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气宗的困境

为了对付淫贼田伯光的快刀,华山派宁女侠在与大徒弟对练正酣时,激发了自身的潜能,以巧心慧思,临时触机创出了包含华山派内功、剑法绝诣的凌厉一招,被丈夫岳不群命名为“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但是令狐冲在思过崖的山洞里却发现了这一剑招更为完美的加强版本——原来宁女侠创制的这招暗合华山前辈。悲摧的是,这妙手偶得的绝招却被破解得一败涂地。可见用八个字命名的招式都有其至致命的弱点,比如过三拳的“横扫千军,直摧万马”。

之后,师娘考验他的武功进度,使出这得意绝技时,被他用石壁上的招式稀里糊涂地破了,还险些要了师娘的性命。

这就象一个软件系统出现BUG,遭遇了黑客乘隙攻击一样。从求真求知求实的角度来讲,华山派应该反思自己这一创制的漏洞,对令狐冲使用这一招详加参研,补足已方不足之处,才是提高武技的专业精神。

但岳掌门却是连甩大徒弟几个耳光,恶狠狠训斥了他一顿,然后招集学员,疾言厉色地上了一堂思想政治教育课。

原来华山派曾分气剑两宗,重气、重剑两条路线水火不容,双方经过旷日持久的惨烈内战后,剑宗折戟沉沙,退守孤岛,气宗成了华山派惟一合法政权。

令狐冲的这一招是走上了剑宗“重剑不重气”的邪路。长此以往,会陷溺在剑宗的泥潭里,重蹈左道旁门的覆辙。

岳掌门声色俱厉地训诫弟子们:气宗的胜利是无数前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绝不容玷污、歪曲甚至颠覆。要认清剑宗的错误本质,拒绝剑宗谬误思想侵蚀,自觉维护正宗武学的纯洁。如果执迷不悟,“重则取其性命,轻则废去全身武功,逐出门墙。”

岳不群并不禁令弟子涉猎别家武学,田伯光的快刀,福建林家的剑法,都允许取其所长,但剑宗却是一个禁区。华山也有与“以气驭剑”的法门大相径庭的、主旨在于变幻奇妙的玉女剑十九式,但却被加上一个限制:仅限于力弱的女子使用。

药王庙前的一个雨夜,华山派遭遇十五个蒙面山贼的袭击,虽全力奋战还是悉数被擒。又恰逢剑宗弟子在嵩山派的支持下要夺取掌门之位。岳不群夫妇身受重伤,被点中穴道呈任人宰割之状。封不平代表剑宗向二人讨还血债。岳掌门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宁女侠面对被凌受辱的威胁,华山派面对剑宗复辟的局势。

关键时刻,内力全失的令狐冲用独孤九剑击败了封不平,刺瞎了十五个山贼的双眼,力挽狂澜于即倒,全派转危为安。

但是立下继绝存亡大功的令狐冲却遭到了师门的猜忌。因为他用剑不用力的招式,走的是典型的剑宗路线。师徒间开始出现裂痕,试探他的口气,监视他的行踪。亲如父子的师徒亲情荡然无存,两小无猜的恋情就此断绝,亲密无间的同门之谊不复往昔。矛盾发展到最后,令狐冲这个华山派掌门的法定继承人终于被逐出了门墙。

岳不群亲历过气剑之争,气宗是在彻底否定剑宗的基础上建立的政权,容忍剑宗的影响在华山的存在,就是在质疑他这个掌门之位的合法性。

当年玉女峰上,气宗大败剑宗,取得执政地位,肯定是采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剑宗劫后余生的风清扬,在20多年后耄耋之年,还心有余悸地对令狐冲念叨着:“世上最厉害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

岳不群时当弱冠,不会介入师伯师叔们的阴谋策划,不存在对剑宗的原罪。剑宗如果复辟成功,也不会清算到他的头上。他当年身中一剑,几乎丧命,也是两宗内斗的受害者。

但是他继承的是气宗的衣钵,“以气驭剑”的思想指导着整个华山派,这个根基一旦动摇,就会给剑宗残余以攻击的口实,只有对剑宗的思想严防死守,他的权力来源的合法性才能顺理成章。

