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三年前,重庆人做梦也不会想到,红色将染红这座山城。

“红”,按照薄熙来书记的解释,就是中共近百年革命史以及蕴含其中的精神。他说,“新中国”就是靠这股精神赢得的。

继“唱红打黑”之后,原本以低俗、出位著称的电视台,自今年起脱胎换骨:先是在一月三日黄金时段停播电视剧,随后是自三月一日起,停播商业广告。黄奇帆市长对外界的解释说,这是执行薄熙来书记的最新指示:打造一个全新的公益电视频道。这个直辖市电视台晚间黄金时段(19:30-23:00)不再播出电视剧,用自办红色文化节目来代替——“唱读讲传”类专题节目《信念》、《品读》、《经典电影赏析》、《天天红歌会》、《百家故事台》等;每晚23:00以后设置《英雄剧场》,下午13:30至14:30设置《经典剧场》,播出反映主流价值观的电视剧。举两部电视剧的名字,约略可知这里的“主流价值观”为何,比如《平原枪声》《毛岸英》等。

最能理解薄书记初衷的或许是有目睹共和国巨变的老人,某老年网站调查表明,近八成老人赞同红色电视频道的设立,他们认为,此举可以净化社会风气,提高人们的精神境界。

重庆官员的决心非常之大,“资本主义社会在宣传它的宗旨的时候,做社会活动的时候,都能保证有一家电视台不做任何(商业)广告,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市长黄奇帆称,所需三亿元人民币由市财政和重庆广电集团均摊。

按照发言人的解释,红色频道区别于“文革”的在于,不仅仅有革命影视节目,还有介绍西方政要、科学家、音乐家等内容。

公益频道,听起来不坏,仿佛也是按照国际惯例,资本主义社会做的好事,我们也能做好。但这里面显然存在深刻的误解:首先,公益电视或公共电视,不等于政府电视、国家电视、公营电视,它是由政府出资、基金会资助,委托他人独立经营的非营利性机构,编辑独立,不受任何人指使。其次,它是为公众服务的,凭良知选择传播那些符合人类普世价值观的精神产品,而非任由至高无上的上级耳提面命、指导公众树立官方钦定世界观。更重要的是,它跟公众的关系是平等的,尊重他们的感受和精神需求,而非强加于人。照此国际通行准则,重庆电视台显然不在此列。

驱逐非革命的电视剧和广告,所谓公益电视其实就是意识形态宣传工具。

此举标志性的意义在于,中共在重庆这个直辖市收回了貌似放弃已久的舆论阵地,将受商业资本支配的频道置于掌中,可以放手播放自己愿意输送的任何东西。不言而喻,电视的媒体属性消失了,变成赤裸裸的宣传阵地。这不啻为明确的信号,公产即党产,党有官有合二为一,被压缩的就是企图拓展空间的民间资本和境外资本。

内容的全部意识形态化,宣告“红二代”主导中国人民精神的决心和意图。中国属于社会主义,红旗不落。这是他们的愿景。也是给那些以为中国会褪色,进而步入公民社会的人们的一记勾拳。

社会仿佛在重庆停滞,时间似乎在此凝固。但这恐怕只是个开始。媒体称,江西、西藏、河南等地已经效法红色重庆的做法,开始涂红自己的领地。

事实上,一茬茬中国人在红色文化侵染之中长大、变老,革命传统绝无断代之虞。他们或许担心的是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一代,这些逐渐接受了真实历史,接触外面世界的年轻人,看待中国的眼光已经改变,他们或许已经感受到一簇簇质疑的目光。强塑是为了洗脑,将尚未定型的人置于那种宿命般的文化中,让其完成自我否定。

人们从红色频道里能看到什么呢?

“造反有理”的革命逻辑,将中国从“旧社会”引向“新中国”的光辉历程,伟大的领袖,英雄的共产党员,支持革命的民众,骄傲的日本人和国民党如何败在我们手下。我们如何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我们身边到处都是雷锋式的人物,那些好人就是我们的楷模。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舍小我为大我。世界简化为一个简单、美好的乌托邦。活生生的重庆人,有人生烦恼和苦闷的重庆人将不再存在。

