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研社:H-Game漫谈之同级生2

作者:风力

很多人对H-Game有一种误解,那就是这些游戏只有H,这当然是错误的。

就算是H也有学问。就好比蓝光倭戏也有很多公司、派系(不然怎么会有番号),知名女优甚至有自己的粉丝群。我对苍井空没什么感觉,但却是草风纯、有村千佳、樱由罗的Fan。类似地,H-Game也有派系,不同画师的风格有很大差异。你如果把它上升到“粉丝派系”的高度,那感觉就不同了。比如在秋叶原逛Mandarake时,我就只看Tony的本子,对Black Lilith(不是国内做手游那个)出的对魔忍、监狱战舰系列完全看不进眼,等等。

撇开图像部分不谈,H-Game的另一重意义是在“游戏性”本身,这算是游戏最本格、最Hardcore的部分。

v2-94ff7d8c6dd431d772b0b1dfc57d7ac9_b
鬼畜王Rance主界图,显然,它就是H版三国志V

比如《校内赤线领域》是“经营类”,也就是SIM+AVG混合模式;比如大恶司、大番长、大帝国属于“地域压制”类(SLG的一个旁支,又见于“鬼畜王Rance”、“战国Rance”等);比如Dualtail的Venusblood系列,尤其是最近两作Frontier和Gaia,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回合制阵列型战斗RPG”的极致,即使是在今天,仍然对回合制阵列型战斗(比如刀x传奇)的开发有一定指导意义,而这游戏是2013年的。其它的还有Eushully的战棋,Chara的守城,Illusion的电影模式……

v2-76644ebb7ba9f7704c7cb2b88b697c6c_b
大帝国的编队界面(本游戏有很深的军国背景)

v2-ad59f8140de6ca9e175199b3edda50fe_b
VB-Gaia的Boss战,请看Boss属性

可以看出,这些游戏都有“游戏性”:你需要花一些时间去理解设定,并且活学活用,如此才能战胜敌人或实现目的,而在此过程中能感受到乐趣。换句话说,它确实是H-Game,但你可以把它当成普通游戏来玩。

(当然,绝大多数对话触发式H-Game AVG是没有游戏性的,按住Ctrl或Shift、空格就可以玩到头,典型例子是《梦见坂》)

v2-96c0105961a2705cd555ffff102adcd0_b
VB-Frontier的部队生成界面

此外,游戏还有文化层面的意义:首先你可以从游戏的图像、模型体验到一些异国风情,又或是从台词、对白里看出开发人员的喜好——像是《毁灭公爵》里引用了大量电影《鬼玩人3》的台词;其次,游戏可能提供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它架设在一个全新而独立的世界模型上,虽然你未必真的能代入但也不得不惊叹其想像力——如《臭作》;最后,某种前提下,游戏所预设的场景或说环境你是可以代入的,已经没有其他的主角了因为你自己就是主角……这一般见于RPG或模拟类游戏,尤其是现世题材的(如《Chaos Head》)。

而这种代入的个中翘楚,那就是《Nanpa2》(《同级生2》),Elf于1995年发行的经典H-Game。

v2-54c09a9e98ddf5ecbefbf0cec41e914f_b

这个游戏里没有战斗(和姑娘的战斗不算战斗),没有等级,有金钱但几乎没什么用。这是个恋爱游戏,你扮演一个初三学生,你要在寒假来临前的短短十余天时间里勾兑到至少一位姑娘以留下“青春的美好回忆”,这就是游戏的全部目的。

听起来不错耶!泡妞,这不是极好的?游戏况且提供了15位身份各异的女性可选:同学、教师、另一个教师(准确地说是保育院老师);青春偶像、青梅竹马(“幼驯染”)、另一个青梅竹马;青梅竹马的娘、泡温泉时捡到的小姑娘、泡温泉时捡到的小姑娘的娘……

你有一个同学是青春偶像,但她自己并不喜欢偶像的生活:劳累、应酬、展现给别人看的是光鲜的一面而自己心中的痛苦无人知晓。你慷慨地奉献出自己的爱心,与其在学校保健室进行互动;深入基层,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成就了一段姻缘。

你有一个朋友是富二代,但她自己并不喜欢富二代的生活:被安排好了未来之路,仿佛人生已经注定再无变化像是行进于既定轨道上的流星。你慷慨地奉献出自己的爱心,与其在温泉乡进行互动;深入基层,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成就了一段姻缘。

