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个央行为什么都在掩耳盗铃?

任何一家中央银行,从进行货币超发的那一天起,就希望将超发的货币赶入特定的领域,这个原理并不是今天发明的,笔者曾经论述过。中国历史上的元朝就已经发明了这一原理,这是一个古老的招数,当代人不过是鹦鹉学舌而已。

但是,当代人还是有自己独到的贡献,不让古人独美,那就是发明CPI(消费者价格指数),忽悠大众。

前些年,阿根廷曾经因为数字造假问题,被IMF谴责;委内瑞拉干脆不再发布部分经济数据,因为他的数据没有意义,估计也就没人搭理。即便普京“大帝”也很可能是造假的高手,因为2014-2015年两年合计俄罗斯的通胀率是20%多,可用卢布标价的金价上涨了大约一倍,黄金可是相对客观的家伙。可是,普京在任何场合都不会脸红,这是政治家必须具备的“优点”,否则,就成不了大帝了。

当代世界,通胀数据只是一个参考的指数,都不可能全面反应居民生活成本的变化(CPI的原意就是反应居民生活成本的变化),这与取样、商品权重、一揽子商品组成等技术因素相关,但也与权力相关。

当政府、央行和数据的发布部门相对独立的时候,这些数据是基本可以相信的,因为误差主要是技术因素引起的。可是,当政府、央行和数据发布部门本身就是“一家人”的时候,这个数据就有了问题,因为利益攸关。

2016年1月起,统计局进行五年一次的基期轮换原则,对CPI构成分类及相关权重进行调整,这无可非议,关键是调整的具体办法。最主要的变化是:第一,将食品与烟酒合并,构成新的“食品烟酒”。如果合计后的食品烟酒与合并前的食品与烟酒简单相加,自然就没意义了。据国内媒体《华尔街见闻》报道里所估计的数字,烟酒占CPI的比重由老口径约3.5%放大到新口径的5.5—6.5%之间,烟酒的价格一般是比较稳定的,可是,很多人不喝酒不抽烟,抽烟喝酒的人也在减少,所以,这种做法就是掺沙子,至于烟酒挤占了那些商品的份额咱也不清楚,但估计挤占的是价格涨幅比较大的商品份额的可能性应该更大。第二,掺沙子完了之后就是“动手术”,据华尔街见闻报道的数据,食品的权重在统计CPI的老口径中占比约32%,新口径中下降到17—21%,直接调低了三分之一左右,这部分让出来的权重让给谁?自然是与生活相关性比较低的商品(食品与生活的相关性应该是最高的,每餐都不可少)。

通过掺沙子加上动手术,去年到今年的CPI美观了不少,当然可以让央行放胆放水。但调整之后,这个通胀数据的意义下降了,如果继续美化,这个数据干脆就可以不理了。

其实,这不是大国独有的现象,印度更绝,将很多非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计入CPI,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国,印度、俄罗斯都是所谓的“金砖”国家(BRICS),但是,似乎仅仅是外表包了一层金色的纸张而已,内部怎么样,大家都心中有数。

所有的做法都是为了多印钞。第一个手段是将这些超发的钞票赶入特定的领域,为财政增收;第二个手段就是美化CPI指数,掩耳盗铃。最根本的原因是,政府用正常的税赋无法维持自己的运转,需要大量求助铸币税,这“金砖”国家的成色,也就显示出来了。巴西和阿根廷也都是难兄难弟。

话说回来,如果在经济高速增长期,这种糊弄还是可以的,因为资本流入,也因为经济高增长带来财政收入高增长,汇率就可以稳定,此时,各种对CPI的梳妆打扮措施就意义不大。可是,当经济逐渐失速以后,这种梳妆打扮并不能解决问题,此时,资本流动和财政收入无法支撑汇率,虽然可以打扮CPI的数据,但金价、汇率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出真实的通货膨胀水平,即便将这两样实行管制,还有黑市,委内瑞拉已经管制很多年了,美元兑玻利瓦尔的官价最近几年也没有变动、异常稳定,但掩盖不了实际汇率暴跌、通胀恶性发展的事实,最终,百姓为了生活抢商店,只能军管。

这些掩耳盗铃的招数对于未来一点意义都没有,唯一的用处就是将政府的信用消耗殆尽——当民众彻底不再相信那些数据的时候,一切也就结束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8月14日21:38 | #1

    关键是只要下等人不作乱即可,这套路就可以无限续杯,这也是为什么当下对异议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的现实,而且手段凶残,你们敢说个不字?

  2. 自由民
    2016年8月14日22:24 | #2

    匿名 :
    关键是只要下等人不作乱即可,这套路就可以无限续杯,这也是为什么当下对异议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的现实,而且手段凶残,你们敢说个不字?

    面对比8964更大规模的集会抗议,这些招术有个卵用。而且这个景象正在加快到来。

  3.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0:59 | #3

    @自由民
    这垃圾又露出他的龟头了,哈哈,就像个复读机一样,无论是什么都能联系到中国要完蛋的口号,此外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美分果然好赚。

  4.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6:01 | #4

    同用小說反黨一樣,用超發貨幣搶財也是天朝一大特色。市場經濟,政府的職責是維護公平公開的競爭機制,給予弱勢團體資助而天朝則是權力經濟用政府的職責幫助抢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