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丐帮的堕落

“数十名黑衣大汉打开携来的箱笼,各人手捧一盘,盘中金光灿然,尽是金银珠宝之属。”

这一笔巨额款项,是大金国赵王爷送给丐帮的。金国客气地提出了条件:希望丐帮离开北方,撤退到长江以南,不要和金国为难。

丐帮的领导集体,面临着重大选择。

结果,四大长老里有三个经受住了考验。

班子里排名第一的鲁长老坚决反对:“洪老帮主号称 ‘北丐’,天下皆闻。礼物决不能收,撤过长江,更是万万不可。”

排第二、第三的两位长老虽然反应没有那么激烈,但都“觉得此举颇为不妥”。

班子里只有一位彭长老受贿投敌,四分之一,成不了气候。丐帮的广大帮众也不愿跟着彭长老走,“一大半鼓噪起来”,抵制大金赵王的糖衣炮弹。

这就是南宋嘉定、宝庆年间的丐帮。他们顶住了大风大浪,保持了“天下第一大帮”的成色。

550年后的乾隆朝。大金已改名成了大清。

丐帮的帮主姓范,以结交内卫为荣,“把众侍卫都当成了至交好友”。

一帮宫廷侍卫,居然都可以和丐帮帮主称兄道弟,而且是所谓“至交好友”了。

同样是这位范帮主,还“对赛总管更是言听计从”。所谓赛总管,就是侍卫总管。这样一个人,就可以驱使堂堂丐帮的帮主了。

你能想象北宋的侍卫头儿驱使乔峰么?能想象南宋的侍卫头儿驱使洪七公么?

难怪歌儿里唱:500年,桑田沧海。

早期的丐帮也有腐败,甚至也曾一度出现大面积的腐败。

在《天龙八部》所写的北宋,丐帮高层就爆发了一次“月饼丑闻”:副帮主马大元的夫人,和一位分管执法监督的长老、一位实权派的舵主私通,要一起谋害帮主。

之所以叫“月饼丑闻”,来自这位长老对马夫人说的一句话:你身上有一对月饼,很圆,很白。

这一起贪腐窝案,对丐帮破坏很大,引发了连环的内讧和仇杀,帮主乔峰引退,多名高层人员死亡,公司形象大损。

这是一个很大的警示,表明腐败已经蔓延到长老级别了。但是也应看到,在当时,这毕竟只是是偶发现象、个别现象。长老、舵主里的多数仍然是正派的。

比如几大长老之中,分管执法的白长老腐化堕落了,但吴长老、奚长老、陈长老等都是比较正派的。

更为关键的是,帮主绝对靠谱,没有被腐蚀。偶尔有个别堕落的长老,但帮主经得住考验。

你看早期的汪剑通帮主,是一条好汉;到了乔峰做帮主,更是一代豪杰。后来因为极特殊的情况,出了游坦之这样的废物帮主,但也很快纠错,让他下台了。

传到第十七代钱帮主,固然比较暗弱,但到了第十八代洪七公、第十九代黄蓉,又都是英雄豪杰。

就拿作风问题来说,从汪剑通、乔峰到黄蓉、耶律齐,几百年来没听说帮主有作风问题的。

可是到了后来,事情慢慢起变化了。

到了《笑傲江湖》的明代,帮主叫做解风。

有一次魔教教主任我行问手下:“解帮主世上有甚么舍不得的人啊?”

属下向问天道:“听说丐帮中的青莲使者、白莲使者两位,虽然不姓解,却都是解帮主的私生儿子。”

看到这里,我大吃一惊。丐帮居然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帮主不但有严重作风问题,而且还可以有两个私生子。你能想象前辈帮主乔峰、洪七公、黄蓉有私生子吗?