你有一个老师是……老师,但她自己并不喜欢老师的生活:整天和男朋友吵架,一吵就是三次最后歇斯底里分手,大概也只能归咎于剧情安排吧……当然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老师对不对,所以你慷慨地奉献出自己的爱心,与其在高级宾馆房间里进行互动;深入基层,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成就了一段姻缘……

不要忘记这是个H-Game,所以一定记得奉献自己的爱心与真抓实干,这亦是当时我们津津乐道、喜闻乐见的内容。不过游戏里有一些人物设计得相当粗糙。比如田中美沙,前作的主角,一个马尾辫女大学生。她仅仅是因为在火车站撞到了你(Twice)再打了次网球,就决定和你去吃饭+开房,然后就写信来告白了。虽然设计这个角色是对前作的致敬,但这种完全违反恋爱学法则的事情只能让人感觉不真实。又比如永岛佐知子,温泉旅店老板,因为自己的女儿而跟着主角来到大城市,接下来大概是“如果你放我女儿回去(而不泡她)我就和你xx”的剧情,换言之你得在这母女俩之中选一个。

“阿Sir,我以前没得选择,我现在只想做一个好人……”

v2-0634077e95519ed06262b7b0f11fb65b_b
你爬在树上看着樱子,樱子在病床上看你

有粗糙就有精致。比如杉本樱子的剧情,本身是很滥俗的,你每天爬树去偷窥一个住院的女孩,而她住院无聊所以只能和你说话。日久生情(其实一共就去了8天),你们决定成为恋人。后来又有一些误会导致的悲欢离合反正就是在一起了。重点是游戏里安排了一场“除夕夜的约会”。是夜,88町下起大雪,你和樱子手握手走在天地之间,在无边的冰凉中感受对方的温暖,而背景音乐是非常清新的《Music Box》。听着它,仿佛自己也置身于冰天雪地中,但身边没有能握住手的人,只能左手握右手……

另一个故事是都南川洋子的。南川洋子是那种“日本太妹”,骑摩托车、抽烟、玩电动,走路好像一阵龙卷风。你的兄弟,川尻(念“Kao”,意思是屁股)信良,喜欢上了洋子,但脸皮薄,就拜托你传话。你传啊传的不免添油加醋,比如得知洋子的爹并不喜欢自己女儿这样(废话,哪个爹会喜欢),你当然可以站在正义的角度说没错爹也是为你好,但你偏偏要倒行逆施、鼓励小妞勇敢追寻梦想,那小妞还不得对你多几个心眼?而且这一切你都没和信良说。

怎么讲,用我国某著名大型RPG论坛的话来说,牛头人(NTR)了。最后的结果也不难猜到,信良又跑回去当喝啤酒+看电视的宅男,而且始终认为你是好兄弟;你把洋子泡到了手,甚至因为一发入魂不得不在毕业时立马结婚(洋子剧情是没有选择的,如果和她上床了就必定怀孕,只能和她结婚)。从道义上来说你肯定是有问题的,但为什么完成这段剧情时,会隐隐有一种快感?

v2-43b2010ef30be05fa7a1c21e28c103f5_b
南川洋子和她的摩托车

而我最喜欢的剧情是都筑梢江的。梢江是你的学妹,故事的开始是在图书馆的一次偶然相撞,然后约了去打网球,去看电影(电影名叫《爱与梦的旅行》,那确实是学妹会喜欢的片子),去高级西餐厅(“金钱豹”)吃饭,等等。一切都按部就班,一切都顺理成章。我并不是很记得到底是谁先约的谁后来又是谁约的谁,也许双方都有这意思:初三的男生和初二的学妹相互爱慕、对“耍朋友”很憧憬,也不能算无理吧?

v2-5c2caf4c27666be2256d822c47cf9abf_b
都筑梢江

接下来就像MC Hotdog的名曲里所唱,“我们什么都不用说,衣服大家自己脱”——这毕竟是个H-Game。但这个Game的设计真的很有问题,你必须在当前环节完成所有动作才能进入下一环节,而完成动作的方法是用鼠标在人身上点并观察对话(以确定该动作是否真的已经完成)。

