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让纯洁的革命友谊再升华一下

今天是周小平老师大婚的日子,跟红歌歌手王芳,纯洁的革命友谊得到了升华。为此,周小平老师在微信公号头条发了长文《婚讯|我对她说:‌‌“身许家国,心许你。‌‌”》,而他微信公号第二条发的是《平局|那个自称嫁给国家的女人,最终等来了国家一纸休书》,虽然是写被弹劾的韩国女总统朴槿惠的,但大喜的日子,周老师还是要注意下排版。

周小平老师那篇婚讯写的很长,但的确如他所说,内容很少涉及儿女情长,都是家国情怀,很符合周老师一贯想打造的公共形象。不知是周老师的咖位不够德高望重,还是文笔太差,读完后总感觉画虎不成反类犬,干炸带鱼上不了国宴,就像是自己做了个眼保健操,却说成为革命保护视力:为革命,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现在开始,闭眼!周老师的千言万语都汇成了一句话:我们纯洁的革命友谊升华了。这其实是一个老套的滚床单姿势,刚开始我有些为女青年担心,心想这会不会是野生仁波切为体内都是负能量的女青年注入正能量的戏码,后来了解了下王芳姑娘的过往言行,我觉得不是骗局,二人很般配,天造地设,恭喜你们。

我想和你滚床单这件事,有很多文艺的表达方式,周小平老师却选择了一个最难看的:升华一下纯洁的革命友谊。这个滚床单的套路有点像王二,但比王二的生硬虚伪,王二看上了美丽的陈清扬,决定跟她滚一滚床单,王二没有用利益引诱也没有用权力强迫,而是抛出了‌‌“伟大友谊‌‌”论调,‌‌“伟大友谊‌‌”是需要拿出诚意证明的,而滚床单就是诚意,所以王二跟陈清扬就在山野清风间敦了敦伟大友谊。至于是正着敦反着敦,陈清扬并没有意见,只是说:你最好快一点,刘大爹该吃药了。周老师是正着升华还是反着升华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别忘了给你的粉丝们吃药。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审美情趣很重要,审美标准高级的人说家国情怀,那是给祖国雪中送炭,审美标准太low还整天谈家国天下,那是给祖国火上浇油。所以周老师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审美情趣,不要搞得像抵制乐天的那几个爱国小丑一样,在乐天超市里拆开零食、拧开饮料瓶、捏碎方便面……,在警方眼里,他们这属于‌‌“借所谓爱国之名做给国家抹黑的事,不是蠢,就是坏!‌‌”。更low的还有网红穆雅斓,穿着红卫兵衣服喊麦大骂‌‌“乐天狗‌‌”,激情澎湃的忘了自己是靠卖韩国货发家的,不过她可以否认那是韩国货,毕竟有很多人都投诉她卖假货。无知爱国这件事本来就挺难看,没想到你们还能做的更上一层楼。

连个人情感、男女滚床单都谈不出真意美感来,家国天下怎么能谈好呢?所以周小平老师要多读点真书少扯点谎话。关于滚床单你可以看看梁羽生老师的《龙虎斗京华》,书中有这么一段:‌‌“良辰美景,斗室两人,柳梦蝶的侠气全消,化为了柔情一缕,她竟像小孩子一样,伏在左含英怀中,左含英这时,如饮醇酒,如游太虚,真不知天地之间,除了两人之外,还有什么。他把手一招,将灯灭了,在黑暗中,两人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生命的大和谐,这比升华革命友谊大气磅礴多了。

你也可以学学苏东坡,他扒灰都比你有美感,中年丧妻的他看着美貌的儿媳有些心猿意马,在桌上写了两句诗给儿媳:‌‌“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善解人意的儿媳妇看后也在桌上回了两句:‌‌“假如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或者你学学宋徽宗,他想跟李师师滚床单,写的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如果古代的形式太厚重,以周小平老师的知识结构很难驾驭,也可以学学现代的,比如聂鲁达的‌‌“我要在你身上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或者模仿王二顾城体‌‌“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如果现代的周老师的知识储备也不行,不着急,还有民歌形式,‌‌“烧开的水没有下锅的米,马配上了鞍后没了人骑………慌了责任田你富了自留地,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这么好的地方留不住你。‌‌”以上不论哪种形式,都比周小平的升华革命友谊高到不知哪里去,大概相差了一百个白行简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吧。

