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杨志都没能逃过骗局 怎能怪女生徐玉玉丧失警惕?

新学年开学在即, 几百万被录取的准大学生怀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将纷纷踏上离家上学的旅程。而山东临沂18岁的姑娘徐玉玉,永远不能奔赴录取她的南京邮电大学开始大学生涯。几位福建籍、重庆籍的骗子,谎称是教育局的干部电话通知她,让她先交学费然后能领取奖学金。家境贫困的徐玉玉9900元学费就这样被骗去了,愧恨交加的徐玉玉心脏骤停而猝死。

这是新学年到来之际最为悲伤的一件事,愿徐玉玉安息,在天国里不再遭遇电信诈骗。公众和媒体纷纷谴责骗子的猖獗、出卖高校录取信息者的缺德,以及批评有关部门长期的不作为。但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人认为死者实在太缺乏常识了,哪有天上掉馅饼呀,怎么能掉进这样的电信诈骗的深坑里呢?

说徐玉玉丧失警惕或者批评社会常识教育失败的人,基本上是在显摆一种事后诸葛亮的“机智”。在电信骗局与时俱进、不断升级、目标精准的当下,谁能确保自己不中招而成为下一个受骗者?

徐玉玉的家乡临沂离郓城县黄泥冈不远,《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在吴用等人的设计下,见多识广、武艺高强、江湖经验相当丰富的青面兽杨志,依然掉进骗局之中,我们能忍心责怪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丧失警惕吗?

《水浒传》中的骗局很多,最常见的、技术含量最低的是孙二娘十字坡开黑店,用蒙汗药灌倒过路客人谋财害命,类似于青岛黑店用“天价大虾”宰客;还有一种骗局打着公权力的幌子,容易使人上当,如林冲持刀进了高太尉的白虎堂,类似现在接到“领导让你去办公室”的诈骗电话;技术含量最高的算得上晁盖、吴用、刘唐、阮氏兄弟、白胜等一众江湖顶级人物联合在黄泥冈出演,骗过了杨志。

诈骗集团智取生辰纲前,《水浒传》作者不惜笔墨铺垫了杨志的清醒与警觉:他清清楚楚知道世道不太平,路上打劫的人太多,便从梁中书那里得到了对押送队伍的绝对指挥权;一路督促军健早起程早住店,尽量不给劫匪下手的机会。

可尽管他千般防范,不怕贼抢就怕贼惦记,黄泥冈上他终于着了道。黄泥冈上晁盖、吴用七人和白胜合演的那场戏剧,真的可以入选中国古代十大骗局这样的排行榜。这个局场面浩大、安排巧妙演出逼真。不但骗了牛皮烘烘的谢都管以及那些偷懒的军健,且骗过了职业军官杨志这类高手。

七个人化装成贩卖枣子的商户,看到杨志一行前来假装自己十分害怕劫匪,使杨志等人的警觉放下一分,对其贩卖枣子的身份有些相信。当白胜装成卖水酒的小商贩走过冈上时,杨志极力阻挡众军健买酒,害怕酒里有蒙汗药。七个“贩枣客”要买酒,白胜还欲擒故纵,表示自己被诬为下蒙汗药的,伤了自尊。最后好说歹说把酒卖给“贩枣客”,一桶喝完,都很正常。刘唐假装要占小便宜,这是小买卖人的通病,符合他这一角色,强行在另外一桶用瓢舀了一瓢酒喝了,被白胜追赶。吴用拿出已经放了蒙汗药的瓢,准备再占小便宜,舀了一碗被白胜夺过去,倒回桶里。——蒙汗药就在眼花缭乱中入了酒桶。“骗局”这时达到了高潮,杨志的警惕性一点点减少到最低。杨志想道:“俺在远远处望这厮们,都买他的酒吃了,那桶里当面也见吃了半瓢,想是好的。打了他们半日,胡乱容他买碗吃罢。”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怪不了杨志。

《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这一章被选进中学语文课本,我当年上中学时读过;不知道徐玉玉的语文课本是否还有这个教材。但即使读过又能怎样呢?吴用设计的这个骗局,其实比起今天层不出穷、更新换代的电信诈骗,复杂程度简直弱爆了。

我们回顾这十年的电信诈骗,先有短信中奖退税,后来有了匿名电话让你猜猜他是谁,又有冒充领导叫你去他办公室,冒充黑社会让你破财免灾,冒充司法机关领法律文书等等,发展到预定的车票、机票改签,包括徐玉玉遭遇到的以奖学金为诱饵骗取新生的学费。

骗局花样繁多,总有一款适合你。即使有媒体连篇累牍的宣传和警方不厌其烦的提醒,100个人中99人有了火眼金睛躲过了,只要还有一人被骗,就是了不得的社会灾难。中国如此之大,人口如此众多,人总是有知识和信息盲区的,骗子利用人们对利益的苛求、对暴力的畏惧和对公权力的害怕,不断变换手法,从而不断有人上当,有什么稀奇的?

