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关于高端技师

关于这个对性工作者的答案,我想,由一个真正见过性工作者的人来回答是否更妥当呢?
再高明的理论,再严密的逻辑,恐怕也推导不出来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和没上过战场的人说打仗,和没破处的男人聊姿势,恐怕有点平淡无味,全凭想象了吧。
我因为工作原因,这些年见过不少性工作者,也真真切切和她们聊过,但不知某兄台侃侃而谈的勇气从何处来呢?莫非兄台也接触过性工作者?这就不对了呀,我以为兄台一直在象牙塔中美玉无瑕,洁身自好着呢。
自己答自己的看法本也无可厚非,但看到别人的答案,一定要用自己领域的知识硬答出个海阔天空,还要对别人的答案指手画脚,可能就有点不厚道吧。
公知的纸上推演固然重要,我想知乎的意义更在于多倾听别人的经历和想法,不是吗?

你听说过帝都的野模兼职圈吗?

大家可能都听过没见过,她们平均都是一夜1万到几十万不等,白天偶尔出来当模特,晚上出来“工作”挣钱的超级大美人。

就算白天和你擦肩而过,你也只能看着她们甩着大长腿,穿着各种时尚小热裤从你身边匆匆走过,以为她是顶级模特或者艺术学院的学生,根本猜不到打扮入时,干干净净的她是做这一行的。

我曾经见过一位。

就是在某国内一线男星被朝阳群众抓到那次行动,

那是一场全帝都的大规模扫黄,刑警队,派出所,总队无所不用其极,运用各种资源对野模圈进行了打压。

我们刑警队也参与了这次行动。

那天,我们在“朝阳群众”的帮助下抓到了一对野鸳鸯。

男的是一个某部里的处级干部,50多岁,抓到的时候身上带着几十万港币和人民币。还有一些美金。他说自己下个月退休了。

女的比较神奇。

她把自己整容整成了陈好的模样,还弄了一张假身份证,对外自称陈好。

包夜每天10万。

男的找她来作陪时,她正在香港购物,听到后,自己打飞的来的。

两人白天逛街,自己买自己的。
等到晚上办事之前,男的先拿十万现金给她。
我们抓到他们时,俩人已经快活了一个礼拜了。

男的很快退休了,心情不好,所以不想上班。和单位请了一个月,直接拿着上百万现金出来玩。
女的就一直吴侬软语,循循善诱,殷勤作陪,让他开心。

当我知道这个女孩的学历时,我被惊呆了。

她是某年重庆一个区的文科高考状元,后来考进了某大法律系!!!
后来大三从学校辍学,直接全职干这个。毕业五年,现在北京,上海各有一套房产,自己还有几个做彩妆的买卖。

以下,是在讯问室里我讯问她的过程。

她已经二十九岁了,虽然对外自称陈好,但谁都能看出来俩人不一样,除非是脸盲。
但确实长的很迷人。她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穿着小短裤和紧身体恤,美丽的曲线让人充满遐想。
尤其她上过大学,自然带着一种见过大世面的睿智和从容。

因为她曾经给一个富二代介绍了一个姐妹,所以被批了一个介绍卖淫罪的刑事拘留。现在只等着进拘留所,正好闲来无事,我便和她聊了两句。

“如果你大学念完了,应该现在是个法官或者检察官吧。”我问道。

“我家里很穷,我不想一直穷下去。”她高挺的鼻梁往上翘了翘,带着点挑衅一样的看着我。

“你家里人知道你做这个吗?”

“知道,早就知道了,虽然我没明说,但是我已经给重庆老家的爸妈买了房子,车子,而且还不上大学了,他们当然知道。我爸已经不和我说话了,每次回去我妈只说让我小心点。”
她一丁点愧疚后悔的表情都没有,一脸的坦然。我这招攻心夺气直接打到了空处。

“你就不怕得病吗?”
“我什么价格你也知道,能找的起我的,非富即贵,他们比我怕死,再说都是熟人,都是比较规矩的。”

“你就没想过要找个男朋友正常结婚生孩子?你这么漂亮,又有高学历,何愁找不到有钱男朋友?”

