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纽约:中国VS世界,是你想要的未来吗

里约奥运会开幕以来所爆发的种种冲突,我更愿意看成是今天的中国人和世界关系的一个隐喻。中国队所遇到的一切,从质疑、嘲讽到不公,其实也是每一个走出国门的中国人都可能会有的遭遇。

正因为这样,我们应该如何理性地应对这些情况,才更值得我们认真地想一想。

1、的确,西方社会仍然有很多人深陷在冷战思维之中,充满对中国的怀疑和芥蒂

对于这一点,没有必要否认,更没有必要一厢情愿幼稚地以为英美国家的人个个都是美好的天使。

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原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阵营,这是我们在个人层面无力更改的事实。这样的阵营区分,有历史的因素,文化的因素,种族的因素,也有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因素。

人总是会对非我族类心怀芥蒂,更何况英语国家的人做了那么久的世界中心,中国对他们来说是遥远的东方。我在纽约遇到的大多数美国白人热情友好,但同样也遇到过带有盎格鲁撒克逊式傲慢的人。

更不用说很多英美国家的人仍然固守着冷战思维。中国社会发展实在太快,我们的观念每天都在更新,看待世界的方式和角度早就和十几年前截然不同。但英美国家的社会已经相当成熟,所以变化是非常缓慢的,很多人仍然固执地抱着冷战思维。

像“共产主义”这样的词,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语境里已经很少出现了,但如果到了西方国家,你会吓一跳,这个词的使用居然还如此普遍,随便打开电视看看国际新闻节目,或者翻开时政类的报纸杂志,时不时地就能碰到。

而且让我们难堪的是,这个词通常是作为“中国”的定语出现的。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只说中国,但他们偏不,非要强调一下是“共产主义中国”。

举个最近的例子,路透社在今年8月2日有一条讲澳大利亚人反对把电力公司Ausgrid出售给中国国家电网的新闻,其中引用的澳大利亚一个政党领导人就是这么说的,“为什么共产主义中国想要拥有我们的电力公司?”

所以,当一个中国人走出国门的时候,身上就自动被贴上了“来自共产国家”的标签,有人会对你好奇,有人会把你视为异类。无论是否友好,都逃不脱被他们细细审视的命运。

更何况,有的时候他们做这样的区分,其实也不算太冤枉我们。在许多层面,我们和世界之间,的确有一条鸿沟。

拿互联网来说,中国的互联网就是个孤岛,当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在用Google,Twitter和Facebook的时候,我们用的是微博,微信和某个我完全不想提名字的中文网站。

2013年11月7日,全世界都在关注Twitter上市,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那却只是一个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的遥远的新闻。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38.32

他们有他们的派对,我们有我们的联欢。我们和世界离得很远,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孤独。

喜怒哀乐都不同步,隔阂当然也就在所难免。

具体到这次奥运会上,孙杨的药检出现过阳性不假(是否误服我们另当别论,因为除了中国游泳队其他人谁也不知道真相),中国游泳队不太光彩的兴奋剂史也的确是难以否认的事实(虽然中国媒体很少报道)。

但是,至少这一次,孙杨参加比赛是得到国际奥委会认可的,不存在什么问题。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不由分说地当众把孙杨称为嗑药的骗子,是非常没有风度的一件事。

赛后许多英文媒体、尤其是澳大利亚媒体,也都表现得非常丑陋,比如澳大利亚Channel 7的女主持人故意在节目中口误叫孙杨骗子,还有新闻网站news.com.au在多篇报道中公开和中国网友对骂,甚至连孙杨的牙齿都被他们百般嘲笑,更是充满了赤裸裸的偏见和恶意。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39.06

只是这恶意的背后,有多少是出于对违反公平竞赛规则者的鄙视,又有多少是出于根深蒂固的偏见,大概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2、霍顿和孙杨的矛盾,只是两个运动员之间的矛盾

霍顿和澳大利亚媒体对孙杨有偏见不假,但很多中国人的反应,同样有点过激了。

说到底,这是观念的冲突和文化的冲突。

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我们存在着一个认识上的误区,那就是把霍顿对孙杨的嘲笑,把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游泳队的敌意,等同为整个澳大利亚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攻击和挑衅。

但是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并没有。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39.33

在举国体制下,中国运动员和国家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拿了金牌叫为国争光,丢了金牌所有中国人都要伤心难过,当然现在的情况好多了,从傅园慧身上就可以看出我们已经有了小小的进步。