周小平老师在《婚讯|我对她说:‌‌“身许家国,心许你。‌‌”》中写道,‌‌“大家都夸她唱得好,但我却忍不住小声告诉她,‌‌”我觉得那一句‌‌“为什么战旗美如画‌‌”,声音技巧是到位了,但是情绪蕴含还不够。‌‌“我记得,她当时很惊异地看着我说:‌‌”你听出来了?我对这句也一直不是很满意,但始终就是抓不到那种情绪。‌‌“我说:‌‌”或许你需要对家国情怀有更深的理解,才能抓住这种情感。‌‌“所以我大概能理解王芳要嫁给周小平的原因了,其中应该真有类似于充满负能量的女青年汲取大师满满正能量以提升自身素质的因素,这是爱国者双修。

周老师文中情感充沛的段落很多,这一段也挺有意思:‌‌”所以,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战旗美如画。当我说完这些以后,她再也没能忍住。泪水,悄然滑过脸庞。她说以后,她能唱好这一句了‌‌“,请等一等,说了老半天,所以,现在,请你们夫妇,告诉我,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当我读到周老师写的‌‌”所以当我对她说出:愿从此以后,身许家国,心许你。这句话时,她才会一下转过身来扑到我的怀里。‌‌“,我想起了《虫鸣漫录》里的一个故事:‌‌”(妻)乃卧而骈两足,令某开之,某竭尽生平之力竟不能动分寸,遂跪而谢焉。以之为妻。‌‌“这个故事大概的意思是,新婚之夜新郎对新娘说,今晚你是我的人,新娘子躺在床上,双脚并拢,跟丈夫说,你要能掰开我双脚,今晚别把我当人。谁知道新郎使尽平生之力竟不能动分寸。看了周小平老师写的那段,我想如果新郎对新娘说一句‌‌”愿从此以后,身许家国,心许你。‌‌“新娘肯定主动打开双脚扑到新郎怀里了。

我们祝福每一段婚姻,所以在这善意的提醒下周小平老师,你的妻子过去接受了一些采访,有很多事情跟你经常自我标榜的是不一致的,你们两口子还需要好好交流一下,比如在一次采访里王芳说‌‌”自己的身份除了在大学里当老师,还玩票性质地开了一家服装店和一家网店,没事就跑去韩国进货和旅游。‌‌“韩国………;比如说在2014年《新晚报》的报道中有这么一段:‌‌”据了解,王芳的丈夫是一名风险投资人,和朋友一起做项目。虽然王芳对老公的身价开玩笑说‌‌“投资都是有赚有赔,说不准的啦‌‌”。但知情人爆料,在美国,一般的风险投资人对项目的要求就是不少于25万美元,风投人的身价至少都在上千万元。‌‌“意思是说王芳的前夫是做风投的,而且还是在美国做,周老师可以问下夫人是否在美国还有资产,如果有,可能需要尽快处理下,否则跟周老师平时的做人原则不符,毕竟您才刚刚骂过‌‌”我知道他们的灵魂属于美国,饭碗和钞票来自美日,他们早已用低廉的价格把自己的良知出卖给了洋人!‌‌“

王芳曾经在微博上发言称‌‌”那些侮辱自己祖国的人,请先看看你们自己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周小平也总爱说‌‌”……他们仇恨一切捍卫中国、守卫中国,以及推动中国进步的积极力量。‌‌“这两口子真的挺爱以爱国者自居的,不但自居,还独居,只能由他来爱国,只有自己最爱国的,其他人都是别有用心的卖国贼反动派,这两口子的病还真是挺般配的,说实话你们连那些搞传销的爱国者都不如,传销至少是分享,顶多卖点东西骗人点钱,你们把爱国搞成了独享,谁惯你的穷毛病?