“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看过这么多人了,一般的男人我没有耐心陪着他成长,爸妈还在农村受苦。婚姻嘛我没有信心。”

“为什么?”
我有点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婚姻的本质是什么?你看过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吧。婚姻是私有制的产物。为了稳定的二人关系和后代,用这层关系延续你的财产所有权,在你老的时候有所依靠,本质上是一种保险。你打开婚姻法,整个书里面其实就只有一个字,一个钱字。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保险,你见过哪个雄性动物在交配之后愿意一直守在雌性身边照顾她,陪着她养育后代?早就一溜烟跑了。所以男人是靠不住的。我只相信我自己”她嘴角一抹笑容,似乎想嘲笑些什么。

不愧是法学系的高材生,这一轮组合拳打的我有点蒙。

“马克思说过,婚姻是变相的卖淫。如果消灭了私有制,这个社会就不需要婚姻。你看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结婚年龄就越大,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不打算结婚。以后找个孩子抚养长大,或者代孕一个,总之我不想让婚姻束缚我的自由。”她有点激动,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就认识不到你这是不道德的行为吗?你出卖了你自己的身体,你还能说自己很自由?”
我身边的实习生小琪也听不下去了。

“道德?道德不过是统治者维护自身利益和地位的借口,穷人们把善和恶赋予到各种随机和混沌当中,给自己信心和希望。其实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善恶?至于我自己,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法律里面广义上的卖淫者。只要是卖淫,通常都不免夹杂着威逼利诱,强买强卖。但是我嘛,都是他们求着我。我一开始没得选,但现在都是他们求着我。看不上眼的我还不陪呢!隔壁屋这个老李就是和我聊的比较好的,我做生意的时候也帮我不少忙。”

同样学习法律的我,明知她是歪理,然而竟然什么辩驳她的话也说不出。

“那你也是犯了法,不管怎样你也要负责任了”
小琪气呼呼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这种你们判不了多久了,八成是取保候审。我懂法。”
她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小琪生气的表情。好像打赢了一场战斗。

“”他知不知道你不是陈好?“”

“”他早就知道了,我这个假身份证不是对付他用的,是对付别人用的。老李是我大师兄,我第一个认识的圈里人就是他。你们男人真是有意思,自己就能把自己骗了,其实他们很多都知道我不是,但就是愿意花这个钱,把我当替代品了。“”

“你辍学有没有后悔过?”
她似乎想起了大学的时光,眼里有一瞬间的柔软。
“最开始我上大学的时候,全村每天到我们家里来道贺,爸爸脸上褶子笑的都快展开了,我很开心。来了大学以后,我还是很努力,想继续我的荣耀。结果来了以后,才知道,全世界最势利眼的人都在大学校园里。室友们每天聊天就是在吹自己家里多有钱,多大官,去过哪。我从来默默听着插不上话,心里像是有一股火在烧。那时候全班几乎都换了苹果手机了,只有我在用几年没换过的诺基亚。那时候不是老是用诺基亚开玩笑吗?上课的时候,总是有人拿诺基亚笑话我,我几个舍友也在我喜欢的那个男生面前对着我的手机指指点点。我不甘心。大二那年我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听说有人干陪酒,我就跟着去了。几次我就成为了大场子最好的头牌,我从小到大做什么都要最好!我那时候白天上课打瞌睡,晚上打车去陪酒到凌晨,没几天就挣了几万块。谁知道我换上了新衣服,新手机。他们又开始背后说我被包了,我是二奶。我要气死了。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嫉妒我,我比他们漂亮,而且比他们有钱。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我就是要让他们嫉妒,让他们看着我越来越好!”
她脸色有点潮红,眼睛里混合着痛恨和兴奋的光芒。
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她很快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又恢复了蔑视一切的样子。

“劝妓女从良,逼良家妇女为娼。你们男人那个德行真是让人恶心。竖了那么多规律,就是以给别人戴绿帽子为荣,以别人给自己带绿帽子为耻。不就是为了自己那点脏事?别管在外面什么样,一上了床就变成猴一样。一个大学教授四十多了,每天给我讲大道理劝我改变,还特么不是没钱,想不花钱多玩两回。有一次我听烦了,一起身就想走,他赶紧过来又是求我,又是作揖,还打包票说自己没病,想不带套,我简直快吐出来了。”

我虽然没说话,可我心里觉得她很可怜。我没让她在接着说下去。
我心里很想和老李聊聊。

纪委还要一会才能来。
我跑到了老李的屋里,毕竟这样的嫌疑人不是天天能遇到。

老李更是一脸无所谓,连装都懒得跟我们装。

“人一辈子就这么几年快活时光,以前光捞钱了,平时不敢花不敢玩,现在马上退休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如果可以的话,男人愿意把一生的射精快感连在一起快乐而死。”
他冲我眨眨眼睛。
“这是你们大领导侯马的诗吧。”

