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乡镇、社区的主权自治便永无社会安宁

作者: 波却沧溟

近些年里,于野蛮暴政治下的中国地,基层乡镇、社区居民群体申权抗暴事件频发引发着外界的持续关注,伴生出可观的关涉治理技术性缺陷及制度性弊端批判文字。

乡镇、社区频繁着的冲突,一边证实着居民权利意识正生长着,一边也正证明着公权力的野蛮压逼已无孔不入,居民们最后的心理安全基础普遍感到了危险。

冲突愈趋频发的根本症结在于这个反现代人类文明的野蛮政治制度。

乡镇、社区以外的极少数毫无道德责任意识的、甚至于全无人性的蠢官悍吏,在暗室里的一番密谋便作出于他人生活环境产生重大影响的决定。这是极昏昧野蛮的强权肆虐,无论是以应乎自然法则的古老人类主权论,或是具有现代普遍文明意义的人权角度论都是反动的。不生出激烈冲突是奇迹——除非被压迫者是与压迫者一样尽失了人类的全部感情。

乡镇、社区主权自治是人民主权价值的根脉。承认并尊重乡镇、社区人民主权自治的制度设计,是保障国家政治及社会生活秩序和谐安稳运行的前提。

有些主权权力有着其天然的生成条件及其生成的历史肌理,并非悉是缘上而下的区划结果。乡镇、社区主权权力即如是。

乡镇、社区存在于所有国家或地区,多体现为一种自然生成现象。是自然界只要有人聚居就能自行生成的唯-应乎于自然法则的组织。

乡镇、社区的自由是人民力量及智力的根脉所系。自治权力的源泉是人民,没有任何划分比这更直接、更正当而更应乎天道自然。

许多的乡镇、社区里,居民近乎于自然状态下生长起来的主权环境,远早于国家和政府的出现。社会由居民自己管理,也完全是直接为了自己而管理,是其全部的历史生长形态。这里人民的自治权力是一切活动的原因和结果。

居民是这里当然的主人。他们是这里主权天然而神圣的享有者,不是可被公权力恣意驱使的鸡豕;居民们是现代权利主体和被服务对象,不是贪官恶吏权杖下的被统治者。这本当成了现代人类最普遍的基本常识。可这种极简单常识在中共当权者那里变得无限复杂起来,这正是当下中共政权与乡镇社区普遍而大规模冲突不断发生着的根本肇源。

居民不是居在地区的主权者,他们不被当成权利主体,不是政府服务的对象,而是一群被管制者,由是则只要他们有权利诉求便立即以有组织的规模暴力予野蛮打压,这成了当局心安理得的“治理”常景。这已绝不再是个治理技术方法问题,是与人类普遍文明完全脱节的思想乃至人性以及与这种思想及坏人性相匹配的坏制度问题。

于广东乌坎事件中,有些文章哀叹说这是中共于基层自治改革尝试的惨败。这种看似正确的观点本身即是建立在一种极错误的认识上——中共是在真心实践基层自治改革的。

个体权利自主是专制的灭命克星。而死力控制权利个体却正是专制制度邪恶生命能量保障的不二法宝。几乎占尽全国人口总量的乡镇、社区居民实现主权及权利自治之日,便是专制政治的死命之时,这便是它不惜代价拚死打压的所在——它常比它的批评者清醒。

野蛮专制制度下,决策者获取信息的渠道单一,这却正是他们蛮横打压任何不同声音的必然局面。已完全奴化了的党媒的一片喊“好”与更其奴化了的权力下属一片媚上汇报的“好”局面是他们获得“信息”的全部基础。他们的制度里没有与人民对话的机制设计,这正是这个制度最可怕的死端。于人民打交道的唯一方式便是流氓打压。

于任何决定,要么乖乖接受,要么饱受冷酷镇压之苦后乖乖接受,早成了他们全部的“执政”经验和假没。

“一个只靠武力使人民服从其法律的政府,必然迅速毁灭”(托克维尔)。在各地此仆彼起的反抗中,世人看到的情形永远是凶残的暴力镇压,这种保卫稳定秩序的不二手法,无异于一边狂舞火把却一边又急欲扑灭燃火的蠢举——然而这却是他们仅剩了的“稳定”局面。

保障乡镇社区恒久繁荣及和谐发展的妙用就是人民主权原则下的自治。“个人是自身利益的最好的和唯一的裁判者”。一定程度上,社区主权及居民权利自治不单是人民主权问题,它关涉着更其古老原始的人类主权。这些理念代表了人类理性和共识的权威。

乡镇、社区自治不单单是个政治符号,社区居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他们的切身利益所在。他们自身对社区重大事务的民主安排,是根治暴力冲突的绝效灵药。高高踞上的权力与乡镇社区利益不发生联系,他们却只依着于权力有利的逻辑来包办着于社区居民生命攸关的安排,而他们并不生活在这里。一则,这种六十七年来一律的官老爷决事机制,严重侵蚀了乡镇社区居民的主权权力和切身利益,而另一方面,由社区居住者以外的人来决定社区内的重大事项,这在人间道义上也是缺乏文明基础的。

宁愿违反公认的理性和人类感情也不愿改变它。总迷信着以暴力将乡镇社区人民永留在苦渊底的事业注定会败得很惨的——人类迄今为止尚无例外历史记录的。

托克维尔在谈及乡镇社区自治的价值时认为,“你不让乡镇强大和独立,你从那里只会得到顺民,而绝不会得到公民”。“英美两个国家,没有一个人不认为地方自治是件大好事。我听到公民对他们国家强大和繁荣的一堆理由,但他们在列举优点时都把地方自治放在首位”。

当今全世界,除了朝鲜及中共几个极少数非法政权外,由国家权力建立并刚性保障权利的制度性安排早已成为全人类文明共识及普遍的设计。而规制公权力保护私权利早已成为现代宪法普遍的生命价值及一般的原则。中共“宪法”也是作了这样的文字安排的(这部假宪法一天不废去,当局真骗子的嘴脸便不大能完全遮盖的),现实中它做的却正相反,以一切黑帮手法阻止人们建立使宪法价值能实际起开作用的宪政机制,一个非法团伙的嘴脸昭然!

数千年的皇权制下,中国乡镇还尚保有着乡绅自治规矩,而中共抢得政权后迎来了中国乡镇、社区主权及居民权利毁灭性的最黑暗、最恐怖的荒谬局面。公权力不再有界限,将此前人类文明的所有相关共识及习惯踏在官靴底下,权力的蛮横控制无孔不入而无所不为,强势进入至普遍的传统共认的所有的私属领域,给社会带来了不绝的动荡和不安。

未来中国将依循现代文明政治的普遍惯例,在人民主权原则下建立并保障乡镇、社区居者的完全独立的自治,它将不仅是作为居民们的政治权利,更将作为乡镇、社区神圣的主权权力而得到制度性的保障和尊重!

2016年8月1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Fish
    2016年8月16日21:02 | #1

    等到共匪的经济资源耗尽之时,神仙也救不了共匪

  2. FwiFFer
    2016年8月18日01:18 | #2

    社区建设,是“渐进民主”三个较佳切入点之一。有提过,但鉴于炎黄也至此,就不“梦”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