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怡明:中国智库不能一味阐释决策,而毫无批评

前言:当地时间2015年11月18日,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宣布历史学教授宋怡明(Michael Szonyi)接替欧立德(Mark Elliott)成为中心新任主任。宋怡明,社会历史学家,以研究地方史见长,《利用亲缘关系:中华帝国晚期的亲缘战略》(Practicing Kinship: Strategies of Descent and Lineage in Late Imperial China)、《冷战之岛屿:金门在前线》(Cold War Island: Quemoy on the Front Line)是其主要著作。

今年适逢费正清中心成立60周年,新主任宋怡明教授多次来华筹备中心60周年的庆典工作,并且同共识传媒总裁周志兴先生达成了合办庆典活动的意向。7月份,在宋怡明最新一次到访中国的行程中,笔者有幸就费正清中心成立60周年和美国智库运转经验等话题对其进行了专访。

以下系采访节选:

采访人:袁训会 共识网副总编辑

中国智库不能只扮演阐释决策的角色
宋怡明

相比其他研究中国的智库费正清中心是一个脑库

袁训会:您谈到现在美国研究中国的学者越来越多,而且比较有代表性的人也越来越多。那您觉得在费正清中心做中国研究的这批专家相比其他智库的人有什么样的优势或者独特性呢?

宋怡明:相比其他研究中国的智库,费正清中心应该算是一个脑库,这也正是其区别所在。在我的理解中,脑库是智库的前身,比方说罗斯福总统在二战期间引进了很多专家做他的脑库,他经常会把这批人聚集起来商量问题和对策。

智库和脑库最大的不同在哪里?那就是,我认为智库会有比较明显的立场,比如美国企业研究中心是很公开地站在保守派立场,而布鲁金斯是公开站在先进派立场。而像费正清中心这样的脑库是以学术研究为主,所以研究的课题相对来讲会更客观些;企业研究中心,我一看他们的报告题目我就知道它的内容是什么。

第二是很多智库讨论的问题是政府或者企业雇他们来研究这个问题。我不能说我们学校没有这种,但是作为一个中心,我们不会到政府拿项目,这是一个演变,20世纪50-60年代我们也给美国政府打了不少工,但是现在已经不做了。

第三是我们这个团队里面,没有一个人不是花他一生大部分的时间去研究中国,中文都很好,同中国方面的交流也很丰富,他们不会今天研究这个,明天研究那个。

这三个特点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一是客观,二是以学术为业,三是资源非常丰富,这三点实际上跟哈佛也是一样的。某种程度上费正清中心可以说是哈佛的中国智库,现在哈佛有300多位教授的研究课题和中国有关,绝少数是中国专家,有的是做科学的或者是电脑的或者是城市规划之类的,每个学院都有研究中国的。而费正清的学者是中国专家,所以在哈佛我们可以说是研究中国的智库,但是在美国我们则是研究中国的脑库,我们的研究相对来讲更客观更具学术性,这同智库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不是说我们这样好,智库那样做不好,但是有显然的区别,而且在这种状况下,我确实觉得我们的研究很重要。

费正清中心跟美国政府没有建立合作机制

袁训会:我知道智库跟美国政府肯定合作更多一些,不知道费正清中心跟美国政府有没有相应的合作机制呢?

宋怡明:我们中心没有,我不能证明学者个人有没有,比方说我以前也有,我帮政府写过一些报告,但是我们中心是没有的。

袁训会:这也是你们跟智库一个非常大的区别。

宋怡明:对,这是中国学者要理解的,他们要知道我跟白宫的热线已经没有了,我不知道费正清之前有没有,但是我确实没有,我进入这个办公室就没有白宫热线,不少国内学者认为有这么一个热线,其实没有。而且现在华盛顿的声音很多,我们不一定是声音最大的,这也是我们很大的一个区别。智库为了赚钱,为了有权威,一定要把他们的声音弄得最高,我们不一定。因为我刚刚讲的几个原因,我希望稍微大一点,但是我们不是为了声音大而发声。

费正清中心的独立性是毋庸置疑的

袁训会:我相信您这个职务很重要的一个使命是为中心筹钱,这对您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不知道您有没有相应的打算,怎么样在这块做更多努力。一个相关的问题是美国智库的资金来源各种各样,中国国内经常因此怀疑其独立性。

