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20日茉莉花革命”大批警力扑空

据英国BBC英文网2月20日(周日)报道,自中国互联网上出现20日“茉莉花革命”的呼吁后,中国警力周日出现在中国数个大城市。

数名活动人士事先已遭拘捕,在上海另有三人被捕。但对本次大型抗议的呼吁没有得到太多民众响应。

来自上海和北京的报告说,在呼吁集会的繁华商业区出现大批警察和记者,并有很多好奇的围观者。

在北京和上海的警察驱散了聚集在一起为数不多的人群。在另外11个城市预定集合地未有示威报告。

BBC通讯员Chris Hogg在上海表示,被捕的(三名)男子受到粗暴对待,他们被拖走时高喊:“为什么要抓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我们的通讯员表示,不清楚是何原因引起那些男子被捕,他们没有呼喊任何政治口号。

北京当局已经在网络搜索中屏蔽了“茉莉花”一词。

今年1月,突尼斯示威者推翻了总统Zine al-Abidine Ben Ali,他们称该行动为“茉莉花革命”。

VOA/在北京,星期天有几百人聚集在王府井一家麦当劳前。身着警服的官员在人群中穿行,大声喊话,试图驱散人群,他们的喊叫是这支安静的示威队伍里出现的唯一声响。

目击者说,示威者没有呼唤口号,没有手举旗帜,也不肯跟在场的记者讲话。

在星期天的集会之前,当局拘捕了包括知名人权律师在内的数名活动人士。

与此同时,中国的示威者在社交网推特上表现出他们的影响力。推特网上设立的有关这个话题的评论栏目上,到星期天晚上为止一共收到1千条评论。

有关北京这次示威活动的许多推特上的信息都认为,示威现场有许多人。可是,很难讲这些人当中究竟有多少人是抗议者。

推特上的一条信息暗示并没有发生什么,该信息还开玩笑说,大家都该回家去,因为现场的人群都是便衣警察。





上海和平影都前

上海警察昨天晚上逐个上访民家告诫。明天不准外出,不准去黄浦区,访民问:为何不能去,警察答不用问。去了你们吃苦头,我们警察下皮子(警服)。
上海谈兰英失踪,到现在无任何消息,手机关机。谈兰英儿子说昨晚警察就在找她,早晨可能被警察或街道带走的,谈兰英手机:13651808078,谈兰英儿子手机:15721063059
茉莉花革命现场见闻
今天下午2点。上海和平影都正门
警察近百、便衣警察数百守候在影都四周。
两位近30岁左右的男青年接受了外媒记者的采访(不知是台湾还是香港的记者。南方口音。话筒上标有财金频道的字符)。
记者问:对“茉莉花革命”怎么看?
青年答:像埃及人民学习,要自由要民主。共产党一党制该结束了。
记者问:有工作吗?
青年答:我有工作,有正当的职业。
记者问:怎么知道这里?
青年答:网上看到的。
记者问:来这里表达什么?
青年答:要言论自由,要民主。
记者刚走,警察冲上前将二青年拉进了附近的云南路警察署。





天津:鼓楼
天津读者:刚从天津的集合地鼓楼回来, 从2点半到4点一直在鼓楼周围观察, 并没有集会人群, 不过警戒确实加强了,鼓楼旁边的街道上有一辆奔驰侧拉门警车, 只看得到前面一排坐着两个穿土黄色迷彩服的战士在四处观望.

哈尔滨
哈尔滨电影院前有很多警察、警车,无法接近广场,散步的群众向道里区索菲亚教堂广场移动。哈尔滨三大动力家属区,全部被警察用木马桩拦住路口封锁。
哈尔滨读者:14点时,去了约地,没有异常。但周围有警车。在红军街,还有两台特警车辆。

新疆:乌鲁木齐
今天下午,自治区党委所在的人民广场上,四周布满了警用大客车,中型轿车和小面包车,还有绿色的军用吉普车。广场上全副武装的特警和社区联防队
员在编队巡逻。党委大院没有任何标识,大门紧闭。大门后面还放有路障。只有大门侧边的小门可以出入,有卫兵站岗,有人来访时,门打开一点点,先验证件。
广场西北侧停有几辆绿色的武警车,每辆车上大概十几人,车窗不透明,看不到里面。其中一辆车上下来几个年青武警,一个胸前还持着手铐,他们向南走去。走了几步,就遭到旁边一辆车上一个年纪大点的人的大声呵斥,又回到了车上。
目测大大小小的警用军用车不下三十辆,安保人员数百人。通往广场的几个路口也有不少定岗和流动的巡逻车。
广场上其它人不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广东
博讯读者1:广东移动手机用户信号受到干扰,尤其下午一点到三点最甚。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博讯读者2
一点钟,我换好了衣服,准备去广州市中心的人民公园星巴克广场,参加有可能发生的中国的第一次茉莉花革命。如我上文所说,我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呼吁,但这是