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也是这样,我们从小受的另一个教育就是我们是集体的一份子。出了国门我们都自认是中国人的代表,有维护中国人形象的义务。哪个中国人在国外做了丢脸的事,我们都觉得是丢了所有中国人的脸。

姚明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讲到,自己在国内的时候习惯说“我们今天没有打好这场比赛”,到了国外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就是“we”。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美国人很少说“我们”,只说“我”,胜利了是“我”的荣耀,失败了是“我”的责任。

在他改口说“I didn’t play well”的时候,他完成了另外一次成长,开始成为了一个能够承担自己责任的独立的个体。

澳大利亚人也一样,他们没有“我代表我的国家,你代表你的国家”这样的心理机制。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就能理解霍顿和孙杨之间的摩擦,只是两个运动员之间的摩擦。

而两个运动员之间,两个普通人之间,发生一点小小的摩擦,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类似的摩擦,在每一届奥运会上都会发生,在任何两个国家的运动员之间都会发生。

就在这届奥运会上,在霍顿嘲笑孙杨的第二天,美国游泳运动员Lilly King和曾经有过服禁药前科的俄罗斯运动员Yulia Efimova也起过类似的争执。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40.02

这也是为什么当中国泳协要求澳大利亚泳协道歉的时候,后者断然拒绝,因为他们认为霍顿有权表达自己的看法,也只有霍顿自己能够决定是否道歉;而作为一个协会,他们没有义务更没有权利替霍顿去道歉。

但这样的反应在中国人看来,反而成了澳大利亚人傲慢和敌视中国人的新的证据。

澳大利亚媒体的丑陋表现,也可以从同样的角度来解释。西方国家的媒体,不受国家控制,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立场。

所以,放宽心,霍顿没有辱华,这只是两个运动员之间、两支游泳队之间的摩擦。

当然,我无意指责帮孙杨说话的人,我同样认为维护自己国家的运动员无可厚非。

我的意思只是,我们没有必要反应那么强烈。

3、我们内心深处的受害者情结

你可能会反驳,中国人的反应真的那么强烈吗?

真的有。霍顿Instagram上几十万条充斥着辱骂和污言秽语的留言就是明证。

从澳大利亚人把孙杨称为骗子的那一刻起,中国人内心的防御机制就在第一时间被激活了。

互联网上奔涌着愤怒,大家都炸毛了。“这是对中国的嘲笑,这是对中国的攻击,太可恶了,这不能忍”,这是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

对于这样的情境,我们每一个人都再熟悉不过了。

我们的国歌唱的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从小被教育的是要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们每一个人都对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的屈辱近现代史耳熟能详。

这种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把我们都塑造成了受害者人格,“总有刁民想害朕”。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永远都绷着一根弦,时刻准备着狠狠地还击世界给予我们的敌意和恶意。

这就是作为中国人,我们最敏感的神经,最执念的焦虑,最脆弱的软肋。

更可怕的是现在的舆论环境。

看看这几天网上流传、被疯狂转发的那些热文的标题: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40.34

“里约奥运,为什么被黑的总是中国队?”

“这不是最差的奥运,但是是中国队被黑最惨的一届”

“里约奥运会中国队被黑盘点,网友吐槽:还比什么,有裁判的中国都赢不了”

似乎,全世界都在与中国为敌,全世界都要黑中国队。

但是我们冷静地看看这些文章里列举出的所谓中国队被黑的例子,不难发现其中大致这么几种情况:

中国运动员自己的失误和责任
裁判的人为失误
可判可不判的争议判罚
确实是故意黑中国队的情况
第一种情况没什么好说的,非要认为是被黑,那是不讲道理的护短;第二和第三种情况,会发生在任何一个体育项目中,发生在任何一个国家的运动员身上,有时候中国队是受益者,有时候则正好相反,把这种情况算成中国队被黑,也说不过去。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41.10

扣除掉这三种情况,剩下来中国队真正被黑事例的数量,就没有那么触目惊心了,基本上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同样,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被黑;更何况这些被黑,往往有着多方面深层次的复杂因素。

但是,上面这些文章的标题和行文,却都在有意无意地营造一种中国队被全面系统性打压的假象。

主流媒体带头发声、居心叵测地煽动,营销大号为了阅读量转发量推波助澜、火上浇油。

双剑合璧,群众的悲情就这样一波一波地奔涌了起来。

于是,我们的心理防御机制被激发了出来,很自然地就会怀着委屈和对抗的心态去面对世界。

在过去这一年,这种心理防御机制已经被激活了很多次,从南海仲裁到反台独,无论是抵制肯德基还是抵制赵薇,民间的激烈反应无一例外都是这种心理的外在流露和激烈喷发。

只是,教育程度比较高的人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到抵制肯德基和抵制赵薇的可笑和不合情理之处,但是到了奥运会,到了体育比赛,我们就没有那么理性了。