这是一场消除杂音的维稳运动。在停滞中强塑一个静态的场面,这是中共擅长的手段,也是中国社会无从迈向现代文明的症结所在。

这是一次急刹车。接近文明世界入口的中国人,被迫假装退回某个蒙昧时代——表面热闹、有活力,有精气神的时空。强制性的灌输,比庸俗的电视剧更坏——人们至少还有选择的权利,如今只能“学好”,“做好人”。而且,现在的庸俗恰恰是思想管制的结果,制作者为了安全不得不炮制千篇一律的无聊玩意儿。

更重要的是,在精神颓丧的今日,这些被用作强心剂的文化产品,很难找到注射口,人们只会体会到某种滑稽感——时空错乱。置身于重庆红色频道,人们会油然而生魔幻般的游戏感。

长远来看,传承红色文化的结果可能会非常严重。毫无疑问,这些作品提供的是一部不真实的历史。否定前人和传统,以创世纪自居。红色文化是自成一体的赞歌,是自我定义历史和执政合法性的政治工程。从《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地雷战》、《江姐》、《洪湖赤卫队》到《大决战》、《亮剑》等,无一不是这项伟大工程的组成部分。沉浸其中,将很难窥见历史的真貌。一旦获知真相,人们将会产生可怕的虚无感。

红色文化高亢的精神气场,或许可以唤起老去的青春记忆,给予他们某种精神认同。公园里有一批一批老人,高唱着苏联歌曲和新中国歌曲消磨时间,那曾是他们生命的寄托,人生的价值就在其中。但对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受迫害者,比如“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以及各类现行反革命分子及亲属,那是令他们颤栗的东西,会让他们产生条件反射式的痛苦。每一首革命歌曲后面,都有无数人苦涩的眼泪和血汗。革命总要寻找敌人,那些曾经的敌人和正在成为敌人的人,在红色文化的主旋律面前何以自处?毋庸置疑,高亢的红色文化将损害中国的和解进程,阻碍统一大业。

红色文化的本质是排他的,一元独尊,将极大地压抑人性,窒息思想,人的创造力和活力无从发挥。这肯定不是一个好的时代。那些虚假过时的主旋律影像,把人作为意志驱使的符号,一个从属于主宰的奴隶。所有的片子无不散发出精神自大症、狂妄症的气息:意志决定一切。一个永远正确的神祗——只不过是人(毛泽东、邓小平等等),追随者们发挥主观能动性,服从与自我奉献。提倡崇高的牺牲,为了党的事业民族的存亡等等,外在于人性的工具论、目的论,本质是非人的,是要剥夺人的幸福感和现世价值的。薄熙来所讲的主流价值观就是如此,无不满,牢骚,无不良情绪,一心一意听党的话。

推行红色文化的前提是,自由主义的普世价值观是有害的,不适合中国国情。成为社会主义一员,你才有安全保障。统一思想,或许会窒息某些人的思想,但对社会和大众是有利的。这其实就是国家社会主义的要求。只知国家不知社会,消灭一切构成自发性的东西。所有东西都必须成为国家的工具。大众丧失了自己的意志,以国家意志为意志,以服务于此意志为归宿——一个干燥、干瘪、简单的人类集中营,交出思想和意志,服从于权威,给予你生存的权利。

此次最新奇的说法或许是,黄奇帆大声宣告:红色文化属于人类优秀文化财富,理应传承。他甚至自比于莎士比亚。其中的玄机耐人寻味。红色文化或称党文化,是中国香火独传的革命传统,人物、情感都在半人半神之间,在他面前无中无西,无古无后。作为意识形态的阐述,对了解中共的革命观念有益,尽管也有一些剧目赚取了境外几声鼓励,但从未有官员敢如此定位。黄奇帆此言固不值一驳,但从中可以看出某种强烈的信号:他们试图孤注一掷夺回意识形态领导权,通过重塑主流价值观,为中国的独特性存在张目。红色文化属于人类文化遗产,既消解了某种对立思维,又强调了其独特价值,一箭双雕。以红色统领人民,是包含将革命文化合法化的努力。

在主推红色文化之余,点缀一些世界知名政要、科学家、艺术家,看似开放,实际仍是重回文革前的统治思路。只不过,以前是师苏联,现在假意借鉴人类文化,骨子里以己为师。国力增强给予的自信正表现在这儿。薄熙来在最新讲话里,反复强调邓小平发明的“四项基本原则”,其中的含义不可不察。他似乎看定了中国的走向——重回社会主义,以此巧妙地将毛泽东的革命斗争精神和邓小平的反对和平演变贯通起来,勾勒出一条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精神图谱。他于是成了合法的继承人,这也是对呼吁政改的改良主义者的当头一棒。

人们在观察,当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政治同盟缔结起来之后,中国将会怎样?

