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权贵对反腐“看十年的下场”

中共十八大以来所掀起的反腐运动至今已过四年多,代表腐败的“老虎”“苍蝇”的确打下了不少,然而,以权谋私的官风与一切向钱看的世风仍没有扭转,那些权钱通吃的权贵集团对反腐虽心存畏惧,但他们却坚信:只要熬过这一阵,最终反腐必将过去,局势仍将掌控于自己手中,而到时反腐者下场不会好过今天被打掉的“老虎”。甚至有权贵声言:有朝一日要以同样腐败的名义将今天反腐者下狱,甚至掘反腐者的祖坟。看来中国反腐不仅任重道远而且前途未卜,主导反腐者及其亲人们的命运很令人担忧。

“看十年的下场”

春节期间参加了几场亲戚朋友相邀的酒会,反腐自然占据了酒桌上话题的中心,而对反腐的态度却因人而异。通常来说,时下中国底层民众对反腐是欢迎的,但感觉许多该抓的还没有抓,更担心过几年习王下台后上来的人不再反腐,到时这些官商又更无法无天;而一般知识分子,如那些中小学教师,大学毕业在外打工者等等,也觉得抓贪官好,但倾向认为现在的反腐是权斗,因此相信反腐不会彻底及长久;至于那些当官经商而被地方民众视为成功的人士,却对反腐常常不愿多谈,即使偶尔搭话,也是“都差不多的。有一天你当了官也一样。”云云。然而,有一次可能是酒桌上争论太激烈,而大家又喝得确实多了点,竟引出一名成功人士借酒慷慨激昂高谈阔论了一番,听得我有点心惊肉跳。

记得当晚快散席时,一个在县城做小生意的唐先生要敬一个在外经商(据说在省上、中央官场有人,生意做得很大)的蒋先生一杯,结果遭到推辞,那个唐先生就不高兴而调侃道:“你钱多我又不要你的。敬你杯酒都不喝。还把自己当个官了?再说现在当官的有几个好东西。你那些钱还不是靠陪官喝酒腐败弄来的,不知有多脏,哪像我一分分是自己的血汗钱?就此来说你不比我高贵,装什么牛逼。反腐还没有反到你头上,是吗?……”可能是酒喝多了的原由,那人居然一路数落起来,并且越说越难听。就见那蒋先生霍地站起,一把抓起酒杯,幸好旁边一人眼快,顺手将他抱住,同桌纷纷上前相劝,才避免了事态恶化。经过一番劝解,那蒋先生最后强按怒火地坐下说:“大家都是多年朋友,知根知底。今晚酒桌反腐也尽兴了。但中国的事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在这个制度下,就算放你们谁在那些官位,又能保证比他们好?你若真好,别说提升,就是呆下去都不可能。现在反腐,的确抓了不少人,但能抓得过来吗?用的那些就能说干净?都差不多的。所以,反腐不过是一阵风而已,千百年来这场戏演多了。就算他们真反十年,那也是十年啊,十年后还不又是老样,这个社会到时还得靠这些有权有势会来事的,这个社会还是掌控在这些有权有势者手上,轮不到平头百姓凑热闹,大家最多也就当看客而已。有什么可激动的?再说这些反腐者,就算十年中不被弄掉,那十年后还得下台啊,这是制度设计,也是自然规律啊,谁逃得过?就像坐飞机,他不可能不下来吧,总要有落地那天,到时他们怎么死都不知道,谁能保证他们不被扣以‘贪腐’的罪名?甚至他们的祖坟能否保住都是问题。就等着看十年的下场吧。大家都不要着急……”

蒋先生激愤之下的一番宏论,将大家惊呆半天,随后竟赢得满座赞许,可见其中颇有些道理。而对反腐“看十年的下场”的断言,显然成为历史难以绕开的一道坎。

制度不变,反腐永远是弱势

显然,蒋先生酒桌上那番激愤之言恰是真心流露,反映着社会相当一批人的认识,尤其代表着一大批权贵的认识。

应该承认,在中国现行制度下,反腐永远是弱势。因为道理非常简单,一个能产生如此腐败的制度,怎么可能会让反腐成为强势呢?诚如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一样,在没有改变绝对权力下,也就不可能扭转绝对腐败。所以,今天反腐就只能是个体理想主义的冲动,是因人而起,而不是制度使然,因而带有偶然性与阶段性而缺乏必然性与持久性。如此,它必面临两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对下贪腐抓不胜抓与对上贪腐无法可抓。

