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人权基金还是私人金库?吴弘达遗产蒙上污点

华盛顿――在中国劳改营内度过了19年时间的吴弘达(Harry Wu)是国会山的常客,他因猛烈抨击中国政府而获得那些谴责中国践踏人权的美国政治家们青睐。

与国会立法者们的密切关系帮助他在2007年从雅虎公司那里获得了1700万美元,用于援助被迫害的异议人士的家庭,当时,雅虎这一科技巨头正因帮助中国官方找出使用该公司邮件服务的活动人士,而受到犀利的批评。

吴弘达于今年4月去世,享年79岁,如今,他的遗产蒙上了污点。根据公开披露的财务状况、法院记录、对前雇员、基金会成员和人权倡导者们的访谈,他仅将雅虎那笔资金中的120万提供给了异议人士的家庭,将1300多万美元用于运营自己的基金会,该基金会经营着一个网站和一家小博物馆。

“美国政治家们觉得吴弘达是一个英雄,但真相是,他是一个不道德的人,背叛了那些他本应帮助的人们,”47岁的王菁说,她是一位异议人士的妻子。

他死后数日,七位中国著名异见人士在一封信中呼吁美国官员调查吴弘达的华盛顿劳改基金会(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的开支违规行为,并宣布计划发起诉讼,要求将雅虎那笔资金所剩余的大约300万美元交给另一个团体。人权倡导者们一直对雅虎非常不满,直到今年年初,雅虎的执行官们还一度是该基金的董事会成员,但是,根据董事会成员和前雇员们的说法,当吴弘达否决对他挪用资金购买房地产、运营自己的博物馆和为自己打官司的指控时,这些执行官们大都袖手旁观。

雅虎的慷慨解囊并非全然无私,人们普遍认为,这项捐助是为了平息公众的愤怒,这家公司曾帮助官方找出使用雅虎邮件散布激怒中国政府的文章和文件的中国用户。至少有四名邮件使用者事后被判入狱。

争议集中在那些一再重复的问题上:大公司的社会责任,以及急于进入中国广阔市场的硅谷执行官们讨好中国领导人时所,造成的意外后果。2014年,社交网站领英(Linkedln)同意在中国接受内容审查;去年,IBM公司允许中国官员检查自己产品的专利源代码,从而引发了白宫的关注。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为了得到中国的七亿互联网用户,极力讨好中国领导人。

雅虎上月被Verizon公司收购,对于自己在拨给吴弘达组织的那笔资金中扮演的监管角色,雅虎拒绝发表评论,只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作为行业领袖,我们仍然承诺保护并促进表达的自由与网络隐私。”

吴弘达在去世两周前接受的采访中否认了那些挪用资金的指控,并为自己决定终止对中国异见人士和其家庭的大部分资金援助进行辩护。他说基金会的雇员无法获得进入中国的签证,因而无法核实援助申请者提供的财务信息。但是他毫不隐瞒自己对申请援助的那些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们的鄙视,说他们贪婪、不诚实,不知感恩。“他们当中有些人对我们说谎,”他说。“这些中国的受害者们让我们很困扰。”

雅虎人权基金的设立源于雅虎的一次著名的公开耻辱事件。2007年秋,雅虎的首席执行官杨致远(Jerry Yang)被传唤到国会,在电视直播中遭到众议院外交委员会(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成员的尖锐批评。两位入狱的中国异见人士的家属坐在他背后,立法者用近三个小时时间批评该公司与中国安全机构合作,以及在之前的国会听证会上为自己的行为撒谎。“从技术和财力上讲,你们是巨人,但是从道德上讲,你们是侏儒,”众议院议员、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人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说。当时兰托斯是该委员会的主席。他敦促雅虎给两位异见人士的家属提供经济补偿。兰托斯是犹太大屠杀的幸存者,于2008年去世。

杨是台湾移民之子,他明显受到触动,鞠躬致歉。据这些家庭的代理律师莫顿·斯克拉(Morton Sklar)说,杨与这些家属会面,提出给每个家庭赔偿320万美元,用以和解对该公司的起诉。杨还承诺提供1730万美元帮助中国人权迫害的其他受害者,特别是那些因为使用互联网批评政府而遭到迫害的人。为了管理该基金会,杨致远请吴宏达帮忙——这个戴眼镜的人一直担任这些家属的翻译。

1985年,吴到达美国后,成为一个与政治联系密切的人,他的遭遇让他成为中共限制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个人权利的有力象征。吴在国会听证会上讲述自己入狱近20年遭受的折磨和饥饿,扣人心弦。“吴弘达是国会成员努力彰显中国在人权方面的恶劣行为的重要证人,”国际特赦组织亚洲项目主任林伟(Nicholas Bequelin)说,“他的故事与美国讲述的勇敢反对中国政府的异见人士的故事很契合。”

斯克拉说,雅虎希望该基金能帮助修复它的公众形象,同时也用作储备金,以备和解将来中国的其他异见人士提出的索赔请求。批评者称,这一安排从法律上和道德上都值得怀疑。“他们把这项基金视为免受牢狱之灾的王牌,”斯克拉说,“但是吴弘达把这笔钱看做他自己的私人基金,用于资助他自己的活动。”

吴弘达对这笔钱的管理被证明是有问题的。2011年,一位入狱活动人士的妻子俞陵提起法律诉讼,称吴迫使她交出320万美元的和解费,然后以他个人名义购买了100万美元的养老金。吴最终把钱还给了俞,不过后来不断有补助金申请者指控吴的其他违规行为。有些人说,他们从未收到他承诺补助的钱;还有人回忆说曾签过空白支付表,但只收到部分款项。对该基金会财务披露报表的审查发现,至少有19万美元不知去向。

