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接二连三的“菁英阶层”脱北潮

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投诚,韩国统一部证实其全家已顺利入境。今年来,特权阶级脱北现象日渐频繁,显示朝鲜上流阶级对金正恩政权的疑虑与不信任。

自90年代至今,已有近3万朝鲜居民,越过图门江,前往中国,经长途跋涉,进入蒙古或东南亚国家,才能辗转来到韩国取得身分定居,亦即“脱北者”。

由于在第一代领袖金日成逝世前后,朝鲜发生连串天灾,交通运输崩溃,加上当局未有效分配粮食,而发生大饥荒。早年的脱北者,多是因经济因素,而决定离开家园。

但最近出现了新趋势:随着饥荒趋缓与中朝物流日益频繁,“脱北行为”不再只是单纯的“为填饱肚子”,还有更深层对体制忠诚的变化。

今年初,发生中国的朝鲜餐厅员工,集体投奔韩国的事件;上月初,一位赴港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朝鲜学生,前往韩国领事馆寻求庇护,加上近日发生的外交官投诚事件,脱北问题再次获得国际注目。

这些人都是长期旅居在外的朝鲜人士。事实上,在朝鲜,能够获得机会出国进修或工作者,都须具有“优良”出身背景,通过审核后,才能获准出国。他们大多是或追随金日成一同抗日作战的军人后代、或是没有沾染地主、资本家或外国势力等“不良”成分,长期为朝鲜劳动党效命的特权人士及亲属。

这次投诚的太永浩,更是菁英中的佼佼者。他在中学时期,就已前往中国留学,大学毕业后,担任过二代领袖金正日的翻译员,还曾前往丹麦进修,之后代表朝鲜在欧洲外交舞台上崭露头角,被视为朝鲜最优秀的对欧外交官。

2014年,在英国的一次公开演讲上,太永浩罕见出席,他以流利英语激动地指责外国媒体对朝鲜的“偏颇报道”,并说道:“外界有关‘朝鲜不允许民众出国’的说法,完全是扭曲的消息。”

出身朝鲜人民军大尉的金成旻对BBC中文网记者说道:“现在不只一般居民脱北,连位阶高的人也脱北了。”来到韩国后,他成立自由北韩广播电台,长期从事对朝播音与朝鲜内况情搜逾10年,积极投入反体制事业。

“我认为是菁英阶层认为金正恩体制已经没有未来了。”他评价道。“很明显的,上流层正在动摇,而这样的脱北行为,对周遭同阶层的人来说,会产生莫大影响。”

由于相较一般民众,朝鲜驻外人士更能来去自如,也就产生这些人长期私下与韩方相关人士往来联系,甚至接受说服投诚的可能性。

对此金成旻分析:“就韩国情治单位的立场,本身可能就有在试图接触驻外朝鲜人士,但就太永浩经历来看,他的脱北跟韩国政府没有太多关联,因为他本身是积极从事宣扬朝鲜体制活动的人,他的投诚行为可能是突然发生的。”

纷纷脱北

此前的90年代,也频繁发生过朝鲜外交官投诚事件。在“脱北”尚不盛行的1991年,朝鲜驻刚果与驻赞比亚(赞比亚)大使馆曾出现书记官投诚,首开先例。

1997年,朝鲜驻埃及大使张承吉与胞兄投奔美国;接着又有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朝鲜代表团书记官,于1998年亡命;随后又陆续发生驻德经贸机构与驻泰大使馆人员相继投诚。目前为止,来到韩国的朝鲜外交官,约有20人。

而目前投诚韩国的最高级官员,是金正日的老师,曾任金日成综合大学校长与朝鲜劳动党总秘书长的黄长烨,他是朝鲜“主体思想”的理论建构者,于1997年过境中国时,前往韩国驻中国大使馆要求庇护,后来定居首尔,直到2010年病逝。

“虽然精英阶层对金正恩政权的不信任正在扩散,但我认为还不至于到政权动摇的地步。”长期从事援助脱北者与朝鲜民主化事业的韩国人权运动家金永焕说道。

他指出:“菁英层动摇现象,从金正日时期就已出现;金正恩上台后,多次展开对菁英阶层的肃清行动,因此他们的不安感就更深了。”

2013年底,金正恩肃清了被视为朝鲜第二号权力人物—其姑丈张成泽,当时就有不少被视为张成泽亲信的朝鲜驻外人士被紧急召回。据推测,这些人在返国后都被送进政治犯收容所,因而加深驻外人员恐慌。

面对日渐增加的脱北行为,金永焕表示:“韩国政府应该更积极欢迎,并实行扩大与接纳的方向走,对朝鲜也应秉持有原则的态度。”

事实上,自2013年发生9名脱北青年在老挝(寮国)寻求韩国使馆庇护,遭朝方介入而遣返的事件发生后,韩国政府成立项目小组,应对接二连三的朝鲜居民亡命问题。

“韩国得脱离现有机制,向中国与国际社会宣告,将脱北者当作‘韩国国民’看待,而且不该对协助遣返脱北者的中国抱持缄默,有必要在人权上发动进一步的‘攻势’。”金成旻说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18日05:41 | #1

    美爹高潮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