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报》山西煤企欠款万亿,急疯省政府

近日,有消息称负债近千亿元的中钢集团债转股方案基本落地,目前有关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这一消息使得市场对于债转股方案的预期不断升温。
除了钢铁企业外,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和行业的持续低迷,煤炭企业的亏损现状和紧张的现金流不足以应付陆续到期的银行贷款,债转股的呼声也渐高。
面对债台高筑的山西煤炭企业和中钢集团首单债转股的先例,商业银行被架在了尴尬的位置。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商业银行对于产能过剩行业的新增贷款早已“捂紧了钱袋子”,存量贷款清收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相比债转股的尝试,部分商业银行更倾向于债务延期。近日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山西七大煤企流动性贷款全部转中长期,用“以时间换空间”的方式降低企业短期偿债压力。
山西样本
“实体产业离不开金融支持,产能过剩行业目前更是这样。煤炭行业处在一个转型时期,对于龙头企业和资产优质的企业,融资上应该存在一个区分。”山西银监局相关人士表示,政府正在牵头协助解决煤炭企业的债务问题,缓解企业流动性压力,如今采取的是债务延期。
数据显示,山西七大煤企的总债务超过1万亿元,流动性负债6800亿元,而银行机构贷款余额约为4000亿元。在政府的主导下,山西七大煤企的所有流动性贷款全部转中长期,降低企业短期偿债压力,通过“时间换空间”的方式让企业“缓口气”。
“山西银监局召集银行多次商议,确定了将七大煤炭企业的4000亿元贷款中期限较短的贷款重组为中长期专项贷款,期限为3~5年,利率上也给予一定的优惠。”一家国有大行山西分行人士称,所有银行均将情况反映给总行,9月底之前落实。
该国有大行山西分行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煤炭行业的大幅度亏损和产能过剩,商业银行在贷款方面压缩得比较厉害;对于亏损较严重的企业,部分银行时有抽贷行为,导致企业经营雪上添霜。“大部分银行可能是不抽贷也不续贷,但大幅度压缩贷款,这也给企业不小压力。”
“去年一家煤炭企业在银行贷款是6000万元,但是还款之后能够申请下来的就只有一半额度了。银行方面认为企业的业绩差了,行业也属于限制性行业,风险比较高,批的额度就少了,更不用说是长期贷款了。”该国有大行山西分行人士表示,很多企业出现逾期贷款实属无奈,毕竟还款后重新申请会很难且不足额。
上述山西银监局人士表示,大型煤炭企业一直是商业银行的贷款大户,给银行贡献利润不菲;由于国内经济下行,行业不景气,如今是银行反哺企业的时期。“从监管的思路看,政府要协调银行不减少对企业的支持,保证存量的贷款或是将短期贷款升级成专项中长期贷款,同时牵头企业去做推荐融资。”
“即使在产能过剩行业中,企业的情况也差异比较大。银行应该对不同企业区别对待,万万不能一刀切。”上述山西银监局人士称。
据了解,7月13日,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亲自带领九大煤炭企业在京举办产业推荐会,并在会上承诺省政府和国资委建立必要机制,确保企业的融资不违约。
债转股争议
相对于银行“续贷”的方式,时下煤炭行业债转股被市场炒得沸沸扬扬,而中钢集团的首单债转股也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示范。然而,对于债转股的方式,商业银行内部却存在比较大争议。
“商业银行不擅长做股权投资,即使债权变更为股权,银行也不可能参与到企业的经营中。”中信银行相关人士称,银行持股权只可能是贷款偿还不上最后不得已的一步。
据该中信银行相关人士介绍,股权投资和贷款存在的最大的区别在于退出的方式。“贷款是到期偿还,比较直接,但是股权退出可能会涉及到上市、回购等等方面,退出的难度要大很多。”
一家券商分析师认为,对于企业资产比较好、盈利能力较强的企业,资金方才会倾向于股权投资,而亏损企业和产能过剩企业,投资股权的意义要小很多。“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资本金的消耗。”
“对于银行而言,债转股可能顾虑会很多,不同企业的情况都不一样。银行宁可对贷款延期,也不会轻易做债转股决定。这其中涉及到政策、银行意愿等等方面,是一个很复杂的博弈过程。”前述国有大行山西分行人士表示,一旦债转股意味着不用偿还贷款,甚至可能让行业信用风险蔓延。
8月初,银监会就《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按照监管思路,是想通过债权转股权降低企业的负债率,改善企业资产质量。但是,该征求意见中提及的债权人仅包括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地方AMC,银行暂未纳入。
一家股份行人士向记者透露:“对于产能过剩行业中的企业债转股,实质上还需要对贷款性质区别看待。银行对一些企业是以信用贷款或担保贷款形式形成的债务,可能在偿债的资产主张上存在麻烦,可能会愿意接受债转股条件。但是,银行通过实际资产抵押做的贷款,绝对是希望延续债权的形式。”
“这两年银行在产能过剩的行业中信用贷款越来越少,但是此前是有存量贷款的。这部分贷款在偿还出现问题时往往债务不能对应实际资产。”上述股份行人士称,这可能是银行担心的地方。
对于贷款的延期,该股份行人士表示是一种解决眼下债务偿还的方式。“如果煤炭企业是因为国内大环境原因陷入暂时性困境的,银行是希望通过更长时间的资金支持帮助其渡过难关;但是,不排除一些僵尸企业,这种企业的贷款延期就没有意义了。”
实际上,监管层对于银行抽贷屡次喊话。8月3日,银监会办公厅还下发了《关于做好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第十三条明确表示,“各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一致行动,不得随意停贷、抽贷,通过收回再贷、展期续贷等方式最大限度地帮助企业实现解困。”
“像山西七大煤炭集团这种龙头企业,行内遵循不抽贷和不停贷的政策。但是,对于僵尸企业,拖长其生命周期可能更麻烦。”上述股份行人士表示,政策的落实尚需细则,缺乏技术和造血能力的企业,资金的窟窿也许会越来越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8月20日20:06 | #1

    印!

  2.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20日13:52 | #2

    有啥可担心的,央妈在,接着印!

  3.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20日16:33 | #3

    再印!金圆劵悲剧重演!

  4.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4:10 | #4

    金圆券还要引诱人民自掏黄金出来….
    直接斗地主抄家就行了…
    绝对吃一次就满脑肠肥

  5.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8:39 | #5

    砰!

  6.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9:55 | #6

    胡温十年,遗害太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