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总统后首次接受专访:要对整个制度体系进行清理

编者按:在历时已久的总统大选中,美国公众也随着两位候选人分化成了两大阵营,其中,贴在特朗普身上的标签有很多:富有远见的商人、粗俗的自我推销者以及政界新人等。在上周二(美国时间 11 月 8 日)选举结果公布之后,围绕在特朗普身上的词汇都变成了一个:总统当选人。但是自从选举结果公布以来,十多个城市爆发了反对特朗普的示威游行活动,这另两大阵营的对峙再次紧张了起来。美国 CBS 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主持人莱丝莉·斯塔尔在川普大厦顶层的三层连体公寓内,对特朗普进行了他当选总统后的首次电视采访,她发现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一些行为、说过的一些言论不能单纯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值得探讨。本文由36氪编译组成员aiko、Wheeler 和一林共同编译。

特朗普当选总统

莱丝莉: 祝贺你,特朗普先生。

特朗普: 谢谢。

莱丝莉: 你现在是总统当选人了。

特朗普: 是的。

莱丝莉: 这一竞选结果有出乎你的意料吗?

特朗普: 我认为我们团队表现的很棒,我接连进行了 21 天的竞职演讲,有时候一天进行多场演讲,最疯狂的是最后两天,一天六场,一天七场。

莱丝莉: 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你会输。

特朗普: 我知道人们这样想,我的最后一场压轴演讲是在密歇根凌晨一点进行的,当时场下有 31000 名听众。当我结束演讲离开的时候,我说道:“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呢?”。我们只是提前一天安排了这次演讲,结果就有这么多人到场,而且是在凌晨一点钟来对我表示支持,所以当时我就认为这不应该是要输的气势。所以最终结果出来,我们真的很高兴,要特别感谢这些伟大的支持者。

莱丝莉: 在胜选之夜,我听说你全程都非常沉默,是由于实现了非常宏大的这样一个理想,类似于皇冠太重这种感受吗?

特朗普: 我认为是这样,我之前做过许多大事,但是没有哪一件大事能跟这一件相提并论,所以实现这一如此宏大的目标,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莱丝莉: 就是那种令人屏息、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吗?

特朗普: 有一点,只是一点点这样的感觉。更多的是意识到,之后我将开始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莱丝莉: 当选之后,听说希拉里曾给你打过电话,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她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吗?

特朗普: 是的,希拉里确实打过电话,这是让人感觉很温暖的一个电话,但是对她而言应该是很艰难的一个举动。我的意思是,换做是我落选,我会感觉非常、非常难受,所以换位思考,她应该也是很难受。她打电话对我说:“恭喜你,Donald,你做的很棒。”我回答的是:“非常感谢,你是一个很棒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实力很强而且非常聪明。

莱丝莉: 比尔·克林顿呢?你有跟他通话吗?

特朗普: 有的,他昨晚给我打的电话。

莱丝莉: 那他在电话里都说了什么呢?

特朗普: 他让人感觉很亲切,表示说这是一场激动人心的竞选,他认为很精彩。

莱丝莉: 竞选过程中有需要撕破脸的时候,你有为之前对希拉里说过的哪些话感觉后悔吗?

特朗普: 我认为这是双方面的。我的意思是双方都需要这样做,我会后悔吗?现在我跟你一起坐在这里,接受这个总统当选人的专访,我们要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伟大的事情,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这是重点所在,这也是竞选的最终意义所在。

莱丝莉: 所以,您的意思是不后悔?

特朗普: 我无法后悔,或者可以这样说,我希望竞选能够更柔一些、更美好一些,更多的是探讨政策的问题。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于这次竞选,我感觉非常自豪,因为它真的是一场硬仗。

莱丝莉: 您可以谈一下昨天同奥巴马总统的会面吗?

特朗普: 当然可以。我们只是在聊天,聊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本来可以聊四个小时,因为有很多事情需要说。他告诉我现在好的方面以及不好的方面,一些现在比较艰难的事情。

莱丝莉: 比如说?

