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对伊斯兰实际上已经失去控制

吾s三省

​为何说中央实际上失去了对清真问题的控制?

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

1.从党对清真泛化的察觉角度:清真泛化是在恰逢中国互联网兴起,​信息传递便捷,而此时恰好美国攻打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欧洲难民危机致使本地民众生活困苦难以为继,世界全面右转开始重新审视伊斯兰,其中美国号称民主灯塔,他的转向对世界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世界察觉伊斯兰实际上是一个排他性极强的宗教,各地开始不约而同的抵制伊斯兰等外来势力。恰逢这个大时代背景下,中国伊斯兰协会与各级穆斯林官员以及穆斯林政协委员一起大力推广清真泛化,与中东伊斯兰串通一气,大力推广瓦哈比教义,宣传去中国化,鼓动教徒参加圣战进行恐怖袭击。网民我说句实话,是一只后知后觉的绵羊,等他们发现情况不对想要发声时发现自己身边早已充斥各类清真物品(不只是食品),清真区域,他们的发声恰逢中央反腐行动,开始注重网络反腐这一条渠道,因此相关情况得到的反应,上级部门开始重视,习主席极其不寻常的召开了15年前打击法轮功时才召开的宗教会议。(习教授等人一直为之振奋,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是人死前的悲鸣),从党对需要通过网络手段才能得知地方的清真泛化与伊斯兰瓦哈比主义兴起,可以见得,党的相关部门实际上已经失去作用,至此党对伊斯兰失去了实际控制。

2.从伊斯兰的兴起角度:伊斯兰在中国是如何扩张的?

第一步,伊斯兰在确立清真概念以来,在中国一直难以形成有效影响,但是自从形成清真概念后,其信徒对其信仰开始无比坚定,尤其坚持古兰经,信奉真主唯一。

第二步,推行相应民族政策与民族宗教问题捆绑,通过不断地恐怖袭击,进行说明宗教问题的严重性,从而要挟中央给予民族优惠(具体请看周农建:中国主体民族丧失民族事务话语权),尤其是少民提干,这将是中国以及中国共产党乃至中华民族的墓志铭。为何?少民提干不在要求相应干部的具体能力水平如何,而是看民族成分,尤其涉及伊斯兰问题时,一般采用穆斯林干部,相关干部在处理伊斯兰问题时,采取瞒而不报的方法,最终导致对于相应问题中央失去了信息反馈的渠道,最终导致相应民族宗教政策无法得到有效调整。(穆斯林实际上拥有了执政权与执法权,并且戳瞎了党的双眼)

第三步,开始要求民族自治区域,中国民族乡设立条件是少民百分之30。至此伊斯兰拥有了根据地。

第四步,开始要求经济优惠,要求给予一系列贷款,纳税优惠(敲响了党的丧魂钟),以及清真税,这相当于拥有了税权。

第五步,赛买提•买买提委员说,新疆籍的少数民族兵征集比例小,而当地少数民族适龄青年应征入伍的积极性很高,这也致使少数民族适龄青年入伍难度大。提高新疆籍少数民族兵征集和出疆比例,有利于为新疆社会稳定培养人才。终于开始迈向兵权了。

总结:我发现现在的网友们还是在为了反伊斯兰而反伊斯兰,没有意识到伊斯兰的兴起其实走的是党的老路,打土豪(中国政府)分土地(各种民族优惠),从而不断开辟敌后根据地(民族乡,清真寺与清真相关产业的建立),扩大影响范围(清真泛化,清真区域的出现),最终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至此对方大势已成,西北,宁夏,云南等地沦陷,山东,河南等地紧随其后,北方已经是一片火海,现在连我们南方地区也要陷入敌手。

那么我们如何要如何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致使伊斯兰中国化呢?(这也是我为何悲观的原因所在)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发现问题:

第一步,肃清党内穆斯林两面派,恢复党的反馈机制,就是对各级民宗委部门的掌控,如果采取极端手段甚至可以设立特别委员会,如同纪检小组。但是从中央目前对各级民宗委的人事调动上来看,根本没有采取这一步的举动的感觉。只是罢免几个小官而已,挠挠痒,下一个上来的还是穆斯林,党仍旧没有对相应问题有一套成体系的反馈机制(一个眼睛瞎耳朵聋的人,你让他如何预知即将到来的死亡威胁?)但是幸运的是网络的诞生,这是一个网络时代,信息传递便捷,负面信息传递造成的恶劣影响也成倍扩大,但是这却误打误撞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党对相关问题的掌控能力,建立起了另一套反馈机制。

解决问题的第二步是制定相应对策:

第二步,建立特别民族事务工作小组,并修改当下民族政策,(这是真正的断炊之法,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通过修改民族政策,去除穆斯林分子的免死金牌。)成员必须全部采用汉族,因为只有汉族才能真正做到对待个少数民族一律平等,而且对于相应敏感问题不会因为民族宗教而畏而不言,而不是像穆斯林党员一样掺杂水货。

解决问题的第三步是落实相关措施:

