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日本:核电站爆炸,想逃也逃不了

朝鲜日报记者 文甲植 (2011.03.14 10:04)
3月11日下午3时,记者在韩国进行采访时接到电话,说是“日本发生大地震”。下午4时50分,受命打点行李离开光化门前往仁川机场,晚6时上了飞往日本新澙的航班。羽田机场和成田机场已经关闭,这个航班是当晚着陆日本的唯一韩国航班。

7时49分,记者抵达新澙机场,8时20分赶到市中心的新澙车站。新澙虽然没有遭到地震,但新干线等铁路和高速大巴都被停运。没办法,就和出租车司机讲价。要去这次地震的中心仙台得走400多公里险峻的山路,得走一夜。最后讲好3.5万日元,出发了。

眼前一片漆黑,一小时只能跑50公里。好不容易开到高速公路,但是又关闭了。出租车司机的脸上浮现了后悔莫及的表情。只好走国道,可是第二天凌晨3时许得知,连4号国道也因泥石流被堵截了。司机说:“到此为止了,下车吧。”这里距仙台还有90公里。
凌晨4时,住进了福岛站前的辰巳屋酒店。当然,当时记者还不知道在福岛核电站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酒店大厅里,20多名男女盖着一张大毛毯睡在地板上。酒店经理说:“去别的酒店情况都一样。”说着,给了一张毛毯。外边刮着大风,掀起了雪片,气温降到零下10度以下。记者说:“从昨天下午5时一直没有吃东西。”于是经理拿出了两块干巴巴的面包。
一位在旁边装睡的老太太看了一眼,就过来把面包抢走了。5点钟,把毛毯叠成两层连垫带盖,和露宿没有两样。朦胧之中感觉整个大厅使劲摇晃,原来是余震。可记者困得不行,很快就沉入睡梦。

凌晨7时,地震再次把酒店摇晃了一下,吓得记者立即跑到外边去。瞬间,映入眼帘的这个城市的景象使记者大吃一惊。在记者能看到的所有地方都没有人影,仿佛这里的居民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着,传来了福岛核电站发生异常的新闻。记者想一想,那个核电站离这儿有多远。原来核电站在离记者50公里的海边。听说,该核电站1号炉的外墙爆炸了,那爆炸声在10公里外都能听到。接着传来了放射性物质泄露的快报。疏散范围从2公里调到10公里,不久又扩大到20公里。当听到3名东京电力公司的职员被放射性物质辐射的消息时,记者心都缩紧了。放射性物质是否已经辐射到这里了?切尔诺贝利的灾难又浮现在脑际……

从首尔接连打来了电话。“赶紧离开那里!”、“千万别暴露皮肤!”、“用湿毛巾捂住嘴和鼻子!”、“不要用自来水洗澡!”记者在接这些电话时,余震再次使劲摇晃了这个10层建筑。

虽然面临越发强烈的余震和放射物质泄露的威胁,但仍没有太多途径逃离福岛。因为新干线等列车和长途巴士都停运,人们被牢牢困住。

最繁华的福岛车站前方圆500米区域内曾集中大量商铺,如今却有9成关门,门口贴着“临时停业”、“停业中断”的标识。餐厅也大多大门紧锁,想吃东西都找不到地方。以为撤离出去的人们,不知从哪得知有的地方卖吃的,又突然出现在了空空如也的城市。
便利店货架上的货被一扫而光。最大的折扣店“MAX”内偌大的方便面卖场整个被搬空。

日本人一通狂买花生、肉干儿、糖果、巧克力和饼干等食物。后来,连咖啡和饮料也卖光了。见此情景,记者也赶紧把仅剩一包的福岛辛拉面“抢”走,以备当晚饭,还买了巧克力、饼干和咖啡当作应急食品,总共花了504日元。虽然是疯狂抢购,但居民没有一句怨言,从他们的脸上似乎可以读到“接受命运的表情”。现在又传出其他核电站告急的消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