特朗普: 额……

莱丝莉: 给我们一点干货。

特朗普: 好吧,我并不想多说,但是我们谈论到中东问题,局势比较艰难。我也想了解他对这一问题的完整看法,通过交谈,我已经大体了解了他的意见。我喜欢跟他聊这些内容,因为我要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来进行传承。我发现他非常了不起,他很聪明,很和善,同时又很幽默,甚至在谈论一些比较艰难的处境时也能淡然处之,我们确实也探讨了一些非常艰难的课题。当然,我们也谈论了目前取得的一些成就,一些他感觉做的不错的事情。

莱丝莉: 比如?

特朗普: 我真正关注的是中东、朝鲜以及奥巴马医改这几个困难的点,众所周知,我们现在的医疗保健改革面临的局势非常艰难。

莱丝莉: 我想他一定有跟你说不要撤销奥巴马医改。

特朗普: 他并没有这样说,他只是向我分析了奥巴马医改的长处以及面临的一些困难。

莱丝莉: 你在白宫里看上去很清醒,是有某种深刻的情绪突然袭来吗?

特朗普: 不,我认为我一直是一个清醒的人。新闻媒体一直想把我塑造成一个有些疯狂的人,但事实上,我并不疯狂,我很清醒。并且,这也是对白宫,对总统的一种尊重。我之前从未在私底下见过奥巴马总统,这次会面气氛非常好,我们也比较聊得来。虽然我并不是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但是我觉得跟他的对话非常有趣。

[奥巴马: 我们现在会尽一切努力帮助总统当选人来取得成功,因为你成功,那么我们的国家也会成功。]

莱丝莉: 由于你们之前互相发表过一些负面评论,你说他不是出生在美国,他说你不够资格当总统,所以现在见面会感觉尴尬吗?

特朗普: 我们没有提过之前说的那些话。我说过他的坏话,他也说过我的坏话,但是我们见面并没有讨论这些坏话。

莱丝莉: 所以,没有感觉到尴尬?

特朗普: 说实话,我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尴尬,我自己也感觉很奇怪。

莱丝莉: 你是否认为,你的当选是对他总统职位的一种否定?

特朗普: 不,我只是认为我的当选,能够改变人们长期以来对于政治家的一种失望情绪,长期以来他们不仅在经济工作层面上让人失望,在军事战争方面的表现也同样让人失望。

莱丝莉: 这是您在竞选中便传达出来的讯息。

特朗普: 我们在中东战争上已经耗费了 6 万亿美元,6 万亿美元足够我们进行两次国家重建工作了。你看我们的道路、桥梁、隧道还有机场等基础设施都已经陈旧老化,面临淘汰了。所以,我认为,我的当选只是对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累积的这些问题和现状的一种否定和批判。

莱丝莉: 在你当初打败其他共和党候选人,赢得初选时,就让人感觉出乎意料,现在你成功当选总统,人们依然是感觉出乎意料。以后你作为总统行事会继续让人们有这种惊讶的感觉吗?

特朗普: 我会保持一种良好的处事方式,但是这也取决于不同的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时候必须要态度强硬。所以,环顾整个世界,看到那些不同的地方如何利用我们国家,我会非常骄傲的说,我们会采取“美国第一”的外交策略,而不是现在这种江河日下的外交局面。这也是我为什么能赢得选举的原因。

莱丝莉: 以后你还会继续使用你在巡回演讲时的那种说话修辞风格吗?

特朗普: 是的,有时候你需要使用这样一种手段来激励人们。我不想一成不变的用一种和善而又单调的表述方式,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我应该会这样。

莱丝莉: 你能吗?

特朗普: 当然可以,坦白说,这很容易。

莱丝莉: 下面让我们快速回顾一下你之前所做的一些承诺,然后请您回答您是会履行之前的承诺还是现在有所改变。首先,你真的会在美国-墨西哥边境建一座墙吗?

特朗普: 是的。

莱丝莉: 共和党国会上讨论的是建围栏,你接受围栏吗?

特朗普: 某些地区,可以建围栏,但是有些特定地区,还是墙比较合适。在这方面我很擅长,因为它属于建筑领域。

莱丝莉: 那是建一部分墙,一部分围栏?

