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饭票,选票

我其实是见过选票的。和饭票一起。

那个中午,阳光灿烂得掉渣,寝室打麻将赌饭票,输狠了的老大付帐时不小心扔出一叠票,才想起皱巴巴揣了多日。长得跟饭票差不多,但盖的并非食堂的蓝印三角章,而是圆形大红章。我们不屑这些票,等麻将告一段落才瞄清,上面一个是校长王均能,一个是党办主任敖正德。对于这么新奇的一个事物,大家一时纠结,除了在张贴栏宣布处分违纪学生时见过这两个名字,面目模糊。后来又打了一盘麻将,和了的人决定选谁。我和了,决定选校长,理由很简单,他给我们签发毕业证。其实我国人大代表选举还是很民主的,两个规定候选人下面还有一个自选,你尽可选喜欢的人。老大这天输到激愤,统一的填上“姚基”的名字,因为他打出妖鸡,点了很大的一炮输掉全月饭票。

很久以来,我隐隐觉这次的不敬让我们遭到报应,这是比饭票更重要的饭票。204寝室两个因打麻将被开除,四个因打架逃课做弊谈恋爱积罪甚多被严重处分。那是我们的青春,成天事儿妈地留长发学齐秦装崔健对橡树致敬幻觉是未来切格瓦拉,目空一切,少年轻狂,从未想过,这么轻易就在麻局中放弃人生第一次权利。最重要的权利。以后仍见普通的饭票,不见最重要的饭票……

也不是完全没见过。我常在电视上见一些人严肃地拿着票投进去,特别庄重,毫无分歧,一致通过,一种自豪感油然而升。1999年我在美国,住波特兰,见一队衣服不堪的人在排队,他们显然是流浪汉,更滑稽的是他们争论不休,无法统一意见。让我深深地看不起。

我不是很好的选民。去年底有一天,我在微博上写了句“我想当人大代表”。很多人都同意我去戴表,我真花了好长时间去研究这些条款。看到后来才意识到,我忘吃药了,那些说支持我当选的,其实是我的病友。我终于确定一个事实,如果我去参选,在街道上就会落选。这些表是必须按比例来戴的,70%归官员戴,剩下30%,由企业家、文体明星、资深劳模甚至考古学家分戴……即使我有幸挤上候选人名单,那些大妈大叔也很可能不同意我当选。如果我说官员该财产公示,他们会觉得我长得很像头天翻进阳台偷了广电厅长家首饰的小偷,否则怎会那么关心官员财产。如果我说爱国的前提是爱自己,不要随便抗议,他们会觉得我长得我捡来的那条日本柴狗。

我还发现,选举的时间并非绝对确定的,得等事情搞定后才可以选,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到社区跟人们讲述我的提案,等我赶去都散会了。地区也不是绝对确定,可能这次划归在A区,下次存在被划到B区的可能,我得重新花时间让人们来了解我,在此之前,他们又觉得我像小偷,或柴狗。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当我花五年时间当选了最初级的区县代表后,我有可能被举报有次没走横行道,有虐狗嫌疑,有次偷看了女邻居洗澡,我花很多时间澄清事实后已心力交瘁。再往上看,重峦叠影,万千婆娑,我不过其中一棵草。

其实我认为我国的代表法还是可以的,基本上很像一个法了。只是官员偏多,人数偏多,不够专业。一分钟发言时间只够官员刚起个兴,就得拎手刹。而在我看来代表就是给官员提意见的,当官员即代表,这就会出现自己给自己提意见的壮丽景象,那时不是提意见,而是撒娇。他一定会对自己深情地说:咳,你这个同志啊,最大的缺点哪就是不注意休息。自己再转身对自己说:哎,我离人民对我的要求还差得远哪。要么就是铁道部给交通部提意见,中石油对中石化提意见,教育部对卫生部提意见……意见到最后,都成为建议,统统建议下次要爱护身体注意休息。

我认为官员是可以当代表的,要特色,不照搬美帝国主义的总统负责制,何况英日的议会制也是允许官员成为议员的。我也不觉得这些官员没技术含量,否则他们不能活得这么风生水起。但代表构成配套却得加强技术含量,你得让专业的人提出专业的案和解决的办法,而不是让业余的上来满嘴跑火车,而且提过速之后的火车。我听说两会,就是这个不会,那个也不会。如果让茅于轼当代表,他定不会说出“把空置房强行收回成为廉租房”这么梁山好汉的话,如果让李银河当代表,必不会说出“贞操是最好的陪嫁”,或者走基层的于建嵘、王克勤,他们要说出“给化肥涨很高价好让农民用生态肥”或“别让农村孩子上大学”,自己都会羞得当生态肥。

我怀疑很上层的领导对下面这些莫名其妙的发言也很头大,就算演戏,也太出戏了,明明该演棵树,他却演成芙蓉。我估计这些代表也很头大,他们不知怎么跟互联网相处,觉得到处都是地雷阵,怎么说都会踩着雷。所以就出现我说的:你戴表,或不戴表,时间就在那里,不快不慢。你开,或不开,会就在那里,不早不晚。你举手,或不举手,答案就在那里,不多不少。你演,或不演,剧本就在那里,全国公映。每到这时,我听春雷滚滚,民意,才是你最好的陪嫁。

还有一种可能,我学习82岁的申纪兰老太太,她来自山西,是唯一的从第一届到第十一届的代表,她从不提反对意见,其实连建议也没有,她要做的只是手工抄写四万余字的科学发展观,和不断举手,举手,像个注册码为“举手”的苍茫遒劲的假肢矗立在会场,好多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