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馬克思一家子被倫敦毒霧給毀了

20161221-020149_u7320_m229995_7db2
受工業革命大量燃煤所致,倫敦在1950年代以前的100年間有大約10次大規模煙霧事件,其中最嚴重、對健康危害最大的一次即1952年。圖為大霧籠罩的倫敦街頭納爾遜紀念柱(取自維基百科)

題記:馬克思一家子為什麼不幸?

特別是馬克思家的孩子多病或早夭,近日我通過倫敦污染年代的比對發現,馬克思家庭不幸,是因為倫敦毒霧,燕妮更是死於1880-1881年的倫敦毒霧!本文引用或轉用的均是公開的史料與資訊,本文的唯一可能的貢獻,是發現了倫敦污染是造成馬克思家庭不幸的根本原因。而環境污染對馬克思一家的致命影響,學界似乎無人關注或提及。

這篇文章是想通過一個眾所周知的歷史人物的家庭在倫敦污染災害中的不幸,引發人們對污染災害的關注與重視,不做其它解讀與引申。

A

查閱到的資料顯示,倫敦在冬季空氣污染最早的記錄甚至可追溯到1813年,隨後的1873年、1880年、1882年、1891年、1892年和1952年等年份又多次發生非常嚴重的大氣污染事件。

我們還知道從1849年移居這裡到1883年3月14日逝世,馬克思在此生活了34年,也就是說,馬克思一家子經歷了倫敦最嚴重的霧霾就達三次(其它年份當然也有污染),即1873、1880、1882年,沒多少人能想到吧,這樣,馬克思主義的這位創始人、導師,逃離了歐洲大陸,帶領一家子去幫助英國倫敦人民吸霾達三十多年時間,生命中最美好的時間,既用在寫作資本論等革命理論巨篇,也用在了為英國倫敦人民吸霾了。

不知道當時有沒有德國的愛國者們罵馬克思,離開了祖國,你神馬都不是。當然,如果真有人罵他,馬克思的回答會非常簡單,無產階級沒有祖國。

1980年代,中國學界最熱點話題是馬克思主義異化論,異化論源起於中國學界熱烈討論一本叫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異化論」簡單地說,就是人創造的對象物,本來是想更好地服務於人類,但人類在創造過程中,或創造結束後,發現這個物件物產生了異已於人類的力量,它不是造福於人類,而是造惡於人類。

20161221-020149_u7320_m229996_71d9
1844年馬克思在巴黎的住所開始研究政治經濟學。(取自中文共產主義資料庫)

1980年代的學界為什麼非常熱心研究馬克思的這篇並不長篇大論的手稿呢?

主要原因就是其異化觀點,學界或當時的公共知識份子們發現,某些力量在自己的發展過程中,走向了自己的反面,並成為國家社會的異已力量,必須正視,必須改變,必須反思。

馬克思在這篇《手稿》中說: 「一方面所發生的需要和滿足需要的資料的精緻化,在另一方面產生著需要的牲畜般的野蠻化和最徹底的、粗糙的、抽象的簡單化,或者毋寧說這種精緻化只是再生產相反意義上的自身。甚至對新鮮空氣的需要在工人那裡也不再成其為需要了。」

動物都需要新鮮的空氣,但工人在污染的企業中勞作,似乎連新鮮的空氣都不需要了,不僅工人如此,整個社會都如此,為了經濟發展,為了生活富足,開足馬力生產,挖掘,開發,建設,最後不僅沒有了新鮮的空氣,連藍天也沒有了,毒霧霾開始肆虐,霧霾就是人類親手創造的最大的異已力量,成為整個國家的公害。

有學者翻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馬恩列斯全集第四十二卷,發現馬恩有大量關於城市工業污染的敘述:

恩格斯:「曼徹斯特周圍的城市是一些純粹的工業城市……到處都彌漫著煤煙。」

曼徹斯特工人聚居區的境況更差:「總是把一切工廠的煤煙都吹到這方面來。光讓工人去吸這些煤煙!這裡的空氣由於成打的工業煙囪冒著黑煙,本來就夠污濁沉悶的了……在這種難以想像的骯髒惡臭的環境中,在這種似乎是被故意毒化的空氣中,在這種條件下生活的人們,的確不能不降到人類的最低階段。」