特朗普: 是的,应该是有一部分围栏。

莱丝莉: 那对于你之前所做的驱逐数百外无证移民的承诺呢?

特朗普: 我们要驱逐的是那些犯罪分子和有犯罪记录的无证移民,例如帮派成员以及毒贩等。现在,在我们国家有很多这种人,数量大约能达到 200 万甚至 300 万,我们需要让这些人离开,因为他们在这里是一种非法存在。在边境得到安全保障,一切恢复正常之后,我们再来决定其余的那些无证移民的去留问题。他们中有一些表现出色、了不起的人,但是我们同样需要做出一个最终决定,在此之前,当务之急是需要先保障好边境安全问题。

莱丝莉: 你和 Paul Ryan 会面后,有哪件事是你们一致同意,会立刻着手去做的?

特朗普: 不止一件事,一共有三件:医疗改革、移民以及降低税收。我们将大幅简化并降低税收。

莱丝莉: 同时,共和党人在国会参众两院都占据多数席位。

特朗普: 是的,我又是总统职位,所以我们可以推进一些事情。

莱丝莉: 而且你们可以快速地推进这些事情。

特朗普: 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莱丝莉: 你说过政治家被说客所收买,因为是他们提供资金支持。

特朗普: 是的。

莱丝莉: 你承认你之前作为说客也这样做过。

特朗普: 说客都有着特殊利益。

莱丝莉: 你想摆脱这些吗?

特朗普: 我不喜欢这些。

莱丝莉: 你不喜欢,但是你自己的“总统过渡团队”充斥着说客。 你既有 Verizon 的说客,又有石油天然气行业以及食品行业的说客。

特朗普: 当然,每个人都是一个说客。这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莱丝莉: 这些说客都是在你自己组建的过渡团队。

特朗普: 我们正在清理华盛顿门户,这是整个体系的问题,我们要对整个制度体系进行清理。我们将限制外币进入,并对国会议员任期设置期限。那些为政府工作过的人,离开后都会成为说客,本质上是这样。我想说的是这整个地方就是一个大说客团体。

莱丝莉: 所以你的意思是虽然你想摆脱他们,但是你又必须依赖他们?

特朗普: 他们了解现在的这个体系,但是我们要逐步解决这个问题,逐步淘汰。

莱丝莉: 下面我们来谈一谈您的内阁。您已经做好决定了吗?

特朗普: 是的。我已经做好决定,但是我还不能透露。

莱丝莉: 我能想到你肯定会做的一件事就是提名大法官,我猜你应该很快就会去做。

特朗普: 是的,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莱丝莉: 在竞选期间,你说你会任命一个反对堕胎的大法官,那你会任命一名想要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法官吗?

特朗普: 关于这个问题,我的想法是,我是反堕胎立场,所以大法官也要是这个立场。在枪支问题上,我也希望他们能够来做出一些改变。但是堕胎问题,各个州情况不同。

莱丝莉: 所以一些女性无法进行堕胎?

特朗普: 这要看各个州的情况。如果她们要堕胎,就必须去别的州。

莱丝莉: 这个可行吗?

特朗普: 这个还有待观察,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莱丝莉: 接受总统这一任职,你有感觉任何的畏惧或是负担的情绪吗?

特朗普: 没有

莱丝莉: 一点都没有?

特朗普: 我尊重这个职位,但是我心无畏惧。

莱丝莉: 你不害怕,但是许多美国人现在感觉害怕,所以他们正在进行示威反对您当选,反对您的言论。

特朗普: 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我相信只是因为这个。

莱丝莉: 他们在竞选中认识到你……

特朗普: 但是他们并不真正了解我。

莱丝莉: 那么,你认为他们反对的是什么呢?

特朗普: 我想,这些人中有“职业抗议者”,确实有这样的群体存在,你可以看一下维基解密。

莱丝莉: 所以你认为这些示威人群中有“职业抗议者”?