据本刊二月号载,王岐山在今年春节期间到中央党校、中组部、中宣部等拜访时披露三件事:一,党政国家机关部门县处级及以上公职人员及配偶、子女财产申报制,至今未能推进,处于停滞状态;二,退离休高级干部经济福利待遇改革问题,也无法取得较统一的意见,目前状况是不仅经济上负担沉重,而且在政治上、社会上、制度上都造成极其被动的局面,形成既得利益特权阶层;三,双规形式对依法治国造成影响,但目前如果取消,会给反腐败工作进展造成大的干扰,会给腐败势力提供空间。由此可见中国反腐面临的艰困局势。

在如此弱势的反腐下,虽然抓了些“老虎”“苍蝇”,但无法伤及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根本,更无法如上面王歧山所言从制度建设上来推进。而且,各种迹象显示,中国权贵贪腐集团已经由原来对反腐的消极防御,日益转化成积极进攻,官僚群体由惰政日益转向乱政。如日前上万老兵忽然包围中纪委事件,在如此严密的维稳之下,一个访民到北京正常上访都面临千难万险,而上万老兵居然能在两会前轻易包围中纪委,若无官僚集团在背后刻意为之,是断无可能。可见,官僚集团中已经有系统性干扰中纪委反腐的力量在运动。所以反腐不仅举步维艰,而且随时面临被颠覆的危险。这应该也是习近平今年初提出“政权安全”的大背景。在此境况下,弱势的反腐面对强大的权贵集团,十年后的下场自然是不容乐观。

唯民主法治能跳过“十年之坎”

中国反腐面临权贵“看十年的下场”的历史之坎,而要想跨越这个坎,若依靠传统的所谓党,就是痴心妄想。因为,历来党就是个面具,恶人借之以为恶,善人借之以为善,它从来没有给善提供过任何保障,也没有对恶提供过任何防范。试想自这个共产党幽灵来到人间,苏联三十年代的大屠杀,中国的反右、文革、六四,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大屠杀等等,哪一场灭绝人性的灾难,不是假借党的名义?就是中国今日泛滥的贪腐,也莫不是以党领导改革开放为由头。由此可以想见,明天权贵集团颠覆反腐一样可以用党的名义来完成。所以,今天反腐不能依靠党,明天保障反腐成果更不能指望党。

从人类千百年的历史经验来看,只有民主、法治才是扼制腐败泛滥的堤防,才能给人提供公平正义与安全的保障。同为亚洲的韩国,在开启民主转型时,也曾强力反腐,甚至抓判了前总统,但因为随之实现了民主法治,使腐败再无回潮,自然也为反腐者提供了保障。历史一再证明,那些完成民主法治转型的国家,才能有效防止腐败,才能最终避免权贵集团反扑,才能使反腐者身家性命得到保障。

今天中国权贵贪腐集团之所以有十年之期,正是他们看准了中国没有民主法治,而统治者也不可能走向民主法治,所以贪腐就必然是这片土地的本色,反腐就难逃弱势与被反扑的厄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7年3月20日09:12 | #1

    据此,真撕才正式上场。

  2. 不民主不統一
    2017年3月20日06:12 | #2

    王太監這樣的反腐,是假反腐真奪權,不過幻想文革復辟,來拯救共匪的滅亡。走上邪道的共匪,其滅亡是遲早的事情

  3. 匿名
    2017年3月20日15:24 | #3

    我就看你们揪着自己的头发怎么把自己提起来

  4. Mobile Guest
    2017年3月20日15:11 | #4

  5. 匿名
    2017年3月21日02:11 | #5

    个共产党幽灵来到人间,苏联三十年代的大屠杀,中国的反右、文革、六四,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大屠杀等等,哪一场灭绝人性的灾难,不是假借党的名义?就是中国今日泛滥的贪腐,也莫不是以党领导改革开放为由头。由此可以想见,明天权贵集团颠覆反腐一样可以用党的名义来完成。所以,今天反腐不能依靠党,明天保障反腐成果更不能指望党。
    ……高!!!

  6. 匿名
    2017年3月21日19:43 | #6

    历史上变法只有商鞅变法与邓小平的改革是成功的,关键在于改变权力来源结构。---deng9

  7. 匿名
    2017年3月21日21:46 | #7

    是的,看事真不能看一时。习core为了集权拿下曾经的敌人和不听话的人,以后难说。就算他定下一个接班人,谁能保证能长久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