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月》杂志:秦晓案发?季风将倒?

前招商局董事长秦晓即将因为短卖股票“受调查”,又因此出走香港的坊间传言,自从他去年10月卸任以来一直在暗处传播。秦晓历年来高唱自由主义经济原理,倡导把国有资源市场化、私有化。几天前秦晓在香港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他表示反对房产国有调控,要向两会提出关于“利率市场化”的议案。秦晓是个矛盾体,一个出生红色家庭的体制内最大受益者之一,受了英国剑桥大学的教育,似乎衷心相信芝加哥学派对市场放任自流那一套,这本身是个只有理论上才讲得通的事。身居国有企业要职,又贱卖企业股票笼络私有投资者,这是秦晓被传“受调查”的原因——虽然无论从面额价值上或者市场影响上这种行为都雷同于通常所谓的“私占国家财产”,但这是个最经典的左右派意识形态分歧,让它难以成为罪名。秦晓对指控的表态一直是他认为短卖国有股票有利于市场化改革。他也从不讳言自己对国企制度的鄙夷。
  
  秦晓派的立场常年受市场派经济媒体追捧,胡舒立被《财经》挤走,其中重要的原因也是秦晓。胡舒立背后最大的财源是外交官二代王波明,是秦晓派的重要一员,也是秦晓致力于推崇自由主义学术思想和政治理论的“博源基金会”的顾问委员会成员。王波明和秦晓一样,虽然内心支持自由主义改革,却与官方关系紧密,一举一动都是博弈。后胡舒立的《财经》,与秦晓关系更加紧密。我们只能不准确地把秦晓的立场概括为,用官方的钱走放任市场的路,把税收与国企收入投进富人引导的市场经济里。里外通吃,官方勾结大概是那个意思。当然这是经济学背景浅薄的我们的观点。据我们观察,自由主义者总有办法能自圆其说。我们总觉得,吃着政府的免费午餐骂政府,比5毛党们似乎要更虚伪一点。
  
  但秦晓与上海的文化地标——陕西南路地铁站里的季风书园有什么关系呢?近期,季风在华东师大闵行校区附近租下了400多平的一处,即将开分店。季风几年来在上海各处的分店开开关关,也不是什么特大新闻,引起我们注意的却是,华师大分店传说两三年都没有进展,此次却突然加速,在店尚未装修好,一切都没有到位的时候已经开始大规模招募店员,并在本周告诉应聘者“两个礼拜内必须开门”。那么急,为了什么?
  
  秦晓与季风书园和季风入股的三辉图书(三辉咨询公司)老板严搏非的密切关系不算是新闻。严搏非与金观涛,一直是秦晓派的两大文化人。秦晓派掌握了相当一部分的财经类媒体,还意在掌握学术圈。这两个人,一个开书店与出版公司,一个写书,都为秦晓派积累了文化上的资源。去年汪晖抄袭案发的时候,汪派新左曾指责秦晓派在季风书园开“庆功会”种种。汪晖不敢在国内媒体,尤其是南方系媒体上发言,与媒体意识形态导向有很大关系。上大被指抄袭的朱学勤的后台,据说也是秦晓派,而南方系报纸,在朱学勤自称罪名洗清后发表了大量吹捧言语。左右派打各种笔战,虽然在今天的中国也只是最无关紧要的小圈子事件,严搏非的季风书园和三辉图书背后的一部分资金来源是秦晓的博源基金,却是很可能的。打笔战是一回事,没钱没后台的与有钱有后台的打笔战,是另一回事。金观涛在09年3月,通过三辉图书得到过一笔博源基金的项目资助,研究东亚、东欧和南美的政治改革对中国未来发展的帮助。三辉咨询公司是这个项目的统筹,拟在11年出书。
  
  坊间传言调查秦晓的过程当中,严搏非也有所牵连,持加拿大护照的严搏非随时可以撤出中国。季风的资金周转,如果秦晓与博源基金不能自保,有可能出现问题。季风书园的未来扑朔迷离,陕西南路地铁站店铺的租约今年将到期,传言官方不愿再与严搏非合作,对这块宝地早已眼红。季风年内整体搬迁到闵行不是不可能,而陕西南路地铁站季风书园这个上海的文化地标,也许将不再。
  
  (注:本文中内容均来自不可靠消息源,相信不相信请读者们自行斟酌。SM对消息真实与否不负责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