特朗普: 我认为其中有些人是。

莱丝莉: 但是这种示威在许多城市都有,这又怎么解释呢?当示威游行发生的时候,你难道不会想是否需要去担心?是否必须出面劝阻他们?告诉他们不要害怕吗?因为他们其实是因为害怕才会示威。

特朗普: 我会告诉他们不要害怕,我们会让我们的国家再次强盛,但是一定不要害怕。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选,你们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如果获胜的是希拉里,然后我的支持者进行抗议,可能每个人都会说,这种抗议很糟糕,他们的态度会截然不同。所以,我认为他们可能是双重标准。

自从选举结果公布以来,全美反特朗普示威已经进入第五天。当我们在周五下午对特朗普进行采访时,他表示并没有听过他的支持者有采取暴力行为,也没有听说其中有支持者对非裔美国人、拉丁美洲人的种族歧视或是对同性恋者进行个人威胁。

特朗普: 听到这些我很惊讶,我讨厌听到这些。

莱丝莉: 但是你确实听到过吗?

特朗普: 我没有听到过,我看过,其中一两个例子。

莱丝莉: 从社交媒体渠道看到的?

特朗普: 但我认为只是个例。

莱丝莉: 你想对那些支持者说什么吗?

特朗普: 我会说不要这样做,那种行为和观点太可怕,因为我们要让整个国家团结到一起。

莱丝莉: 他们骚扰拉丁美洲人,穆斯林……

特朗普: 对此我感觉非常难过,如果还来得及的话,我要在这里正对着摄像机镜头,对他们说“停止这种行为”。

第一夫人

上周五,特朗普宣布调整过渡团队高层领导, 新泽西州州长 Chris Christie 被免除董事长一职,改由副总统当选人 Mike Penc 接任, 特朗普的三名子女也将加入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

从现在到就职典礼这段时间,该团队必须为新政府填补 4000 个职位空缺,就是说他们要在 9 周的时间之内招聘 4000 名政治人士。

在上周五同特朗普的谈话中,我们发现他似乎已经开始适应这个任重道远的新角色,行为也有所克制。接下来我们想知道,作为总统,他今后是否会有意收敛过激的言辞,更镇静稳重一些。

莱丝莉:我想跟您谈一下关于您那篇有关示威者的推文,应该是昨晚或前天晚上发布的。

特朗普:是的。

莱丝莉:你说他们是职业示威者,这是不公平的?

特朗普:我是说其中一些是职业的。

莱丝莉:当选总统之后,你是否会就类似的这种事情发推文?

特朗普:这是一种现代的沟通形式,在 Facebook 和 Twitter上,或许还有 Instagram,我有 2800 万关注者。

莱丝莉:所以你会继续用这些账号更新动态吗?

特朗普:这是一种很好的沟通形式。现在,我不能说会完全放弃这样的一个沟通方式,我正在熟悉这样的方式,昨天我可能又新增了10 万关注者。并不是说我喜欢这样的方式,但它确实起到了发声的作用。当然,在这些平台上,你或者其他任何人都可以传播一些不好的事情,或不准确的事情,但是 CBS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在这些平台上)我有反击的方法。

莱丝莉:但是作为总统你也会这样做吗?

特朗普:如果要使用这样的平台,我会做到非常克制。因为我发现这是一种规模如此庞大的现代沟通形式。我相信,我在 Facebook、Twitter 和 Instagram 这些平台上的影响力还是不错的,这些关注者帮助我赢下了这场竞选。我在这场竞选中花了不少钱,最终我赢了。我认为相对于我投入的资金来说,社交媒体力量更加强大,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确实是这样。

莱丝莉:你会要求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门”吗? 就向你当面对她说的,你会把她送进监狱吗?

特朗普:我觉得我会专注于工作,我想把精力放在医疗保健、边境和移民方面,推出一个非常好的移民法案。我想更多的去关注那些我们一直在探讨的事情,让整个国家步入正题。

莱丝莉:你称她为“骗子希拉里”,说你想把她关进监狱,观众席中你的支持者们也不断的说:“把他们关起来”。

特朗普:是的,她做了一些坏事。

莱丝莉:我知道,但是真的要特别检察官介入?