因为啊,奥运和体育,是中国人最持久的春药,是消解我们内心受害者焦虑的最有效的法宝。

4、 只有摆脱受害者心态,才能培养出独立的人格

Screen-Shot-2016-08-13-at-下午6.41.36

就这样,受害者心态催生了阴谋论,阴谋论激发了防御机制和对抗心理。

而对抗,又会带来反弹和新的对抗。

这就是我对未来的担忧:继续发展下去,中国人和世界之间,对抗的情绪会愈演愈烈,最终分裂成更加势不两立的两个世界。

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必然有许多灰色的地带,不是一定要争出你死我活。

世界对中国存在偏见不假,中国有时会被黑,也不假。

被黑了,据理力争,不卑不亢地应对就好。没有必要去张牙舞爪激烈地对抗。

中国人的心态已经非常左了,请媒体和公众号稍加克制,不要再去盲目地煽动。

养蛊的人,最终会遭蛊毒反噬而死。

中国的GDP早就是世界第二。在很多方面,中国都已经高居世界前列。

中国的发展战略也不再是曾经的韬光养晦,而是逐渐亮剑,不再遮遮掩掩,开始堂堂正正地做一个世界大国。

我们不再是昔日那个被压迫被欺负的东亚病夫,国民的心态也理应发生改变。只有摆脱过去那种受害者心态,我们才能真正地获得人格的独立,成长为现代公民,以更加成熟理性的态度面对世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8:59 | #1

    正反绕了半天,作者最后还是露出了集体主义五毛的本色

  2.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9:27 | #2

    我中国人最最最白痴的一刻就是选择了全世界都唾弃的共产主义
    现在只好误上贼船 , 不得不和全世界对着干了 ,
    当1949年共产党夺权的那一刻 , 白人们都笑了 , 他们眼中的黄祸们居然
    走上了不归路 !

  3.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9:36 | #3

    “只有摆脱过去那种受害者心态,我们才能真正地获得人格的独立,成长为现代公民,以更加成熟理性的态度面对世界。”

    ===========》受害者心态并不是大陆人天生的,而是共匪通过教育和宣传欺骗强加的,一旦你学会独立思考,就会彻底摆脱;成长为现代公民,我对此表示无比赞同。

  4.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9:53 | #4

    匿名 :我中国人最最最白痴的一刻就是选择了全世界都唾弃的共产主义现在只好误上贼船 , 不得不和全世界对着干了 ,当1949年共产党夺权的那一刻 , 白人们都笑了 , 他们眼中的黄祸们居然走上了不归路 !

    都是你爷爷奶奶那辈傻逼人民的历史选择
    但是当代不肖子孙仍不争气,还不忘共产初心,仍在共产泥潭里挣扎难以自拔
    德国曾纳粹,俄罗斯曾共产,但它们现在都不了
    只能说各代中国人都太怂,没能力把共产送回地下的马克思那里

  5. 匿名
    2016年8月15日09:57 | #5

    匿名 :正反绕了半天,作者最后还是露出了集体主义五毛的本色

    说的也是,老毛病了,即使在纽约也难改集体主义思维本色

  6. 匿名
    2016年8月15日11:08 | #6

    只要是在国内做微信公众号,作者都得有自我审查的自觉,不管说大陆有什么问题,结尾都得回归正能量和主旋律,要不这篇文章说沉就沉,以上各位的留言在这里怎么写都无所谓了,如果是在微信号里肯定作者也不会选来公布。实质性的问题谁都不敢说破,只是为了挣点钱写写字,模模糊糊评论一番, 你方唱罢我登场,热热闹闹,看起来好像很言论自由似的~

  7. 匿名
    2016年8月15日11:22 | #7

    没错,这是我最想要的未来世界。

    另外我最想要的个人理想,是站到世界那一边。

  8. 民敢瓷
    2016年8月15日03:35 | #8

    土共必亡

  9. 匿名
    2016年8月15日13:52 | #9

    一片烂文,压根不懂世界。果然是假装啊。

  10. 匿名
    2016年8月15日13:57 | #10

    看到谈冷战后面可以不用看了,其实骨子里还用党国思维那一套说自己所认为的世界。五毛鉴定完毕。

  11.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8月15日11:21 | #11

    兲朝就是共產主義國家,只不過用洋務運動裝飾了一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