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兩種秩序的博弈——評論《當心,亞洲:中國和平崛起的完結》

戰爭的符號和戰爭的原因通常不是一回事。阿爾薩斯洛林是法德衝突的符號,卻不是原因。法國得到阿爾薩斯洛林以後,相對於德國的劣勢反而擴大了。阿爾薩斯洛林符號能夠有效地喚起法國人的悲情想象,使他們無需面對慘淡的現實:無論邊界如何劃分,法國在歐洲和世界所佔的份額都將每況愈下。第一次世界大戰流盡了法國的血,實際上加速了、而非逆轉了法國的衰落。法國在二戰中的表現,正是基於慘勝不如無血投降的記憶。

南海東海各島和台灣的糾紛,同樣只具有符號意義。它們的真正用途在於製造虛假的記憶和認同,掩飾紅色中國作為國族發明的失敗。如果美國日本拒絕扮演根本不存在的帝國主義侵略者,歷史上相互歧視、現實中利益相悖的東亞各族群必然恢復其自然的多國體系。

如果紅色中國的經濟發展能夠無限延續下去,而且能夠將經濟力量轉化為軍事和技術,即使沒有這些島嶼,也能獲得太平洋的制海權和制空權。反之如果沒有制海權和制空權,即使得到這些島嶼,駐軍和要塞也是送進海空主宰者虎口的俘虜,與其說是利益,不如說是負擔。

台灣對於北京還有另一層不能說出口的意義,構成了紅色政權合法性焦慮的投射對象。台灣的存在本身,就會在中國內部喚起僭主政權不合法起源的記憶。北京的橫暴表現,恰好反映了自身的軟弱。蘇聯在其存續期間,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北京真正的戰略,不是增加其經濟和軍事實力,最終取代美國的霸權。如果它真有這樣的自信,就會覺得日本台灣東南亞早晚會像成熟的果實一樣,落入中央帝國的手中,東海南海的小島,根本不值一顧。大清帝國曾經有過這樣的自信和這樣的表現,然而紫禁城沐猴而冠的繼承人卻沒有。

北京真正的處境是,明知經濟發展已經走到盡頭,無法支撐下一步軍備擴張,現有的財富轉化為技術,又面臨無法克服的困難。鄰國的軍備重整和美軍的重新部署剛剛開始,一旦完成就會斷送北京僅有的機會,唯一可行的策略就是雙重欺騙。

北京必須讓美國相信,中國實力的增長永無止境,因此美國應該讓出西太平洋,正如她以前拋棄蔣介石和阮文紹。如果這樣的收縮不曾發生,紅色中國和紅色越南都不會存在。2012年以來,紫禁城的新主人一再露骨地表達分割太平洋勢力範圍的慾望。華盛頓的反應,讓他非常失望。

中美分割太平洋的計劃如果成功,下一步的中美對抗就不可避免了。中國即使得到所有的覬覦目標,也無非是稍稍移動了冷戰的邊界。如果韓國和台灣都在1950年淪陷了,冷戰的結局真會有所不同麼?顯然並非如此。

中國真正的問題在於,共產主義與超民族帝國相互支持的體系,跟民族國家的多國體系不兼容。中美衝突不是兩個民族國家的利益衝突,而是兩種體系的結構性衝突。衝突的邊界在關島還是台灣,對衝突的性質和結局影響甚微,總有一方要退出歷史舞台,前者的可能性要比後者大得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12月29日09:02 | #1

