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三种怀旧:毛粉、膜蛤与民国当归

作者: 何清涟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毛粉的理想是重建动物庄园

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由于没有全国性的调查,只能以《纽约时报》2014年4月16日的报道《蓝色沿海与红色内地:调查揭示中国政治分野》为例:在意识形态上,“红色”保守省份大都在贫穷的农村内地,而富裕的、城市化的“蓝色”省份则在沿海地区。中国的保守主义者(其实就是受“红色”教育影响最深的人群)支持建设一个强大的国家,同时希望政府在管理经济上起到强有力的作用。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渴望更多的公民自由,信奉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并想拥有更多的性自由。调查发现,按照这一结果,上海是中国最持自由主义观念的地区,其次是富裕的沿海省份广东和浙江。相对贫穷的内陆省份往往最保守,成为毛粉较多的地区。

毛粉中的主流意见认为共产党一党专制没有问题,只是如今的政府腐败恶劣,资本对工人阶级的盘剥、社会财富分配不均成为各种社会矛盾的根源。因此,他们臆想了一个毛泽东时代,并将公平、清廉、没有贫富差距、人人都有工作等理想当作毛时代的特点,努力要求回到毛时代。网上流传一篇“今天才明白,我们都被半截子话坑死了!”文章用六个“三十年前”开头,罗列了作者心目中“计划经济”的好处;再用“如果你们有钱的话”痛诉了“市场经济”的罪恶。该文陈述:计划经济时分房只需等待,但总会有;市场经济下不需等待却买不起房。计划经济下有免费医疗,质量低下看病却不要花钱;市场经济下医疗质量提高了,但人们却看不起病。计划经济下上学免费;市场经济导致有人上不起学。计划经济下没有择业自由,但可得到分配的工作;现在有了择业自由,却找不到工作。计划经济下工作稳定;市场经济下工作不稳定,易失业。计划经济下普遍贫穷但贫富差距小;市场经济拉开了贫富差距。

在不少国企下岗工人和毛左当中,类似的说法一直颇有市场。我在《诅咒市场经济错在哪里?》(2013年7月13日)一文中指出这篇网文犯有两大常识错误,一是偏离了计划经济下中国的实际情况;二是忽视了市场经济的影响依赖于政治制度,政治制度不良,推行经济市场化的结果必然是权力强干预下的半吊子“市场经济”。该文所列市场经济下产生的大多数问题(除了失业之外),在民主国家的市场经济中很少出现;即便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这些问题也不如中国严重。

毛粉有意忽视毛时代的中国是毛泽东暴政管治下的巨大动物庄园。毛用逆向身份歧视的方式取得社会底层的支持,用阶级斗争打压上亿人口的庞大人群,制造社会恐惧,实现以红五类为主的社会群体对黑五类的阶级压迫甚至肉体灭绝,整个社会极度贫困化,生活物质需要依靠票证配给。因此,毛粉要求的理想社会其实是专制+财富平均分配+打击政治贱民。从几任中共总书记的治理特点来看,习近平时代最接近他们的理想:反腐败、发展国有经济、钳制舆论等等,如果习近平再往前走一步,通过政治权力没收富人与高端中产的财富,拉平贫富差距,毛粉就皆大欢喜地进入理想社会。

民国当归派的理想社会

中共统治60多年,除了1980-1990年代曾经有过比较宽敞的社会向上流动管道之外,一直保持身份型社会特点(即个人的社会地位主要由出身决定),只是毛时代是消灭精英阶层的逆向身份歧视。自21世纪初以来,中国社会向上流动的管道逐渐变窄,形成资源代际传递的“二代”现象,再加上政府管制言论、扼杀一切社团活动空间,在胡锦涛统治后期出现了“民国当归”的思想。

主张“民国当归”的人群对民国历史主要是大画面想象,比如北洋军阀时期的地方自治、民族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十年、北伐成功,蒋公统一中国,全民抗战,国共内战,……每次社会剧变都会给不少中低阶层人士提供上升机会;共产党的存在与发展壮大、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私人办报则代表民国社会拥有组党结社言论自由。在他们眼中,民国历史画卷是如此靓丽,拥有无穷的想象空间:社会开明,结社自由、言论自由,文人学士不惧政治权势。再加上老照片中那些民国中上层人物,无论男女,其风采衣着远比中共建政后男女皆穿中山装、军装以及毫无美感的服装看起来英俊漂亮,很有“范儿”,因此,民国当归成了一种政治理想。

民国政权与中共政权相比,其实是威权政府与极权政府的差别,储安平在《中国的政局》一文中说得形象:“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

民国当归理想是回到以私有经济、民间社会存在为基础的威权型社会。关于民国时期政治宽松、社会开明的想象,只不过是与中共统治时期两相对比得出的感受,并不完全是民国时期的真实。

