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三十八号文:给我国多晶硅产业带来了什么?

   
去年8月30日,国务院颁布了38号文,该文将多晶硅列为高污染、高能耗产品,对国内的多晶硅项目设置了诸多限制。

   
该文一出,国内的银行和审批机构,对多晶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新上多晶硅项目基本停滞。国内的多晶硅工厂,未报批的均不再报批,已批准为投资的,也不再投资,已投资未投产的,也不敢再投产。

   
与此同时,国外多晶硅制造商突然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销售力度;直销、设点、设立分销网络,等等,诸多营销手段层出不穷,也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据海关总署统计,2009年中国进口多晶硅数量达到21000吨,占国内总需求的55%;而进入2010年,进口多晶硅数量更是猛增,各月同比基本都增长100%以上,到2010年10月止,我国海关报关进口的多晶硅数量已经超过30000吨,预计全年进口量将超过4万吨。多晶硅价格也由每公斤55美元,跃升达到了95美元。中国多晶硅企业和投资者望着大好的市场,守着空置的厂房、未开箱的设备欲哭无泪,而国外多晶硅各列强则赚得盆满钵满,笑口大开。

   
假如没有38号文,中国的多晶硅真的是过剩的话,那么,现在的实际发生的多晶硅严重短缺,就应当“归功”38号文了。现在接近年底,38号文给中国的多晶硅产业带来了什么,给光伏产业带来了什么,现在可以粗略地盘点一下了。

 

一、直接经济损失

   
表1给出了2009、2010年两年中国进口多晶硅部分所形成的一些直接经济数据。

   
2009年,按照平均进口价格60美元/公斤计算,国外厂商的成本按照35美元计算,国际厂商从中国就赚到了4.2亿美元的纯利润。

   
而中国企业的多晶硅成本按照每吨35万元计算,人民币成交价格为50万元,则国内厂商损失了31.5亿人民币的利润,国内多晶硅损失GPD105亿元。

   
为此,各地政府损失了所得税7.8亿元,增值税约17.8亿元;尽管进口环节增收了约13.8亿元关税和增值税,但依然给国家带来净税收损失近4亿元人民币。

   
2010年,情形更加严重。按照平均进口价格70美元计算(实际市场价格已经达到95美元),国外厂商成本按照30美元计算,国外厂商从中国赚到了16亿美元的利润。而中国多晶硅企业的成本按照300元人民币/公斤计算(最低的已经达到了23美元/公斤),销售价格按照650元/公斤计算(最高价达到800元/公斤),国内厂商损失利润140亿元,国内减少GDP产值260亿元;考虑海关增收的33.6亿元增值税,国内税收净损失45.6亿元。

 

表1:38号文进行多晶硅限产的得失表

 

2009年

2010年

进口量(吨)

21,000

40,000

进口平均价格(美元/公斤)

55

70

国际厂商成本(美元/公斤)

35

30

国际厂商利润(万美元)

42,000

160,000

 

 

 

国内厂商成本(人民币/公斤)

350

300

国内销售价格(人民币/公斤)

500

650

国内损失GDP(万元人民币)

1,050,000

2,600,000

国内厂商损失利润(万元人民币)

315,000

1,400,000

 

 

 

政府损失所得税(万元)

78,750

350,000

海关征收进口环节税(万元人民币)

138,510

335,782

国内损失增值税(万元人民币)

178,500

442,000

国内净损失增值税

39,990

106,218

国内税收总损失

118,740

456,218

 

   
因此,从上面的数据可以清楚地看出,38号文的直接经济效果,就是成功地打压了民族多晶硅产业,为国外多晶硅进入中国扫清了障碍,将本应属于我国多晶硅企业的利润拱手让给国外厂商,并且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使我国多晶硅企业减少了170亿元人民币的利润、使我国各级政府损失了50亿元以上的税收。如果这是38号文中有关多晶硅的条文的草拟者的初衷的话,那么,这个文件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应当给与授勋;只不过,为他们授勋的,应当是HEMLOCK、WACKER、日本三菱等国际多晶硅制造寡头,因为他们借着这个文件在中国多赚取了超过20亿美元的利润。

   
如果38号文对于多晶硅的条文不及时纠正,后面,给中国企业和政府带来的损失还要成倍增加。据粗略估算,仅2011年一年时间,中国政府因38号文的存在,还要损失126亿元人民币税收,降低GDP产值650亿元,国内的企业还要损失利润400亿元,而白白送给国外厂商的利润则将超过40亿美元。

 