还‌‌”身许国家,心许你‌‌“呢,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肉体对新娘不忠贞,内心对国家不忠诚。多读点书,少编点瞎话,结个婚就好好滚床单,别满嘴家国情怀的,带鱼你养殖不了,家国情怀你也繁殖不出来。

插入一个硬广:

帮《三联生活周刊》的王小峰(王三表)老师做个广告,我是看着他的博客‌‌”不许联想‌”长大的,以前还爱模仿他的写作风格。他有个淘宝店专卖文化衫,不穿件文化衫别人怎么知道你有文化呢?没文化穿件文化衫也可以显得有文化,推荐周小平老师买一批。

我对她说:“身许家国,心许你。”

文 | 周小平

最初认识她是在荧幕上。那年除夕我回老家过节,在陪爸妈看电视时偶然看到了她出场唱那首歌颂抗美援朝志愿军英雄的画面。当时觉得,这姑娘长得很灵秀,嗓音也格外的清澈,于是便多看了两眼。但也仅限于此,很快这件事我就忘记了。毕竟,借助现代信息传播手段,每一天都要认识太多太多的人。而大多数人,一辈子不会有任何交集。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我们既没有在网上互相关注,也从未有过半句私信,生活没有任何交集。我忙我的事,她忙她的事。如果没有意外的发生,或许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认识对方,然而意外无处不在。

很意外的是,网络上竟然有人对歌颂抗美援朝志愿军英雄这件事,极端不满。他们诅咒英雄黄继光,抹黑英雄邱少云,甚至把这种恶毒的情绪迁怒于这个歌唱英雄的小姑娘。为什么歌颂保家卫国的英雄却反而会被网络大V痛骂?我明白,但她不明白。我明白,是因为我一直都在和这群抹黑英雄,诋毁中国人的亲美网络大V们贴身搏斗,我知道他们的灵魂属于美国,饭碗和钞票来自美日,他们早已用低廉的价格把自己的良知出卖给了洋人。因此他们仇恨一切捍卫中国、守卫中国,以及推动中国进步的积极力量。

所以,出于义愤,我写了一篇文章激烈地抨击了这种对民族英雄的谩骂现象,以及迁怒于歌颂英雄者的极端现象。很巧的是,她也看到了这篇文章,所以就转发了,并在评论里对我说了声谢谢。

或许的大家会以为,这就是开始。接下来的剧本就是,我们开始热切地聊天和来往,然后擦出爱情的火花。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我的确只是出于义愤写篇文章说句公道话而已,她也只是出于礼貌说了声谢谢而已。我甚至都没有去关注她,她也没有关注我,我们更没有要电话留微信。而是继续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我没有去认识和了解一个陌生女人的兴趣,她也见惯了太多男人的殷勤和虚伪。后来,她告诉我说当时替她打抱不平的人很多,鼓励和支持她的人也很多。但我属于是少数打完抱不平转身就走,不借机聊天,不索要电话,不留微信的人。

所以,我们是两条注定不会交叉的平行线。

但意外仍在继续发生。后来她认识了很多人,巧合的是这些人里面也有一些人认识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上最多的莫过于流言蜚语。我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也渐渐学会了不去参加任何聚会或集体活动。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今天一起吃过饭的人,转身会利用和你吃过饭这件事编造出多少谎言。但即便是这样,却依然很难抵挡人性里最丑陋的那些东西。有些人,我跟他们从来不熟,但他们却似乎总把我当成假想敌。

于是在那些饭桌上,她听说了关于我的许多流言。这些流言拼凑起来大致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我:“周小平,是一个曾经用一周时间卷走朋友一个亿现金(尽管此自称我朋友的人一直居住在安置房),还曾经指挥特工威胁知情者,并试图杀人灭口,且为人性格嚣张狂妄到处耍大牌的恶霸。”后来她告诉我说,从那以后她观察了我很久,想看看我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坏。可是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来。

因为从不同的人嘴里听到了许许多多个不同版本的我,所以她好奇地用私信问我对那些人的看法,而她所问的那些人里有些就是在背后传我流言的人。但我的回答都是:这个人挺好的,这个人很不错,这个人文笔好,这个人懂网络……我甚至会在公开和私底下向各种场合推荐这些人去参加。

后来,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便加了我微信问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说很好的这些人里面,有一部分天天在背后传你流言。” 我笑了笑回答她说:“我知道啊,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们,而不是我啊。” 她不解地问我为什么。于是我告诉她说,这个世界上真正聪明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人会在你面前背地里说别人的坏话,那么他就一定会在别人面前背地里说你的坏话。因此,真正睿智的人会远离这种人。毕竟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她又好奇地接着问:“那你是不是卷走了某人一个亿。”我回答说:“你看他像有一个亿的样子吗?” 她哈哈一笑说:“不像。” 我说:“其实也没啥恩怨,这人以前是我招进自己公司的一个员工,但后来发现公司安排的工作他基本上都无法完成,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将其劝退。只是从那以后,他就有些耿耿于怀。虽然我不欠他什么,但他这样做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斗米养恩,担米养仇。”