“膜蛤文化”承载之物原来很轻但在不断加码

与前两种怀旧热相比,膜蛤文化是当下中国人玩的黑色幽默,利用“怀念”江泽民时代的一些笑料与相对宽松,来讽刺今上那种刻板严苛、容不得半点讽刺与冒犯的社会管制。以下是人们对蟆蛤文化的起源与要点的梳理:

“膜蛤文化”的起源是百度李毅吧的偶然之举。当时,这个网吧将江泽民2000年10月27日在香港记者招待会上回答香港女记者张宝华提问时的视频翻出来,这一事件当年在香港曾引起滔天巨浪。在被问及是否“钦点”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时,江泽民面对不断的追问,表示这帮香港记者水平有限,并作出有关回应,其中一些名句,比如“闷声发大财”、“I’m angry!”、“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你们要知道,美国的华莱士,那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啊,我跟他谈笑风生”。这些当年被用来佐证江泽民欠缺领袖风度的笑料,如今却被只见过胡锦涛、习近平这两位总书记风采的中国青年一代视为“惊艳”发现,认为一个喜怒均形于色的总书记才有血有肉有活力,与面容刻板不苟言笑的胡锦涛相比,显得有烟火气;与刻意追求“伟大、光荣、正确”的习近平相比,要可爱且有亲切感。

到了2014年,微信公众号“江选研讨会”横空出世,笔名“黄薄码”的撰稿人以其详实的考据、一本正经下暗藏幽默的文风正式催生了“膜蛤文化”。

有人解释,“膜”意指“膜拜”,“蛤”即海外某系列媒体对江泽民的谑称“江蛤蟆”,因其有段时期喜欢戴当时流行的蛤蟆眼镜。中国文化中,“蛤蟆”意味着有毒、丑陋。所以这种所谓的膜拜一开始就混合着冒犯与戏谑。如今,“蟆蛤文化”不断丰富,其承载的政治内容越来越多:比如怀念“我蛤当政”时的经济飞速发展、政治气氛相对宽松,等等,“蛤蟆”变成了“我蛤”,最后成了“长者”,出现了今年为“长者”庆祝九十大寿的网上活动。

三种怀旧承载的内容无法共存

怀旧本是50岁以上中老年人的心态。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中老年人来日无多的焦虑感增强,那些被过滤的往日回忆却不断被美化,遇到某种外在刺激,很容易触发“怀旧情绪”,并通过怀旧获得心理安慰和情感支持,重温往昔的掌控感与安全感。怀旧成为一种集体情绪,一般只发生在社会多变、动荡不安之时。这种时刻,人们深感社会危机即将来临,未来充满不确定,通过怀旧,对过去进行重构与利用,寻找安全感与归属感。

上述三种怀旧情绪的出发点相同,都是对现实社会严重不满。但三者各自通过一种价值重构塑造的社会认同,却表达了层次不同、方向不一的复杂政治诉求。毛粉的理想实现,中国就会成为一个动物庄园,不会有民国,也不会有江泽民时期的半开明专制;民国如果归来,毛粉的理想国就不存在,江泽民的“蟆蛤时代”也将被抛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6:10 | #1

    猪抬头说 哦 原来我们是猪 吃的是猪食 睡的是猪圈。然后继续吃。

  2.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7:13 | #2

    没有国民党,就没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千刀万剐孙大泡,祸害中华民族百余年。

  3.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8:19 | #3

    何老师的文章总是这么一针见血,清晰明了

  4. 匿名
    2016年8月21日08:46 | #4

    江泽民江蛤蟆是祸害中国第二厉害的魔鬼,仅排在毛腊肉的下面,那些说江蛤蟆好话的傻逼,要么不懂权力,要么是个弱智。权力分配是四种分配中最为邪恶的,不遏制权力分配,中国必然是人间地狱,而江蛤蟆在位时是改开以来权力分配最为猖狂的时期,江蛤蟆的垂帘听政也导致了权力移接制度的名存实亡。改开已死。—deng9

  5. 自由民
    2016年8月21日09:51 | #5

    各种力量正在力图把中国拉向各个方向,这就是当今的现实。

  6. 秋雨
    2016年8月21日10:31 | #6

    何老师这篇文章缺少了两种力量的对比,毛粉和民国派哪一种更强就能主导中共国的未来。从表面看毛粉和中共流氓政权溯本同源,自称为左派,容易得到中共支持,但一群脑残和爱国贼难成大器,充其量再闹一次义和团就会退出历史舞台。而民国派的理想未来二十年有可能成为现实。

