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普京是土耳其大清洗的受益者

“阿尔法小组”(spetsnaz)是俄罗斯精英特种部队,负责执行高风险任务,为该国常规部队控制战场局势打下基础。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正在为“威权主义国际”(authoritarian international)扮演类似的角色。他在政变后发起的清洗正符合独裁者打击敌人(真实的还是臆想的都无所谓)以巩固自身统治的传统。但一个关键的不同在于:土耳其是北约(Nato)和欧洲委员会(Council of Europe)成员,而且在积极申请加入欧盟(EU)。因此,埃尔多安的所作所为是对西方原则的公开挑战。
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者都在密切注视西方的反应。“阿尔法小组埃尔多安”恰好暴露出西方对反自由行动的“红线”到底划在何处。他对军队、司法系统、大学及中小学成功的清洗,以及西方对此的无奈接受,将激起其他威权主义者纷纷效仿。
目前看来,俄罗斯是埃尔多安打击政变的主要受益者。仿佛就在昨天,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还是民主倡导者的出气筒,他们哀叹于他对公民社会及国内反对派的扼杀,而土耳其却被当作例证,证明即便在一个拥有反自由历史的国家,民主制度也可以扎根。信奉政治多元主义且拥有独立媒体、反对党以及有能力对抗强权总统的宪法法院,土耳其看似一个民主国家。
但与埃尔多安复仇式的清洗相比,俄罗斯当局简直就像素食主义者。没错,克里姆林宫仍在干扰反对党,操控选举结果,如果你发表一篇贬损当局的博文,就有可能遭受几年的牢狱之灾。但即便是克里姆林宫,似乎也难以想象它在如今会像埃尔多安那样行事(除非面临国内动荡)。
埃尔多安此番尝试扩大了克里姆林宫在国际上以及国内的行动空间。清洗削弱了土耳其,而直至不久前土耳其还是一个令俄罗斯头痛的国家。只要埃尔多安坚持对本国军队进行清洗,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作用将继续下降。
在政变爆发前,埃尔多安已着手修复与莫斯科的关系;如今,俄罗斯正在重启与土耳其联合开发的天然气及核能项目。克里姆林宫还预期,土耳其将成为北约最薄弱的环节,而且将不再坚持让北约扩大在地中海及黑海的存在。
普京与埃尔多安近日在俄罗斯举行的“私人会晤”表明,双方都已准备好扩大双边协调的范围。
俄罗斯期待的土耳其转向东方的可能性有多大?从许多方面可以看出,这样的希望过于天真。首先,威权政府从不可能建立持久的友谊。其次,同时拥有扩张计划的邻邦之间迟早有一天会闹翻;如果土耳其选择疏远西方,其在欧亚大陆的利益将妨碍到莫斯科的势力范围。最后,土耳其为何要离开北约、独自对抗雄心勃勃且不计后果的伊朗还有俄罗斯呢?
不论土耳其选择向西还是向东,克林姆林宫都会从中看到好处。如果西方国家决定不对追求绝对权力的埃尔多安采取任何措施,这将证明莫斯科关于西方虚伪的口头禅是正确的,并表明西方将容忍任何威权镇压活动。对埃尔多安采取温和路线,也将增强那些主张迁就俄罗斯者的影响力——其中包括(根据他们的言论判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执政联盟中较小的盟友——德国社会民主党。
另一方面,如果土耳其与西方的关系恶化,克林姆林宫将更为乐见。那样的话,莫斯科就可以从中挑拨离间——支持埃尔多安对抗西方,或是支持西方对抗埃尔多安。最有可能的是,克里姆林宫将尝试双管齐下。在既设法遏制西方同时又与西方合作方面,普京早已拥有了策使两匹马向相反方向前进的经验。普京与埃尔多安都有兴趣相互讨好以增加他们与西方的谈判筹码。但他们绝不会彼此信任——不仅是因为俄土关系一直都龃龉不断,也是因为威权主义领导人要靠煽动对外部敌人的不信任和猜疑才能生存。
从英国退欧公投到此次土耳其政变,近期发生的全球性事件增强了克林姆林宫的影响力。埃尔多安堕入威权主义应被看作是对世界的一个警告,即个人化政权(从莫斯科到安卡拉以及其他地区)为了保住权力会走得多么极端——而西方的回应多么羸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