资格,暂停期限为最长的四个月。近几年,国内兴奋剂事件频繁出现。外媒曾报道,从去年10月到今年初,中国游泳队出现5例兴奋剂阳性案,但游泳队未进行通报,直言“真相被掩盖”。

正视历史才能“知来者之可追”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中国体育史上这段黑历史,但我想,更多的是选择性忽视。以上资料都是通过公开渠道整理出来的,我想网民们或多或少都会看到一些。然而很多人的思维还是停留在成王败寇的阶段,只要赢了,为国争光了,手段如何可以忽略不计。外媒质疑中国游泳队,并不是毫无根据。直到今年,游泳队依然丑闻不断,别人多说几句在所难免。

兴奋剂事件并非中国独有,最令人担忧的是被民粹主义绑架的民意。只要出现对中国的质疑声,网友们总是不分青红皂白,纷纷炸毛,直言这是西方国家阻碍中国大国崛起的阴谋,是来自西方的嫉妒,网络上一片喊打喊杀的声音不绝于耳,浏览网友的留言,除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激昂又空洞的口号,除了“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西方阴谋论的叫嚣外,值得回味思考的言论寥寥无几。更可怕的是,得了金牌是爸爸,失了金牌就会遭到谩骂。这无形中给运动员增加了压力,也助长了不择手段获取金牌的歪风邪气。

当一个人,一个民族足够自信时,对外界无中生有的质疑总归一笑了之。我们总是嚷嚷着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已经是世界强国了,但是为什么一遇到质疑就会炸毛?说明就算经济发展了,就算物质实力赶英超美了,但是民族自信心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强大。不是说反对人们反击,而是为什么除了口号以外,就没看到拿出证据反驳?为什么除了喊打喊杀,就很少看到权威信源站出来有理有据地理性反驳?给人家起外号,做表情包,称自己是谁谁谁的爸爸,除了满足内心虚幻的YY以外,对于维护国家形象毫无用处。当一个人足够清白时,面对质疑,他只要把证据坦荡罗列出来供世人检验即可。反观中国队伍的表现,除了动嘴皮子表示强烈抗议以外,没有实质性举措消除不利影响,反而做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加剧外界的怀疑。

和西方国家不同的是,中国体育行业出现畸形一面的原因还在于举国体制下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对个人价值的忽略。在本该职业化的体育领域,计划经济思维还在主导着中国体育的发展。回溯上述历史,教练,运动员在为国争光的旗帜下,甚至得到政府的默许,争相违规注射药物。即使这样对运动员是毁灭性的损害,即使运动员已经无法承受药物给身心带来的摧残,教练,组织一句“这是国家荣誉,容不得个人胡来。”,再加上从小受到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教育,运动员也只能半推半就地接受药物注射。

所以中国的兴奋剂多是有组织性地注射的,一查就是一个队伍。举国体制下的竞技体育,注定只是体制内的体育,体制外的平民百姓,对于体育的参与度和西方国家比,差距多大。另外,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甚至今后的人生轨道都锁定在了几块奖牌上。奖牌还不够,必须金牌。得了金牌,名,利,钱都有了,没得金牌,不仅要背负“民族罪人”的罪名,退役后境况凄凉的比比皆是。其实哪怕得了金牌,退役后生活惨淡的也不在少数。