这些年,其他一些指控也增加了对吴是否适合管理雅虎基金的质疑,包括他妻子的家暴指控——他因此被判缓刑两年。异见人士杨海的妻子王女士指控吴性骚扰她在华盛顿地区监护的三名未成年少女,包括她自己16岁的女儿,并指控吴在王起诉期间(此案尚未判决)切断了每月的补助金。

在采访中,吴弘达基金会的十多名员工和董事会成员都表示,他欺压批评者,压制反对意见。反对者认为他在自己的组织上花费过多,在受害者身上花费过少。财务披露报表表明,在有些年份,该基金会每年用于直接资助中国异见人士或其家属的费用不到总支出的2%;近些年,这些补助金已基本用光。

员工们说,所有的支出都由吴弘达决定的。根据披露报表,补助金从数百美元至1万美元不等,不过大多在3000美元左右。廖天琪在担任吴的助理十年后因对他的支出表示质疑而遭到解雇。廖说,雅虎不理会她表达担忧的信件和电子邮件。“他将伤害这个组织,损害雅虎的形象,”她在2010年发送的一封信中警告称,“丑闻将被曝光,那将沉重打击中国的人权问题。”

杰夫·菲德勒(Jeff Fiedler)是一位有影响力的工会领导,也是前基金会董事会成员。他说自己五年前灰心辞职。“哈里[吴的英文名]不与他人合作,把那些钱看成自己的,”他说,“他变得极其不讲道理。”菲德勒等董事会成员说,这些年,雅虎努力介入,但最终把公司与基金会剥离开来——过去,基金会的所有支付支票都需要雅虎的内部法律顾问签署。2015年,该公司解散了雅虎人权基金;今年1月,该公司的代表从吴的基金会辞职。

作为该组织的执行总监,吴每年赚取13万美元。去年他使用雅虎补助金中的250万美元购买了一幢城市联排别墅作为办公室,并在华盛顿买下一座博物馆,用于展示中国劳改营的情况。资料显示,他共花费80多万美元律师费,用于在补助金申请者、接受者以及前员工提起的至少四起诉讼中为自己辩护。所有这些诉讼后来都以和解或撤诉告终。

去年,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因财务违规向他的组织罚款约4万美元,但是,据吴说,国税局并未试图撤销该组织的非盈利身份。

在中国,成千上万人因公开表达政治主张而遭到迫害,政府经常通过剥夺工作、阻止子女上学、迫使房东赶人等方式惩罚他们的家人。向贫困的中国异见人士及其家属提供援助的加州人道中国组织(Humanitarian China)每年向大约100位接受者提供资助,而在过去十年里,劳改研究基金会仅向约130人提供过资助,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每年只能努力筹集到数千美元,”该组织的董事会成员曹雅学说,“想像一下,如果我们有1700万美元,我们能做多少事。”

吴去世前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时,表达出对针对自己的指控的厌烦,并为自己把雅虎基金的钱主要用于修建尚未完工的博物馆的决定辩护。该博物馆记录了中国劳改营的恐怖状况。

“我认为博物馆是实现目标的最佳方式,所以我们收集了很多文件和个人证词,来讲述事实,”他说。“如果谁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会接受的。”然后他身体前倾,压低了洪亮的声音。“我都79岁了,”他补充说,“差不多快活到头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自由民
    2016年8月16日11:03 | #1

    吴宏达的贪婪和专制再次证明,即使是在民主国家,一旦减少透明监督和有力制衡,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变成暴君。中国异见人士背叛自己的初心,专注于自己的权力和财产控制,恰恰说明,中国还是太缺乏透明问责,民主制衡的价值观,对民运人士更是如此。不过周峰锁和杨建利他们干得还不错,后来的民运志士更需时时反躬自省,冲洗污垢,继续前行。

  2. 匿名
    2016年8月16日17:02 | #2

    原来有钱拿的啊!

  3.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6日09:08 | #3

    美爹也看不下去公知汉奸的表现了

  4. 匿名
    2016年8月17日09:24 | #4

    自由民 :吴宏达的贪婪和专制再次证明,即使是在民主国家,一旦减少透明监督和有力制衡,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变成暴君。中国异见人士背叛自己的初心,专注于自己的权力和财产控制,恰恰说明,中国还是太缺乏透明问责,民主制衡的价值观,对民运人士更是如此。不过周峰锁和杨建利他们干得还不错,后来的民运志士更需时时反躬自省,冲洗污垢,继续前行。

    支那人一向是不守道德的,从王丹到吴宏达都如此,再好的国家制度也会给不守道德的国民给败坏了。
    支那人如果还向往自由民主,先要从自身做有道德的人做起,比如诚实、有正义感、勇敢、寡欲、不贪、不说谎、守德、体谅他人、宽恕……等等,要知道你们艳羡美国日本西欧的文明,但他们都是一批遵从道义的人建立起来的,你们喜欢看韩国电影《辩护人》,那也是在谈社会道义和道德之心的。在一个毫无道义可言的国家或社会,是构建不起任何自由民主的,就如同沙上垒塔。当年人们盛赞美国华盛顿将军这位开国总统最多的,就是他没有贪财恋栈的寡欲心态和遵守道德的正义之心,支那人不必人人都成为华盛顿式的人,但至少要有一批守道德的人,像现在这样整个社会都毫无道德可言,越是不守道德的人越发财过得好,餐馆和食品公司都争着给顾客“下毒”赚黑心钱,政府争着上马污染项目来赚钱,不顾百姓死活,都是不守道德的表现,台湾也有黑心食品和商家,政府也混蛋,但都比不过支那,连很多台商都被支那带坏。
    所以,支那想要可续开发,想要建设公民社会,必须先从国民遵守道德做起。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