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余秋雨成富翁是资本市场分配不公缩影

余秋雨要成为亿万富翁,这是资本市场财富分配不公的缩影。

  2月15日,上海徐家汇商城股份有限公司招股冲刺中小板。余秋雨以518.64万股的持股数量位列第十大股东。以中小板50倍的平均上市市盈率,结合公司2010年每股收益0.562元计算,上市后每股股价将达28.1元,余秋雨所持股份市值将达1.56亿元。对商业零售领域不通又无风投业绩的他将成为亿万富翁。

  2001年12月,徐家汇的前身上海六百实业有限公司决定解散职工股,并计划将其持有的24.5%股权转让出去。当时余秋雨斥资241.22万元购入了1.5%的股份,每股受让价格为2.92元。经过股份制改造转增股本之后,余秋雨持股数量增至如今的518.64万股。

  资本市场可以见证零成本甚至负成本获得暴利的“奇迹”,剔除公司现金分红等因素粗略计算,余秋雨的持股成本仅0.46元左右。据披露,加上分红,这些原始股东没有支付成本,他们付出的是时间,但在9年时间能够不费吹灰之力成为亿万富翁,恐怕不是其他人太傻不懂得入股,而是其中的利益不许他人染指。

  有人说余秋雨等人是无意投资,是撞上大运中了大奖恰好投中了一家好企业,他压根儿没想到企业会上市,这实在是抹粉之论。一个对上海了如指掌的人会不了解徐家汇商圈的商业价值?会不了解分红的价值?会不了解其持有的物业的增值前景?骗谁呢?截至2009年6月,看看招股说明书上对徐家汇核心商圈龙头地位的描述,看看近几年的公司净资产以及公司未分配利润为158274394.99元(母公司报表),以及公司闲置资金委托贷款,谁都知道以每股2到3元投资的暴利。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造富机器不假,只要是公平的造富公众应该为之鼓掌,诚实而成功的企业家通过上市获得溢价,具有前瞻眼光的风险投资者成为实体企业的“天使”最终功成身退,这都是资本市场的喜剧。而余秋雨等人零成本获暴利,他对徐家汇最大的成就是讲了课,让这家企业的上市之路充满质疑,并且宣告IPO可以允许无贡献者获得暴利,宣告了资本市场的不公。

  得了天大的便宜,余秋雨还给自己刷上了一层道德的油漆,让市场亟需的诚信再次被玷污。引用其本人的文章。入股时经理说:“我们商店的职工都是你的忠实读者,如果你能用写书的稿酬参一点股,一定能提升他们的信心,稳定他们的情绪。”接着余秋雨告诉读者,他对“这家老式百货商店”的前途“毫无把握”,但他还是“决定参股”,虽然“又觉得自己过于冒险了”(《我等不到了》236页)。余秋雨还编织了一段悲情的知识分子下农场的故事,只不过记忆有误,棉衣变身,从“我妈妈给我做的”变成善良的徐家汇第六百货商店(徐家汇商城的前身)的女职工的。

  余秋雨在资本市场并非白纸一张。据媒体报道,从1998年10月到2002年6月,余氏零报酬担任万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1998年8月,万鸿控股公司第一大股东武汉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把2900万股国有股转让给海南诚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后者成为控股股东,改组并控制董事会,海南诚成控制人刘波成为公司董事长,企业更名为武汉诚成文化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诚成文化”,主业转向文化产业。到诚成控股2002年退出时,公司负债合计已经达到4.7亿元。余氏本人已经入股多家公司,俨然文化风投,如果其投资的文化公司上市获利,投资者无话可说,但在徐家汇商城获得厚利,却是资本市场之耻。

  徐家汇商城上市国资增值,入股的自然人获得厚利在某些人眼中不过毛毛雨,不值一提。以前的娃娃股东、内部人股东屡见不鲜,附体之虱越多财富分配也就越不健全,不公平的财富大转移也就无法制止,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财富就此转移。

  从职工持股会到自然人股东,在实业证券化的过程中有巨大的溢价,黄金(1385.60,0.50,0.04%)地段的国有资产变现是解决中国改革成本的通道之一。但徐家汇商城等一系列案例告诉我们,寻租屡禁不绝,从而导致国资流失、加剧社会不公平。共赢方案是,地方国企上市,控股机构地方国资所获溢价发展实业,其他除10%划入全国社保基金,增值部分必须有10%纳入地方社保体系,让口头上的道德家真正为民众做些实事。

  至于不牵涉到国企的民企则不在此列,真正的风险投资家同样不在此列。资本市场需要的是实业家,是有眼光有风险投资能力的资本家,是聪明的二级市场投资者,谎言、内幕交易、空麻袋背米离市场越远越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