当然,就算有私生子,也不一定就代表整个帮会堕落了。少林派掌门也曾经有私生子。

真正能反映出帮会堕落的是,帮主居然公然给私生子在公司安排工作、做高管,当什么“青莲使者”“白莲使者”。这事似乎已经成了江湖半公开的秘密,连敌对势力的魔教都掌握了。

而且这两个职位很可疑。丐帮过去的高管序列里,只有长老、龙头、舵主,从来没听过什么有“白莲使者”的,搞不好就是为了安排俩宝贝儿子,专门搞出来的。

这么公然的徇私舞弊,丐帮里居然不见一个长老、龙头来管,广大帮众也居然不反对,对这类事情已经见惯不惯了。

丐帮曾经帮规很严,帮主本人摊上了事都要挨“法刀”,乔峰就挨过。可现在这个解帮主,无疑该挨法刀的,却没有人监督他。

这不是个别人的堕落了,而是整体的溃败。这时候的丐帮,大概也只有门口石狮子是干净的了。

丐帮还丢掉了宋代时候很多好的作风。洪七公治下,“中下层弟子污衣派占了大多数”,他们穿破烂衣服,行乞为生,严守戒律:不使银钱购物,不与外人共桌而食,不得与不会武功之人动手。

帮众们生活朴素,仪式从简,不搞大操大办。比如悼念洪七公,这么重要的仪式,有没有大操大办?根本没有:

“鲁长老在地下抓起一把湿土,随手捏成一个泥人,当作洪七公的灵像,放在轩辕台边上,伏地大哭。”全体帮众也跟着大哭。

捏个泥巴人,哭一场,就算是送别帮主了!简直是朴素到了极点。

可是到了元代,帮内的高管开始讲究奢侈享受了。丐帮把总堂放在哪里呢?是河北卢龙一个大财主家里。

这是一座巨宅,“两扇巨大的朱门紧紧闭着,门上碗口大的铜钉闪闪发光”,进门就是两只大金鱼缸,十分豪华。

作为“丐帮”,居然把总舵设在这种奢侈的场所,一方面固然可以说是为了隐蔽斗争需要,但你能说不是同时为了舒适享受吗?

不但作风蜕化,这个公司做事也越来越猥琐。

《天龙》《射雕》里宋代的丐帮,一心想的是抗敌;到了《倚天》里元代的丐帮,没有那么关心抗敌了,一心想的是争霸。

到了《飞狐》里清朝的丐帮,抗敌争霸都无望了,干脆跪舔朝廷、当打手了,范帮主居然跟着一伙侍卫去暗算苗人凤。

这太不够意思了——苗人凤曾经为了救你,孤剑闯过天牢,现在你给人家的回报是什么?

“苗人凤突觉耳后 ‘风池穴’与背心 ‘神道穴’上一麻,情知不妙。”

“这两大要穴被范帮主用龙爪擒拿手拿住,登时全身酸麻。”

龙爪手式马杀鸡,这就是范帮主对恩公苗人凤的回报。

最后,丐帮的迎合跪舔,地位真的提高了吗?更受衙门尊重了吗?

过去,帮主乔峰跳槽,直接做的是辽国南院大王;洪七公做帮主的时候,金国赵王完颜洪烈遣使来拉拢示好,小王子杨康还打算谋取帮主之位。

后来黄蓉做帮主,在襄阳的时候,主官吕文德是一方统兵大将、京湖制置使,连授少保、少傅、崇国公。但丐帮前帮主黄蓉对他一点不放在眼下:“你要是再说一声弃城退兵,我先在你身上刺三个透明窟窿!”

可最后怎么样呢?吃饭的时候,吕文德照样要让黄药师上座,因为“黄岛主是郭大侠的岳父。”

有时候,越坚守原则,做事越是出于大义和公心,越不跪舔,反而越受尊重。

后来的丐帮,帮主亲自做打手,跟着侍卫总管鞍前马后地办事,地位怎么样呢?总管是怎么对待他的呢?很让人心酸:

“赛总管一声冷笑……右肩突然撞将过去。”

“范帮主并未提防,蓬的一声,身子直飞出去,竟将厢房板壁撞穿一个窟窿,破壁而出。”

这就是他在总管心目中的实际地位,一言不合,就把你撞得墙裂而出。

这让我想起《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台词:“对不起,我是低等下人,是不能进来的。”

墙里面的人说:“哎呀,我哪里有把你当低等下人了?我只是把你当狗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