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市场评析-2011-03-01

政策取向方面:偏空

1、 【十二五或提出显著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有关专家表示,作为今后五年资本市场的发展规划目标之一,“显著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有望写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草案之中。相比“十一五”规划“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提法,“显著”二字的增加意义深远。
专家预计,与“十一五”规划不同,“十二五”规划就资本市场工作的部署,可能放在深化要素市场改革的部分阐述,而不是放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部分,这显示出社会各界对资本市场功能和地位的认识大大加深。“总体看,一般商品市场已经相对健全,市场基础性作用得到较为充分的发挥。”
专家分析,相比较而言,我国要素市场的发育明显滞后,包括资本、土地、技术、信息等重要生产要素的市场化程度还比较低,只有在“十二五”时期集中力量打攻坚战,在要素市场体系建设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才能实现到2020年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全面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

点评:直接融资的事儿,说了没有十年至少也有八年。

真想“显著”扩大直接融资规模,简单。把审批制改革成报备制,想发股票,想发债券?你就去发,只要有人肯要。这时候问题就来了,中国债券市场可是出了名的 “无风险”市场。您见过有违约的么?没有,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控制质量的代价就是数量上不去,这没办法,鱼和熊掌不可得兼。

2、 【券商佣金费率三年下滑42%】

权威人士透露,中国证券业协会加强券商佣金自律管理以来,券商佣金费率止住了过快下滑势头,但佣金战仍在继续,佣金费率还在继续下降。有关部门将对佣金费率最低、下降最快的证券营业部进行现场检查。
统计显示,2007年底,证券全行业佣金费率平均为1.9%,2010年底下降到1.1%,三年时间降幅达42%。北京、上海、深圳等中心城市,券商佣金战最为激烈,不仅平均佣金费率最低,下降幅度也最大。北京地区2007年底佣金费率平均为1.6%,2010年底降到0.9%,下降幅度为44%。
随着营业网点继续增多,各证券公司争抢客户的竞争还将持续。为规范竞争,有关部门将加大引导和监管力度,对于佣金低于证券经纪业务服务成本的行为,将被视为不正当竞争;对佣金费率最低、下降最快的网点,将进行现场检查。
证券业协会曾表示,对于证券公司或从业人员以明显低于成本甚至“零佣金”的方式进行倾销、贬低同行、进入同行营业场所招揽客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将视情节轻重采取谈话提醒、书面提醒、责令整改等自律管理措施,以及警告、行业内通报批评、公开谴责等纪律处分。同时将采取自律管理措施和纪律处分的相关信息记入协会会员和从业人员诚信信息管理系统,并报中国证监会备案,提请其在证券公司分类评价中予以考虑。

点评:幸好股市容量持续大幅增加,市场成交量基准快速增长。否则三年佣金率下降42%,券商股业绩得降多少?

2008年底,股市总流通市值不过4.5万亿;2009年底,上升到15.1万亿;2010年底,19.3万亿。

3、 【挪威安全机构称伊朗试图从挪威小公司购买核弹部件】

据以色列《国土报》2月28日报道,挪威安全机构日前透露称,伊朗正试图通过挪威小公司购买核弹的特殊零部件,但目前还没有成功。挪威警察安全服务局主管简·克里斯蒂安森说,伊朗正试图与那些出售可用于制造核弹的特殊零部件的挪威小公司接触。伊朗的目标是那些可用于核弹的军民两用技术,例如挪威承包商康斯贝格防御系统公司为北约海军和空军提供的那一类技术。克里斯蒂安森说:“许多挪威公司都能提供导弹技术,我并非特指某一家公司。” 康斯贝格防御系统公司发言人罗尼·莱称,像康斯贝格这样的大型国有公司,总是严格按照出口标准与其它国家进行交易。伊朗显然知道这一点,这也是他们为何选择接触小公司的原因。克里斯蒂安森说,在伊朗获得敏感技术之前,挪威安全部门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并采取了干预措施。一份挪威安全威胁评估报告显示,来自伊朗的商人非常有野心,他们通常先订购一些普通产品。随后,他们会提出订购敏感产品的要求,并对怎样规避挪威出口条例作出一些建议。克里斯蒂安森表示,因为缺少证据,还没有挪威公司被起诉。但是一些公司因为存在潜在安全漏洞将受到监管。那些收入下降、流动资金短缺的小公司,最有可能成为伊朗的目标。
点评:如果哪天爆出个新闻:伊朗手握核武器会发生什么?

中东乱哄哄的,今天早上翻了下报告,很多分析师都在关注中东局势。看到了很详细的数据,可总有种隔靴挠痒的感觉。数据很详尽,描述很客观。问题是,谁能说清中东到底发生了啥?仅仅是颜色革命么?如何解释大面积动荡集中爆发?

