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玉:威斯康辛州的蝴蝶效应

威斯康辛州因州长紧缩公务员开支的决定发生了示威,共和党要通过议案支持,民主党议员则逃到外州躲避。前不久奥巴马总统发表国情咨文提出10年削减赤字一万亿的主张。最近就医疗保险也有冻结的动议。

总而言之,美国紧缩开始了。

但是紧缩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引起美元升值,相反,美指掉头向下,连续四天下跌,再次呈现跌势。这一次很可能要跌向70。

美国麻烦了。

如果环顾一下,可以发现美国面临着极大的困境:

1. 东亚因为中日俄日领土争端,日本面临外交困境。朝韩对峙。无论是钓鱼岛还是南千岛群岛,都使得日本退无可退,中俄也退无可退。所以一下造成板块切割。美国几乎在这个切割中失去了操纵力。美国只有与日韩抱团取暖,而中国就此融入亚欧板块。中俄欧以及整个横贯从朝鲜到地中海的大板块基本锁定了。

2. 埃及革命穆巴拉克下台,运动象阿尔及利亚、也门、约旦、利比亚、甚至巴林蔓延。阿拉伯世界的革命不是简单可以维稳了。穆斯林革命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可以预期穆斯林势力无论如何都会取得相当大的地盘,最坏的结果就是以色列再一次陷入阿拉伯的武装围剿。

3. 犹太投资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不再选择美元和美国资产作为避险。这个信号是十分强烈的。

4. 在资金收缩国内出现民众示威的情况下,而且这是今后十年都要不断面对的局面。美国失去了再一次海外动兵的余地。因为资金没有办法再拿出来了。

看看威斯康辛州的示威者拿着的标语“Nero fiddles while Rome Burns(尼禄(罗马皇帝)在罗马大火中拉着小提琴)”, 凶兆啊。

据此,估计美元将进入一轮反常的下跌。也就是说本来预计的6个月上升期从2010年11月到2011年5月止,可能要提前结束。将进入一个震荡下行的周期。

其中最主要的是美国自身的紧缩,将分外艰辛。美国内部的抗争,平添变数。而中东的动荡,令以色列和全球犹太投资者倍感焦虑。这些都可能造成全球资金的异动。

阿拉伯世界这么乱,海湾资金会往哪流?
短期内最大受益者恐怕还是美国
看看石油美元能不能用订单、期货等形式反馈,再作结论不迟

早上一看,纽约石油暴涨…
5.57%.我都怀疑是看花了眼了。

美元指数这一波下跌,要到3月份
3月以后会反弹。
两个月前我提过此观点。

说一下对美元的看法

先说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例:

为什么创业型公司能够以很低的资产负担巨额债务而仍然被投资者追捧,比如.com类公司。道理大家都明白,是因为这些企业有高成长性。是因为快速增长的预期使得大家愿意借给它钱。

美国也像一个企业,而美元反映的则是大家对美国发展前景的预期。但当前美国经济不管怎么打鸡血,极限增长最多也就冲到4%一线的水平。而现在美国的负债率已经超过100%,平均债务到期时间在60个月左右。

所以,问题就很明朗了。美元最大的危险,是美债收益率,即美国的融资成本和既有债务的利息支付成本。现在10年期美债收益率是3.6%,在宣布去年底QE2推出前后的低点是2.2%,08年以来的主要运行区间在4%附近,技术走上目前已经明显有岛形反转的趋势。一旦冲破4%的整数关口,则后果不堪设想。而随着今年美国的高速复苏预期以及全球通胀,资金还在不断离开美债市场,涌向高风险市场。全球最大债券基金PIMCO的掌门格罗斯已经放话,今年不碰欧美国债。

因此可以预期,今年美元肯定要跌,但原因不会是因为子玉说的那些原因,而是伯南克为了打压美债收益率,在下半年发动的QE3,即打着刺激经济的名义,以债务货币化的方式,直接进入美债市场托市。

ps:QE3的推出也会缓解美国地方政府的财务问题。而地缘政治上唯一能影响美元的,是中东骚动是否会影响到沙特。

QE3是会出的,但出的前提条件是要讲究的

或许换句话说,QE3出的时候,用美元宽松支撑美国债务危机和地方财务危机,但这会以结算市场的美元份额再次丧失为代价。

最后正如你所言,那个前提条件,那个地缘政治在中东,背后的变色就是沙特的选择了。

在全球通胀面前,需要有新的贸易货币来结束这种资本的恐慌,这需要一个主权货币来实现,目前做不到统一,那就各区域集中抱暖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伯南克:别妄想美联储会改变货币政策

美联储(Fed)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周五(18日)表示,美国不会仅仅为了满足新兴市场国家需求,便进行升息或者紧缩货币政策。


这两天韩国小银行挤兑注意到没
这边喊继续放宽,那边却流动性出现问题,有啥联系没?
只是韩国房市资金链出现问题造成的?

韩国问题蛮大的
俺昨天突然发现,韩国的世界GDP排名已经从11位掉到15位了。

问题应该不大,否则不会继续军演

问题应该还不大
认同葡萄的说法,只是因为抗通胀的货币紧缩带来的负效应。
目前还没看到扩散的可能。

个人从09年7月开始,对联储方针的基本判断依据或者说假设

就是,对美元地位和份额的维护已经在实际操作中被放弃了,或者说当前的美国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美元地位是放在最后一位考虑的问题,也就是可以被牺牲的一个要素。

当然,这不是说可以任由其他非美货币攻城拔寨。但那些维护美元地位的手段都不会是在经济和货币政策的层面,即不会是攻势。而基本只会是在政治和军事的层面,这是一种守势,即尽量利用美国现有资源和实力中非金融的部分,来支撑美元地位。在经济层面则尽力利用美元地位,为美国实体经济输血。

说到底,货币是经济的影子,实体经济如果不行,那么货币终究也将失去支撑。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丘吉尔30年时间玩残日不落(海军大臣、财政大臣、首相),其中关键性的一个举动就是死守金本位来支持强势英镑,最终强势英镑摧毁了英国的实体经济,使得英镑彻底失去国际结算货币的地位。

所以,只要美国的实体经济能继续领跑和发展,即便美元贬成里拉,那它也能保有结算货币的地位。如果他的实体扶不起来,那就算它的汇率表现强过英镑,也避免不了失去统治地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