二、间接经济损失

   
由于38号文对国内多晶硅技术进行打压,因此,国内厂商失去了许多以规模换成本的机会。从现有国内西门子法工厂的情况看,凡是已经上了规模的厂家,成本都大幅降低,能耗也大幅下降,污染问题也基本解决。以江苏中能为例,该公司到2010年9月的成本已经降到24美元,也就是直接成本为160元/公斤,考虑折旧和利息,成本也已经不到220元/公斤;按照正常的市场规律,多晶硅价格在350元/公斤的价格,就属于正常的市场价格。

   
但是,江苏中能的成功,是由于其敢打擦边球,顶着38号文的压力,他们悄然地把原来的13500吨/年的生产线,成功地“升级”到20000吨/年,从而一跃超越日本成为亚洲第一的多晶硅制造商,而且也比较成功地解决了污染的问题。如果他们老老实实地按照38号文的要求,那么,就会和其他大多数其它厂家一样,因为受到规模限制,不仅多晶硅生产成本居高不下,能耗污染问题也很难得到解决。

   
2010年,多晶硅的市场价格从40万元/吨上升到70万元/吨(现货价格达到80万元/吨);按照每瓦8克多晶硅的价格,光伏组件仅多晶硅环节,成本就上升了2.4元人民币/瓦,对应到光伏发电的上网电价上,意味着每度电成本增加了0.12元/度。按照我国政府在十二五规划补贴5GW、时间25年计算,仅多晶硅的成本上升一项,就需要政府多补贴225亿元。

   
因此,38号文实际上是剥夺了国内多晶硅企业利用扩产规模进行资本积累,从而进行技术进步、改进工艺、降低成本的机会;也使得我国多晶硅产能严重不足;使得本来有机会拉近与国外多晶硅厂商的距离,在2009年后再次拉大;造成多晶硅本来应该下降的价格,在2010年不降反升。

   
此外,由于多晶硅价格居高不下,造成光伏产业链其它环节的成本随之上涨,这对整个光伏产业乃至中国的新能源产业所带来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我国光伏发电成本低于火力发电成本的步伐,因该文至少被拖后了两年。

 

三、社会损失

 

   
由于能源枯竭的问题迫在眉睫,煤炭成本上升形成的电煤倒挂已经十分严重。即便光伏不降价,煤电价格追上现有的光伏发电价格也指日可待。在这个紧要关头,各国政府纷纷推出自己的光伏补贴政策,实际上都有着各国的能源战略层面的深远和重大的意义。

   
在这种大环境和背景下,中国的光伏企业依赖中国制造大国的优势,在中国政府未给出实际规模的扶持的情况下,从零起步,一跃成为世界光伏制造头号大国,为中国在光伏发电占据了极其有利的位置。

   
本来,借助于2007年起中国光伏产业民间创立的产业领先优势,如果中国政府开始认真考虑如何针对我国光伏产业的短处,进行强有力的支持,比如,支持国内的自主技术的研发,支持企业的技术改造,使中国企业不仅做大,而且做强,则可以将德国、日本、美国远远甩在后面,使其只能望中国的项背而兴叹。

   
面对这种局面,出于对我国新能源产业、尤其是光伏产业领先优势的恐惧,也由于其国内经济危机的影响加大,贸易保护势力的抬头,从转嫁其国内经济矛盾的角度出发,国际各国的政治和经济势力敦促各国政府连续推出了一系列的举措,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打压中国的光伏产业。继试图提高关税的企图失败后,德国祭出了设置光伏产品进口的转换效率下限的技术壁垒,欧盟企图对中国进行反倾销调查,美国假借钢铁工人联合会要求对中国启动301法案调查,日本则对光伏所需的石墨和碳纤维等产品限制对中国出口,等等;但是,中国光伏目前所具有的成本优势,并非这些措施轻易可以打败的;如果没有中国政府内部有人与这些国际势力的配合,其目的是绝对不能得逞的。

   
但38号文所发出的打压光伏与多晶硅产业的信号,恰恰为这些国际势力的阴谋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38号文对于多晶硅的限制,使得我国光伏产业靠自己的规模和成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领先优势正在一点一滴地丧失。不仅从上述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上看是这样,从整个产业来说,38号文给中国光伏产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都将是十分严重,而且是长期的。

 

 四、2010年:顶风而上的中国光伏产业

   
目前,在打压中国、谴责中国对新能源尤其是光伏产业支持过多的同时,世界各国政府纷纷不断加大自己国家在光伏产业的政策扶持力度。继德国、西班牙等欧盟国家对光伏上网电价补贴之后,美国、加拿大也推出了自己的全方位组合的光伏支持政策,安大略省今年推出的每度电补贴0.7加元的光伏政策,要求必须在安大略省设厂制造,这说明所有这些国家都是十分希望尽快建立自己的光伏制造体系的,以免在光伏这个未来最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失去自己的竞争优势。