听我这样说之后,她又问忍不住我:“一个人怎能将如此大相径庭的谎言说出口呢?” 我说:“或许一个人说谎的能力和一个人的教养成反比,你需要注意一些细节。” 她好奇地问:“比如?” 我说:“他是不是总在饭桌上含着食物说话?” 她想了想说:“还真是,那天聚餐时那人就一直这样,我总担心有食物残渣喷出来。” 我笑笑说:“这就对了,以前公司聚餐的时候,我就提醒过,含着食物时不要说话,这是基本的礼仪和教养。但显然,有些人并没听进去。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衣冠不整,何以正心灵。人虽然会伪装会撒谎,但细节当中藏魔鬼,不可不察。”

聊完这些以后她若有所思,但从那以后我们就又断了联系。或许是早已过了遇见就相爱的年纪,或许是彼此的生活交集太少,总之从那之后她淡出了我这个圈子,我更不可能进入她那个圈子。于是,她唱她的歌,我写我的字,彼此再无交集。

所以,我们还是两条注定不会交叉的平行线。

后来她告诉我说,她不信别人的话,但她也不会信我的话,因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了解就谈不上信或者不信。呵呵,真是个聪明的姑娘呢。这也对,毕竟如果她是那种傻到听谁信谁的姑娘,我又怎会喜欢她。

意外仍在发生,似乎冥冥之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不断地试图把我们推得更近一样。在那次对话后,差不多有半年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甚至连朋友圈点赞都没有过。就像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的两个人,相忘于江湖比相濡以沫的几率大出无限倍。巧合的是,那年9月我受邀去湖南参加一个活动,而她那天正好也在湖南有一个演出,并且两个地点隔得很近。她发了条朋友圈说想吃小龙虾,我刚好看到了,而且我也约了几个朋友们吃小龙虾。于是就在朋友圈问了一句:“要不过来一起吃。”

后来她告诉我说,这时她想起了一年前我在网上替她打抱不平的事,正好住的酒店就在我吃小龙虾的旁边,于是就带着另外两个朋友一起来吃宵夜,顺便也可以当面道声谢谢。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此前在网上说过的话也很少,少到屈指可数,但不知为何却自来熟,感觉像是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席间大家让她放当晚的演出录像给大家欣赏欣赏,于是她就播放了一段用手机录的视频,还是那首歌唱英雄的经典歌曲。大家都夸她唱得好,但我却忍不住小声告诉她,“我觉得那一句“为什么战旗美如画”,声音技巧是到位了,但是情绪蕴含还不够。”

我记得,她当时很惊异地看着我说:“你听出来了?我对这句也一直不是很满意,但始终就是抓不到那种情绪。” 我说:“或许你需要对家国情怀有更深的理解,才能抓住这种情感。” 她说:“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做了,可是还是没有头绪。” 我说:“那我先给你讲个远一点的故事吧。” 她点点头。于是,我慢慢讲。

我说后汉书里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在章帝元年,一封紧急求援的文书送到了刚刚继任皇位的汉章帝手里。 文书上说在这年的三月,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带领二万大军犯我强汉,由于袭击发动突然,匈奴军队势如破竹,不仅攻破了我大汉的附属国,还招降了许多西域北部小国。我大汉刚刚上任的西域都护陈睦战死,驻扎柳中城的关宠部、驻扎金蒲城的耿恭部被匈奴合围。而这两支被合围的部队总共只有几百人而已,而一旦这两支部队被灭,匈奴军队就可以长驱直入山南,届时整个西域将落入匈奴之手。

然而,以当时的交通条件,汉章帝收到这封求救信时已经入十月份了。半年都过去了,几百对两万,大汉的这两支军队还存在吗? 或许西域此时早已落入敌手,况且现在北方已经开始入冬,若是此时出征,不仅路途很遥远,并且气候会恶劣,后勤更艰难。鉴于此,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耿龚和那些战士,已经注定救不回来了,放弃他们比去拯救他们更加理智更加现实。因为如果此时去救,不仅来不及了不说,而且很可能救援部队也会在恶劣的天气下,被匈奴消灭。