當然不僅僅是曼徹斯特,其它英國工業城市特別是倫敦也一樣,「在大城市的中心,在四周全是建築物、新鮮空氣全被隔絕了的街道上和大雜院裡……一切腐爛的肉皮菜幫之類的東西都散發著對健康絕對有害的臭氣,而這些臭氣又不能自由地散出去,勢必要把空氣搞壞。」

「蒸汽機的第一需要和大工業中差不多一切生產部門的主要需要,都是比較純潔的水。但是工廠城市把一切水都變成臭氣沖天的污水。」

馬克思:「位於城市中最糟的區域裡的工人住宅,和這個階級的一般生活條件結合起來,就成了百病叢生的根源。」

B

相關資料顯示:1848 年 3 月 3 日,馬克思接到比利時當局限今 24 小時內離境的命令。夜裡,員警突然闖進馬克思家中,藉口馬克思沒有身份證逮捕了他。馬克思被拘留 18 個小時後才被釋放。馬克思勿忙離開了布魯塞爾。

而這一時間段,馬克思的生活非常窮窘,妻子燕妮承擔著主要家庭生活的照料,他伴隨馬克思從布魯塞爾、巴黎到倫敦的流亡生活,直到1867年資本論系列第一本出版以後,家庭財政狀況才有所改善。

馬克思與燕妮共生育有7個孩子(一說六個),但是只有3個女兒愛琳娜, 珍妮和蘿拉活了下來。他們來到了倫敦,生活在一套只有兩間狹窄房間的公寓內,長子海涅出生不久便夭折,馬克思把孩子的死視為「資本主義罪惡制度下,窮人悲慘境遇的犧牲品」(顯然,他沒有意識到污染對孩子夭折的致命原因)。可不幸的是,兩年後,又遭次子法蘭西斯卡夭折。1852年,馬克思在他的書中寫道:「我的妻子病了,女兒珍妮病了,我無法而且從來無法請醫生為她們診治,更無錢買藥。上周,我還能為孩子們買土豆和麵包,可今天,我又能為他們買什麼呢?」

馬克思對3個女兒在貧困生活中成長,一直深感內疚,其中,他覺得最對不住的是長女珍妮。1862年,他在書中寫道:「珍妮的年齡不小了。在她這個年齡,已經能夠感受到全家生活的重擔以及貧困的境遇。我想這就是她生病的主要原因。」(他還是沒有意識到,污染對孩子健康的重大影響)

20161221-020149_u7320_m229997_c91e
馬克思、恩格斯和馬克思的女兒珍娜·龍格、珍娜·茱莉亞·愛琳娜和珍娜·蘿拉。(取自維基百科)

馬克思當時可能不知道,面對污染,只有逃離重污染區,求醫問藥有多大用處?一旦污染致病,即便在一百年之後,可能也是無解。

1867年夫人燕妮被診斷患上癌症,她於1881年12月2日在倫敦去世,享年67歲。

他們的女兒珍妮1883年1月,她死於肺結核,年僅39歲(一生也受盡了病痛折磨,根本原因應該還是污染導致。)。

讓我們看看燕妮與珍妮因病去逝的時間,會發現,他們都病逝於殘酷的倫敦之冬,這是倫敦污染最嚴重的時間段,還有,1881、與1883這兩個年份之前一年,即,1880年污染最嚴重,第二年冬天,燕妮病逝,1882年污染最嚴重,1883年,珍妮病逝,而且是肺病。珍妮的去世,給了馬克思最後一擊,兩個月後與世長辭了(馬克思的去逝,因此與污染有間接的關聯性)。

馬克思3個女兒中,蘿拉壽命最長,她和保羅生育的3個孩子都先後夭折了。1911年,蘿拉和保羅飽受著貧困的煎熬,而且對於長期的鬥爭生活產生了厭倦,在寓所雙雙自殺(一直飽受嚴重的污染傷害,會不會是導致抑鬱症的原因之一?)。

至於馬克思的小女兒愛琳娜,有著十分幸福的童年時光。在她的記憶中,父親會經常和她們嬉笑玩耍、講故事,在她的眼中,父親是無以倫比的故事天才(可惜沒有關於污染的痛苦記憶留存下來)。愛琳娜一直留在馬克思的身邊,當他的私人秘書。1898年春,由於丈夫愛德華久治不愈,埃萊諾極度消沉、抑鬱,兩人決定一起服毒自殺。3月13日,埃萊諾身著白裙,先服下毒藥離開人世,而其夫幾年後才病逝。

