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一封写错收信人的联名信

8月10日,在华美国商会等46个全球商业团体联名致信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中国的《网络安全法(草案)》等法规影响商业正常运行表示关切,希望中国修改相关法规,因为“这些法律法规将使中国孤立于全球数字经济之外”。

这封信是在全球行业协会游说无门情况下的最后一搏,但一是写错了收信人;二是没弄清习近平这位中南海主人的国家安全思维。

收信人为何应该写习近平总书记?

中共是个讲“政治规矩”的组织,在十八大权力交接前后,这“政治规矩”曾被破坏过,后来又被总书记习近平给立起来了。由于习总担任的小组长计有13个之多,多数人很难记全这些小组都包括哪些在内,本人当然也没能全记住。但今年4月19日召开的中国网络安全工作会议,是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亲自主持,看到这条消息后,本人牢牢记住了今上担任“网络安全”小组长这个重要职务。

不知习总对各小组长职务如何履责,但他对“中央网络安全小组”组长确是事必恭亲。由于深知“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这一根本道理,圣驾亲临之处,从不忘强调互联网的安全与治理问题,比如2014年7月至巴西访问时,他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临该国国会发表演讲,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2015年9月23日在西雅图微软公司总部会见出席中美互联网论坛双方主要代表并发表讲话,谆谆告诫与会代表:“当今时代,社会信息化迅速发展。从老百姓衣食住行到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安全,互联网无处不在。一个安全、稳定、繁荣的网络空间,对一国乃至世界和平与发展越来越具有重大意义”。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及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之时,圣驾无法亲临,也不忘亲书贺词致意。

要说战略眼光,习近平确比美国几届白宫主人都强那么几分。美国本是计算机发展前驱,但那些高科技公司进了中国之后,其所掌握的技术或是被“山寨”,或是自个拱手相送给中国分享,白宫、国会对此没太当回事。但习近平却不一样,深知“面对信息化潮流,只有积极抢占制高点 赢得发展先机”,并提醒中国科学院与工程院的两院院士们,一定要“把关键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上述信息完整地呈现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网络安全意识。我猜想,这些全球行业协会的会长、理事长们可能不懂中文,很少看中国官方媒体,不知习总书记屈尊担任“中国网络安全小组”组长的真意何在,因此,好不容易壮起胆子写了这么一封重要信函,居然写错了收信人。须知中国总理李克强并不负责网络安全,也不负责制订网络安全法律,这封信就算李总理看到了,也未必敢斗胆转呈给习总。更何况,目前在十九大李总理去留问题上谣诼四起,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官员们很不受待见,诸多麻烦事情缠身,躲都来不及,哪敢再多揽事自找没趣?

联名信的要求与中国圣意南辕北辙

投递联名信写错了收信人,也许还不算根本错误,可以解释为这帮老外毕竟不懂天朝规矩。但联名信所要求的事情是否与中国圣意相违,那才是这封信能否起作用的关键。

联名信全文未在网上流传,相关报道只提到“中国网络安全法草案规定,外国在华企业必须将产品数据储存在中国境内、同时必须协助中国执法部门进行调查、而且信息技术产品必须交由中方‘审查’。这封信说,如果现行草案必须落实,安全将被削弱,中国与全球数字经济将被割裂。不仅如此,经济发展将因此受到阻碍,中外公司交流将增加新障碍,这些都是世界贸易组织认定的贸易壁垒,为此中国应该修改有关法规。”

从报道内容来看,联名信的内容可能涉及《草案》第25条“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涵盖的范围,以及安全审查部分的第28条、30条和31条。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第31条规定,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必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在实践中通常被解释为中国大陆)存储在运营活动中所收集和产生的、包括公民个人信息等在内的重要数据。如因正当的业务需要,上述数据必须在境外存储或者必须向境外的组织或者个人提供的,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这种安全评估于中方而言确是加强了安全,但于外国公司而言确实毫无信息安全可言。

《草案》第40条、第41条第2款赋予网络运营者(包括电子信息发送服务提供者和应用软件下载服务提供者)以审查义务:“当运营者发现禁止发布的信息或非法信息传输时,必须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并采取必要措施以防止信息继续扩散。运营者必须保存这些事件发生的记录并向有关主管机构报告”——这一条规定,美国的科技公司应该特别希望废除,因为当年雅虎公司应中国政府要求提供了师涛等人的电邮信息,在美国被国会传召质询,被舆论指责为“与魔鬼签订浮士德契约”,公司名声一度扫地,还支付了巨额赔偿金。

