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的路线和伊斯兰教

译者:野罂粟( @WilderMohn )
原文:链接

在唐纳德·川普美国总统选举获胜后第二天,他的中东问题顾问,出生在黎巴嫩的瓦莱特·法雷斯(Walid Fares)宣布,从2015年直到现在提交到国会的、将穆斯林兄弟会列入恐怖主义名单的法案将迅速缔结。

泰德·克鲁兹以共和党名义提交了法案草案,但被奥巴马阻截了。阿拉伯世界对此作出的反应绝大多数是正面的。埃及、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国家对此欢呼,而他们自己在几年前把政治的伊斯兰列入了恐怖主义名单。对川普不让穆斯林进入美国的威慑谁都没当真,除此之外,法雷斯还表示,这个威慑只是针对伊斯兰分子的。

来自卡塔尔的批评

唯一给予严厉批评的国家是卡塔尔。它是与穆斯林兄弟会关系非常近的同盟,并且现在仍旧以资金支持全世界的极端主义运动。为了要买到现代化的战斗机,(卡塔尔)在此跟美国存在冲突。即便如此,卡塔尔人对他们跟商人川普打交道信心满满。同样也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及给他们庇护的土耳其迅速做出了反应,而且逮捕了他们中的3个人。正如土耳其抛弃了伊斯兰国(IS)那样,观察家们认为,土耳其也将以(与美国)同样的方式对待穆斯林兄弟会。实用主义的埃尔多安想以此首先想达到从美国引渡他的敌人法图拉·居连(Fethullah Gülen)的目的。

作者介绍

拉尔夫·卡德班(Ralph Ghadban)是德国的伊斯兰学,政治学学者和媒体人。他于1949年生于黎巴嫩。卡德班从教于政治学教育,并且做关于伊斯兰教和移民问题的讲座报告。

美国人闭上一只眼

候任总统川普的新路线在美国对伊斯兰外交政策上是一个转折。在二战到冷战开始之间,美国人想以伊斯兰来抗击共产主义,并且通过赛因特·拉玛丹(Said Ramadan),伊斯兰传道者塔里克·拉玛丹(Tariq Ramadan)的父亲,寻求与穆斯林兄弟会的联系。

美国人对他们未来伙伴的反犹主义闭上一只眼,并且把他们说成是社会改革运动,而不想去洞察这股伊斯兰会有何等的政治规模。美国的支持让他们在阿富汗达到了高峰,在那儿,所有色彩的伊斯兰主义分子在他们与苏联占领军(1979-1989年)作战中受益。

如果想对此种合作进行结算的话,所获非常小,到无关紧要。西方抱着期待支持反苏,投入了非常多,但没有得到值得一提的回报。西方对伊斯兰主义在世界范围内以政治意识形态组织起来,并且替伊斯兰教国家在有影响力的各国际机构中占有权力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在此之前,世俗化世界中,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东方阵营中,作为政治组织宗旨的宗教还只是在计划当中。苏联解体后,伊斯兰分子开始向反西方上入侵,并以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达到了巅峰。

世界范围里对恐怖活动宣战,而与此同时,一些国家出于安全原因随即采取满足要求的拥抱政策。出于照顾穆斯林,把伊斯兰教跟恐怖活动挂钩、把穆斯林融入社会差、批评伊斯兰教是中世纪宗教、以及只是在嘴上提“政治化的伊斯兰教”,就成了政治不正确了。就这些“耻辱的(恐怖主义)做法”(的提法),捏造出了伊斯兰恐惧症的概念。这是反言论自由的一条大棒。

川普爆破的“政治正确”的壁垒

在奥巴马治下,得到其支持的政治化伊斯兰教是安全的。在埃及之春期间,奥巴马明确站在穆斯林兄弟会一边,罢黜埃及总统穆尔西(Mursi)之后,他对该国实施制裁。2008年至2012年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参与和拥护这个政策。尤其是她与56个伊斯兰国家组成的,而且十数年来打压对沙利亚教法批评声音的伊斯兰合作组织(OIC)一道,在2011年发起了以宗教同言论自由相互适应为目的的“伊斯坦布尔进程”。2015年12月17日,国会在一项决议中对“反对美国穆斯林的暴力、不宽容和仇恨言论”进行了谴责。其他宗教(教徒)没有被提及,即便事实是,犹太人一如既往是宗教仇恨最大的目标,在2014年FBI的统计当中,犹太人受害者占56.8%,而穆斯林受害者占16.1%。

在竞选当中,川普以其粗旷的做法将“政治正确”的壁垒爆破掉了,他将以其权力同几乎是所有穆斯林组织后台的穆斯林兄弟会,其中包括权势最大的美国伊斯兰关系理事会(CAIR)作斗争。未来川普政府内阁中的名单是对这个目标的确认,首先是未来国家安全顾问麦克·弗林(Michael Flynn);他根据自己在阿富汗的经验,认为伊斯兰教是最为危险的独裁意识形态。

很多政治化伊斯兰教的积极分子将移民到英国和德国,这是意料之中之事。在英国,2014年成立的调查穆斯林兄弟会活动的委员会查出,它控制着英国所有的穆斯林组织。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意识形态的理念和穆斯林兄弟会的策略旨在,在我国和其他地方,反对我们的价值、我们国家的利益和我们的安全。”

欧洲抱着原有对伊斯兰教友好的政策不放

这个调查结果并没有导致政策的调整。在德国也没有调整,政府仍旧在伊斯兰大会框架下同以伊斯兰教为宗旨的组织进行商讨。欧洲抱着原有对伊斯兰教友好的政策不放,其结果是,我们在这期间,差不多到处都有表示仇视伊斯兰教的政党。

在很多伊斯兰教国家,伊斯兰主义分子煽动起内战,并且导致脆弱的国家分崩离析。伊拉克酋长及政治家Iyad Jamalal-Din在给唐纳德川普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出了打击恐怖主义所走的步骤:联合国安理会应该做出把政治化的伊斯兰教看作是比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还恶劣的决议。接下来安理会还应该让伊斯兰教国家承担实施世俗化的义务,谁不做,就被开除出联合国。

最后他写道:“您的前任们最大的错误在于,在世俗化还没普及的时候,就试图把民主和自由植入到我们的国家。首先要实现世俗化和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平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2月6日11:02 | #1

    川普对伊斯兰教毫无恶意,只是希望他们不要来美国,祸害美国,所以要 Wall You!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