宋怡明:在我看来,关于智库的独立性,美国方面对中国智库的独立性也是相当存疑的。一个明显的区别是中国人虽然怀疑美国智库的独立性,但美国智库为谁说话是相当模糊的,而大多数中国智库是在为谁说话,我们就很清楚,心照不宣。

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任何可能会影响费正清中心的独立性的事情,我们都不会去做。因为我刚刚讲我们的长处,客观和学术性,不受雇于任何人和任何机构,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这不一定会说服国内所有读者,但是在我个人看来,费正清中心的独立性是毋庸置疑的。

举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对于1989年在中国发生的事,我们中心内部就曾发生过非常大的争论,中心最有权威的两位老师,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上持有完全不同的想法。再比如说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我们现在内部一个比较大的争论就是要不要纪念,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纪念,我们不独立的话,怎么可能内部有这么厉害的争论。

还有一个是我们希望有一个大字报的展览,有些人觉得这是太伤心的事情,没有必要办。还有人说这是现在中国领导层都经过的一段历史,一定会影响到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所以还是要搞清楚的。不是所有美国智库都是这个样子,我们费正清中心从来没有什么路线,在任何一个问题上都没有,我从来没有听人家说过你的路线错了,我也不会跟我的学者说你的路线错了,这就是我们的独立性所在。

再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中国现在经济崛起这么快,而且中美关系尤其是经济上的关系这么密切,我不太相信在这种大背景下我们募不来钱,虽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还是相信全世界尤其是中国国内还是有人愿意为费正清中心做出贡献的。

但这对我个人来讲,这是一个挑战,募捐是一步一步慢慢来的过程。做学问的好处,虽然你的发现很少,但是你可以一天一天地进步,我今天看了这么一个文献,一个资料,我的思考有什么样的改变,明天又看一个,我的思考又有什么改变。但是募捐不一样的,募捐需要去跟一些人和机构建立关系,慢慢运营起一个网络来,相比做学问,挑战当然要大很多。

第二个挑战是募捐者都有自身目的,在我眼中当然那种发自内心认同费正清中心,并且相信我这个人,相信我会合理地去花他们捐的钱,但很可惜,这样的募捐者在现实中不多,我需要做很多协调工作,要在尽可能不违背中心原则的前提下,去协调这些募捐者的目的,当然这也不是我个人遇到的问题,募钱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智库不能演变为宣传工具

袁训会:中国现在也有不少类似于费正清中心这种高校研究机构,某种程度上也在发挥脑库作用,甚至有些是国家承认的智库,比方说人民大学有一个国发院,北京大学有国研院。

习近平总书记上台后,对智库的发展也是相当重视。现在大家都公认美国智库做得好,中国则在这块做得不够好。

这几年在中国掀起了智库热,全国范围内一下子兴起了很多智库。您从美国智库或者说费正清中心这样的脑库发展历程,对中国的智库发展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宋怡明:实际上首先要弄清楚一个最基本的问题,那就是智库的目的是什么。美国智库的发展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没有谁领导或者说主导这个过程,也就是说美国智库发展进程跟中国现在的智库热是不一样的。

在我看来,美国智库最主要的一个功能是提供决策咨询平台,因为决策者没有时间深刻地研究所有问题,也没有时间看所有的相关材料,智库起到的作用就是让决策者和那些专门研究、不怕浪费时间研究的学者对话。当然,除了决策者,智库专家还扮演公共舆论说服者的角色,甚至在美国有一些智库还会承担起修正决策的作用,这对独立性的要求也就更高了。我不知道中国智库能不能扮演这样的角色?

袁训会:这里边区别不小,中国智库的定位除了会给决策部门提供政策建议外,更主要的是对现在推行的主要政策和决策进行阐述说明,也就是说,不少智库研究者绝大多数时间和精力是在论证某一决策或者政策的合理性。

宋怡明:我也不能说,美国智库好中国智库就不好,因为他们的定位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在智库的独立性这一点上,中国的智库除了论证决策的合理性之外,能不能起到改正领导者错误决策的作用呢?因为,世界很复杂,问题也很复杂,不排除领导者不会出一些不合理的决策,如果在这一块智库没有独立性和权威性,只是一味地去阐述支持决策而不能提批评性意见的话,那智库也就丧失了他最基本的功能了。当然,我所说的批评也不是乱说,而是需要经过严谨的考察和研究。