1996年的电脑普遍使用14寸显示器,640*480分辨率,纵然如此要想找到所有部位那也是相当困难的,何况你玩到那个场景时早就心急如焚,哪还有心思一点一点去找部位。虽然心急如焚却又不得其门而入,所以我估计大多数玩家都和我一样,心里早就把开发小组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后来Elf确实于A.D. 2015倒闭了)。为什么要这么设计我们就不得而知,不过王小波前辈曾提供过一个可能的说法,“……我看过一个材料,犹太孩子特别聪明、守规矩,全是因为犹太人在这种事上一丝不苟。事实证明,少摸一把都会铸成大错……”

v2-dbd7999d067816e62f1cb787adac8184_b
这就是H界面,你要点他妈三七八十一个地方,才能脱1件衣服

总而言之最后还是得手了。这游戏里不同姑娘在H之后的反应也不同,大部分是“以后跟定你了”,少数是“跟不跟你无所谓”,还有个别是“已经怀孕了你现在跟定我了”(南川洋子)。但是梢江是学妹啊,年纪小,踩着年龄线的Jailbait,所以她的反应也很特别。她不说跟不跟定的问题,她压根儿就不和你说话了!你可以去她家找她,但她只是闪一下就会消失,根本没有对话选项。多去得几次,在她家也找不到她了!

以今天的思维来看,这其实就是一次典型的约炮,但20年前还没有这个词。当时我也就是个初三学生,哪知道什么约炮,只知道我的妞没了我得去找啊。但是88町这这么大(游戏有数十个场景),去哪儿找?去了一些比较可能的地方比如学校、图书馆或是约会时的酒店等都没有找到,后来又去了一些更野鸡的地方像海边、公园、后山之类的也没有找到。眼看已经是半夜12点了,这游戏的设定是除非有特殊剧情否则姑娘们一过晚上9点基本就再不会出现的,我知道肯定是没戏啦,唉……

我坐在(游戏里的)保育院门口,回忆和梢江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其实一切都很正常,从相遇到认识,各种约会,喝了好多酒眼前一片模糊,等等。最后得出个结论,没毛病。是啊这能有啥毛病,不上床的谈恋爱那不就是耍流氓吗?难道这人是不能H的?还是说这人是只有H没有Good Ending?我设想了许多可能,但是在当时并没有一一验证的机会,更没有发达的搜索引擎提供攻略。那是1996年,Yahoo刚刚上市,李彦宏还在华尔街搞金融,国内三大门户连影子都还没出现。

无聊中我在屏幕上乱点——就像当时在梢江身上乱点。这游戏有个设计,点场景会有对话,不过一般都是些废话,比如提示你赶紧去买ELF公司新出的《龙骑士4》,这可能是最早的游戏内植入广告……我点啊点,点到了公园里那棵大树。忽然大树开口说话了,按照“可怜的家-信良的家-西御寺的家”的顺序去找吧!

v2-0b56d3b415f2441b0ed783852afe0cf3_b
在触发梢江剧情后于保育院点击此树,即可获得提示

在RPG类游戏尤其是早期的西式RPG游戏里,这种设定有很多。你经常需要通过仔细端详NPC说的话,从中捕捉到一些可用信息;又或是凭借高等级的洞察术,敏锐地发觉一个不起眼的暗门机关;甚至是对话时手动键入可能的关键词来触发剧情……早期的西式RPG实质上混合了解谜成分(后来单独出来成为西式AVG),想推进剧情,你得找遍整个游戏。但我没想到Nanpa2也有这种设定……后来我发现其实游戏里只有这么一个提示,Unique and unparalleled。但在当时,我以为是诚心感动了天地:因为我坚持找她,所以触发了剧情,游戏之神化身老树精告诉我关键信息!哦,这设定!