少林寺里,岳掌门确认到令狐冲得到了剑宗风清扬的真传之后,师徒间的比剑,对岳掌门来说是气、剑两宗不可两存的死磕。明知实力不逮也要不择手段地拿下这个欺师灭祖的本门败类。他明白令狐冲无意与他为敌,不再顾及剑法中的破绽,全是进手招数,势必要将这个从小养大的弟子置于死地。但是双方差距太大,一个穷追猛打、一个处处避让,比剑变成了冗长拖沓的垃圾剧。

任我行和向问天客串了一把相声演员,对岳不群的金脸罩、铁面皮神功极尽挖苦之能事。温文儒雅的君子剑形象惨遭毁容。在他在智尽力穷之机,不择手段地使出了“夺命连环三仙剑”后,底裤被彻底扒光,连一向敬重他的夫人都为之蒙羞。

“当年两宗同门相残,便因重气功、重剑法的纷争而起。他是华山气宗的掌门弟子,在这时居然使用剑宗的绝技,倘若给外人识破了,岂不令人轻视齿冷?唉,他既用此招,自是迫不得已,其实他非冲儿敌手,早已昭然,又何必苦苦缠斗?”

书中又解释道:

这“夺命连环三仙剑”是华山派剑宗的绝技,他气宗弟子原本不知。当年两宗自残,剑宗弟子曾以此剑法杀了好几名气宗好手。当气宗弟子将剑宗的弟子屠戮殆尽、夺得华山派掌门之后,气宗好手仔细参详这三式高招“夺命连环三仙剑”。诸人想起当日拚斗时这三式连环的威力,心下犹有余悸,参研之时,各人均说这三招剑法入了魔道,但求剑法精妙,却忘了本派“以气驭剑”的不易至理,大家嘴里说得漂亮,心中却无不佩服。

一方面对剑宗的路线无情鞭挞、不留残余、赶尽杀绝,一方面却细加参研,用以制敌建功,这恐怕是掌门独有的特权了。就象往昔的大毒草,小民观看是涉黄违法,领导观摩则是批判性地吸收。

少林寺一战,岳掌门颜面扫尽,华山气宗陷入了最低潮之中。

紫霞神功撑不起华山派的威名;受气宗理念条条框框的束缚,华山派的剑招创新也难有作为。散逸的剑宗门人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嵩山派虎视眈眈要吞并华山。华山派处身前所未有的困境。

剧情峰回路转,岳不群通过修炼定典,击败了左冷禅,夺得了五岳派掌门之位。并与大弟子重修于好,再次收录门下,——不再是华山派,而是五岳派。华山一门似乎重回了往日的辉煌。

葵花宝典是不折不扣的邪派武功,岳先生毫不犹豫地挥剑自宫时,自是心境澄明:剑气之争不过是形格势禁的宣传的需要,掌门之位才是他的利益,只要不丧失“执掌”,什么气、剑、正、邪路线之争,都是在扯蛋。

自宫练气让他变得半男半女,失去了人性,走上了一条自我毁灭之路。最终因倒行逆施,命丧小尼姑之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2017年3月20日01:42 | #1

    啥鸡巴

  2. 匿名
    2017年3月20日10:16 | #2

    经典解读!仪琳在哪里?

  3. 匿名
    2017年3月20日11:30 | #3

    含沙射影

  4. 考普
    2017年3月20日13:32 | #4

    这可是真敢写……看上去,马上第师玖次武林大会……

  5. 匿名
    2017年3月20日21:54 | #5

    查良镛早有先见之明,寓意深刻,各明君贤王,巧言令色,无不为那终极的权利而已罢了~中国帝制不破,何谓现代国家,沐猴而冠。

  6. Mobile Guest
    2017年3月21日07:33 | #6

    写得好,但是该自宫的谁也拦不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