    共產主義習盡貧

  2. 匿名
    2016年12月29日09:20 | #2

    以解放全人类的猪国从来就没有和平过

  3. 匿名
    2016年12月29日11:26 | #3

    敵人,敵人,敵人是台灣人民,也是美帝,還是美帝走狗的日本,更是本國人民的中國屁民。
    如果沒了敵人,我共産黨也就玩完咯。

  4. 匿名
    2016年12月29日11:46 | #4

    没有了敌人,就再制造敌人,把8000万的一半干成敌人,干完了再继续下一个一半,最后地球上剩下的只有一只腊肉包子。

  5. Mobile Guest
    2016年12月29日04:19 | #5

    操你们的妈

  6. 匿名
    2016年12月29日15:28 | #6

    台灣對於北京還有另一層不能說出口的意義,構成了紅色政權合法性焦慮的投射對象。台灣的存在本身,就會在中國內部喚起僭主政權不合法起源的記憶。北京的橫暴表現,恰好反映了自身的軟弱。蘇聯在其存續期間,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整整打在北京的心口上啊,啊,啊,啊,啊。

  7. fuck
    2016年12月29日15:28 | #7

    日本 : 战败国 听话 是个岛 海权才是未来 和苏联没有领土边界 人口合适 地不大
    中国 : 同盟国 讨价还价 是个大陆 陆权不是未来 和苏联领土有万里边界 人口太多 地太大

    如果我是美国 , 肯定放弃中国 , 扶植日本 , 就让中国替整个世界当 “共产主义缓冲区”
    让中国人品尝镰刀锤头的多灾多难 , 让中国人的血替自由世界造个”防共墙”

  8. 匿名
    2016年12月29日20:08 | #8

    作者比菲律宾人的认识都不如。

  9. mego
    2016年12月29日22:30 | #9

    天朝的问题是过于自大,美国GDP超过英国几十年后才挑战英国称霸的,天朝毛都没一根就开始意淫超英赶美,现在也只有四分之三,就已经咄咄迫人了。

  10. 匿名
    2016年12月31日16:00 | #10

    作者的很多历史预见判断相当有道理,包括中共国和美国的体系冲突,中共国和台湾中华民国的关系和中共国的战略目的,但很多细节并不准确。中共国的本质仍然是一个超民族陆权帝国,但共产主义早就不是现在的中共帝国的意识形态,之所以宣传这种当年夺取政权的意识形态是为了给自己不合法的起源(苏联扶植的傀儡代理人,依靠苏联远大于美国对国民党的援助赢得内战)找合法性的需要。中共帝国真正的意识形态也是目前趋势正明的意识形态,是效法日本帝国(日本帝国也是个超民族帝国,有大和族、朝鲜族、汉族、琉球族、伊阿努族、各种台湾南太平洋土著人)军部统制派主导的法西斯军国主义意识形态(和希特勒的自下而上的种族主义法西斯意识形态不一样)。昭和军部当时对战胜除了美国苏联以外的其他国家都有绝对的信心,不过客观上再狂热其实仍然没有主动挑衅过美国(若不是美国视日本帝国的侵略为威胁进行禁运日本帝国不会偷袭珍珠港)。相反中共帝国在尚未取得像九一八那样的巨大军事胜利前就已经明目张胆地挑衅美国了。中共长期的战略目的当然是作者预料的取代美国霸权,但短期战略目的是建成南海-台湾一带排除美国势力干预的地区霸权(地头蛇),在地区取得局部性的海陆军力优势然后步步为营进行扩张。然而目前中共帝国的经济持续下行已经不可能支撑这样的战略做法了,日韩台的再武装加上美军的军备重整会给中共军的战略扩张带来极大的麻烦,不排除中共军采取战略冒险发动偷袭闪击战的可能性。不过即使中共军轻易地攻占了南海诸岛甚至台湾岛(中共和美国这样就是摊牌了),甚至运气好得偷袭重创了关岛乃至夏威夷的美军力量,仍然不可能根本改变中共和美国博弈的大趋势,何况美军已经部署了针对核武器攻击的萨德系统防御网,第二次太平洋战争中共军在那些海岛上的结局,仍然和第一次太平洋战争日本帝国军在塞班岛硫磺岛上的结局一模一样。

  11. 匿名
    2017年2月18日00:38 | #11

    @匿名
    嗯,中共国现在快孤注一掷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