但是汉章帝和司徒等大臣却毅然决定救援。他们认为,大汉绝对不能让英雄的血变冷!战士冒着冰雪和生命危险戍边保卫国家,因此国家也必须让他们知道大汉永远不会放弃他们。就算这次出兵救援的行动注定要失败,就算会因此牺牲更多的人,但是大汉也必须要向世人宣告我们从来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战士和同胞!因为,这是一个民族绝对不可以因为功利计算而失去的精神和血性。于是,七千多汉军毅然加入救援行动,史无前例地冒着暴风雪西出玉门关。

当时耿恭部所在的金蒲城,已被围困数月,虽然依托坚固的城墙,一直没有被攻下,但守城的战士却陷入了断水断粮的绝境。然而在最关键的时刻,一支趁着夜色从车师国来的人马,却给守军送来了数批粮食和水。领头的人,只留下一句话:“娘娘说,她也是汉人。” 要知道,当时的车师国已经被征服,这位嫁到车师国的女子给大汉守军送粮食的行为,无异于是堵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建初元年正月,秦彭等人率援军在柳中集结,大战匈奴,共计斩杀三千八百人,俘虏三千余人。这支在冬季里突然出现的汉军打了匈奴个措手不及,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汉人会在此时出兵。然而遗憾的是,当大汉的援军终于到达了柳中城时,驻守在那里的关宠部已经全军覆没了。关宠部兵力和物资储存比耿龚部要多很多,城墙也要坚固得多。所以援军判定处境更艰难,人手和物资更少的耿恭部更不可能幸存了。加上冬季远征后勤保障艰难,以及出于对匈奴重新集结发动袭击的风险避免,统兵将领决定返回,身为统帅,他们当然不能冒险把全军置于危险之地。

但此时,军中一位叫范羌的前锋血书情愿,一定要亲眼去疏勒城看看。虽然大家都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但统帅们最终还是决定分给他一支两千人的部队前去探查。范羌的部队冒着大雪艰难到达时正是夜间,看到城内依稀的火光之后,援军就在远处大声叫喊:“朝廷派部队迎接大家了,可有人在?” 听到这熟悉的汉语,已经快要濒临崩溃的耿龚部在城中山呼万岁,随后打开城门,众战士相拥而泣,次日便同救兵一道返汉。而此时北匈奴不甘失败,继续派兵追击,汉军则边战边退。由于耿龚的战士们被困饥饿已久,从疏勒城出发时,这支部队本来就只残余了二十六人,加上匈奴的不断追击,和沿途狂风暴雪的周末,这群铁骨铮铮的战士依然还在不断牺牲。等到三月份,当他们终于再次抵达玉门时,只剩下了十三人。这十三个大汉的战士,虽然已经形销骨立,站立不稳,但在他们艰难站立的身影背后,那片土地上从此再无人敢轻视,无人敢轻犯。他们虽然衣衫褴褛、面容枯槁,但大汉民族的天威从此四海浩荡。

平常人家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的太平,是有人在千里之外拼着性命赚回来的。因此我们这个民族习惯把那些在千里之外为捍卫家园而拼杀和牺牲的人,叫做英雄。对这样的人和事,我们不从吝啬用任何最美好的词藻去将其歌颂。

讲完这一段后,我回头看了看,发现她的眼睛里已经饱含泪花。我又继续说:“这种精神在我们这个民族的基因里,永远传递着。你所唱的那首赞颂英雄的歌曲,歌颂的就是上甘岭的战士们。和当年艰难守城的耿龚部一样,上甘岭的战士所面临的甚至比耿龚部当年所面临的更为艰险。”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30分,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向全世界宣布:‘金化攻势开始了(指上甘岭)!’在这场攻势中,美韩联军用16个炮兵营的300门大炮、40架飞机以及120辆坦克,共向上甘岭597.9和537.7两个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整个上甘岭阵地地表工事全部被毁,幸存的战士们只好转移到了很深的坑道中。”

“但是坑道战比阵地战更残酷。美军利用有利地形对上甘岭的坑道采取筑垒封锁、石土堵塞、轰炸爆破、断绝水源、施放毒剂和毒烟等恶毒手段,使坑道里的志愿军蒙受了巨大的牺牲。同时,由于美军的封锁,坑道里每人每天只能吃到半块饼干,很多人一天都喝不到一滴水,只好喝尿。由于极度缺水,战士们把饼干放入嘴里都能把舌头割破,把应急的人丹放在嘴里都化不开。在上甘岭的其中一个坑道当中,有10多名战士紧紧地捏着枪饿死在坑道口。”