  7. 汤润芝
    2016年8月21日10:35 | #7

    匿名 :
    江泽民江蛤蟆是祸害中国第二厉害的魔鬼,仅排在毛腊肉的下面,那些说江蛤蟆好话的傻逼,要么不懂权力,要么是个弱智。权力分配是四种分配中最为邪恶的,不遏制权力分配,中国必然是人间地狱,而江蛤蟆在位时是改开以来权力分配最为猖狂的时期,江蛤蟆的垂帘听政也导致了权力移接制度的名存实亡。改开已死。—deng9

    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蛤是讽刺,这是年轻人的艺术。
    说明他们是清醒的,暗暗积累的能量总有一天会改变世界。

  8. 匿名
    2016年8月21日10:57 | #8

    一个那么丑恶的人蛤蟆,仅仅会外语,会钢琴,会梳头就成了神,那会画画文学的希特勒岂不是伟人

  9. 匿名
    2016年8月21日11:50 | #9

    江蛤蟆采取秘密枪决,活人器官摘取等残忍手段迫害光大法轮功学员,天怒人怨,不得好死

  10. 用户
    2016年8月21日05:44 | #10

    还要舔美国人屁眼的,舔日本人屁眼的,以及舔一切白人屁眼的

  11. 匿名
    2016年8月21日15:06 | #11

    匿名 :江蛤蟆采取秘密枪决,活人器官摘取等残忍手段迫害光大法轮功学员,天怒人怨,不得好死

    9494,很对很对,它这蛤蟆不得好死!

  12. 匿名
    2016年8月21日15:07 | #12

    匿名 :没有国民党,就没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千刀万剐孙大泡,祸害中华民族百余年。

    这孙子至今挂在台湾,跟毛挂在中国一样,这孙子也确实不得好死!

  13. 匿名
    2016年8月21日15:18 | #13

    匿名 :猪抬头说 哦 原来我们是猪 吃的是猪食 睡的是猪圈。然后继续吃。

    所以,无论你国大小猪头,什么五毛、愤青、理中客、小粉红、毛粉、蛤粉……都是些愚蠢无能的猪头,关键时候还得靠“汉奸”“叛徒”“反动派”帮着收拾残局
    就像毛和副手周在文革搞得一塌糊涂、一团糟,然后在文革后期又不得不启用邓小平来收拾残破的局面……
    最新的例子是曾经率领美国女排击败中国的郎平,被你国封为“叛徒”“汉奸”“卖国贼”,结果怎么样?现在又不得不启用她,光靠小粉红们那点能耐行么?结果是启用她后,用她那套美国式先进训练手段女排重夺冠军,靠那些只会乱喷的五毛愤青小粉红,啥也成不了事。

    据观察,你国最有能耐的人,多是被封为“叛徒”“汉奸”“卖国贼”者,你国真是搞笑,你国那个大猪头不是天天叫唤要重视人才么,你国“叛徒”“汉奸”“卖国贼”堆里人才最多,他敢发掘么?关在监狱里的政治犯很多也是人才,他敢重用么?笑话!

  14.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21日09:07 | #14

    何汉奸想多了,就一群公知在那意淫,见不得光,见光死

  15. 匿名
    2016年8月21日20:12 | #15

    從學術層面上,我並不認為何女士的文章有什麼問題。但是從我個人情感上出發,我強烈反對將民國思潮與毛派思潮、膜蛤文化相提並論。

    毫不客氣地說,這篇文章將民國思潮拉到和毛派、膜蛤同一個層面,令我不得不懷疑其動機。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篇文章會帶來何種影響。事實上,她的這套邏輯從本質上說和「美國也有」的邏輯幾乎沒有區別。我希望社會各界對此能保持高度警惕。

    而回想其她最近的另一篇文章『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則更加令我大跌眼鏡。

    她在文章中寫道「2011年中东北非地区的“阿拉伯之春”后来变成漫长的“阿拉伯之冬”,再由反政府力量衍生出极端黑暗的伊斯兰国,已经让极少数西方学者意识到,每一个社会都有其自身的文化,强力推行民主化也许会欲速则不达。」

    這樣的措辭、這樣的觀點立場,和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的「國情論」又有什麼區別呢?簡直混帳!可憐美國之音竟然刊登了這篇文章。實在是可笑至極、愚蠢至極。面對中共「大外宣」的攻勢,這樣的文章究竟是幫了他們呢還是害了他們呢?