特朗普:我不想伤害他们,他们也是好人。下一次我们一起做访谈时,我会给你一个非常确定的答案。

[特朗普:你看起来很棒,亲爱的。]

此时,下一任第一夫人梅拉尼亚加入了谈话。梅拉尼亚来自斯洛文尼亚,她将成为继美国第六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夫人路易丝·亚当斯(Louisa Adams)之后的第二位国外出生的第一夫人。

莱丝莉:我刚才问你的丈夫,对于即将面对的一切,他是否有所畏惧。即将成为第一夫人,你感觉紧张吗?

梅拉尼亚:第一夫人要担负很多责任,也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我们会慢慢地做好这些事。我将保持坚韧和自信的状态,忠于内心,做正确的事。

莱丝莉:你认为她会成为怎样的第一夫人?

特朗普:她会做的很好,她坚强、自信、而又热情。我想她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平台,做很多有益的事,这就是她想做的。

莱丝莉:你知道,第一夫人通常有一个特别关注的方面。你曾经表示希望能够呼吁制止社交媒体的欺凌行为。

梅拉尼亚:我觉得这很重要,很多孩子和青少年都因此受伤。我们需要教会他们如何沟通、如何相处、如何以一种正确的方式来相互联系。

这一选择让人感觉有些讽刺,因为她自己的丈夫在活动期间曾发出过一系列令人讨厌的推文。

莱丝莉:你如何里看待你丈夫发的推文?

梅拉尼亚:有时,这些推文会让他陷入麻烦,但也给了他不小的帮助,他有很多关注者。

莱丝莉:所以你从不对他说,“拜托…”?

梅拉尼亚:我说过,从竞选开始,我说过很多次

莱丝莉:他听你的吗?

梅拉尼亚:有时候听,有时候不听。

特朗普: 我并不经常发推文 ,只是我发的内容都触及到了人们的痛处,我也不得不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莱丝莉:如果他做了你认为越界的事情,你会告诉他吗?

梅拉尼亚: 是的,我一直都在这么做。

莱丝莉: 一直以来都是吗?

梅拉尼亚: 是的。

莱丝莉:他听吗?

梅拉尼亚:我的话他能听进去,但最终他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他是一个成年人,明白那么做的后果。我给出我的意见,怎么做是他的选择。

莱丝莉:竞选总统这件事你问过梅拉尼亚吗,或者说,得到了她的认可吗?

特朗普:我们一家人共同讨论过这件事, 包括梅拉尼亚、Don、Ivanka、 Eric、Tiffany,甚至还有Barron。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参选这件事对他同样有所影响,甚至受到的影响不比其他人小。

莱丝莉:也许更多。

特朗普:所以我们整个家庭一起聚在一起吃晚饭,我对他们说:“我想去竞选总统, 我也认为我可以做好。所以首先,我需要我们一家人达成一致意见,我希望得到你们的认可。” 他们都同意了。

莱丝莉:你的儿子Barron,他有10岁了吗?

梅拉尼亚: 是的。

莱丝莉:你发表提名演讲的时候他全程都在镜头里,他知道那是在做什么吗?

梅拉尼亚: 他知道的。他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合,他为他的爸爸感到骄傲。

莱丝莉:你昨天见到了米歇尔·奥巴马 ,有感觉尴尬吗?

梅拉尼亚:不,我没有感觉到尴尬。

莱丝莉:一点都没有吗?

梅拉尼亚: 没有。

莱丝莉:跟我们讲讲会面的情况吧。

梅拉尼亚:她是一个亲切的主人,会面很愉快,我们谈论了如何在白宫教育孩子。她很温暖,也很友善。

莱丝莉:她的两个孩子在白宫长大,她的母亲住在那里,帮了不少忙。你的父母在这里,对吧?

梅拉尼亚: 是的。

莱丝莉:他们会和你一起去华盛顿吗?

梅拉尼亚:可能会去。

莱丝莉:担任新角色之后,几乎没有隐私并且还需要面对严格的审查,你准备好了吗?你知道,第一夫人即便有一点点差池都会受到批评。你俩都准备好了吗?