馬克思女僕海倫·德穆恩曾有過一個私生子腓特烈,1851年,腓特烈·德穆恩出生不久,就被託付給一對工人夫婦收養。腓特烈的學費由恩格斯提供(名義上是恩格斯的孩子)。1895年,在他去世之前,恩格斯還是將真相告訴了腓特烈,他後來當上了一名技術機械師,在倫敦默默無聞地度過了一生。他於1929年去世,享年78歲。據說他是惟一活著看到俄國「十月革命」勝利的馬克思的孩子。

馬克思的墓碑上刻著用英文書寫的兩句名言:「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哲人不僅要通過各種方式說明世界,而且重要的是要去變革它」。

現在人類面臨的大問題是,全世界有產者聯合起來,應對環境生態的嚴重污染,哲人們不僅要通過各種方式說明世界被污染的原因,而最重要的是要去改變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新闻, 图片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4:08 | #1

    所以没有雾霾就没有共产主义,中央英明决策,用雾霾令中国率先进入共产主义。

  2.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4:34 | #2

    霾的定义:短时间内的、高强度的能源与资源消耗,对大气的污染物排放,大大超越环境的自净能力,形成霾。
    这是当今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造就的。每个社会成员既是受害者,也是制造者。
    只要有消费,消费源于生产,生产就有污染排放,只不过,那些资源攫取多、能量消耗大的人,排放的更多。

  3.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5:23 | #3

    马克思一家五口明明在地狱活得好好的,有儿子列宁,孙子斯大林,曾孙子毛泽东,玄孙邓小平。重孙江泽民正在赶来的路上。

  4.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5:45 | #4

    匿名 :
    马克思一家五口明明在地狱活得好好的,有儿子列宁,孙子斯大林,曾孙子毛泽东,玄孙邓小平。重孙江泽民正在赶来的路上。

    还有金家父子,波尔布特

  5.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8:04 | #5

    共惨主义老祖宗的好几个儿子早夭是被最发达资本主义首都伦敦的毒空气给毒死的

    马克思被共惨主义奉为祖宗和天才
    那现在共惨主义最忠实最直接继承国的中国,也在效仿资本主义为发展经济而大量排放毒气导致毒霾笼罩全国,正在毒死它自个国民里千千万万的年轻而有天才的“小马克思”们
    提前送行——
    为被中国毒气毒死而早夭的中国小马克思们,默哀!

  6.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9:07 | #6

    马克思这个罪犯对当今中国人的苦难要负全部责任

  7. 匿名
    2016年12月24日19:44 | #7

    匿名 :共惨主义老祖宗的好几个儿子早夭是被最发达资本主义首都伦敦的毒空气给毒死的马克思被共惨主义奉为祖宗和天才那现在共惨主义最忠实最直接继承国的中国,也在效仿资本主义为发展经济而大量排放毒气导致毒霾笼罩全国,正在毒死它自个国民里千千万万的年轻而有天才的“小马克思”们提前送行——为被中国毒气毒死而早夭的中国小马克思们,默哀!

    五道杠少年黄艺博通过武大马克思主义学院高考录取
    这个小马克思不是正活得好好的嘛,还没挂呢,默神马哀捏

  8. 匿名
    2016年12月25日16:31 | #8

    最近在维基百科中无意查Swinging 换妻(sexual practice)一词,无比惊讶地发现—In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1848), Karl Marx and Friedrich Engels suggest that this allegation is an example of hypocrisy and psychological projection by ” bourgeois ” critics of communism, who “not content with having wives and daughters of their proletarians at their disposal, not to speak of common prostitutes, take the greatest pleasure in seducing each other’s wives.”在共產黨宣言(1848年),卡爾·馬克思和恩格斯認為,這一指控是虛偽和示例心理投射的“ 資產階級共產主義”的批評,誰“不以他們的妻子和女兒無產者在他們的處置,不說的賣淫,以最大的樂趣在引誘對方的妻子。“ [18]难道传闻中的共产共《凄》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