以后就这样吧。认命了。他闭上了眼,不愿意再和我聊了。
——————————————————————————
统一回复,事情是真的,部分地方因为个人年龄,地区等隐私的问题采用了模糊的手法,故细节上和事实有出入。至于价值观,我不认为她的活法是对的。她自认为改变了命运,已经面面俱到,唯独没有了快乐。她自认为通过金钱获得了巨大的安全感,然而她一辈子都将无法拥有的恰恰是安全感。这是一个悲剧。

—————————————————————————

此文涉及到意义,爱情,婚姻,奋斗等话题,肯定会引起价值观上的激烈交锋和冲突。笔者无意挑起争端,笔者亦是迷失在其中的一员,挂出本文纯属为了共同讨论,然而事件还是超出了预期。
评论中出现了互相攻击,谩骂和侮辱的不文明行为,还有人攻击笔者称是故意挑起事端,捏造事实。笔者无奈之下,只能关闭评论功能。
笔者最后一次声明,文章中部分地方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采用了模糊的手法。毕竟网络发达,一旦真实的地区,年龄等消息流出,被人肉出来,将会引起巨大的伤害。
其它地方,本人担保没有改动一分一毫,仅有文学技巧上的一些手法变化。
质疑本人身份的,可以参考我的其它回答,内有制服照片。
质疑事件真实性的,我只能说,请扪心自问,究竟是你不愿意去相信,还是不相信。
每个人见到的都是井底的一片天,请不要用自己的经历去否定别人,这本身只说明了你的浅薄和无知。
残酷的真相就摆在眼前,之前报道里面也曾经曝光,究竟是勇敢面对,还是回到井中,沾沾自喜呢?
有想理性探讨的,随时欢迎私信。
有继续沉迷不悟,心里过不去一定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请自己憋屈去吧。这样的心态,以后憋屈的事情多了,你一定会慢慢习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7年3月3日10:51 | #1

    大学这个环境啊,臭不可闻

  2. 匿名
    2017年3月3日10:55 | #2

    “如果可以的话,男人愿意把一生的射精快感连在一起快乐而死”
    ===============================
    快告诉我怎样才能做到?在线等,挺急的!

  3. 匿名
    2017年3月3日11:07 | #3

    那个女的一直生活在底层,却觉得自己看破了这个世界。更可笑的,唯独没看破钱

  4. 匿名
    2017年3月3日11:16 | #4

    匿名 :
    那个女的一直生活在底层,却觉得自己看破了这个世界。更可笑的,唯独没看破钱

    你有1个亿么?没有一个亿的财务自由你能看破个屁

  5. 匿名
    2017年3月3日11:40 | #5

    匿名 :

    匿名 :
    那个女的一直生活在底层,却觉得自己看破了这个世界。更可笑的,唯独没看破钱

    你有1个亿么?没有一个亿的财务自由你能看破个屁

    蠢逼暴露了自己看不破的本相。

  6. 匿名
    2017年3月3日11:53 | #6

    流氓无赖混混妓女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就是不一样, 可这些群体就是天朝最有名的大学培养教育出来的, 虽然这位流氓作者和妓女都以为自己很聪明很正确, 而这类人遍布天朝各地….总之 这又是令一种恐怖景象

  7. 匿名
    2017年3月3日12:21 | #7

    和没上过战场的人说打仗,和没破处的男人聊姿势,恐怕有点平淡无味,全凭想象了吧。
    — 这都什么时代了, 观念还这么落伍.

  8. 匿名
    2017年3月3日13:34 | #8

    一眼就看穿——软文,就如狗共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可信。

  9. 匿名
    2017年3月3日14:03 | #9

    软倒是看不出软什么,假是感觉比较假

  10. 好好说话
    2017年3月3日14:13 | #10

    匿名 :
    “如果可以的话,男人愿意把一生的射精快感连在一起快乐而死”
    ===============================
    快告诉我怎样才能做到?在线等,挺急的!