真正的体育精神应该是倡导人类勇于挑战自己的极限,公开公平公正,而不是追求奖牌。无论在竞技场上的职业运动员还是普通百姓,只要有勇于挑战自己的精神,只要敢于付出行动,就是体育精神的传承者。而那些作弊所取得的成就是与体育精神相悖的。什么时候,在中国,真正做到体育在全民普及,做到不金牌至上,让体育回归职业化,市场化,才真正成为了体育强国。如果还停留在满足做体育大国,金牌大国的层次,那么体育依然是少数人的体育,并且会催生畸形标准,不利于弘扬公平,超越自我的体育精神。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体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育已经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中国正在从体育大国迈向体育强国,其标志之一是,民众的体育价值观正在发生重要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体育运动的直接参与者,人们对体育比赛的胜负结果泰然处之,对“金牌至上”的观点不再赞同。体育行政部门正在逐步推行体育改革,对比赛成绩的谎言化采取高压态势,严厉阻止,特别对滥用兴奋剂实行“严令禁止、严格检查、严肃处理”的方针,绝不护短。但是,进入市场经济以来,体育又增添了一个新的干扰素——金钱。中国足球出现的官哨、黑哨、假球、赌球等铜臭乱象,集中反映了赛事遭遇到了新的社会问题,而中国体育正是在不断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过程中向前推进的。但这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愿中国体育朝着更人性、更健康、更干净的方向迈进。

部分资料参考:

经济观察报书评: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体育耶路撒冷:“兴”沉大海—中国游泳队兴奋剂之殇
新浪:杨华:全世界为何都不欢迎中国游泳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
  1. mego
    2016年8月13日22:02 | #1

    人们忘了共匪的江山是怎么来的,不用无耻的手段怎么赢?

  2. 匿名
    2016年8月13日22:20 | #2

    孙杨这次被羞辱确是无中生有,因为他被指控服用的药物已经合法化。
    —————————-
    孙扬服用的药物一直在禁药名单中,从未离开过,至今还在。

  3. 匿名
    2016年8月13日23:09 | #3

    支那国药罐子游泳队,东亚病夫的招牌还挂在傻逼们的脖子上呢。黄俄狗杂种们在网上打鸡血打得很嗨嘛。

  4. 自由民
    2016年8月13日23:23 | #4

    掩盖事实能骗取他人的尊重?这是习虫子的中国梦。

  5. 匿名
    2016年8月14日00:06 | #5

    孙杨这次被羞辱确是无中生有,因为他被指控服用的药物已经合法化。
    —————————-
    并非无中生有。
    1、即使现在已经合法化,并不代表当时孙阳吃禁药时合法。
    2、孙阳当时吃的禁药,现在并没有合法化。

  6. 匿名
    2016年8月14日01:35 | #6

    匿名 :

    孙扬服用的药物一直在禁药名单中,从未离开过,至今还在。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不要说谎

  7. 匿名
    2016年8月14日06:49 | #7

    @匿名
    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只是2015年进行了重新分级,并不是从禁药名单中剔除。曲美他嗪在世界反兴剂奋中心WADA 的禁药名单中从原来S6级别的刺激剂(Stimulants)调到了S4级别的荷尔蒙与代谢调节剂(Hormone and Metabolic Modulators),赛内赛外均禁止服用。

    http://list.wada-ama.org/list/s4-hormone-and-metabolic-modulators/#trimetazidine

  8. 匿名
    2016年8月14日06:51 | #8

    匿名 :

    匿名 :
    孙扬服用的药物一直在禁药名单中,从未离开过,至今还在。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不要说谎

    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只是2015年进行了重新分级,并不是从禁药名单中剔除。曲美他嗪在世界反兴剂奋中心WADA 的禁药名单中从原来S6级别的刺激剂(Stimulants)调到了S4级别的荷尔蒙与代谢调节剂(Hormone and Metabolic Modulators),赛内赛外均禁止服用。

  9. 匿名
    2016年8月14日12:48 | #9

    网络时代真是频刷三观啊,光一个兴奋剂都这么多故事,政治领悟得有多少匪夷所思的震撼弹

  10. 自由民
    2016年8月14日14:25 | #10

    孙杨为何在1500米自由泳中主动退出?因为要进行血检了,这下想靠尿检+利尿剂蒙混过关的土匪彻底歇菜,赶紧跑路了,这正好证明霍顿所言不虚,是孙杨自己心虚胆寒。

  11.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4日10:12 | #11

    自己吃的禁药,有泪也要往肚子里呀咽,还有那国民药罐老公,离了药罐就不行了

  12. 匿名
    2016年8月14日22:58 | #12

    真丢人,海外华人也被招白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