梅拉尼亚:我们习惯了。

特朗普:和以前相比,现在应该是面临不同的等级,我以前也经历过这种,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

莱丝莉:你将不能随便在大街上散步。

梅拉尼亚:两年以来都是这样的,所以再按另一个等级程度继续下去就是了。

讨论回到了特朗普面临的一些棘手问题上。

莱丝莉:对于联邦调查局局长 James Comey,你会要求他辞职吗?

特朗普:目前不方便评论。我还没有做出决定,我很尊重他,也很尊重FBI。

莱丝莉:即使他们泄漏了这么多信息?

特朗普:确实泄露了很多,毋庸置疑。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希望能先和他谈谈。

莱丝莉:听起来你还不确定。

特朗普:当然,我不确定。我想看看,他做那些事请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莱丝莉:你会公布你的报税单吗?

特朗普:在适当的时候,我会的。但现在我正在进行例行审核。 没人在乎这个问题。唯一关心这件事的是你们这些提出问题的人。我轻松赢得了选举,显然,公众不在乎这件事。

莱丝莉:几个月以来,你一直抱怨选举系统被操纵了,整个事件被操纵了。你曾经发推文说,选举团是民主的灾难。

特朗普:是的。

莱丝莉:你现在还认为它是被操纵的吗?

特朗普:好吧,我赢得了选举团的支持。

莱丝莉:是的。但你认为它是被操纵的吗?

特朗普:是的,有些地区、有些体制是被操纵的。

莱丝莉:即便现在你赢了,你还是坚持这样的看法?

特朗普:我不会只因为我赢了就改变看法。但我宁愿是通过简单的投票方式来获取胜利。比如说你得到 1 亿张选票,其他人得到 9000 万张选票,那你就赢了,这样做能发挥所有州的作用。选举团也有它的优势,不过是不同的制度,我也尊重这个制度。

莱丝莉:假期怎么过?真的如你所说不去度假吗?

特朗普: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想为民众把这些事情做好。 我们正在降低税收,关注医疗卫生。我的意思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假期不会怎么玩。

莱丝莉:你要拿总统的薪水吗?

特朗普:我从来没有讲过这个,但答案是否定的。 我认为我必须按照法律要求,每年拿 1 美元。 但我甚至不知道这 1 美元是什么。

特朗普:你知道薪水是多少吗?

莱丝莉:你放弃了 40 万美元。

特朗普:不,我不会拿工资的。

特朗普一家

上周二,特朗普让众多长久不受关注,对生活失去信心的美国人为之一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都觉得美国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伟大的美国了。但是特朗普的当选,让他们又重燃了对美国的希望。

当然,特朗普的感染力不单单是影响了那些长期被疏忽的美国民众。大选结果公布当晚,美国的选举地图淹没在一片红色的海洋之中,特朗普不仅赢得了向来支持共和党的南部地区,还赢得了一直都支持民主党的美国中西部地区。

在本该胜券在握的大城市和经济发达的郊区,希拉里最终没能赢得他们的支持,其中还包括少数团体和女性选民。根据美国大选的数据统计,在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女性选民中,只有51%的选票投给了希拉里。投票结果出乎意料,希拉里完全败给了 特朗普。

上周五, 我们邀请了特朗普的四位子女 – Tiffany、 Donald、Jr., Eric 和 Ivanka –来和我们聊一聊他们对父亲获胜的感想。

莱丝莉: 让我们回到选举结果公布的当晚。当时没有人会想到你父亲能够胜出,可以和我们说一说你当时在那里等待结果时的情形吗?

Eric

Eric: 各个州的投票结果开始一一公布,我们赢了佛罗里达州, 然后是俄亥俄州,接着是卡罗莱纳州、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我的意思是,这些比较大的州,都被我们一一拿下。 我想,在拿下宾夕法尼亚州时我就能够预料到结果了,这真的太神奇了。我们击掌相庆,拥抱在一起。我真觉得父亲是我们当中最镇定的一个了,尽管他才是这场活动真正的主角。

莱丝莉: 我听说他当时非常安静。

Eric: 是的,的确如此。

莱丝莉: 看来传言不虚。

Eric: 说真的,那一刻我永生难忘。你看,整个团队都在一起,我们都在欢呼庆祝。那真是,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Ivanka: 当父亲成为美国总统的那一刻,当时的心情真的很难用语言来表述吧。我们都为他感到骄傲,也很欣喜。那一刻真是太兴奋了。我们对于这样的机会十分感激,也会很严肃地对待。

莱丝莉: Tiffany,你呢?