中共从来就不怕当“国际孤儿”

基于以上分析,估计全球行业协会这封联名信最后会石沉大海。近几年,中国维稳任务越来越艰巨,连境外机构对国内NGO一些与政治无关的资助都被当作“境外势力渗透意图颠覆中国政府”。与此同时,互联网管控愈加严厉,并由总书记习近平亲自抓办。习对网络安全施以高度关注,不断强调“要加快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形成从技术到内容、从日常安全到打击犯罪的互联网管理合力,确保网络正确运用和安全”。习总那篇强调安全管控的4·19讲话精神,如今正被中国网络安全产业联盟认真学习贯彻,要求网络行业从业者牢记:网络安全既关系到中国国家安全、军事安全,还关系到信息安全,是国家根本利益所在。背后的意思是:不懂得这点的企业与从业者,根本不配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占有一席之地。

这封联名信还警告说,中国“这些法律法规将使中国孤立于全球数字经济之外”,这警告当真是吓不倒中国共产党人。中国政府不惜花费巨资修建防火墙,不遗余力控制信息与管控媒体,一心要建成中国局域网。凡此种种举措,只为一个目的,自我孤立于全球数字经济之外。既然如此,中共领导人还怕被你们孤立吗?更何况,中国一向自诩,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中国的技术发展与世界同步,更何况,中国黑客纵横于美国政府、企业各大网站,顺带还扫荡过英德加等国各种网站。这种强大的技术优势之下,全球行业协会还想要求中国国家领导人放松网络安全管制,岂不是与虎谋皮?

最后,我还想指出,外商在与中国的谈判中,中国在意的不是这些商业集团,而是他们背后的政府。过去北京之所以在意这些政府的态度,那是因为中国认为有必要与这些政府维持良好关系。但现阶段,北京与各国政府关系都处在不佳状态,中国的海外投资更是处处遇到障碍:英国延迟了欣克利角核电项目的签署,澳大利亚阻止中国企业入股该国电网,美国司法部起诉参与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的华裔“间谍”窃取美国核电技术,凡此种种,在北京看来,都是与中国过不去,你们既如此不仁,就休怪中国不义。

各位读者想想,此情此境之下,这封要求中国当局修改《网络安全法(草案)》的联名信,除了石沉大海之外,还能有其他结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8月14日10:30 | #1

    中共不是不怕当“国际孤儿”,而是必须维持封闭的信息环境,才有中共的政权。然而现如今,厚实钱袋的支撑不可一日或缺,经济上的孤儿还是能免则免,要不欧盟一纸“反钢铁倾销”,为何不见境内党媒发动“碍国群众”?丢车保帅是也。

    习近平头痛伤神之事,根本上类似于“走路时不能两脚同时腾空”,一旦迈出了左脚,没落地,或是脚趾头没踢上铁板前,右脚绝对没机会离地。只是照这迈步速度,到那时间点的距离恐怕不是用年计算,而是用月来数。

  2. 匿名
    2016年8月14日10:41 | #2

    中国的网络技术谈不上真正的优势,但目前网络技术界的头号目标,是“对抗越来越严重的自由威胁”,这些压力来自欧美各国政府,这一仗打得正热。除了少数致力于反共的力量,主力暂时顾不上共产党这个“次要威胁”。等于说,给了共产党黑客“做大”和露脸的机会,恰恰是这一点,将达成对共产党之恶的最大化传播。用土得不行的一句话来讲,是“入脑入心”。

  3. 自由民
    2016年8月14日10:51 | #3

    外国商业机构并没有写错收信人,因为按照现在的政府架构,负责对外通商的就是国务院下属的商务部,外国商业机构在华经商本来就是按照现有法律程序在走,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习虫子才是No.1,而是因为他们非常重视规则。何清涟有点自作聪明了。

    共匪不怕当国际孤儿?你去国多年,国情大变了,就以现在共匪国对外的技术和能源以及粮食的依存度,这个国际孤儿的代价,共匪绝对承受不起,何况多少贪官淫党棍的家眷情妇资产在海外的。就是以50-60年代来观察,当时也不是什么国际孤儿,那时候一边倒的外交策略其实是有社会主义大家庭相互支持,日子还能混混,后来到了76年左右,社会主义大家庭内部闹翻了,没法相互驰援,只能向美帝丢橄榄枝,蝥贼东一命呜呼后开了的国门就再也关不上了。

