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視死如「龜」? 日本自衛隊改寫「自衛」新定義!

記者朱錦華/綜合報導

311宮城大地震發生後,因為福島第一核電廠就不斷傳出輻射外洩的危機,日本自衛隊奉命支援,卻傳出多次拒絕政府出任務。這則新聞的確讓我大開眼界。

我們都聽過什麼「六壯士」、「300壯士」、「八百壯士」、「太原五百完人」等很多很Man的悲壯故事。重義輕生,二戰時日本的「神風」精神,依然讓我們敬畏。但曾幾何時,日本的國家自衛隊,怎麼會變成「個人自衛隊」?

如果救災視同作戰,這次大災難考驗,已等同戰爭,而且是一次「原子力戰爭」。誠然,防衛省認為東電隱瞞狀況,是「騙」他們去核電廠支援。但如果救災真的視同作戰,儘管命令會危及生命,還是要執行,軍隊的命令是不容質疑的(不然敢死隊和「神風」怎麼來)?如果怕死,就不要當兵嘛(自衛隊是志願役) 。如果面對危險任務,就說「有事我走先」,那萬一北韓或俄羅斯打過來,自衛隊怎麼辦?

日本「自衛隊」這次的態度,不由得讓我想起了當年「憂國」的三島由紀夫的最下場。二戰結束後,佔領日本的美國,為了壓制日本不怕死的軍國主義,先在1946年施行了一套美國主導的「日本國憲法」。麥克阿瑟努力改變日本人的倫理觀、美學及家族制。

不只憲法,決定教育方針和國家根本有關的「教育基本法」也由美軍主導。括徹底教育日本人任何和「戰爭」「軍隊」「國家」有關的字眼都是「絕對惡」的觀念。1951年舊金山和約簽訂的的同時,日本跟美國簽訂「美日安保條約」(就是「由美國「老大哥」來保護不能擁有戰力的日本安全」),更重要的是,日本不能發展核武。

除了上述的「硬實力」,美國更利用他們的軟實力,把西方大量自由、和平思想和物質享受輸入日本,麻痺日本人 。崇尚愛國主義和武士道精神的三島,強烈反對日本擁抱西方,他籌組織一個約由80多名大學生組成的私人團體「楯之會」。旨在保存武士道精神,並準備在左派暴動時,有必要時協助保護天皇。

1970年11月25日,三島帶著四名「楯之會」成員,以「探訪」為名,進入東京市穀陸上自衛隊總部,綁架了自衛隊總監,企圖發映一次類似「二二六件」的政變。他要求對總部內一千多名自衛隊員講話。中午12點,三島綁上「七生報國」的頭巾,在陽台對著操場上的自衛隊員演講:「日本過於熱心經濟的榮,結果卻變成精神的空殼子,政治充滿謀略及欺瞞!為什麼沒人注意到日本的根已經歪了?能糾正日本的,便是自衛隊。」

但廣場上的自衛隊員沒人搭理他。接著許多人開始鼓噪,原本兩小時的演講,三島講了五分鐘就講不下去了。三島返回室內,由學生會長森必勝擔任「介錯」 (斬首),切腹自殺。三島體會到,日本真的變了。

是的,經過25年「美國風」的薰陶後,日本變了,由日本人組成的自衛隊,當然也變了。擔心日本喪失「主體意識」和軍人魂的,當然不只三島由紀夫。漫畫《沈默的艦隊》作者川口開治,以及日前因發言不當道歉的東京都知石原慎太郎,都屬於這類「憂國人士」。

我當然並不認為日本搞軍國主義是好事,但日本政府愈來愈唯美國馬首是瞻,愈來愈多的日本人、甚至自衛隊變成「娘炮」,卻並非國家之福。如果等同「護國軍」的自衛隊都貪生怕死,日本又沒有核武,憑什麼來保護自己?

日本自衛隊這次抗命事件,改寫了「自衛隊」和「視死如歸」的新定義:「自衛隊」不是幫助國家和人民防衛,而是首重個人安全安防衛。 視死如「歸」 的新定義是:看到會死人的任務,趕快掉頭就走。或許,改為視死如「龜」(像龜一樣縮起來) ,會更為貼切?

相對於「福島50人」等夠勇敢的老百姓,自衛隊難道不覺得羞愧?不能打仗(美國不准)、不能救災、那自衛隊還能做什麼?難道只能在釣魚台海域驅逐台灣和大陸的漁船?

原文網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