唯独中国政府,却恰恰反其道而行之,发出了限制自己国家的光伏产业的指令性文件。

   
值得庆幸的是,并非中国所有的政府官员都是在有意无意地配合境外势力,压制民族产业。在38号文公布的当月,科技部就公开提出了质疑,这在我国政坛上也是少见的情形。而中央最高层领导则不断推出了大力发展新能源的信号,各地政府也看到了光伏产业的长远潜力以及战略重要性,基本上都在冒着“犯上”的风险,艰难而积极地推进着这光伏产业,例如江苏、江西、河北、山东等地。也正是由于这些有识之士的勇气和胆略,使得我国2010年光伏产业的发展依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今年国有电力运营商大举进军光伏发电运营,也为光伏产业的发展注入了强有力的本地市场支持。

   
其实,目前中国的光伏产业虽然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婴儿期的新兴产业,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是十分正常的。这个阶段,政府各部门的官员们,不应当过分地热衷于调控,热衷于限制,而是应当鼓励创新,鼓励尝试,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先让市场对各种技术和产业进行筛选与淘汰,政府则应当本着鼓励和容许出错的宽容,来支持各种新技术和新工艺。

   
可惜的是,我国的某些决策人士,没有看到我国光伏产业的优势,更没有看到这种优势对于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意义,只看到了光伏投资热表面上可能带来的问题(并且还没有认清楚这些问题的实质),在没有做过认真调研和分析的情况下,在国外各种经济和政治势力出于其自身目的对我国光伏产业进行打压的时候,不仅没有做出任何支持民族产业的言行,反而与国际势力一唱一和,仓促出台了这份轻率的文件。无论这些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人非常及时地迎合了国际反华能源势力的需求,有效地帮助国际竞争对手和他国政府达到了打压我国光伏产业的目的。如果这不是这些政策制订者的初衷,则无论是于国、于民、于己都太可悲了;如果是有意的话,那就不是本文所能够讨论的问题层面了。

   
诚然,38号文中,也有“支持节能环保太阳能级多晶硅技术开发,降低生产成本”等字样,但却没有任何具体的配套措施,与那些“坚决抑制”的“对策措施”相比,甚至都没有人注意到这句话。

 

五、政府应当做什么

   
其实,我国光伏产业真正存在的最严重的问题,是我国光伏技术落后的问题。由于发展过快,各企业均将自己的财力、物力和人力集中在规模的扩张上,没有在技术和研发上进行足够的投入。这导致中国光伏的发展成了一个“进口设备-安装生产-接单销售”的简单模式。其实,说光伏产业还是婴儿期,不仅是中国,国外也是如此;我国的光伏与国际那些所谓先进技术相比,只不过是三个月大的婴儿和六个月大的婴儿的差别而已。因此,如果国内光伏产业能够不要迷信国际所谓的先进水平,能够加大自身的研发投入,大胆创新,可以同样在技术上取得领先优势,超越国际同行。但由于企业逐利的天性,以及竞争经验的不足,很少有企业能够自动自觉地这样做。

   
这正是需要政府引导和支持的地方。政府应当对企业在光伏的技术研发方面给与大量的支持,不仅要进行资金上的支持,还要提供宽松的环境,允许新技术的开发和试验,允许犯错。这样,就一定会有一批企业能够在已经做大的基础上脱颖而出,成为技术领先的公司。这才是我国企业能够拥有可持续竞争力的法宝,也是国外各大竞争对手对中国最为畏惧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才有最近的来自美国等国家的叫嚣和噪音,或者指责中国政府对于自主创新的扶持,或者说什么中国最好不要强调自主创新等等无耻的论调。可笑的是,居然国内也有人对这种论调像乌鸦一样随声附和。可惜的是,我国政府里也总是有那么一些官员,不知如何支持,只喜欢谈“管”论“控”;不知道如何引导,只知道颁布禁令;不知道如何促进,只知道怎样限制。

   
令人欣慰的是,在我国十二五规划中,明确了在目前全球科技产业变革的大趋势,我国应发挥后发优势、实现技术和产业整体跃升。在中国政府各有关部门的科研和产业项目指南中,对于国内的自主创新也体现了十分强大的政策性支持。现在需要的,是将这些政策,实实在在地落实,并且不断加强,这才是目前我国各级政府的官员们最应当做的事,才是真正地帮助中国的光伏产业,帮助中国的新能源产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1年3月8日09:01 | #1

    知道什么是屁股决定大脑吗?这就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