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不要赌美国输 不要急于宣告穷途末路

可怜的美国,永远在衰落。1790年,公共剧院出现在波士顿。面对这样的腐化堕落,塞缪尔·亚当斯为自由事业感到绝望。他写道:“唉!人类还有获得自由的一天吗?”查尔斯·林德伯格叹道:“我们恐怕不可能在欧洲打赢战争。”

我出生时,美国正在为苏联成功发射“斯普特尼克”号人造卫星而感到震惊。此事向全世界揭示了美国人的愚蠢无能。约翰·肯尼迪刚刚当选总统,制胜秘决之一是他哀叹苏联壮观的军火库与美国乏善可陈的武器装备有着“天壤之别”。肯尼迪在与尼克松举行最后一场辩论时说:“美国不再像是一个迈向美好前程的生机勃勃的国家。”正是这个尼克松在8年后宣称: “如今,美国在全球各个领域都比艾森豪威尔总统离任时逊色。”简直无法想像我们还会继续下滑,可我们确实仍在下滑:越南的噩梦继以水门的噩梦,日本揭露了美国企业的低效。1983年的一项重要报告的标题指出,由于学校教育糟糕透顶,美国成了“处在危险中的国家”。然后,我们的家庭价值观土崩瓦解。

不要急于宣告穷途末路

你会以为美国如今已经惨不忍睹。那么,我们为何比50年前强盛了许多呢?在起步之后的235年里,美国人领略了波士顿剧院、苏联科学奇迹、暴力歌曲和婚外情。我们经历了一次内战、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大萧条,当然还有移民潮、禁酒和共济会。我们躲过了人口炸弹、即将到来的冰河时代、酸雨和多米诺效应。

所以,先不要急着宣告美国已是穷途末路。

最近,把脉美国衰落的医生们往往做出了两种诊断。有些人担心“社会资本”缩减,也就是教育无方、工人缺乏积极性、政治机能障碍。其他人则关注美国经济架构是否健全:投资规模、债务水平、基础设施的断层。如果你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认为这个国家确实重病缠身。但是,有树倒掉,并不表明整片森林都将死亡。

美国搭上全球化的便车

全球化是我们在历史书上读到过的巨大变化之一。如同青铜器时代或工业时代一样,全球化也是一个时代,只不过它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出现的。

与你听到的情况相反,美国成功地搭上了全球化的便车。工资虽然没有变化,但美国并未停滞不前。对于世界各地突然充斥的廉价劳动力,美国的发明家、革新家、企业家和劳动者的对策就是引领了一场惊人的生产力革命:一个美国人的人均产量相当于6个中国人的产量。我们的生产力比日本人和德国人高出大约30%,比欧盟公民高出将近45%。因此,尽管工资增长缓慢,但我们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

没错,世界在变。没错,美国和世界其他所有国家一样,要为跟上变化节奏而付出艰苦努力。要想解决问题,我们必须首先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例如,美国的学校并非全面落后。它们的难题是教育贫困移民和少数民族学生。

美国领导地位并未终结

的确,美国以往申请专利的数量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如今,我们申请专利的数量略少于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一半。可以断言,我们未来占据的份额还会越来越少。我们的发明没有减少;相反,是其他国家插上了想像和发明的翅膀。美国的机场数量将永远是接下来的12个国家的总和吗?美国的铁路里程将永远是中国的三倍吗?也许不会,因为世界其他国家也希望像美国一样四通八达。

芬兰学生的考试成绩优异并不会威胁到美国——尽管我们也在努力提高水准。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努力打造世界一流的大学也不会危及美国的院校——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更加有效地利用这些资源,为越来越多的民众服务。

作为美国人,我们支持所有领域的发明革新。我们是繁荣的倡导者和理念自由交流的捍卫者。如果更多国家的更多民众能自由地发明创造、交流、提出不同意见,那并非美国领导地位的终结。那是美国方式的胜利。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多少代人不懈努力,为国家做出了莫大牺牲。只要继续不懈努力,继续做出牺牲,美国将会在自己一手打造的世界里如鱼得水。(戴维·冯德雷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