第三步,使民族宗教问题脱敏化,之前说了伊斯兰最擅长的手段是宗教问题民族化,使各级官员束手以待,无可作为,中央需明确指出宗教问题不可混淆为民族问题并出应相关政策,制定相关法律对于利用宗教和民族问题进行违法犯罪的分子进行严厉打击,并提供相关案例的具体操作及其流程,这一步至关重要为各地基层干部提供相应的案件参考使各地基层干部有法可依,有案可寻。

第四步,制定中国版伊斯兰教教义,真正从古兰经这部恶典中脱离出来,古兰经中宣扬的是六字真言:打,杀,坑,蒙,拐,骗。这种经文你无论如何用中华文化加以解释都是徒劳,它本身采取大白话的方式,直截了当的宣扬极端主义,不予清除是不可能的。

第五步,修改教名,彻彻底底与中东伊斯兰教做切割。

总结:习教授对于中央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心奋不已,但是我看在眼里,愁在心里,我并非是批判习教授等人,但是你们仔细观察会发现中央连第一步举动都没有采取,这就注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是一场整风运动,对于伊斯兰而言这只不过是挠挠痒,他们只需暂时潜伏,等风声一过便可以卷土重来。而此时党中央由于失去了反馈机制,所以由于伊斯兰教的潜伏,网友们的问题将无法持续发酵,党中央认为问题确实得到解决,至此告一段落。至此便是伊斯兰教吹响反攻号角的绝佳时机,更大规模的清真泛化,届时上街人人需备有小白帽一顶,黑斗篷一个,到时便是真正的信徒战党员了。

如何破解民族与宗教绑架?

崔紫剑

摆事实,讲道理。

什么是极端宗教分子或极端民族分子思想绑架的具体表现形式?

批评具体的事,他们要扩大到整个群体,然后民族和宗教绑定,祭出民族团结大棒。

批评具体的部门,他们要扩大到整个群体,然后民族和宗教绑定,祭出民族团结大棒。

批评具体的人,他们要扩大到整个群体,然后民族和宗教绑定,祭出民族团结大棒。

结论:不能批评。

效果:

1、他们完成对信教群众的民族和宗教捆绑的思想绑架。

2、传播民族与宗教绑定的错误思想,甚至于一些党员、干部都已经认识混淆,部分网友也混淆。

3、混淆后,一开口就是给民族与宗教绑定做宣传。

4、催生出极端言论。

如何破解?

1、明确民族和宗教不能绑定概念。

2、将宗教权贵与宗教人士区分开,例如北京某观,就叫宗教权贵;梁道长,宗教人士。团结宗教人士,打击宗教权贵。

3、将民族与宗教明确进行切割,义正言辞的说明:我们爱同胞,拒绝极端思想,解放信教群众,保障信教群众信仰自由,不受宗教权贵绑架。

4、宗教权威往往和其族群内部伪精英相勾结,强烈打击伪精英,尤其重点打击公职两面人。

5、明确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各族平等的概念,明确信仰是公民个人权力,不得干涉他人,父母不得干涉子女,丈夫不得干涉妻子,宗教团体不得绑架信教群众。

6、文明上网,不说过头话,不做过头事,紧跟党组织派出的所有不同亮明身份的党员(包括但不仅限于我,将来我不做这块儿工作了,会有其他同志接班),毕竟让我们党员冲在前面,网友们也好得个安生。但必须做到令行禁止,这样才能避免误伤、避免伪装、避免渗透,咱们没群,不知道谁是谁,所以所有的内容都是公开讲,国家政策从来不是什么阴谋,而是党的意志通过国家机器的体现,党的意志就是人民的意志,各个领域都如此,只是这个领域感受更贴切一些罢了。如果做不到令行禁止,尽量避免这一议题。

7、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传播正能量,搞好国家建设——包括思想建设、意识形态建设,挤压对方的空间。

以上,就是群众动员的网络表现形式。我们党做动员的时候,从来都是光明正大自己站出来挺在前面的,不要去相信那些偷偷摸摸的人,不一定是自己人。

就这样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0:56 | #1

    谁知道党是不是有意给大家树个假想敌,方便控制呢

  2.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1:45 | #2

    搞死中共的只能是穆斯林了,汉族人已经被洗成自私自利没有信仰的垃圾人种,藏族人太过温和只会自焚,能够在文化、信仰、团结上抗衡中共的只有穆斯林了。

  3.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2:16 | #3

    共产猪一个个都要开膛,看看是不是有一副绿油油的心肝

  4.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2:39 | #4

    相互伤害吧,摆脱了

  5.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3:46 | #5

    好久不打你个狗日的了,皮又痒痒啦?

  6.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5:17 | #6

    因为自己就是个超级恐怖组织,其他的小喽啰都是小巫见大巫。

  7. yitian
    2017年2月17日15:22 | #7

    期待红教绿教火拼

  8.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5:29 | #8

    动不动中央中央,给你一毛吧

  9. 2017年2月17日08:41 | #9

    撒逼的言论撇开立场不论,永远那么恶心

  10. 匿名
    2017年2月17日17:26 | #10

    中共这种弱智模范什么时候控制得了宗教?

  11. 妞子
    2017年2月17日18:23 | #11

    东有暴客(川普)、西来盗(伊斯兰),
    还有胡儿在眼前(俄罗斯)。

    —————
    政权更迭在即,中共已经准备好了,民众准备好了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