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政治暗杀重现俄罗斯,异见人士离奇死亡

从特定角度看——这其中无疑包括克里姆林宫的视角——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Vladimir Kara-Murza)在华盛顿的所作所为可以被贴上卖国的标签,是对其祖国的无耻背叛。
在国会山的一系列公开会议上,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卡拉-穆尔扎敦促美国立法者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扩大对俄罗斯政府的经济制裁。他表示,这会促进俄罗斯的政治变革。
2015年5月,也就是卡拉-穆尔扎回到莫斯科一个月以后,他觉察到发生变化的是他自己的身体。在和其他异见人士会面时,他的额头上莫名其妙地布满了汗珠。他的胃里翻江倒海。
“一切来得特别快,”他回忆道。“大约20分钟时间里,我从感觉完全正常发展到心率加快,血压极高,然后大汗淋漓,吐得到处都是,然后失去了意识。”从一个星期的昏迷中苏醒过来后,医生告知他曾摄入一种有毒物质,不过他们找不到这种物质的明显痕迹。
卡拉-穆尔扎侥幸逃过一劫,但有着类似遭遇的其他人基本没这么幸运。他说他可以确定,自己是安全部门毒杀的目标。在苏联时代得到广泛应用的政治谋杀正卷土重来,在克里姆林宫的外交政策中发挥重要作用——克里默林宫用以压制或恐吓国内外批评人士的威逼手段越来越多,而政治暗杀是其中最残忍的一种。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要让俄罗斯重拾其所说的在世界强国中间应有的地位。他投入了大量金钱和精力,要塑造一个强大的、道德高尚的俄罗斯——和他所描绘的孱弱、堕落、混乱的西方民主国家截然不同。
危及这种形象的揭黑记者、权利倡导人士、反对派政客、在政府机构工作的告密者以及其他一些俄罗斯人,都遭到了严厉的对待——或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监狱,或在媒体上被大肆诋毁,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被杀。
政治谋杀,尤其是以投毒方式进行的政治谋杀,在俄罗斯并不新鲜,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个世纪前。同时这种行动也谈不上有多隐秘。尽管通常难以确认由哪个人授意,而且会被政府官员言之凿凿地否认,但毫无疑问,毒杀案少不了政府的参与——这也许恰恰就是目的所在。
“高水平的雇佣杀手是仅存于流行文化作品的,”纽约大学教授、研究俄罗斯安全部门的权威马克·加莱奥蒂(Mark Galeotti)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只要是高水平的手法,就说明这是一项政府资源。”
其他国家,尤其是以色列和美国,会执行定点清除行动,但那是被严格限制在反恐情境之下的。没有哪个大国会像俄罗斯一样,有组织地、无情地雇佣杀手,对付那些被认为在海外出卖其利益的人士。海外谋杀行动甚至在2006年得到了俄罗斯国会的法律许可。
离奇的谋杀和死亡事件——最出名的一例是普京的政敌亚历山大·V·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V. Litvinenko)于2006年在伦敦死于钋-210中毒——现在已经被视为极大的威胁,克里姆林宫的批评者们纷纷逃离俄罗斯,隐姓埋名。
俄罗斯从未承认使用过2006年的那项法案所赋予的权力,并明确地否认该国政府与一些引人瞩目的案件有任何关联,包括利特维年科谋杀案。
但事实证明,卡拉-穆尔扎在华盛顿敦促立法者加以拓展的那项《马格尼茨基法案》,或许是多年来最为致命的话题。
在就2.3亿美元政府“退税”被腐败的俄罗斯官员收入私囊一事展开调查之际,律师兼审计师谢尔盖·L· 马格尼茨基(Sergei L. Magnitsky)因逃税的罪名入狱。2009年,他在当局拒绝提供必要的医疗救助后去世,让克里姆林宫广受舆论的谴责。
作为回应,在俄罗斯工作期间成为那场税务欺诈案的被告,并雇用了马格尼茨基的美国金融家威廉·F·布劳得(William F. Browder),竭力敦促国会通过一项法案,惩处与相关罪行以及马格尼茨基随后遭受的虐待有关的官员。拟议中的举措在2012年以《谢尔盖·马格尼茨基法治与责任法案》(Sergei Magnitsky Rule of Law and Accountability Act)之名获得通过。根据该法案,美国拒绝向在俄罗斯侵犯人权但却逃掉了惩罚的俄罗斯人——包括牵涉到马格尼茨基税务欺诈案的官员——发放入境签证,并禁止他们使用美国的金融系统。
认为俄罗斯内政受到干涉的普京极力游说,反对该法案。法案通过时,他进行了报复,禁止美国家庭领养俄罗斯儿童。该法成了把被控犯有谋杀、侵犯人权和金融盗窃等违法行为的俄罗斯名人列入黑名单的原型。
那场税务欺诈案的涉案人员是谁这个问题起初是对调查极其重要,最后对该法的最终适用范围也具有重要意义。掌握内部信息变得颇为关键,而且事实证明,这种做法非常危险。迄今为止,已有五个要么是提供了这类信息,要么是潜在证人的人离奇死亡。相关死亡的精密程度表明,这些是由国家发起的谋杀。
马格尼茨基便是遇害者之一。他的死称不上是神秘的安全行动的结果。在他之前,已有两人死亡。随着案件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其他人开始神秘死亡。
先于马格尼茨基遇害的瓦列里·库罗奇金(Valery Kurochkin)是一名潜在的证人。他的名字出现在了和那桩欺诈案有关的文件里。从俄罗斯逃到乌克兰的他因肝功能衰竭死于乌克兰,时年43岁。
另一名遇害者奥克塔伊·哈桑诺夫(Oktai Gasanov)在该欺诈案中级别较低,但他可能对该团伙的运作方式有所了解。他死于心梗,时年53岁。
在马格尼茨基在狱中去世后,第四个知情者的生命在其从阳台纵身一跃后走到了终点。第五个神秘死亡的人是和该案有牵连的银行业从业者亚历山大·佩列皮里奇尼(Alexander Perepilichny)。他2009年抵达伦敦,并把电汇记录交给了瑞士调查人员。然而2012年,似乎非常健康的他在慢跑时心梗发作。44岁的他被发现瘫倒在一个守卫森严的住宅小区里的路上。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和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也是该小区的住户。面对他的遗体,警方百思不得其解。起初,尸检没能对相关疑问做出任何解答。
直到2015年,一名植物学家才找出佩列皮里奇尼的假定死因:他的胃里有钩吻的残留物。钩吻(俗称断肠草——译注)是一种罕见的有毒植物,生长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据知,它曾出现在中国的暗杀活动中。验尸官定于9月再次进行调查。
“所有这一切听上去像是偏执多疑的阴谋论,”布劳得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但发生在重要人士身上的这种事情太多了。在西方,行业领袖和律师是不会像这样大量死去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23日14:54 | #1

    毒药来自中国

  2.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8月23日10:47 | #2

    普京的專業做法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