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的“房地产开发”

来源

这次回家过年,跟着老弟在马路上消磨掉了大半时光。最直观的感受是,老家的县城扩大了不止一倍,有些道路比上海都修的笔直挺括。但是除了市中心有些人气外,其它地方犹如鬼城,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气。

鬼城这个名词,好像是去年鄂尔多斯的新城区建设被大家广为传颂之后才大大风行起来的。但是我突然想起,就我这十几年的生活经验来讲,其实不只是一次邂逅“鬼城”。

第一次是2000年,刚好到现在整十年多点。当时我还在永城读高中,永城作为一个产煤的城市,做了一件跟现在鄂尔多斯一样的事情。在没有矿藏的郊外,建起新的城市,然后计划把旧城区整个搬迁过去。这样造成了两个后果:一是我的一个同学披露,他的一个大伯,提前一个月知道了新城区的规划,就很“偶然的”成亩成亩的购买规划区中农民的宅基地和耕地。据说大发了一笔横财。其二,就是我们学校搬到新城区扎营,我们一群人被扔到一片鬼城,和一群鸵鸟作伴……不错,是鸵鸟,老是把头埋到沙子里的鸵鸟。尽管我们一开始都以为是牛来着。

我不清楚当时的规划是依据什么来做出的,反正当时的永城同学都说,新城就是马路宽,但是死活没有人,老城已经沉陷了两米了,但是到处还是熙熙攘攘的。新城的夜里,除了路灯,连一幢楼亮灯的都没有,一个人走在六车道的马路上,感觉就像进入了异次元。但是我估计这两年新城应该已经热闹起来了吧,毕竟老城的沉陷肯定现在已经到了危城的地步。是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但是如果只有房子的话,城市肯定不能算一个完整的城市。

当时我在永城读书的时候,每次回家,都要路过一个叫夏邑的县城,这个县城以孔子的爷爷曾经住过和抗日名将彭雪枫死在过这里著名。当时每次路过这个县城,都让我们眼前一亮:先是一个山寨天安门的乡政府打头。后边一路都是三层以上的楼房做街道门面房。这在当时是非常奢侈的表现。一个县城,像我住的这个城市,当年最高的楼房仅仅有五层,整个县城没有一部电梯。而在那个时候有这么一长条街都是三四层楼的建筑,真的是很拉风的表现。当我们慨叹夏邑的富裕时,有夏邑的同学揭老底说:这里的宅基地如果不在一年内盖起三层以上楼房,就要被充公……所以很多人甚至只盖了临街的一堵墙……到现在,2010年我有幸又一次路过夏邑的县城时,它的街面依然冷冷清清的。不晓得那些老百姓这几年有没有攒钱把剩下三面墙盖起来。附带说一笔,夏邑主要的农产品是苹果,我同学爆料说,苹果没有销路,往往秋天成拖拉机成拖拉机的扔掉任其腐烂。或者以几块钱的价格让人任取。最夸张的是有时候拖的时间久点,连扔烂苹果的沟都被人占满了……我们中秋节放假,确实目睹过几十公里的苹果烂在沟里,整条路都是酸酸的烂苹果味道……

好了,以上这些,还都是所谓的“政绩工程”或者“整体搬迁”这几年“房地产开发”隆重登场,连我老家也未能幸免。模仿省会城市郑州,掀起开发“东区”的热潮。郑州的东区,据说是黑川纪章的手笔。但我没有仔细研究过。不过根据我郑州的表哥说,现在那里还是个人烟稀少的所在,原来规划的市政府和省政府搬迁都处于没准儿的状态,最近还有人发卫星图,说那是个活脱脱的鬼城……至于我们这里的东区就不知道是什么大仙儿的手笔了。但是实际考虑起来这个城镇也只能往东发展。西边那几个村庄的历史比县城都遥远,住家道路盘根错节,而且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的,这些庄户人家不乏有些不要命的二杆子。东边就好的多,原来就是国营农场,以及林业局的苗圃速生林什么的,只要避开几个当年大跃进时的屯垦点,大片的耕田和果园好做城市马路和小区楼房。县委领导高瞻远瞩,拍板上马。叮叮咣咣盖了两年多,半成品的楼房盖了不少,除了几个学校搬过来以外,依然缺乏人气。

不过也是,我们这里不像大城市,县城的老户都有自己的院子呢,像我家,住在学校大杂院里,一口气将近100多家占住市中心最好的地皮,家家独门独院。虽说这帮子人未必都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一大批老领导老工龄与之杂然相处,连县委家属院也不过与我们一墙之隔,那个开发商敢老虎头上拔毛?这批同志一般只要是双职工,没什么问题就会有两个院子,只要不是一口气生四五六七八个孩子,结婚什么的平房改楼房就是了,更何况大家都有先见之明,都赶在水泥钢材涨价之前都把房子先搞了定,一水的三层楼。房产商打他们主意,真不如去跟和尚推销梳子去。剩下的只能打四下里从乡里过渡到县里工作的人的主意了。不过这帮人也不好搞。一方面城市本来不大,我小时候骑自行车15分钟绕县城一周。我高中时候变半小时了。现在是开车半小时绕城一周,所以我们这里的出租车只要不出城,从来不打表,反正都是起步价……

这帮子人就在城乡结合部找宅基地,反正都是四邻街坊的,大家方便一下“小产权”是非常实惠的。然后城市一扩充,“小产权”总会被洗白的……反正来我们这里开发房地产的地产商倒了大霉了。最后只要问政策下手。现在据我一个城建局的堂姐夫说,市区一律不准建设新房,市郊也不许在宅基地上建房。只有买地产商的房子才能算合法……

但是又有谣传,说新修的高铁,车站在城西,那里是小产权房的根据地。于是……城东新区悲剧了。又于是,这条高铁的各个沿线站点,只有我们这里是高度机密,其它选址都已公布。政府宣布严防死守,直到开工建设,绝不泄露具体位置……

怎么都觉得政府不容易啊

别的不发表意见,郑东新区说上两句,现在大部分小区入住率已经很可观了,基本上高峰马路上找停车位已经有点困难,鬼城之说绝对乱扣帽子。这个鬼城之说已经多次被官方媒体批驳了,最近一次,人民日报2月27号的报纸头版头条,已经大篇幅肯定了郑东新区的建设,相信是官方已经从中央定了基调。
郑东新区是由黑川纪章设计的,曾被评为中国几个大手笔CBD之一。尽管毁誉参半,但视觉上已经比较震撼。究竟能走多远,其实很难说。但一味唱衰,是严重不符合事实的,有空可以去实地看一看。

听上去像是鲁豫交界处啊,呵呵

据我所知,郑东新区和鄂尔多斯康巴拉新区,都还算是不错的。“鬼城”那是起步阶段媒体的夸张,现在慢慢的步入正轨了。至于小市小县的新区规划,参见前面我b的那篇文章,如果本地购买力积累不够,政府基建投入也不够,则很容易骑虎难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