    最近何清涟的分析越来越离谱,让人失望。

  4. 匿名
    2016年8月14日11:58 | #4

    呵呵楼上的诸公们去看看电视剧走向共和就明白了~电视剧的各国公使是只承认光绪帝二不承认老佛爷的哈哈哈

  5. 路过
    2016年8月14日12:40 | #5

    匿名 :
    呵呵楼上的诸公们去看看电视剧走向共和就明白了~电视剧的各国公使是只承认光绪帝二不承认老佛爷的哈哈哈

    第31条规定,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必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在实践中通常被解释为中国大陆)存储在运营活动中所收集和产生的、包括公民个人信息等在内的重要数据。如因正当的业务需要,上述数据必须在境外存储或者必须向境外的组织或者个人提供的,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6. 路过
    2016年8月14日12:41 | #6

    上条回错了,应该是回自由民的

    自由民 :
    外国商业机构并没有写错收信人,因为按照现在的政府架构,负责对外通商的就是国务院下属的商务部,外国商业机构在华经商本来就是按照现有法律程序在走,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习虫子才是No.1,而是因为他们非常重视规则。何清涟有点自作聪明了。
    共匪不怕当国际孤儿?你去国多年,国情大变了,就以现在共匪国对外的技术和能源以及粮食的依存度,这个国际孤儿的代价,共匪绝对承受不起,何况多少贪官淫党棍的家眷情妇资产在海外的。就是以50-60年代来观察,当时也不是什么国际孤儿,那时候一边倒的外交策略其实是有社会主义大家庭相互支持,日子还能混混,后来到了76年左右,社会主义大家庭内部闹翻了,没法相互驰援,只能向美帝丢橄榄枝,蝥贼东一命呜呼后开了的国门就再也关不上了。
    最近何清涟的分析越来越离谱,让人失望。

    第31条规定,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必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在实践中通常被解释为中国大陆)存储在运营活动中所收集和产生的、包括公民个人信息等在内的重要数据。如因正当的业务需要,上述数据必须在境外存储或者必须向境外的组织或者个人提供的,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7. 自由民
    2016年8月14日14:19 | #7

    路过 :
    上条回错了,应该是回自由民的

    自由民 :
    外国商业机构并没有写错收信人,因为按照现在的政府架构,负责对外通商的就是国务院下属的商务部,外国商业机构在华经商本来就是按照现有法律程序在走,而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习虫子才是No.1,而是因为他们非常重视规则。何清涟有点自作聪明了。
    共匪不怕当国际孤儿?你去国多年,国情大变了,就以现在共匪国对外的技术和能源以及粮食的依存度,这个国际孤儿的代价,共匪绝对承受不起,何况多少贪官淫党棍的家眷情妇资产在海外的。就是以50-60年代来观察,当时也不是什么国际孤儿,那时候一边倒的外交策略其实是有社会主义大家庭相互支持,日子还能混混,后来到了76年左右,社会主义大家庭内部闹翻了,没法相互驰援,只能向美帝丢橄榄枝,蝥贼东一命呜呼后开了的国门就再也关不上了。
    最近何清涟的分析越来越离谱,让人失望。

    第31条规定,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必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在实践中通常被解释为中国大陆)存储在运营活动中所收集和产生的、包括公民个人信息等在内的重要数据。如因正当的业务需要,上述数据必须在境外存储或者必须向境外的组织或者个人提供的,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1.自己打自己的脸:“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这不是明确规定了需要国务院管理?你眼睛瞎了,还是看不懂残体字?

    2.所谓的“国家网信部门”知道有哪些机构吗?一个国务院下属的工信部,还有一个是北院的网信办,而网信办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职能,现在看作是习近平的下遣小组之一,这个办公室到底是党的机构还是国务院所属的行政机构也不清晰,所以现在的官僚系统一片混乱。

    3.指出何清涟的错误你跳脚之前自己准备点干货,最重要的是有看得懂,看清楚,看明白我的Po的能力。

  8.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4日06:41 | #8

    瞎bb,有鸟用。

  9. fuck ccp
    2016年8月14日15:02 | #9

    Mobile Guest :
    瞎bb,有鸟用。

    既然“瞎bb,有鸟用。”,那你还天天来这里喷粪?