或许,我们需要站的高一点,更高一点。才能看清中东一亩三分地发生了些啥。中东的地理特征,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欧亚大陆的咽喉+全球最主要的石油产区。地球村里得中东者得天下,美元之所以能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废墟中站起来,得益于欧佩克组织对美元的支持,得益于中东地区盟友遍布,用句很直白话说:中东的事情离了美国就不转。在这一亩三分地里,甭管多大点事儿,都要牵扯到美国人。他们的看法至关重要,他们的支持不可或缺。所以大家才死心塌地用美元计价石油,用美元交易石油。美国是中东秩序的提供者和保障者,石油美元是中东国家上缴的保护费。

过去几年,中东冒出几个梗着脖子跟美国对着干的国家或组织,哈马斯算一个,伊朗算一个,叙利亚也算一个。如果仅仅是多几个刺头儿,问题还好办。伊朗石油不支持美元,还有广大的欧佩克国家,最多盖上恐怖组织后者流氓国家的印章,招呼大家不要跟他们玩。但问题是,颜色革命以来,中东地区风起云涌,群众运动一浪高过一浪,眼瞅着众多国家包括美国铁杆盟友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起来。一个个国家政局不稳的后果,就是地区秩序重构。谁也不知道明天醒来,这个国家的老板是啥,这时候大家还敢铁了心做美国的铁杆盟友?穆巴拉克刚下台,伊朗军舰就很开心的从苏伊士运河跑到叙利亚串门去了,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中东旧秩序正承受着越来越强烈的冲击,要知道,如果中东变了天,秩序的提供者和保障者换了人或者增加了人,谁还会老老实实继续给美国交保护费?传说中的石油美元体系还能存在吗?美元地位会发生多大程度的下降?

最后一个问题,为何中东会大乱?从本质上讲,任何秩序都是实力在规则层面的均衡。战而不胜的伊拉克战争,席卷欧美的金融海啸,这两者不约而同重创了美国,不是创伤,是真正的重创。美国依然端坐在王座上,但是诸侯们看着王座的眼神却越来越热切。但是,和三大诸侯(俄,格鲁吉亚战争;欧,欧债危机;中,朝鲜半岛危机和钓鱼岛问题等一系列事件)三轮较量下来,美国没占到任何战略层面的好处。实力下降不是问题,实力下降让觊觎王座的诸侯知道,就真成了问题。中东问题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地缘政治动荡问题,而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问题。当然,作为“前鹿”的拥有者,美国在这场赛跑中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是,作为“前鹿” 的服从者,中欧俄在这场赛跑中有着严格可控的下行风险,最差不过是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光脚的还有什么可失去?

基本面数据方面:中性

1、 【国家统计局年报称去年GDP近40万亿】

国家统计局周一发布《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报显示,中国在去年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国民经济保持了平稳较快发展,各项社会事业取得新的进步。全年国内生产总值397983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加10.3%;CPI比上年上涨3.3%;粮食产量54641万吨,比上年增加1559万吨,创造历史最高水平;万元GDP能耗下降4.01%;年末总人口134100万人。
去年上市公司通过境内市场累计筹资10275亿元,比2009年增加5666亿元;发行非上市公司企业债券3627亿元,比2009年减少625亿元。
公报显示,去年首次公开发行A股347只,筹资4883亿元,增加3004亿元;A股再融资包括配股、公开增发、非公开增发、认股权证的筹资共计4072亿元,增加2057亿元;上市公司通过发行可转债、可分离债、公司债筹资1320亿元,增加605亿元。去年公开发行创业板股票117只,筹资963亿元。去年发行非上市公司企业债券3627亿元,比2009年减少625亿元。企业发行短期融资券6742亿元,增加2130亿元;中期票据4924亿元,减少1961亿元。发行中小企业集合票据47亿元。
初步核算,去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32.5亿吨标准煤,比2009年增长5.9%。其中,原油消费量增长12.9%,天然气消费量增长18.2%,电力消费量增长13.1%。全国万元国内生产总值(GDP)能耗下降4.01%。
由于去年房地产销售价格大幅上涨,全国105个重点监测城市综合地价比2009年上涨8.6%,其中商业地价上涨10.0%,居住地价上涨11.0%,工业地价上涨5.3%。

点评:看着这数字,忽然有点好笑。

CPI上涨3.3%,万元GDP能耗下降4.01%。原来,大部分都是涨价做的贡献。你说,这要是开始通缩了,万元GDP能耗指标可咋办?

去年地价整体上涨8.6%,商业地价和居住地价涨幅明显高于平均。看来还是工业地价最靠谱,炒作资金最少,所以涨幅也最小。住宅市场的串来串去的钱最多,连带地价涨幅也最大。

资金及流向方面 :中性

1、 【四大行基本确定2011年贷款预增规模】

2月的最后一周,随着工行、建行的分行长会议的召开,中国主要商业银行对2011年的信贷投放已然“心中有数”,投放多少,如何投放,已不仅是经营问题,更是风险问题。
2月21日召开的工行分行长会议上,行长杨凯生将各家分行的经营情况用不同颜色在地图上做了对比和解读,令排名靠后的分支机构感到了切实的经营压力。而下午的分组讨论过程中,不少机构都表示手头的规模配额很紧,不好办。在几大银行的分行长会上,分行长们都不约而同地向总行大吐苦水,表示规模压缩后,市场需求难以满足,压力不小。
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权威人士分别证实,2011年四大行贷款预增规模分别为:工行8800亿元(对下安排暂为8200亿元),建行7500亿元(对下安排暂为6800亿元),农行6200亿元,中行6000亿元以上(根据资本充足率和贷存比的情况动态调整)。知情人士透露,各行规模基本得到了央行认可。
接近四大行的权威人士直言,银行有自身的难处,一旦投放回归常态,那么如何维护老客户就成了一大问题,而且他们也十分担心退潮后会露出礁石,不良资产会暴露。
点评:看到四大行的数据,忽然想起央行总量对冲来。

24号准备金缴款,一个星期过去了,到现在才发行了20亿央票。照这个速度下去,至少还得普调一次准备金。否则总量对冲就是句空话,俺相信这不是空话,所以俺寄希望于央票能奇迹般放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