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希拉里“电邮门”引出新麻烦

周一晚上,在洛杉矶出席喜剧明星吉米•金梅尔(Jimmy Kimmell)的深夜秀时,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试图对围绕她最新的电子邮件麻烦的杂音一笑置之。

她故作严肃地说:“吉米,我的电邮太无聊了。我对此感到很不好意思。它们太无聊了。我们已经公开了大概3万多份电邮,大概是这个数。再公开一些电邮又能怎样呢?”

不过,美国国务院将不得不再公布近1.5万份希拉里的电邮(最有可能是在11月份的大选前夕公布)的消息,对这位民主党候选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消息传出之际,不仅是她的电子邮件正面临审视,她在国务卿任上与慈善组织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之间的关系也正面临审视。

保守派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周一新公布的电子邮件显示,克林顿基金会的捐助者曾试图通过希拉里的副幕僚长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与希拉里接触。阿贝丁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的是中间人的角色。

上周,希拉里曾试图通过宣布克林顿基金会只会接受来自美国公民、永久居民和总部驻美国的独立基金会的捐赠,预先阻止对该基金会的进一步批评。

然而,即使是支持希拉里的人们也表示,新公布的电子邮件引发了这样的质疑: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捐赠者曾享有什么样的联络便利;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该基金会的捐赠者(哪怕是那些美国捐赠者)又能获得什么样的好处?

一位支持希拉里的不愿具名的民主党工作人员表示,这些电子邮件令人们了解到政客与他们的金主之间的关系,这些金主希望能够接触到在他们的帮助下当选的官员。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往往会有一个专门的人,负责充当外部力量与官员之间的缓冲。从一切可知信息来看,这正是(阿贝丁)的工作。我讨厌附和共和党人的观点,但如果她认为以国务卿身份接受外国捐赠者的资金没问题的话,她为什么不会觉得以美国总统身份这么做没问题呢?”
其他政治观察人士则质疑,为何克林顿基金会如今已决定停止接受来自外国个人或实体的捐赠,却继续接受可能在寻求同样的政治影响力的美国个人和组织的大笔捐赠。

在“司法观察”公布的阿贝丁和克林顿基金会工作人员及捐赠者之间的十多封电子邮件中,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希拉里同意向捐赠者作出让步、或给他们优待。阿贝丁曾在她的所有邮件中反复强调,所有克林顿基金会捐赠者的会晤要求,都应该走美国国务院的官方渠道。然而,至少有证据表明,克林顿基金会的捐赠者和高管为撮合与希拉里的会晤施加了压力。

曾向克林顿基金会捐赠至少10万美元的民主党人乔伊丝•阿布西(Joyce Aboussie)曾多次给阿贝丁发电子邮件,要求她为煤炭集团博地能源(Peabody Energy)安排会晤。后者曾聘阿布西为顾问,并曾将民主党前众议员迪克•格普哈特(Dick Gephardt)聘为游说者。

2009年6月8日,阿布西写道:“胡玛,我现在需要你帮忙介入。我们需要与国务卿希拉里见面,如今她上任已接近6个月。顺便说一下,这是我首次提要求。如能帮忙,感激不尽。这应该不用明说,博地方面的人找到迪克(格普哈特)和我,是由于我们与克林顿夫妇的关系。”

一周后,阿布西又发来一封跟进此事的电子邮件,阿贝丁回复道:“我们正在想办法,我希望我们能找到某种途径……我们得走通这其中的官聊(原文如此)程序。”

与此同时,“司法观察”通过按照《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提交的请求获得的通话记录显示,2010年到2012年期间,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的幕僚长谢里尔•米尔斯(Cheryl Mills)收到了克林顿基金会首席运营官发来的至少148条信息。对这些通话记录的审查是福克斯新闻(Fox News)最先报道的。

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抓住最新这批电子邮件大做文章,声称克林顿基金会的捐赠者通过权钱交易从美国国务院得到了好处,并呼吁解散该基金会。

2a7fte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8月25日23:56 | #1

    可玩弄民主的美国权贵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