一次践行我一向的民主自由主张,一向的和平革命的主张的机会,我无论如何是不可以错过的。无论前途是刀山火海还是深池峭壁,那都是一定要去的。穿上了自己
比较好的衣服,因为假如这是第一次将要失去自己的自由,我希望以一种比较有尊严的方式进行。
一开头就发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小插曲,当我走出家门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发现漏带了东西,就回家取。我回头走了几步,居然发现八个穿制服的警察跟在我后面。

看见我回头,他们马上转头分散开了,作有其他事情状。于是我一个个地看着他们,试图建立眼神交流。但是他们都回避了我的眼神试探,分散开一个个方向走了。

我笑了,何必呢?假如你们是为我而来,何不直接行事呢?假如不是为我而来,又何必回避?要知道一回身突然看到黑压压的八个警察还是蛮有趣的,然后突然作犬
兽散的模样更加有趣,呵呵,真好玩。我在想,我是不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事先公开宣称要参加茉莉花行动的?这本身就很有趣。
准时两点,我到了人民公园星巴克广场。第一个视觉冲击就是,怎么又是黑压压的一大堆警察!千把平方米的小广场,居然站着一百多个警察,比行人都多了。而且

广场中间就站着几十个,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然后四周到处都是制服警察,这还都是穿制服的,想必穿便衣的应该更多。想想这不是很正常吗?呼吁是在网络上

公开的,警察当然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准备,第一时间布置。说不定这些家伙昨天晚上就布置好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到时候再算吧,管他呢,反正都作
好心理准备了。
于是我一路走入广场,一路上我不断打量着所有的人,试图寻找同道。这是一次集会,当然首先找到同道,然后伺机行事。广场上有不少人,有来去的游人,也有站

立着的目的不明的人。于是我一个一个地看,还是在试图建立眼神交流。还是同样,每个人都在回避我的眼神,看了有十分钟看得眼睛都累了,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
地瞪着眼睛看人过。没办法,我干脆朝警察走过去,走到警察堆里看他们,他们也不看我。有一个瞄了我一下,眼神还算是友善的,但马上就把眼睛转开了。
这下我可真没办法了,就开始四周转溜。找人啊,不找到同道,我跟谁集会呢?倒也不是没有一个人看上去是有目的而来的,但是基本上都低着头看手机或书籍之类
的,要不就也四周望,没一个愿意建立交流基础的。是啊,这么多警察,一般人到了这样的情形下要说一点都不忌惮是不可能的。于是我走进星巴克,走下
-1层、 -2层,仍然无法找到任何一个看上去是同道的人。
我想是不是大家需要一个集结的人一个集结的呼唤呢?于是我再回头走到广场中央,四周望来望去就是找不到任何一个看起来是准备响应的人。难道我一个人在广场

上大叫有没有人来集会?或者叫口号?太难为情了,我叫不出口。没办法,就走到一边买了一份报纸,然后作读报状四下打量人。看到不断地有人拿出手机对着星巴
克的招牌照张相,然后扭头就走了。身边也有好几个人拿着手机、书籍作阅读状的,但依旧是在回避着任何眼神交流。
两点半、两点四十、两点五十,人流渐渐减少,广场上站着的类似我一样的人都走光了。我知道没戏了,今天大概就这样了,干脆在公园转转吧。终于又看出些玄
机,原来公园四处全都是警察,我只是转了小半个公园,至少又看到几百个,十几台警车。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就在旁边的大厦,记得有一次早上上班,我走进大厦大

堂的时候,看见一大群警察。于是好奇地问同事为什么有那么多警察。同事小声地告诉我有人搞静坐集会,我才恍然大悟性-市政府就在隔壁,这些警察实际上是布
置作预备队的,躲进大厦就没那么扎眼了。照这个经验推论,四下的大厦估计布置了至少过千警察,甚至更多,狡猾狡猾地。
再回到广场的时候,除了游人以外,连小猫两三只都没有了。无奈,回家吧。一路坐地铁回家的路上,我在思考茉莉花今天没能开放的原因。方浜兴绝对是首恶,就