    而何頻的立場更加奇怪。更不用說「大紀元」方面的態度了。那篇「習近平驚人之舉」的文章簡直驚天地泣鬼神。我除了怒火中燒,更多的是失望。多少知名平台一次又一次地被中共利用、餵料?挺習的文章為什麼會繼續存在,而反習的文章為什麼會消失呢?「北京之春」的「邵明」為什麼沒了下文?「吳弘達」意外死亡的消息為什麼不見很多人去評論呢?胡平最近關於港獨的評論是多麼的奇怪。

    如果稍微留意一下這方面的動態,其實不難發現所謂的民運圈子發生了什麼問題。其實他們和「革命黨」的問題是一樣的。革命或成功或失敗,一些領導人漸漸地「脫離群眾」。開始「離地」又或者「原地踏步」。又或者說變得「理中客」起來了。這是正常的。

    然而作為一個群眾,難道還要聽自己不喜歡聽的東西嗎?邱吉爾說“對領袖無情,是偉大民族的標誌”。其實稍微思考一下,其實根本不需要顧忌這麼多,能代表自己的人就支持,不能代表自己的就反對。要是一個人變了,就要堅決說不!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聽其言,觀其行。敢於拋棄自己不相信一切。這才能令中共的所謂收買、臥底行動徹底失敗。也許他們能改變幾個所謂的民運人士,但是他們無法改變我們所有人!

    站起來吧各位。從今天開始,做一個有思想的人!

  16. 匿名
    2016年8月21日21:51 | #16

    @匿名
    這樣的措辭、這樣的觀點立場,和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的「國情論」又有什麼區別呢?簡直混帳!可憐美國之音竟然刊登了這篇文章。實在是可笑至極、愚蠢至極。面對中共「大外宣」的攻勢,這樣的文章究竟是幫了他們呢還是害了他們呢?

    这样的措辞,这样的观点立场,叫做“认清现实”,唯有勇敢与智慧兼备者方能为之。

    你不爽太阳就不升起来了?你高兴邀穆斯林进门,穆斯林就不把你当猪看了?你愿意觉得这个世界更好,这个世界就对你更好了?你不高兴世上有弱智的人类,人类中的聪明人就多了?你不想接受人性恶,人性就善了?

  17. 匿名
    2016年8月21日21:55 | #17

    @匿名

    再补充:

    “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那是事实,和某些人高不高兴半点儿干系都没有。

    不管拿什么情绪去填,太平洋就是能淹死人。不管救党派有多着急,共产党就是只有死路一条,要么自宫,要么被宫。同样,不管民主派多着急,中国就是离民主距离最远的一国。能把事实,情绪,理性揉到一堆的,恐怕再怎么不甘愿,也是离自由最远的一群。

  18. 路过
    2016年8月21日22:01 | #18

    匿名 :
    @匿名
    這樣的措辭、這樣的觀點立場,和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的「國情論」又有什麼區別呢?簡直混帳!可憐美國之音竟然刊登了這篇文章。實在是可笑至極、愚蠢至極。面對中共「大外宣」的攻勢,這樣的文章究竟是幫了他們呢還是害了他們呢?
    这样的措辞,这样的观点立场,叫做“认清现实”,唯有勇敢与智慧兼备者方能为之。
    你不爽太阳就不升起来了?你高兴邀穆斯林进门,穆斯林就不把你当猪看了?你愿意觉得这个世界更好,这个世界就对你更好了?你不高兴世上有弱智的人类,人类中的聪明人就多了?你不想接受人性恶,人性就善了?

    说得好。面对现实,也讲真话,唯大智慧者能为之。比如今年美国大选,何老师在那篇“川普现象背后的美国现实”,写得非常清楚。

  19. 老蛤丝
    2016年8月22日00:15 | #19

    @Mobile Guest
    你说的是巴拿马运河的文件么,要不要公开讨论下

  20. 匿名
    2016年8月22日03:34 | #20

    哪里还有毛粉?还过十年,那些7老 80的红色毛粉估计要死绝了!这些只受过初小教育的毛粉从来没成为过社会主流!

  21. 自由民
    2016年8月22日14:21 | #21

    路过 :

    匿名 :
    @匿名
    這樣的措辭、這樣的觀點立場,和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的「國情論」又有什麼區別呢?簡直混帳!可憐美國之音竟然刊登了這篇文章。實在是可笑至極、愚蠢至極。面對中共「大外宣」的攻勢,這樣的文章究竟是幫了他們呢還是害了他們呢?
    这样的措辞,这样的观点立场,叫做“认清现实”,唯有勇敢与智慧兼备者方能为之。
    你不爽太阳就不升起来了?你高兴邀穆斯林进门,穆斯林就不把你当猪看了?你愿意觉得这个世界更好,这个世界就对你更好了?你不高兴世上有弱智的人类,人类中的聪明人就多了?你不想接受人性恶,人性就善了?

    说得好。面对现实,也讲真话,唯大智慧者能为之。比如今年美国大选,何老师在那篇“川普现象背后的美国现实”,写得非常清楚。

    何清涟以一人之力就能把3.5亿人的天下第一大选—-美国大选写清楚?不自量力。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