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举国体制的“洪荒之力”

里约奥运会之际,中国有关“举国体制”辩论又起,甚至演变成了某种意识形态之争,遮掩了中国体育体制改革的迫切性。

巴西奥运会赛程过半之际,英国在金牌,以至于在本届奥运会上最终可能和中国竞争奖牌榜位置,引发的网民热议也没有离开“举国体制”的话题。

有评论者说,英国金牌超过中国,因为英国其实也是实行所谓“举国体制”:官方机构全权负责,将政府公共资源与来自全民的资源,投入少数有夺牌潜力的项目和运动员。也有很多评论人士说,美国体育也实际上是举国体制。

体育强盛,传统上常被视为国家综合实力的体现。对奥运会这样重大国际赛事中具体到奖牌数量的表现的看重,就美国、中国、英国等几个大国来说态度差别也许有限,但最终差别在于体制的差别,以及由此产生的投入和结果之间的距离。

就中国的“举国体制”来说,到底是什么问题导致了和英美“举国体制”的差距呢?

中国游泳队的队员傅园慧在描述她获得本届奥运比赛项目铜牌时直率而又不失幽默地说,她已经用尽“洪荒之力”。对中国的体育机制来说,取得目前的成绩也恐怕是这一体制已尽洪荒之力,迫切需要考虑如何改革和发展。

历史和现状之争

在东西方冷战对抗的年代,中国在半个多世纪前模仿前苏联,集中当时社会有限资源,以国家利益为目标,以计划经济甚至军事管理模式建立了一套发现、培养和训练运动员的方法,使得中国在不少体育项目比赛成绩上取得突破。取得了骄傲的体育比赛成绩的同时,也极大振奋了当年生活在贫困和僵化体制中、严重缺乏物质、信息和社会交流的广大人民的精神和自豪感。

但这一多年缺乏变化的体制带来种种问题,并随着中国其它领域的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进步日益突出,特别是全额依靠国家投入、层层叠叠官僚的不透明机制不仅落后于中国其它市场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更产生了种种不公平甚至腐败的现象,导致中国体育发展瓶颈。

支持“举国体制”的评论者们说,这一体制有利于社会流动和公平,使得体育不仅是富人可以从事的运动,还是许多贫寒农家子弟人生发展的路径。其中的评论者之一赵皓阳发表《当今中国体育还需要“举国体制”吗?》一文,肯定这一体制在促进社会公平、发展国家体育竞技水平方面的作用。不过,文章除了高额资金投入外,没有论及举国体制带来的种种腐败和问题。

反对改变这一体制的不少人士还指责“西方媒体和公知”制造了“举国体制”这一名词,将有关体育改革的争议上升到了意识形态和国际政治的高度。

而反对这一体制的人们指出:不透明不公平的机制导致运动员选拔、培养和比赛中的种种腐败现象,扭曲奥林匹克的公平竞争精神,过高的投入和低级的效率,遏制群众体育项目开展和社会大众体育健康普及等。“

在这一体制下,少数成功的运动员功成名就,名利双收。而因为主观和客观原因没有成功的运动员退役和再就业问题都难以解决,有些甚至沦落到社会底层,生活困难,过去中国媒体里有时也可见报道。

《财新网》的专栏作家刘枭发表《迟到的首金:中国正在告别举国体制》的一文指出:”在体育政治化色彩极其浓厚的早期,国际赛场上的让球、有组织的服用禁药,这些明显有违于奥运和体育精神的行为,都是中国代表团的历史污点,也难怪中国游泳届的后起之秀们难逃外界的有色眼镜。归根结底,在举国体制之下,体育是政治的延伸,需要服从各级官员的利益安排。“

刘枭认为里约奥运将标志中国将告别举国体制。他指出:”需要告别举国体制,就像现在中国经济告别‘唯GDP论’一样。体育改革是深化供给侧改革、提升中国经济质量的重要一环,只有站在这样的高度理解体育,理解体育改革,才能做到简政放权,还权于市场,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反腐败

目前,国际体育竞技水平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一个国家的技术医学等多方面的科技水平,常常培养一个成功的运动员除了刻苦训练、意志等等素质以外,还需要运动科学,数学,统计学等方面面的支撑。但很多问题并非是金钱就能简单解决的(否则一些石油富国理应早在奥运金牌榜前列),机制是个关键问题。

中国国家体育官员也承认,以国家队为龙头的”一条龙”式训练体系,成材率低,很多基层人才培养粗放,在低水平上重复建设,造成资源浪费。优势项目上,人才浪费;而弱势项目,又资源不足。

中国体育界也早已展开各种商业化和市场化模式,但在官僚体系下的市场化商业运作反而产生种种腐败。

十八大后,中国体育反腐就牵出的多名中国高级体育官员。中国足球界曾经历大规模假球和腐败丑闻,多名官员和知名球员牵涉其中被入狱。

横向比较英国

撇开美国不论,但就和中国比较,英国国土面积只相当于中国江苏和安徽两省、人口少于安徽或江苏任何一省,从经济总量排名看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英国仅为第六大(而且英国经济尚未从08年金融危机打击中完全恢复、政府数年来持续削减开支),缘何在奥运会竞技场上英国反能和中国一比高下?

英国方面从政客、政府官员和学者等各方面的评论人士指出,英国自从亚特兰大奥运会失利后国家加大体育投入,而近年来的体育机制是一个成功关键,特别是来源于市场的充足的资金:彩票。

英国体育部门在过去几年投入了3.55亿英镑支持各地的体育发展,为奥运和残奥会竞技做准备,其中75%的钱都是来自于全英国的彩票销售(政府规定彩票1/5的收入用于体育事业)。

仅此一项,中国的体育和福利彩票的收入和投入体育发展的资金能力远远超过英国。新华社曾报道说,2014年中国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累计销量已分别达到1万多亿元人民币和7354亿元人民币,筹集到专项用于社会福利、体育等社会公益事业的公益金分别高达3100多亿元和211亿元人民币(分别相当于超过320亿英镑和22亿英镑)。但巨额的公益金去向却扑朔迷离。

2015年,中国体育彩票筹集了公益金415亿元(相当于超过43亿英镑)。也不清楚其中多少用于了里约奥运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8日04:57 | #1

    2015年,中国体育彩票筹集了公益金 415亿元(相当于超过43亿英镑)。

    2015年,中国体育彩票筹集了公益金 415亿元(相当于超过43亿英镑)。

    不清楚其中多少用于了里约奥运会。 不清楚其中多少用于了里约奥运会。

  2.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8日04:59 | #2

    2015年,中国体育彩票筹集了公益金415亿元(相当于超过43亿英镑)。不清楚其中多少用于了里约奥运会。——这是郭嘉鸡蜜,草民不能过问!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