  10. 匿名
    2016年8月14日17:43 | #10

    各位同心协力,争取尽快落实这个“国际孤儿”,况且它现在已经四面楚歌了。

  11. 路过
    2016年8月14日21:20 | #11

    自由民 :

    路过 :
    上条回错了,应该是回自由民的

    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3.指出何清涟的错误你跳脚之前自己准备点干货,最重要的是有看得懂,看清楚,看明白我的Po的能力。

    自由民呀自由民,你的中文也太次了一点儿,“会同”是什么意思?就是国家网信部门为主,再找上国务院相关部门,仅这一句,说明你要指出别人的错误之前,自己先学好中文。

  12. 匿名
    2016年8月14日22:19 | #12

    路过 :

    自由民 :
    路过 :
    上条回错了,应该是回自由民的
    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3.指出何清涟的错误你跳脚之前自己准备点干货,最重要的是有看得懂,看清楚,看明白我的Po的能力。

    自由民呀自由民,你的中文也太次了一点儿,“会同”是什么意思?就是国家网信部门为主,再找上国务院相关部门,仅这一句,说明你要指出别人的错误之前,自己先学好中文。

    噗,笑喷了。原来你是这样理解“会同”这个词儿的,还要自己硬分个主次出来,奴才嘴脸显露无疑。那么你给解释解释:会商,会谈,会见,会面是怎么分个主次的?你的国文肯定是自学的,别侮辱你的国文老师了。哈哈哈哈哈

  13. 自由民
    2016年8月14日22:19 | #13

    路过 :

    自由民 :
    路过 :
    上条回错了,应该是回自由民的
    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3.指出何清涟的错误你跳脚之前自己准备点干货,最重要的是有看得懂,看清楚,看明白我的Po的能力。

    自由民呀自由民,你的中文也太次了一点儿,“会同”是什么意思?就是国家网信部门为主,再找上国务院相关部门,仅这一句,说明你要指出别人的错误之前,自己先学好中文。

    噗,笑喷了。原来你是这样理解“会同”这个词儿的,还要自己硬分个主次出来,奴才嘴脸显露无疑。那么你给解释解释:会商,会谈,会见,会面是怎么分个主次的?你的国文肯定是自学的,别侮辱你的国文老师了。哈哈哈哈哈

  14. 路过
    2016年8月14日22:28 | #14

    自由民 :

    路过 :
    自由民 :
    路过 :
    上条回错了,应该是回自由民的
    运营者必须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
    最后一句看明白了吗?是国务院管的事吗?
    3.指出何清涟的错误你跳脚之前自己准备点干货,最重要的是有看得懂,看清楚,看明白我的Po的能力。
    自由民呀自由民,你的中文也太次了一点儿,“会同”是什么意思?就是国家网信部门为主,再找上国务院相关部门,仅这一句,说明你要指出别人的错误之前,自己先学好中文。

    噗,笑喷了。原来你是这样理解“会同”这个词儿的,还要自己硬分个主次出来,奴才嘴脸显露无疑。那么你给解释解释:会商,会谈,会见,会面是怎么分个主次的?你的国文肯定是自学的,别侮辱你的国文老师了。哈哈哈哈哈

    你继续保持二吊子中文水平吧。毕竟没有过正经工作,不懂官方文件。“会同”一词与你列举的那些词有相关性吗?中国政府为什么有主管部门、相关部门?责任有主有次。一个人犯错不可怕,是犯错后还坚持错误,朽木不可雕,指的是你这类。不再理你了,继续笑吧,看你继续出丑。但是我不会笑,只会为你父母悲哀,养出这种二傻来。

  15. 自由民
    2016年8月14日22:41 | #15

    @路过
    原来你是在共匪机构里边有所谓“正经工作”,还自称懂“官方文件”的傻逼。这些词有没有关联性,的确不是你这样傻逼能懂得,我不会为你的父母悲哀,一个可以雕刻的朽木都不会拉自己的父母来为自己的二逼行为垫背,但是你这二逼就这么干了。为你的父母干杯!!!!!!!!!!

  16.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2:03 | #16

    令人想起了鸦片战争之前,英国商人联名给慈禧太后上书的事情,不过,收件人也是写错了,他们是写给光绪皇帝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