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日本灾民望眼欲穿 期盼食物和救援

在位于日本东北部的石卷市(Ishinomaki),胜间小学(Katsuma Grade School)的教室和体育馆内居住着1,700名被疏散人员。周四,他们没吃上什么东西。早饭是半根香蕉,午饭是一瓶糊状体育饮料,而晚饭还没有着落。

66岁的足立稔(Minoru Adachi)说,尽管大多数日本人不会这么说,但这些绝对不够吃。我们是日本人,我们想吃米食,可我们怎能有此奢望呢?

在强地震和海啸发生一周后,日本灾区很大一部分地区仍没有等来救援。尽管政府工作人员已大幅增加了对一些便于到达的社区的食品和物资供应,但大雪、毁坏的道路、对核辐射的担忧以及汽油紧缺等一系列物流问题,都阻碍了救援及时到达那些急需物资的家庭。

来自东部城市渡波的56岁司机石川初男(Hatsuo Ishikawa)说:没人来帮过我们。

海啸袭来时,石川先生和妻子躲进家中二楼的一个隔间里,逃过一劫。之后,夫妇俩步行两小时来到一个女儿受破坏不多的公寓。第二天,他们又走了三个小时,抵达另一个女儿没有受损的家。周四,他们跋涉回到满是泥泞的家,取回一些丢下的现金和食物后,又原路返回。

石川先生说:食物是最重要的,我要为外孙着想,他饿得睡不着觉。现在他和妻子与女儿、女婿还有外孙一起住。

他说,除了他第三个女儿因正在带小婴儿而被转移到疏散中心外,他们一家还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持续的救援不力,正在考验着全世界对日本的看法,即作为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发达的经济体之一,日本完全有能力肩负起庞大的救援工作。尽管日本政府已接受来自美国军队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广泛援助,但由于担心大批外国救援人员的进入会使地面救援出现混乱,因此日本政府说,不鼓励国际救援机构扮演重要角色。

一些避难所和社区已出现抱怨情绪,这似乎开始重现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人们广泛产生愤怒情绪的那一幕。阪神大地震夺走了数千人生命,日本民众严厉批评政府,认为政府的应对措施不力。眼下,多数居民和国际救援机构尚未对政府的救援进度做出评论,但如果救援不能尽快到达,情况可能会改变。

日本正在遭遇其他任何国家在救援时不必面对的问题,比如,如何对老年人口比例过高的地区进行救援。日本有很多老年人需要特殊的医疗护理,特别是像糖尿病这样在发达国家常见的老年病。这造成一些上了岁数的居民不愿离开医院──即便他们的房子完好无损。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OCHA)称,日本现在至少有160万家庭无水可用,43万人无家可归,暂时住在疏散中心。OCHA表示,由于天气寒冷,且没有干净的水和卫生设施,已有很多人开始染上痢疾和其他疾病。由于要和很多陌生人紧挨着睡在一起,食物供应又严重不足,人们之间也开始出现摩擦。

待在胜间小学的足立先生说:人们开始争吵。当我要求一些人不要穿着脏鞋子走进来时,他们很生气,甚至还威胁我。

在灾区所在地的电视上,有官员说,救援尚未到达是由于汽油补给困难,加之当地的很多基础设施遭到损毁。这些官员也提到,由于灾难波及范围太广,出现了很多非官方的临时避难所。这些避难所很难找到,而且也未包括在官方的应急预案中。

根据首相办公室提供的数据,周四,日本救援队派发了超过170万份的米团、拉面和其他食品,比一天前的供应水平大约增加了一倍。OCHA说,停电家庭总数也由前一天的63.5万户降至45.2万户。

政府官员希望国际社会表现出耐心和理解。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松永武(Takeshi Matsunaga)说,由于灾难造成的破坏巨大,最好分阶段来看这件事。他表示,事态会在未来几天向好的方向发展。

在自然灾害后,对救援反应缓慢的抱怨一向很普遍。不过日本在这次灾难后,不仅要应对已预见到的物流问题,还要考虑人们因海啸损坏核设施造成辐射泄漏而产生的恐慌心理。

国际人道主义团体香港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发言人Kristy Allen-Shirley说:一些不确定的事实使这次的情形比通常情况下的人道主义救援要复杂得多。不过,我们确实已向能够到达的地区提供了帮助。世界宣明会的一个救援小组在灾区附近开展工作。

但对于那些还没有得到救援的地区,这些都不值得欣慰。周四,在整个日本东北海岸随处可见长长的队伍等候在杂货店、药店、加油站、菜市场甚至便利店门前。尽管只有很少的货品运来,但人们希望,能多多少少拿到一点。

石卷市的红十字医院(Red Cross Hospital)是临海城镇中在海啸中少数幸免于难的医院之一。这里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在勉强支撑,但需要食物、水、药物和帮助。

医院的管理人员说,他们正尝试只治疗病情最严重的病人,以免医疗资源被病情并不严重,只是把医院当成是有暖气、食物和抽水马桶的避难所的人占用。在日本,在处理诸如感冒伤风这样的小病时,病人往往会获得饮水、营养品或抗生素静脉注射。

一位护士对躺在床上的一位老先生说:先生,您的静脉注射已经完成了。其他人还需要这张床,请您回家吧。说话时,护士弯下腰,以便病人能听清。

“我的房子被破坏没了,”老人回答。

胜间小学疏散中心的志愿者阿部孝子(Takako Abe)说:避难所不得不减少发放东西的份量,因为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地方没吃的了,温度又降到了零度以下,即便一些住房没被破坏的人也涌到了避难所来。

她说:这些人没吃的,没有汽油,也不能为房子取暖。他们在家里活不下去了,才到这里来。

她对一位正在等候分发食物的老人说:这里没有足够的东西吃了,所以我们必须把食物分成份。把您的地址告诉我,如果有一些太小而不能分的捐来的食物,也许我们可以给您送去。这位老人就住在附近。

在街的一头,三个男人站在他们被毁的家园附近。这么多年来,他们见过人们争抢直升机送来的美国救援物资的照片,但他们从未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这里。美国确实提供了大量援助,但是他们一丁点儿都没见到。

其中的一位问:“美国的直升机在哪儿呢?”接着又用英语说:“I am hungry (我饿了).”

Eric Bellman发自日本石卷市 / Patrick Barta发自泰国曼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