“当时志愿军两个高地的各个坑道,距五圣山主峰最近的地方500米,最远也不过1000多米。但如果想要走完这1500多米为守卫上甘岭的战士们补充物资的话,至少要通过美军的10余道封锁线,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牺牲。有时候派去一个班的战士,能活着走进坑道的只有三分之一,而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有时仅仅是为了送进去一壶水,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说过要放弃,没有人认为不值。因为战士们誓死捍卫阵地,国家就必须让他们知道中华民族永远不会抛弃和放弃任何一个战士。在这样的巨大代价下,负责后勤运输的部队,仍将3万发迫击炮弹和大量食品、物资送入坑道。短短1500米的距离,就牺牲了1700人,平均一个人不到一米的距离。而这些只是上甘岭战役中,无数惨烈和残酷牺牲的冰山一角。”

“但这种牺牲换来的胜利,是极其有意义的。因为就在那些年轻的战士身躯不断在美军的炮火下牺牲破碎成泥时,他们身后那片土地上雪花静静地飘落着,显得如此的宁静和安详。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再没有任何炮火降临过那片土地。上甘岭战役结束后,其中一个高地最后活着下来的战士只有十余人,因为饥饿和严重疾病,在撤下来后又牺牲了两个,最后几个人活着回到了国内。虽然他们已经神形枯槁,衣衫褴褛,甚至有些站立不稳,但在他们艰难站立的身影背后,“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的宣言,再一次掷地有声。”

“所以,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当我说完这些以后,她再也没能忍住。泪水,悄然滑过脸庞。她说以后,她能唱好这一句了。

和大家设想的不同,因为在这一次之后,我们依然没有什么交集。甚至,连续几个月都不会说一句话。有时候,圈子是最大的隔阂,她是学声乐的,那个领域我不懂。我是时评人,这个领域她也不懂。我之所以对她讲了这些事,只是纯粹地希望她能唱得更好,把英雄歌颂得更美,因为英雄们值得被更好地纪念。况且,我和她都不是那种喜欢没话找话的人,所以我们各自的生活还在继续。

两条平行线,依然注定没有交叉的可能。

只是,从那天之后,我们开始彼此渐渐认同对方是可以做朋友的人了。有时候人是会越活越孤独的,我们虽然每天和很多人来往,但真正称得上知己的朋友又能有多少?尤其是到了这个年纪才认识的人,真正变成朋友的可能又有多少呢?有时候期望越多,失望越大。

但毕竟遇见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也算难得,于是我们便有了更多的交流。她说时不时会有高血压,于是我帮她调整了饮食菜单,渐渐地高血压再也没有发生过。她说脸上爱长痘痘,于是我就用一些简单的花草给她配了一份祛痘水,连着用了一个月,痘痘就再也没有了。

我们一起去看坦克装甲博物馆,我告诉她,志愿军曾经用血肉之躯去肉搏过眼前的这些钢铁怪兽,摸着冰凉的炮身,她眼角有些微微泛湿。我们一起去过国子监,我对她讲述那些曾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她有些不解,不知道为什么我讲的很多事事和导游嘴里说的完全不一样。我们一起去过古观象台,我告诉她战国时中国人提出的地月行星说、宋元明清时的观星技术,以及后来1840年发生的那场外敌入侵与文化毁灭。我告诉她:“只有真正尊重中国的对手,才会试图从文化上彻底否定中国。因为对一个国家而言,城市被摧毁了不可怕,因为我们还可以重建。但是如果我们的光辉历史被否定了,那一切就都完了。”

因为经历了许多这样的事,所以她对我说我是她见过的笔耕者中,那种能够只专注笔耕这件事本身的人。而她特是我见过所有的人当中,那种能够把唱歌这件事本身看得比走人情拉关系更重要的人。她说哪怕是唱给自己听也会很开心,舞台大小都无所谓,唱歌好听才最重要。而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态度,我们并不是不明白这个世界有多现实,只不过我们更愿意活得简单一点。因为我们都是属于那种在看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以及社会阴暗面之后,仍愿意继续保持内心干净善良的傻孩子。