这又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如果智库只能支持阐述决策,那就会逐渐演变为宣传工具,这就会导致两个问题,第一是中国现在已经有一整套的宣传系统,智库再扮演宣传工具的角色,那会造成资源和人才的大量浪费;第二是智库这么做的话,吸引到的只能是那些擅长做宣传的人,而不是研究能力强的人,长期下去,当然会影响到智库的人才培养。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短期眼光的做法。因为这么做势必会将优秀的研究人才排斥在系统外,长此以往自然会影响到整个体制的可持续性。

袁训会:下一个问题,您可以结合费正清中心聊聊美国智库或者说脑库是怎样跟普通民众和大众舆论进行互动的吗?

宋怡明: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智库、脑库都有自己的博客和推特以及官方网站,同时也会举办一些专门针对公共舆论的活动,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来参与公众舆论。再比方说美国最出名的智库之一兰德,他们之前不怎么关心公共舆论,但是最近智库都开始重视这一块了,他们也不得不去适应这个形势。

同时,智库的研究员也会想更多的办法来使自己的研究和声音传播得更广,所以他们要么上电视节目,要么给报纸写文章。我觉得这不太适合费正清中心的很多研究员,甚至不适合哈佛的大多学者,我们现在跟公众舆论发生关系的办法就是接触媒体,就是让公众通过媒体(这里边既有美国的媒体,又有中国的媒体,当然包括你们)了解我们有哪些团队,有哪些研究员,如果他们想了解某一领域最权威的研究,可以到我们这儿来请教。

袁训会:你们的报告都会放到网上吗,普通民众都可以看得到吗?

宋怡明:会,我们有一个网站,一些研究报告会放在里边,但不那么好找。中心正在做一个新网页,我第一个要求是要有中英双语,而且新网站每天都会有更新。

在美国学术界旋转门机制的优势越来越小

袁训会:据我了解,费正清研究中心不少人既做研究也参政,应当说美国很多脑库尤其是智库机构的研究者都有这种双重身份,中国国内这种现象翻译为旋转门,并且认为这是美国智库一个非常大的优势,不知道您怎么看。

宋怡明:我认为在学术界,这个优势越来越少,主要是现在学术界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像傅高义那种一段时间脱离学术参政然后又回来,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了,尤其是在经济没那么好的时候,我们没有多少铁饭碗的工作,学术是其中一个,为了争这个铁饭碗,大家不会轻易放弃学术工作去参政。

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哈佛的前校长萨默斯(LarrySummers),他是一名经济学家,早前克林顿任总统时,萨默斯任财政部长。后来到哈佛当了经济学教授,再后来做了哈佛校长,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去做奥巴马的国家经济委员会顾问,哈佛有一个规定是旋转门只可以做两年,即使像他这么重要的人物,做了两年也必须得回来,不然的话他的铁饭碗就没有了,萨默斯最后不得不及时回来,离开了白宫,要不然哈佛就要辞职。我要通过这个例子强调的是是因为现在研究成果积累已经很丰富了,政府不怎么需要在校学者的参与了,而且学校的竞争越来越厉害,相应地去参政的人也就少了。

再举一个同我个人有关系的例子,我是加拿大人,1970年代以来,加拿大驻华大使馆曾设有一个驻华汉学家的职务,也是学术界参政的一个途径,我原来一直很想担任这个职务,觉得自己到了一定年纪就一定要去尝试尝试,结果前几年这个职务就取消了,因为加拿大政府觉得现在他们已经有足够多的了解中国的渠道和平台了,不需要再单设这么一个职务。

这是高校学者参政的情况,相比美国智库而言,他们在旋转门这块优势已经越来越不明晰了。但这个旋转门现在在美国也遇到了问题,因为美国是两党制,很多智库成了那些没能当选政治人物的休闲所和跳板,也就是说他们落选了就跑到智库,过了几年他又去参政(我听说台湾也是这样了)。长此以往,我想这就不一定能发挥制度优势,因为这样做会导致决策者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18日10:05 | #1

    我批评各位领导要注意身体,别过度劳累,好好吃饭,多点休息。

  2.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8日05:49 | #2

    中国在你们的嘴上已经崩溃好几十年了,还没批评?美分发哪去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