因为死了人,骗徐玉玉而致其死亡的案子很快告破,几位犯罪嫌疑人落网,剩下的在追捕之中。网友于是惊呼:原来电信诈骗是可以侦破的。

骗局当然是可以侦破的,无非是有关部门考虑成本而已。许多诈骗案迟迟不能破,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套用梁启超一句话“我国万事不进步,而独防民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可以说我国社会万事不进步,而独相互欺骗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号称“智多星”的吴用如果生活在当下,去福建、广东、广西等东南沿海电讯诈骗集团求职,估计只能打下手。

我们活在太平世界,朗朗乾坤,如此世道,却似乎处处是十字坡,处处是白虎堂,处处是黄泥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28日08:17 | #1

    全中国被骗了67年,被骗死的超过一亿人,还不能反省呢。

  2. fuck ccp
    2016年8月28日08:34 | #2

    匿名 :
    全中国被骗了67年,被骗死的超过一亿人,还不能反省呢。

    这句评论说得好。共匪自己就是最大的骗子。

  3. fuck ccp
    2016年8月28日08:46 | #3

    专制国家的骗局尤其多,明显多过欧美民主国家。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上面的人就是个最大的骗子,难怪下面那么多小骗子,“有样学样”呗。

  4. 自由民
    2016年8月28日09:06 | #4

    现在的共匪国是个举国欺骗体系,希望更多人看明白,醒过来。

  5. Mobile Guest
    2016年8月28日02:45 | #5

    共匪是地球上的最大诈骗集团,没有之一。

  6. 夫人的逼
    2016年8月28日11:42 | #6

    把“女”单独拿出来说,意思就是“女人丧失警惕没有错”,进而女人怎么都没错。
    现在这国,除了民族主义,共产主义,伪女权也是吃人不吐骨头。

  7. 2016年8月28日15:44 | #7

    问题的关键其实不是被骗,而是猝死!难道是豆腐渣人?真是匪夷所思。

  8. 匿名
    2016年8月29日02:20 | #8

    共匪及其治下的官府、工信部、电信、公安都不作为,我曾详细整理了五年多打给的上千个诈骗骚扰电话的号码及时间,打一万号给电信多次反应情况,他们说他们也控制不了、无能为力,我说我有详细的来电显示电话号码,他们说那也没辙,让我最好向警察报案,结果打电话给公安局,他们说这事不归他们管,又推回给电信,打电话给工信部,他们也不作为,跟你打哈哈,曾把整理的骚扰电话都在工信部举报网站进行了举报,但最终泥牛入海毫无任何结果,有的诈骗行为根本是电信的维修师傅们为搞外快的乱收费,在半年时间里狂充游戏Q币用我的电话去充,什么“易充信息服务费”,我后来发觉后向电信要求退款,因为我这么大年纪了,从来不玩游戏,更不充值,也没去申请过什么“易充信息服务费”!电信跟我打太极拳,其实他们当官的主管人员完全清楚这个任意乱收费就是在宰客,而且这种欺诈行为电信玩了十年多至今仍在玩,就是中国人口基数多,总有人会不去查看电话账单,或者查看了也一头雾水,搞不清某月增值收费是怎么回事,我也是偶然才发觉他们这一诈术。电信骗子的伎俩和欺骗招数屡屡翻新,防不胜防,连我这么有心的经验丰富的老年人都要偶尔还会差点就上当了,因为他们欺诈心态非常强,装警察跟真警察一样横,装官员跟官员一样耍牛逼耍流氓,吓唬你带忽悠你,让你乖乖掏钱给他,连我这经验老道的人都容易多次差点上当受骗,更别说刚考上大学的涉世未深女高中生了,所以指责女生不设防单纯幼稚是指责错了!更该指责的是共匪的专制统治以及由此造成的普遍不作为和整个社会的人心道德堕落!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很有钱,但最有钱的那些中国人往往都通过不正当甚至欺诈的手段来敛财!是共匪的不作为和坏风气,纵容了诈骗行为。这才是根源,还有个人信息的泄露,也多是从电信等等公共部门泄露的,所以你在网站上登记个人信息不要留电话和手机号,那些主管是骗子,会把个人信息买给广告公司等商家,然后骚扰电话就来了。网购的电话也容易被物流送货公司的人员给利用,送给电信诈骗份子利用。你到超市购物,让你填写购物优惠卡的电话号码,结果超市电脑主管也会把电脑里的个人信息贩卖给专业骗子,现在信息技术主管们都没节操,都没职业操守,动不动就把客户的个人信息给买了,然后骗子的骚然电话就整天打进来,电信公司声称他们没技术手段控制这些诈骗行为,即使你提供给他们诈骗电话号码他们也无能为力。骗子就是这样跟权贵精英中产经理主管们勾结在一起,欺骗善良老百姓的,越有钱的人心越黑,心也越狠,他们无所顾忌地行骗。每每在半夜时分还专门打来骚然电话,夜半惊魂,有时是凌晨三四点钟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打来骚扰电话,暑天很热,都开着窗户和门睡觉,诈骗骚扰电话一响铃,半条街都惊醒!你说缺德不缺德,如果把他加进电话机的黑名单,隔天他换个电话接着骚扰你,还有如果设置电话机不响铃,那万一更老的长辈晚上突发心脏病来电又无法及时接听,该如何是好?其实根源就是不作为导致诈骗犯越发猖獗,哪有真心举报的,竟然被官府刁难打击,而骗子们反倒如鱼得水的道理?所以根子还在共产党太坏,该去管的事他不去管,不该管的事他胡乱作为,他这个邪恶政权总是想方设法打击好人,欺负老实人,但纵容坏人坏事,却高唱自己道德多么高尚,为人民服务多么辛苦勤劳,去,放他马的屁!

  9. 匿名
    2016年8月29日06:18 | #9

    因为共产党是历史与人民的选择,哈哈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