能在漫漫人海遇上彼此,真是一种幸运。

后来我就时常会想,为何两条注定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最后竟然能走到一起?思来想去,或者答案就是我们始终都坚持对生活简单善良以待。如果我不善良,不去打那个抱不平,又或是打完抱不平之后又另怀心思的话,那么我们便不可能相知相识。如果她在听到流言蜚语以后,不假思索地四处传播,而不是善意地提醒我的话,我们也不可能相识相知。

所以,你只管善良如初,生活将终不负你。

如果我被社会的复杂同化了,不是简单纯粹地写下那些为国人正本清源的文字,而是别有用心的话,那么我身上就不会有任何值得她欣赏的人格。而如果她向现实妥协了,不再简单纯粹地追求唱歌练声,而是四处泡饭局拉人情的话,那么她也不会有任何值得我欣赏的美。

有时候生活很复杂,只是人们想简单了。而有时候生活很简单,只是人们想复杂了。有人说,太纯粹太简单太善良的人就是傻。但我却认为,在不知道社会的现实和人性阴暗面时的简单纯粹和善良,的确是傻。可如果知道了社会的现实和人性的阴暗面就变得复杂投机和恶毒的话,那同样也是生活的失败者。而只有知道了社会的现实和人性的阴暗面之后,却依然敢于坚持纯粹简单和善良的人,才是真正坚强的人。

我曾经说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那只可能是因为爱情。因为婚姻是爱情的结果,但不是爱情的结局。婚姻不是两个人凑合着过日子,也不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更不是仅仅门当户对就可以。婚姻一定是要两个人真正三观相合,相知相识、相依相爱才可能和睦美满。我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我对她说出:“愿从此以后,身许家国,心许你。”这句话时,她才会一下转过身来扑到我的怀里。

这就是我们的爱情故事,少了一点儿女情长,多了一点家国情怀。我是一个笔耕者,囊中羞涩自是比不上任何一个小商贾。因此跟我在一起后,她学会了洗碗也学会了扫地擦窗,还学会了上网买衣服,因为网上更便宜。而我则只能用细心的厨艺和用心的镜头以及一生的专注和宠爱,去呵护她。

今天是我们新婚的日子。此时此刻她正在演唱一曲《青丝》,而我则提前一天用笔把这些都记了下来,以便老了以后能一起坐着摇椅慢慢回味。在这里,我们也衷心祝愿所有抽出宝贵时间阅读这些文字的您,都能爱情美满,事业顺利,婚姻幸福,阖家欢乐。

最后请大家祝福我们吧!在未来,我们会把更好的文字和音乐献给大家。而大家送上的每一份祝福,我们也都会永远珍藏在心底。

小平、小芳,揖手。

文 | 周小平

2017年03月15日 于花乡

周小平微博婚讯誓言:身许家国,心许你。

章立凡先生为此也作诗一首,很有趣味。

章立凡鸡年竹枝词

菜户

当朝阉宦一奇葩,
对食结成菜户家。
玉树断残身许国,
洞房勿弄后庭花。

【注】“身许国家,心许你”,古称“菜户”,指与宫女结成“配偶”的太监。这种无性婚姻又称“对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鸡鸡
    2017年3月16日09:41 | #1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2. 匿名
    2017年3月16日10:03 | #2

    嘿,爱人同志,有一天终于成为阶级敌人!

  3. Mobile Guest
    2017年3月16日04:03 | #3

    还说个神马,全家挂路灯。

  4. 匿名
    2017年3月16日13:53 | #4

    当朝阉宦一奇葩,
    对食结成菜户家。
    玉树断残身许国,
    洞房勿弄后庭花。

    ———————————–哈哈哈哈哈哈

  5. 不姓赵
    2017年3月16日13:54 | #5

    我要肏嫖周小平的婊子妈

  6. Mobile Guest
    2017年3月16日09:37 | #6

    啧啧,带鱼领证操逼都不忘教化民众,这猪圈看起来更牢稳了呢

  7. 匿名
    2017年3月17日05:52 | #7

    在天朝權力崇拜下,能皇帝床前親耳聽龍淫,那是幾輩子的福氣。

    匿名 :
    当朝阉宦一奇葩,
    对食结成菜户家。
    玉树断残身许国,
    洞房勿弄后庭花。
    ———————————–哈哈哈哈哈哈

  8. 匿名
    2017年3月17日06:10 | #8

    意思是肉体对新娘不忠贞,内心对国家不忠诚

  9. 瘦肉丝
    2017年3月21日02:47 | #9

    王五四的阅读面真广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