是他的GFW把集会的信息隔绝到了国门之外。发布消息的主站博讯已经有好几天都打不开了,连我这个老网虫老翻墙人都是昨天半夜才在大纪元上看到的通知,更

别说其他人了。大概整个广州知道消息的除了官方就没多少,能有几个人来呢?人多了才胆壮,人少了大家都不愿意做出头鸟了。方浜兴这个混蛋真的是罪大恶极,
到了天亮的那一天,我们绝对需要公审这个老贼,让他在监狱度过余生。
至于有人说中国人懦弱、胆小,这绝对是说词。打开二十四史,从头到尾都是造反的,中国史简直就是造反史,我们有五千年的造反史了。从商汤开始,刘邦、项
羽,到朱元璋、孙文、蒋中正、毛泽东全都是造反的践行者,不怕死的中国人太多了。关键是能不能把他们发动起来,组织起来,我们要的不是砸烂一切的暴力革
命,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和平革命才是我们的诉求。
今天,茉莉花没在广州开起来。不要紧,我下周日两点还会来,还有下下周。随着信息的传播,相信会有更多的同道中人到来,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多。
广州人,人民公园星巴克广场,下周见。

甘肃:兰州市东方红广场

博讯收到的消息:我2:03左右赶到甘肃省兰州市东方红广场,那里的人群没有什么异样,倒反是多了很多一个耳朵里插耳机,手机拿砖头一样对讲机的。我就走

到旁边看周围的风景,顺便听听他们说什么,他们10来个左右在聊天,但是对讲机里有声音,说“xx指挥中心”怎么样的话,这些都没有穿警服,另外还有些保
安和穿警服的也在广场上游荡。到2:30多的时候,感觉这个西北内陆的城市知道此次行动的人应该不多,我就回来了。

青海:省会西宁中心广场
博讯网,
您们好!本人从青海省会西宁的中心广场回来,由於这里不是焦点城市,虽见公安,但人数不算多,想有些是便衣公安。广场门外泊了6辆公安车,两至三辆城管车,并有两至三辆私家车停在车阵中。广场人多,至少有二至三百人,但有不少是一家大小,很难看出谁是游人谁是来「散步」。

尽管广场甚为平静,无人叫口号,但公安及城管神经异常紧张,草木皆兵。我大约下午二时十五分抵达,有四五名少年在中心广场有盖位置跳街舞,却遭城管

干涉,双方发生口角。有围观市民看不过眼,认为城管无理而出口相助,後来有人拿出录像机把过程拍下。不久,双方作出让步,少年移往广场一露天位置跳,一些
疑似公安及城管的人员继续在远处盯着。

由於西宁是内陆城市,对外开放不多,我身边的本地朋友会翻墙的寡寡可数,而防火墙之坚固,亦令墙内的人对事件闻所未闻。对於这一点,相信只能依靠网友,坚持一点一滴的发放开去,才有扭转局势的机会。

既然种子已飘洋过海来到这片土地,相信它总有开花的一天。(博讯读者 一青海西宁过客)

辽宁鞍山:
朋友们!我围观回来啦,我这里地方不大,辽宁鞍山,没人游行,但是警察确实加强了戒备,一队迷彩服的武警和黑衣服的警察在广场上绕圈,真是辛苦他们了。

太原:
博讯读者:太原五一广场,确实有比平时多的警力,广场每个入口都有了守卫,还有几个排成队巡逻,其他一切如常,小城市也有小的好处,虽然无法打响首枪,却也不必当出头鸟。

福州:五一广场:
博讯读者:今天下午两点我到福州五一广场,在车上就看到五一广场沿古田路一侧有大批安保人员和警察,安保人员都是五步一岗,边上还有一些警察。下了公交车
沿广场西侧走就看到广场几个入口都有三两个警察把守,路边有多辆警车。到南侧也同样看到多辆警车,南侧入口就有10多个协警和警察在把守入口。在广场东

侧,我试图走近往广场中心走看到前面多位游客都被进入广场中心的路口被警察阻止。在北侧古田路一侧广场人行道边看到停有一辆武警牌车辆,在副驾驶座上还看

到有摄像机。下午三点三十,我在广场西侧看到有一些游客在游玩。就从入口进入,看到有多个警察在巡视,往广场中心的入口有七八个警察在把守,有游客试图走
近都会被阻止。我从西南侧往广场中心的入口走,就遇到一队五六个协警和警察,一位协警对我说今天军事管制不能进去。
今天傍晚发现用百度知道搜索广场无显示结果,一个新的敏感词。

长沙:新大新楼
博讯读者:今天下午三点多到了新大新楼下,,由于修地铁,周围都围了起来,有看到一辆武警的特种车在附近,有两个拿冲锋枪的士兵下来,走出去又回来,周围

有三三两两有公安和便衣在停留,在观察着走过的行人,有交警估计是接受命令在这不大的区域里用喇叭指引车辆不得停留,,看到有停留的车辆被交警现场抄牌,
气氛比较紧张,,我未感停留,匆充走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政治, 新闻 标签:
  1. rierman人
    2011年2月21日11:23 | #1

    列表中没有成都,鸭梨很大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