问题或许是,中国是否支付得起独特存在的代价?

“精神变物质”,薄熙来信奉的毛式真理,真的会梅开二度么?
———————————————————
不知道身在其境的重庆人如何感观,不敢妄自揣测。至少本人以及周边的朋友对此的反应是四个字:弱智+恶心。
薄因为在最新一轮政治排序斗争中失势,便希望借助蹊径独树一帜,豪赌政治前程,这本属正常,现今中国还真就需要类似的政治势力,突破“和谐”,为中国未来探索新的方向和希望。
固然薄的打黑运动带有浓厚的窝里斗和政治运作的成分,但客观上却给中国一潭死水的政治市场带来一股新风,百姓也沾光获得至少短期的治安改良,还顺带给社会提了个醒,原来中国官场真的如此之黑,竟然不仅是传说!
现在的中国社会,共产党集团通过30年的改革和利益再分配,已经占据了这个国家最优质的政治和经济资源,而且丝毫不受约束,但政治败象已经泛滥,政权赖以
维系的唯一支柱就是经济还在继续增长,百姓固然受辱受欺,但毕竟日子还能过下去,以国人的脾性,国家还将继续“和谐”。但政党公信力已然不可逆转的败落。
薄正是看到了这点,希望借助自己的红色血统,通过在自己的王国内动用可以动用的资源,为民众刻画一个新的蓝图。不清楚是他自己真的笃信共产主义还是借此炒
作,但无论怎样,将百姓重新带回那个红色恐怖时代的记忆,都不可能如他所愿,毕竟,现今的一切乱象,其根源都可以追溯到那个时代。
现在的中国,需要的是一个往“前”看的视界,一个能将国家引往更加文明、繁荣的正确方向,“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心无力,但也绝不会是原教旨的“红色”闹剧。

我不认为薄熙来的宣传红色文化是为了重塑什么价值观。我想更多的可能是为了向某些人传递一个信号:我会继承我们的传统,会维护我们的利益,你们可以相信我,支持我。通过这种手段在未来的位置争夺战中抢一个先机。至于能否重塑价值观,我想这不是重点。

薄的红式主张还得有人支持才可,现如今的开放与思想解放是无法逆转的,正如袁世凯的复辟最终不得人心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要警惕的是中国是否会出现一个
“希特勒”式的政治人物。越来越强大的中国有着过多的负担,可经不起“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来一遍一遍地反复尝试了。目前形势下的中国真得经不起失败的代
价,看看现如今的伊拉克,一次海湾战争,就已经让伊拉克再无中东称强之势,中国如果失败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中国刚过60周年,这是一个新的轮回,反思现在的社会,信仰的缺失是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想回到1949年的那个时间的精神状态,谈何容易。人民需要信
仰,但却无法找到可以相信的信仰。薄想通过红色革命来树立那些早已丧失的信仰(不过他真正的思想现在还看不出来,毕竟他不是总书记,不能出三个代表什么
的,只能用老革命的思想来用于自己的政治宣扬),可惜现在的人们的精神思想已经随着时代的开放和人民物质的进步以及西方文化的理解而改变,而且真正要树立
一个信仰,必须要严于利己!只有标杆才能树立信仰。美国的政治现在已经不是宣扬信仰,而是如何让老百姓获得实惠,经济如何崛起,美国的人民已经很智慧了,
而欧洲的人民更智慧,没有那么复杂以及劳民伤财的政治巡讲。西方政府也知道树立信仰很难,所以他们干脆放弃,他们把他推给了宗教:基督、天主、佛等等,所
以国外有红与黑,而我们中国只有红。2012是个新旧政治交替的时代,它将决定中共以及中国的未来,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邓的设计已经结束,他只能指定江胡
两代领导人,习、李、薄谁能真正主宰政治,还有待观察,他们的思想只有等到他们上台后,才能看出来,我们只有默默祝福与期待。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我们赚了
钱,但又只投资在了硬件的建设(贷了很多款的基础设施、以及豪华的建筑-空中楼阁),但少有对文化和教育的软件投资,这些精神投资有些又被误用,导致了现
在80后、90后严重的信仰缺失(听听现在流行的歌曲以及人,就知道我们的社会有多悲哀),中国急需信仰的重建,急需返璞归真,重返真善美!否则中国现在
的崛起就只是昙花一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