    去吸毒吧!快感超过射精一百倍 ,以死亡为代价。

  11. 匿名
    2017年3月3日14:55 | #11

    这让我又想起去年的雷洋案来了, 这种事情在猪圈里一点都不奇怪,而且太稀松平常。
    什么样的环境 什么样的人 互联网本可以稀释混沌 可惜猪圈又重新加固了城墙 死也不想被稀释 被改正

  12. 匿名
    2017年3月3日15:00 | #12

    小说

  13. 匿名
    2017年3月3日15:01 | #13

    人这东西,只要你干啦,就能找出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14. anonymous
    2017年3月3日15:11 | #14

    高层的人不结婚是正常的,越是顶级的人越难婚。不是底层民众所想的是流氓,而是顶级的人找个般配的不容易,般配了性格可能也不一定合。

  15. 支那
    2017年3月3日16:13 | #15

    她是某年重庆一个区的文科高考状元,重庆人

  16. 支那
    2017年3月3日16:22 | #16

    支那人作为一个社会存在只会让恶人,自私的人得利

  17. 匿名
    2017年3月3日17:22 | #17

    不懂因果的人最愚蠢无知,不管他表面上有什么学历或是地位

  18. 匿名
    2017年3月3日17:39 | #18

    里面有一句好像暴露了软文,那个说教授没钱的,没钱的教授,我就呵呵了

  19. FwiFFer
    2017年3月3日20:18 | #19

    一斑.

    蚁穴.

  20. 匿名
    2017年3月3日22:21 | #20

    支那就是妓女国度

  21. 匿名
    2017年3月3日22:21 | #21

    习近平他妈当年的历史就堪比妓女.

  22. 匿名
    2017年3月3日23:56 | #22

    看了一下,有些观念不太对,不过想想在中国的土地上,那也很正常了!
    内地学校教政治教法律,的确会教出这种认歪理的!
    不仔细打理一番他的论点,你还说不过他!
    虽然观念不太对,不过已经形成自己的体系了
    这种人怎么劝都没用!

    既然那女人不相信感情,只信钱,你说什么都没用..
    一个人的青春是有限的,迟早会耗完他的青春,
    该体会的,迟早会体会的到的

    除非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个身家上亿小富婆,
    (有点门路,会点投资,不难的,第一桶金比较难,但是有了第一桶,后面就不难了)
    已经不在意感情了,
    那时更不需要旁人说什么了,
    说不定到时会加入个宗教什么的,寻求心灵的慰藉,也很有可能,谁知道!

  23. 匿名
    2017年3月4日00:19 | #23

    这种吸引流量的杜撰的文章就别转了,拉低贵站的档次。

  24. mego
    2017年3月4日00:57 | #24

    本不想开骂,但着实让你恶心到了。
    人要坠落的话总会有千万个理由(包括贫穷),而积极进取却不需要任何理由。
    如果如此简单的谬论就颠覆了你的三观,那么文革再来你马上就会带上红袖章,估计现在你也正在砸乐天商场和现代车。
    开明社会应该包容各种价值观,但不代表所有价值观都值得提倡,勇敢面对生活面对人生的是从事生产的普罗大众,男盗女娼的都只是在逃避现实。
    在浮躁扭曲的社会里保持自己从来都不容易,但至少不能让动物属性压倒自己的社会属性,不然还怎能称之为人?
    看着那些满身粪便地吹嘘自己的粪坑多大多大自己又看穿多少多少人生道理的蟾蜍,我就静静地待井底就好。

  25. 匿名
    2017年3月4日10:02 | #25

    @匿名
    一个穷的要死的被金钱迷惑不是很正常,若是读过几年大学就能看破了这个世界那看破世界的人不一大堆

  26. 気違い
    2017年3月4日11:53 | #26

    大老爷们把这个社会搞成粪坑,就不要怪小屁民们做蛆

  27. zapp_prefect
    2017年3月15日00:56 | #27

    @匿名
    习也没一个亿啊,君不知,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28. 匿名
    2017年3月15日01:24 | #28

    mego :本不想开骂,但着实让你恶心到了。人要坠落的话总会有千万个理由(包括贫穷),而积极进取却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如此简单的谬论就颠覆了你的三观,那么文革再来你马上就会带上红袖章,估计现在你也正在砸乐天商场和现代车。开明社会应该包容各种价值观,但不代表所有价值观都值得提倡,勇敢面对生活面对人生的是从事生产的普罗大众,男盗女娼的都只是在逃避现实。在浮躁扭曲的社会里保持自己从来都不容易,但至少不能让动物属性压倒自己的社会属性,不然还怎能称之为人?看着那些满身粪便地吹嘘自己的粪坑多大多大自己又看穿多少多少人生道理的蟾蜍,我就静静地待井底就好。

    唱高调容易,解决实际问题难。仓廪足而知礼仪。吃不上饭还谈什么理想道德,不去害人凭本事吃饭不错了。总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所谓上流社会人格高贵一万倍了。

  29. 匿名
    2017年3月19日04:52 | #29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zapp_prefect :
    @匿名
    习也没一个亿啊,君不知,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