Tiffany

Tiffany: 坦白说,我们并没有为父亲即将成为美国总统这件事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是,当时我们大家是在一起的,和所有为此付出了辛勤工作的团队一起。父亲为此也竭尽了全力,这让我十分敬佩。结果公布之后,就陆续有祝贺的电话打进来 – 据特朗普 先生告诉我们-甚至还有前总统布什先生。要知道,有些人在选举中是根本没有支持过他的。

莱丝莉: 大布什给你们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什么?

特朗普: 说起来这事蛮有意思的。我接到了大布什的电话,他说,“祝贺你们。这是一场很棒的选举。” 接着乔治打电话来说, “祝贺你们。真是太棒了。” 你知道,这种情形确实是很尴尬的。我曾经和Jeb一起去参加战争。Jeb 是位很棒的伙计,但是这场活动太卑鄙了,真是太卑鄙了。我的意思说,我对一件事很失望。我不知道你宣誓之后会怎么做,他做出了保证,但是却没有履行誓言。这点让我很失望。虽然整体来说都让人很不愉快,但是这一点让我最失望。

莱丝莉: Ivanka, 你说过,你父亲在竞选活动中发生了一些改变,可以具体说说是哪方面的改变吗?

Ivanka:我认为,经历这样一场竞选,却没有产生任何积极的改变,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仅仅是我父亲,对众多美国人来说,和他人述说分享你内心的挣扎和所面临的挑战都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一旦你能够和别人分享最私密的故事,你就可以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和他人进行相处了,因此也就获得了成长。

莱丝莉: 你觉得你父亲改变了吗?

Eric: 坦白来讲,我觉得,作为一个家庭,我们都发生了改变。 想想看,我们所面对的这个平台有多大啊,简直大的不可思议。不得不说,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件事,也是一件我可以代表家里所有人来说的一件事,就是在过去这段漫长而艰苦的时间里,每一天都能够站在父亲身边,和他一起战斗。

莱丝莉: Don, 你在这场竞选活动中,是否也在你父亲身上发现了一些以前从未注意过的事情?

Donald Trump, Jr.

Jr.: 我们其实都很了解他,在过去多年的时间里,我们都一直在他身边,不管是作为父亲还是工作上的同事。他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的精神,一直以来从未改变。不仅如此,他在这场选举中的表现,让人更加敬佩。我看着他一天工作 20 个小时,每天给上万人连续做 7 场演讲,他却只是很轻松地说,“这并不需要区分轻重缓急再做选择,我们今天要拿下这个州……”,还有“这些我要拿下,我们会向所有人宣告……”,他这么说的时候,我想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股精神,所有人都受到了鼓舞。他的这股劲,让人相信,他有能力去创造一个新的未来。而我也知道,这就是我的父亲,一直以来我所认识的那位父亲。

莱丝莉:接下来我想谈一下全国各地现在正发生的一些事情,很多人感到害怕。非裔美国人如芒在背,穆斯林惊慌失措 。

特朗普: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那真的非常可怕。这种事其实有新闻媒体在推波助澜,坦率讲,媒体会捕捉他们可以在这个国家找到的每一个小事件,有的事件可能早就存在了。如果我不处理,媒体将会将把这升级成为一个事件,因为这就是新闻工作的方式。

莱丝莉:关于这些恐惧,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Jr.:那些恐惧有的是捏造的,有的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

莱丝莉:其中有一个表达恐惧的群体是 LGBTQ。

特朗普:我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到他们,在这方面我一直是一个支持者,每个人都说,这太好了。

莱丝莉:我想婚姻平权是他们的大问题。你支持婚姻平权吗?

特朗普:二者没有相关性,因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它在最高法院得到了解决,这是法律决定的。

莱丝莉:所以即使你任命一个新法官(也不会做出改变)?

