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辕北辙的中国经济

作者: 邓新华

最近我们一群人讨论一个年底经济论坛的事,讨论了半天,没找到今年经济有什么亮点。去年还有创业风口之类的亮点,今年就没有了。先声明,我不唱衰中国经济,只是说它没有亮点。房价甩下实体经济一路绝尘是热点,但不是亮点。

为什么中国经济变成这样?

近日,发改委某官员表示,钢铁和煤炭之所以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一定意义上是因为市场机制已经失去作用。因此,单纯依靠市场机制,解决不了产能过剩的问题。

他说反了。所谓过剩产能,其实是错误产能,是“四万亿”刺激经济导致企业错误投资的产能。市场能不能解决过剩产能?当然能!错误产能会受到亏损的惩罚从而自动退出市场。相反,由发改委来去产能,就会用官员的标准来取代市场的标准,退出的是高效的民企,留下的是大而不能倒的国企。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近日说:“……当经济发展得不是很好的时候,货币当局一般要通过比如说增加货币供应量来想办法降低利率,利率降低以后,投资就会增加,经济就会发展。”

这又是一段反常识的话。盛司长可能没搞明白名义价格和实际价格。美国总统尼克松曾管制石油价格,其结果是石油标价很便宜,但人们要排长队才能加到油。这个例子里,标价只是石油的名义价格,石油的实际价格还要包括人们排长队耗费的时间。石油的实际价格不仅没有下降,反倒增加了。因为价格管制下,石油供给减少。

每个金融官员都应该把这几句话挂在办公室:1、宽松货币不可能降低市场实际利率,不可能解决企业融资难;2、如果有企业在宽松货币中融资变容易了,这一定是因为其他企业、老百姓为它支付了潜在的成本;3、宽松产生信用扭曲,市场实际利率一定是上升了。这几句话其实仅仅是对名义价格、实际价格的简单运用。央行不可能为市场消灭成本,它只能转移成本。

发出这些言论的都是实际管理部门的官员,他们并不是孤独的,一大波主流经济学家都支持他们的观点。他们会说:别谈抽象的理论,实际情况很复杂,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就是应该如何如何……

古代有个人去楚国,朋友问:“楚国在南边,你为什么往北边走?”

“我的马快。”

“但是楚国在南边。”

“我带的盘缠多。”

“但是楚国在南边……”

“我的车夫是老司机。”

“但是……”

仗着马快钱多司机老,就以为反着跑也能到目的地,这就叫“理性的自负”。中国的经济官员、主流经济学者类似的言论很不少。

你说新劳动合同法干预契约自由,逼走投资,不利劳动者就业,他们说:“我们关心劳动者的权益。”

你说刺激经济有可怕的后遗症,他们说:“我们刺激经济的弹药还很足。”

你说去产能要靠市场,他们说:“我们更懂得该去哪些产能。”

……

总之,在他们看来,别扯理念,理念太虚了,手段有力才是真的。他们不懂得,如果方向错了,即便掌握了详细的统计数据、建立了复杂的模型、干预非常有力,结果也只会离目的地越来越远。

盛松成对“流动性陷阱”的分析是错的,但他有句话说得对:降息不如减税。李克强总理常讲减税、讲简政放权,假如中国经济这些年真的只做了这两件事,其他的都没做,中国经济现在一定亮点多多。当然了,如果能进行土地、户籍等的改革,亮点就更多了。林毅夫说,中国经济仍然有8%增速的潜力。其实,只要能回到简单的原理,中国经济可爆发的巨大潜力是远超出林毅夫的估计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26日10:30 | #1

    最后一段是“中国梦”

  2. 匿名
    2016年8月26日11:49 | #2

    只要不设置国企为王的行业壁垒。中国经济还会翻翻。
    但是,这只能是空想。

  3.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26日23:25 | #3

    减税是不可能的,一大帮官老爷寄生虫要养活呢

  4.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27日07:26 | #4

    中国早崩溃了,本文作者才发现,晚了,这次美分扣了

  5. 匿名
    2016年8月28日14:33 | #5

    这三句话说得很对:

    你说新劳动合同法干预契约自由,逼走投资,不利劳动者就业,他们说:“我们关心劳动者的权益。”
    你说刺激经济有可怕的后遗症,他们说:“我们刺激经济的弹药还很足。”
    你说去产能要靠市场,他们说:“我们更懂得该去哪些产能。”---deng9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