有了这个关键信息,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我依计行事,果然又见到了她。一开始她并不说话,后来是指责、唾骂,“梢江好怕!学长好色!男人都是坏东西!”渐渐地又不说话,再后来就说“其实还是有点想听到学长的声音……”最后我们相约在中央公园的滑梯处见面,梢江表示“一开始很恨你,但不知道为什么,再次看到学长,感觉心好痛……”这时我脑子里回荡的全是梦仙人(游戏里的一个辅助NPC)关于梢江的提示,“……按照一定的方法就能找到她……如果能说得她低头,你就赢了。”

梢江没有水野友美的大宅子,不像筱原泉美一样是富二代,更不是舞岛可怜这种青春偶像,她只是个普通的学妹。但反过来说,这也让整个故事显得更加真实。你有多少机会泡上明星或富二代?甚至你遇到过几个太妹?你能泡上自己老师?去趟温泉就把老板娘和女儿一同拐来?那对一个初三的学生来说可能吗。兄弟,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有学妹是真的!

v2-73cc03887f12b43a7a812ef3d0e04772_b
梢江的结局,日式婚礼

游戏里的1月7号是“审判日”。除了洋子的强制Ending以外,正常情况下你需要来到教学楼的楼顶。这里终年吹拂着时速18节的劲风,高得好像伸手可以抓到白云,所有的思绪都由于气压降低而臻于稀薄。你在审判日来到这里,而游戏也就会列出所有姑娘的名字,你需要在其中选择一个并向其告白。接下来无非是两种结果:

你成功了。姑娘娇羞地低下头,红着脸说“I do,I just do”,从此勇者与公主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游戏画面渐渐淡入又再次淡出,通关画面呈现在你眼前。

你失败了。姑娘拂袖而去/一个耳光打在你脸上/扭过头说“对不起,不过,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你应该能找到更好的……”一首名为《阴暗的天空》的背景音乐适时奏起,宛如你支离破碎的心情。关键时候梦仙人出现,一招乾坤大挪移,你发现自己又回到了88学园门口而时间是十四天以前。你明白这是自己的又一次机会……

v2-cbf33d7d8c0189d2f50f9117dedeab82_b
南川洋子的Ending(唯一出现小孩的结局)

当然,现实世界不是这么简单。你真正遇到困难尤其是那种“一生的抉择”时,无论呼叫多少次,街心公园的树也不会说话;我现在三十多了,就算真有个学妹暗恋我,她的年龄恐怕也不会太小。金钱豹很容易就能吃到,找个人上床也不难,如果那就是我要的东西,那真的是太轻松。但假若想要的是一个Good Ending……

这里并没有梦仙人帮助你时空倒流。吾友王朔有一个提法很好,“年轻的时候认为有很多重要的在前面,只要不停地奔走就能看到,走过来了发现重要的都在身后发生了,已经过去了,再往前又是一片空白。对过去,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也没有任何偶然,都是必须经过的,我不信一个人可以有两个以上的选择。”回想起来,无论是在游戏里或现实生活中,其实都有一些错失,一些不可复再,那也是很正常的吧。可能正是因为现实里没有时空倒流的机会,人才会更怀念游戏:在那里有取档,取档能让你避开任何错误,永远正确。

另一方面,我也怀念我的初三,猛玩Nanpa2的1996年。游戏通关画面上的一句话可以作为这种怀念的注解,Here is the only your springtime of life.在那个游戏里你可以抛开学业与前途,抛开一切去泡妞(虽然只有短短十四天);在初三时我也曾抛开学业与前途去玩游戏,而那样的感觉在后来的20年后再也没有过了。现在想来,游戏好玩是一方面,当时除了游戏没有微信摇一摇之类的可玩当然也是一方面,但人生中唯一的springtime这个时间节点,也是绝对无法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

我每次想起同级生2,想起都筑梢江,想起springtime之时,也想到那一天,游戏室老板和我们讲起的他的梦。他说,在梦里,他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睡醒才发现居然已经离开大学这么久了。现在我离开“离开大学那么久”又是那么久了,那么,一切也会有什么改变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科技, 计算机 标签: ,
  1. 匿名
    2017年1月30日11:07 | #1

    我玩的时候也是初三,玩了很久,但是很多结局都没触发,倒是我把游戏介绍给另一个同学他打通了所有剧情然后我又请教他才能通关,从此对这个同学非常膜拜,但是对游戏印象就没你那么深了。

  2. Mobile Guest
    2017年1月30日07:08 | #2

    说来惭愧,楼主的这些大作很多我都没有玩过

  3. 匿名
    2017年1月30日16:10 | #3

    这游戏没攻略简直泡不到一个妞

  4. 匿名
    2017年1月31日17:35 | #4

    怀念当年玩同级生的日子,那是我第一次感觉电脑真是个好东西!哈哈……

  5. Mobile Guest
    2017年1月31日15:47 | #5

    监禁——永远的经典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