特朗普: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些案件已经上到了最高法院。而且,我也接受这样的结果。

莱丝莉:竞选中出现的问题之一是关于你父亲的性情。他自己也说过:“如果有人侮辱我或者对我说不好的话,我会反击。”人们都说也许他应该温和下来,克制一点。你觉得他这样适合当总统吗?

Eric :我认为这很有总统威严。同时,对于我的父亲来讲,如果需要成为一个战士,他就能做到。坦率地说,我认为这个国家需要一个战士,这也是我们选举的意义所在。

特朗普:他们认为,他们可能凭借“性格”赢得选举。显然,性格不管用,因为最终站在这里的是我们而不是他们。我认为我最强的资产是我的性格,因为我的性格,我们赢了,我们将一路保持胜利的姿态。我们将在贸易中占优,解决边境问题并摧毁 ISIS。

莱丝莉:你说要摧毁 ISIS,现在,将怎么展开行动?

特朗普:这个我不能讲。

莱丝莉:那有什么可以讲的?

特朗普:我不希望美军加盟摩苏尔战役,四个月前他们宣布进入摩苏尔,这是一场艰难的战斗,ISIS 的头目已经离开了。我们有伟大的将领,希望能获得成功。

莱丝莉:你说你比那些将领更了解 ISIS?

特朗普:好吧,坦白来讲,我可能是比他们更了解一些,因为你看看他们所做的那些工作就知道了,他们没有做好这项工作。或许问题出在了领导力上,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将打倒ISIS。

莱丝莉 :你说你要废除奥巴马医改,并推出替换法案。替换法案推出之后,你会确保那些投保前已存在疾病的人群仍然享有医疗保障吗?

特朗普:是的,因为这部分人恰巧是最强大的资产力量。

莱丝莉:你会坚持这样做吗?

特朗普:会积极尝试并坚持下去。这会增加开支,但这是我们将要努力和坚持的东西。

莱丝莉:在你废除该法案之后替换法案没有通过之前的这段时期,会有数百万人失去保障吗?

特朗普:不,废除和替换将同时进行,中间不会有间隔期。我们将投入更少的钱来创建更优质的健康保障。

莱丝莉:你们有人想在父亲的行政部门中工作吗?

Eric :我们有一家很棒的公司。我父亲的幸运是,他能够离开公司,去竞选总统这一职位。我想他会比以往更依赖我们。

莱丝莉:那么你会留在这里吗?

Eric :我们会留在纽约,打理公司业务,这其中一定会有很多乐趣,我们要让他感到自豪。

莱丝莉:人们认为你将参与政府工作,Ivanka。

Ivanka :不是的,我要做好一个女儿的角色。不过我在竞选中说过,在某些事情上,我非常有热情,也希望能为之奋斗。

莱丝莉:但你不会进入体制内?

Ivanka :我比较关注工资平等和儿童保育方面的问题。我热爱教育,因为教育能真正为妇女提供更多的机会。有很多东西让我感触很深,但这并不是对正式的行政资格方面的期待。

莱丝莉:你们有没有人为竞选给特朗普这个品牌带来了一些消极影响?

Ivanka :这不重要,竞选才是重点。

特朗普:我想 Ivanka 想表达的是:谁在乎这些呢?这是关乎国家大义的事情。我们的国家正在走下坡路,我们要拯救这个国家。与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相比,酒店入住率微不足道。改善医疗卫生,让人们生活的更好。我们国家的人们正在遭遇不公,我们将改变这样的现状。就是这么简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1月15日14:04 | #1

    当真决定要献身了吗?

    “I love my country.” 这句话真不是说来听的……

    以后都把眼睛睁大点,看到那些把爱国挂嘴边的,理他们远点。看到有几个平时不作声,关键时刻即使没有支持者也一个人站出来说自己爱国的,要记得了,这种才是真正可靠的人。

  2. 匿名
    2016年11月15日14:04 | #2

    当真决定要献身了吗?

    “I love my country.” 这句话真不是说来听的……

    以后都把眼睛睁大点,看到那些把爱国挂嘴边的,离他们远点。看到有几个平时不作声,关键时刻即使没有支持者也一个人站出来说自己爱国的,要记得了,这种才是真正可靠的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